第三百九十三章 秽乱宫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是何意?”庆丰帝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冷意,让一旁伺候的蔡青也是不禁跟着心中一紧!

惠妃娘娘这话难道是在说宫中如今有什么不正之风吗?

如此一想,蔡青却是下意识的看向了庆丰帝,心道陛下素来最为厌恶这样的事情,也正是因此方才会将掌宫之权交给了惠妃娘娘,不想到底还是难以控制住。

“回陛下的话,臣妾近来听闻,宫中似有一些小太监与宫女之间失了界限,是以方才弃而不用。”尽管已经看出了庆丰帝的不悦,但惠妃依旧是尽量保持冷静的回着话,未见丝毫的慌张。

听闻惠妃的解释,庆丰帝非但没有理解,反倒是一时间变得更加的怒气冲天。

一旁的蔡青听了,心中也是不由得“咯噔”一下!

虽是惠妃娘娘说的含蓄,但是他在宫中待了这么些年,如何不知道底下人那些脏阉的事情!

难道如今宫中竟是仍有对食的情况出现?

只是这般一想,蔡青便只觉得心都“突突”地跳了起来。

陛下向来最是厌恶这样的事情发生,如今听闻惠妃娘娘的意思,却**不离十就是这个,这宫中怕是又有好一番闹腾了吧!

蔡青方才如此一想,却是不料再次听到庆丰帝的声音沉沉的响起,“既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执掌六宫,为何不直接处理了事?”

闻言,惠妃却是赶忙接着说道,“回陛下的话,臣妾已经命人在查探解决了,只不过”

不知想到了什么,惠妃的声音不觉一顿!

随后她的眸光略有些犹豫的望着庆丰帝,似是在斟酌着究竟要如何开口。

“不过什么?”见惠妃的话只说了一半,庆丰帝的心中一时间更加的疑惑。

“这当中有些人是凤藻宫伺候的人,臣妾却是不敢贸然搜查。”这样的话,倘或换作是旁人,想来定然不会说的如此直白。

但是惠妃娘娘素来如此,她要么就不什么都不管,要么就会将事情都一五一十的禀明庆丰帝,唯恐日后有人在其中借机生事。

说起来,自从惠妃执掌后宫之后,倒是当真不曾大举措的搜查过什么,但凡是有些宫人犯了宫规,她也不过是按照前人定下的规矩去处理。

不会过分的苛责,也不会随意的轻纵,再加上已经有皇后和昭仁贵妃在前,想来依照惠妃的性子,便是严格也严格不到哪里去。

但是当庆丰帝听闻惠妃的这一番话时,却是不禁一愣!

他似是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牵扯到娴妃,只微微愣神了片刻,庆丰帝便恢复如常,声音低沉的开口说道,“你既是执掌六宫,宫中有何人违反宫规,你只管处置便是。”

话音方落,庆丰帝便朝着蔡青吩咐道,“摆驾凤藻宫!”

闻言,蔡青便心知陛下是打算插手此事了,不过这样一来也好,倘或真的是让惠妃直接与娴妃对上的话,他倒是难以断言究竟何人会更胜一筹。

虽说惠妃如今统理后宫,但是娴妃也不是吃素的,否则又怎会如此得到陛下的宠爱!

万一要是恃宠而骄不将惠妃娘娘放在眼中,蔡青倒是一时有些不确定,到底庆丰帝会不会偏帮她。

毕竟照着她如今受宠的程度,总觉得事情很难预料。

而惠妃听闻庆丰帝摆驾凤藻宫的话,便也上了轿辇,一路追随而去。

她今日来此的目的本就是这个,就算要搜查凤藻宫,那也要陛下在当场才是。

否则的话,娴妃也同样位列妃位,她并不能轻易的发落她,到最后还是要禀明陛下。

届时已经事过,还不知娴妃要如何辩驳,莫不如就让这一切都发生在陛下的眼前,也是令她难以轻易狡辩。

俗话说,捉贼拿赃,总要是当着陛下的面在凤藻宫搜出什么来才是,唯有如此,才能令娴妃没有翻身的余地。

原本今日庆丰帝便说了晚膳要在凤藻宫用,是以当銮驾浩浩荡荡的到了凤藻宫门前的时候,娴妃便已经妆容精致的候在了那里。

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同来的人竟然还有惠妃娘娘!

