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包庇/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蔡青说搜到东西的时候,娴妃的脸色便已经是控制不住的发生了变化,此刻亲眼见着他手捧托盘走向,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只见那托盘上盖着一方黑布,虽是不知道那里面究竟是什么,但是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的目光直直的望着蔡青手中的那个托盘,眸色渐渐变得愈发的幽暗。

“启禀陛下,搜到的东西在此!”说完,他便扬手掀开了那个黑布,托盘上的东西顿时呈现在他们的眼前。

见此,娴妃的眼睛瞪得老大,猛地一下瘫坐到地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反倒是惠妃,只神色不变的微微扫了一眼,随后便移开了视线,手中拿着丝帕轻轻的掩住了唇畔。

“混账!”说着,猛地站起身,扬手便打翻了托盘,那上面呈放的狎具也随之滚落在地。

“陛下息怒!”看着生了这么大的气,惠妃等人赶忙跪到了地上。

可这不说还好,如此一说,脸上的神色反倒是变得愈发的难看。

他的目光狠狠的盯着掉在地上之物,眼中阴鸷的仿佛要射出毒箭。

看着这样的,惠妃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打鼓,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陛下,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

忽然想到了什么,惠妃只转身望着娴妃的方向,却是不料她也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这是在哪搜到的?”的声音颇为冷凝的响起,令在场之人皆是一惊!

闻言,蔡青看了看一旁的娴妃方才开口说道,“回陛下的话,是在凤藻宫管事太监的房中。”

话音落下,便见娴妃顿时惨白了一张脸,整个人都僵愣在了那里。

凤藻宫的管事太监!

“娴妃你有何话说?”转头望着脸色惨白的娴妃,的眸光显得极为恐怖。

“臣妾不知陛下!这不关臣妾的事啊!”一边说着,娴妃似是极为恐惧一般的摇着头,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见状,惠妃依旧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瞧着陛下眼下的状态,倒是颇为不悦的样子,眼下她不宜说什么,免得引起什么反效果。

“你方才不是说你的宫中没有这般情况吗?”如今被人当面搜出了这样的东西,先不说那宫人要如何处置,单单是她这个作保的主位娘娘就难逃罪责。

如今凤藻宫中只住着她一人,是以不管这宫中出了何事,首先被人质疑的人都是她!

何况她方才还信誓旦旦的承诺,只言这凤藻宫中绝无这样的情况,可是转眼就被搜出这样的脏阉的东西,哪里还由得她辩驳!

听闻近乎是质疑的话,娴妃的心中只“砰砰”地跳个不停,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自从凤藻宫上下全部换了宫人之后,娴妃自认将这满宫上下都治理的极好,不该是会出现叛徒才是。

而且她平日也有留意过这样的事情,不曾发现她的宫中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为何会被蔡青搜出这样的东西?!

百思不得其解,娴妃的心中不禁愈发的肯定,觉得这就是惠妃在栽赃自己!

但是她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反倒是她自己,如今当着陛下的面被抓了一个现行。

那么想来也不用抱有幻想,那名管事太监身边的人定然是被收买了,是以就算他极力辩解也是无人会轻信了。

东西是在他的寝房中被人搜了出来,真真是百口莫辩!

“臣妾当真不知是怎么回事!”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无辜的。

宫人犯错,她最多有一个失察之罪,大的责罚却是不会有的。

想通了这一点,娴妃便也就不再害怕,可神色却委屈的不行,眼泪一滴滴掉下里,说什么也收不住。

闻言,惠妃第一时间便朝着看去,想要看看面对娴妃这样的眼泪攻势,陛下究竟会作何决定。

或者说,陛下的反应,方才能让惠妃清楚的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做。

“宫人们犯错,可到底是与娴妃妹妹无关的。”清楚的看到了眼中的不舍之意,惠妃心中虽是有些失望,但依旧是体贴的开口说道。

她不知道青冉为何会走这一步,或许只是为了给娴妃一个警告,也或许是让陛下暂时不再独宠于她,但是在惠妃看来,这个法子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只是这么久以来,惠妃看了多次青冉同大皇子之间的争斗,每一次她都不会败北而归。

是以这一次,尽管心中对她的这个法子有些疑惑,但她仍旧是按照她教给自己的,一步一步的进行着。

甚至是对陛下态度和反应的猜测,都在青冉的算计之中!

眼下她便该是先开口为娴妃求情,因着依照陛下的样子,想是自己不开口的话,他也不会忍心为难娴妃。

听闻惠妃的话,莫要说是,便是娴妃自己也完全没有想到。

分明就是惠妃先在陛下的面前提起此事,眼下又在她的面前装好人是什么意思?!

有些想不透惠妃究竟打算做什么,难道真的只是要整肃后宫而已?

也不知是娴妃自己多想了还是如何,她从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尽管惠妃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招惹是非的人,但她就是有些担心,觉得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而听闻惠妃这一番状似为娴妃求情的话,原本还有些担忧的眼眸不禁轻松了一分。

见状,惠妃便心知,自己的宝压对了!

陛下果然是不愿意向娴妃问罪的,是以就算自己方才不说那句话,他也一定不会重罚娴妃,说不定还会对她诸多包庇。

如此一来,她今日这一局还有何意义,倒是莫不如她先开了口,至少还能令陛下觉得,她不是刻意在针对娴妃。

“惠妃说的也有些道理”的语气听起来,似是在斟酌着该如何处置一般。

“陛下既是命臣妾统理后宫,那不如就将违反宫规的人交由臣妾处置,至于娴妃妹妹”说着,惠妃的话不禁一顿,随后望向的眼中有些为难之意。

看着惠妃脸上纯良的笑意,忽然觉得自己是否有些太过偏袒娴妃,到底这后宫中主事的人是惠妃,合该要给她一些面子的。

否则的话,将来她在后宫之中又要如何震慑的住宫人呢