看着那个站在庆丰帝身边的女子,娴妃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不知惠妃怎地会与陛下一同来了这处。

“臣妾参见陛下,见过惠妃姐姐。”顾不得心中的疑惑,娴妃赶忙上前朝着来人问安施礼。

“爱妃平身!”说着,庆丰帝便伸手虚扶起她,眸中隐隐带着丝丝笑意。

见状,蔡青下意识的就朝着惠妃看了过去,果然见她也眉头深锁的望着这一幕。

可他心里知道,惠妃之所以会露出如此神色,并非是因为嫉妒娴妃能够得到陛下如此对待,而是诧异于陛下的情绪。

明明方才还神色不虞的样子,何以在见到娴妃的时候就全然不见了。

不止如此,因着惠妃的心中对此有些疑惑,是以再方才见到娴妃的那一瞬间,她便不着痕迹的一直打量着陛下的面色,果不其然见他的眼中豁然一亮。

至此,她心中却是愈发的确定,陛下对娴妃的态度已经不仅仅是宠爱那么简单,似乎隐隐带着一丝依赖。

这般一想,惠妃的心中却是不禁一紧!

身为帝王竟是会依赖上一个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而他所依赖的那人,甚至还只是一位宫妃!

娴妃她难道是想要干政吗?!

想到这,惠妃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忽然听到一旁的笑声,她方才回神。

看着庆丰帝与娴妃在前面说说笑笑的样子,她的心中却是愈发的没底。

待到进了殿中之后,娴妃方才终于再次将目光落到了惠妃的身上,“惠妃姐姐想来还未曾用膳吧!”

眼下这个时辰同陛下一道过来,定然是还未来得及用膳的,娴妃只略微一想便也可以猜到。

闻言,惠妃看了看庆丰帝神色尚佳的样子,便微微笑道,“正是。”

陛下还未曾用膳,她此时说明来意倒是有些失了准头,何况陛下已经知道了此事,却不曾开口提及,她则更加是不能先说。

“那便在此”

“近来宫中都有宫人有违宫规,此时你可知晓?”打断了娴妃正在说着的话,庆丰帝的脸色虽是未见不悦之色,但是却已经严肃了下来。

瞧着庆丰帝这忽然之间就变的脸色,惠妃便一时没有开口。

左右有陛下先同娴妃周旋,她倒是先不用说些什么,也好瞧瞧她的反应。

“有违宫规?臣妾不曾听闻此事!”不知为何庆丰帝会忽然说起此事,娴妃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无辜的样子,眸中满是疑惑的望着他。

“你宫中可有那般行脏阉之事的人?”说着,庆丰帝的声音却是忽然冷了下来,眸光也渐渐变暗。

话音方落,娴妃却是不禁下意识的不断摇着头。

宫中素来严禁对食的情况,她的宫中倘或是有何人行此事的话,早就被她处置了,那里会等到陛下亲自来查!

不过想到什么,娴妃的目光却是不禁瞟了一旁的惠妃一眼,心中略有些明白了过来。

她便说,好端端的陛下怎么会忽然问起此事,原是有她在背后撺掇着。

这倒是也正好,她正想着该如何夺了惠妃手中的权柄呢!

谁知她竟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只是娴妃的心中却是难免有些奇怪,惠妃怎地会忽然向她发难,照理说她既不争宠也不专权,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才是。

还是说,这是她受了何人的指使,方才会如此行事。

想到可能会利用惠妃的人,娴妃的脑中将可能的人选都过了一遍,却是最终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只除了——慕青冉!

不管怎么说,惠妃都是这后宫的主事娘娘,一般的人自是无法将她如何。

再加上她膝下不过十公主一个女儿,不会对其他的几位皇子造成夺嫡的威胁,自然也不会有人刻意去威胁他做什么。

是以思来想去,娴妃觉得还是慕青冉最有那个可能。

何况她素来与十公主交好,想来借此让惠妃做什么也并非难事。

“臣妾素来知晓陛下严禁此事,自然不敢纵容宫人。”一边说着,娴妃只赶忙起身跪到了地上,脸上满是委屈之色。

见状,庆丰帝的眼中却是几不可察的划过了一抹不忍,却是很快的被他掩饰。

“话虽如此说,可是近来多有宫人谣传,还是要仔细查探一番,方才不会落人口实。”

闻言,娴妃的眉头却是不禁紧紧的皱起。

惠妃既是大张旗鼓的将陛下都搬了出来,难不成是已经将局都布好了,只等着自己深陷其中吗?!

“可陛下一旦搜查之后,不管臣妾的宫中究竟有无此等违反宫规的人,这倘或是传了出去,臣妾的名声便也毁了!”说着,娴妃的眼睛却是不觉渐渐红了起来。

只要今日陛下下旨搜查了凤藻宫,那么想来不日就会传的沸沸扬扬,宫人如何旁人尚且不会说,但是她身为一宫主位的娘娘,想来也会被人误解。

虽说她如今得到陛下的宠爱是不假,但是女子的名声何其重要,这也关乎到将来的诸多事情。

这般一想,娴妃却是更加的确定,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被搜宫。

听闻她这般一说,庆丰帝的神色也是不禁有些踌躇,倒是一旁的惠妃,忽然开口说道,“非是针对娴妃妹妹一人,便是本宫自己的宫中,早前也已经搜查过了。”

开始将此事禀明陛下之前,惠妃就已经料到了会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是以她早前便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未免娴妃会说她是故意针对她,不仅是华清宫,便是其他人的宫中也进行了搜查,倒是真的被她查出了什么。

只是对于不同的情况,相应的处罚也是略有不同。

闻言,娴妃脸上的表情却是不禁一僵!

如此一来,惠妃便等于是将她所有的后路都堵死了,连她自己的宫中都已经搜查过了,若是自己再拦着的话,倒是显得她有些做贼心虚。

而且娴妃明显感觉到,陛下在听完惠妃的话之后,看向她的眼神变得愈发的犀利。

若是再不表态的话,难保不会引得陛下不悦,届时反倒是得不偿失了。

“是妹妹思虑不周了,还望惠妃姐姐莫要见怪。”转头朝着惠妃略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娴妃的脸微微有些泛红。

庆丰帝见她这般模样,却是不禁也跟着露出了一丝笑意。

一旁的蔡青见了,却是赶忙上前请旨,打断了他的思绪。

见状,惠妃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是巧合吗?

怎地觉得方才蔡青的举动,竟是有几分刻意要打断陛下的意思。

难道他也察觉到一些不对劲儿了吗?!

这般一想,惠妃倒是觉得极有可能,毕竟他一直都跟在陛下的身边伺候着,倘或是他有何风吹草动的话,蔡青一定是第一个注意到的。

但是既然有所疑惑,为何不见他有什么举措?

照着蔡青对于陛下的忠心,不该是放任不管的!

可是随即想到自己如今的行为,惠妃却是恍然大悟,便是连她都不敢轻易声张此事,只能暗中偷偷透露给青冉和倾辰知晓,更遑论说是蔡青了!

不过日后倒是可以同他通通气,烦他留意着也是好的。

这边惠妃在此心中思绪不断,而娴妃也是微微低着头,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总觉得事情没有惠妃说的那般简单,此事若当真只是惠妃管理后宫那么简单的话,倒是没什么好在意的。

但万一真的是慕青冉的计策呢!

那便一定是事先计划好的,她冷眼旁观了那么多次慕青冉同旁人交手,每一次都是险象环生,不到最后一刻,似乎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败了。

可事实上,每一次她都能够在最后关头化险为夷,甚至是扳倒对方。

因此不是她喜欢自己吓自己,实在是慕青冉的手段太过令人防不胜防,她恐待到自己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被摧毁了!

相比于这两人心中的无限思虑,倒是庆丰帝显得有些神思不在,只是一直目光直直的望着某一处,视线落在了不知何方。

鼻息间隐隐传来了一股难以言说的香气,莫名的令人觉得心下欢愉,像是一直在躁动的心终于得到了难得的安宁和平静。

原本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情绪也好似渐渐得到了安抚,庆丰帝的目光慢慢收了回来,最终落到了娴妃的身上。

她的身上便一直隐隐带着这种香气,说不清道不明的令人觉得迷醉。

“启禀陛下!老奴前来复命!”说话间,便见蔡青身后带着几名素日跟在他身边的小太监,几人一起进了殿中。

“如何?”

“回陛下的话,老奴搜到了一些东西。”说话的时候,蔡青的语气略有些小心翼翼,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甚至是顿了一顿。

闻言,庆丰帝的眼神却是瞬间变得极为阴鸷,目光凶狠的可怕。

而娴妃听闻蔡青的话,却是整个人都僵愣在地,从脚底寒到了头顶。

居然真的搜到了东西!

想到什么,她只猛地转头望向了惠妃,却是只见对方似是毫无所觉的站在那,未见丝毫的异样。

“呈上来!”他的声音压得很低,熟悉他的人便可知,这已经是动怒的前兆。

话音落下,蔡青却是一下子跪倒在地,有些不敢轻易将那般脏阉之物呈到御前来。

“朕赦你无罪!”只看着蔡青颇为为难的神色,庆丰帝便心知他是担心被问罪,便语气颇为不耐烦的说道。

听闻庆丰帝如此一说,蔡青方才转头朝着一旁的小太监示意了一下,随后亲手奉上了一个托盘。

------题外话------

这一场宫斗的故事原型,是田贵妃为了和周皇后争宠,在崇祯帝面前陷害她滴事情,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看(づ ̄3 ̄)づ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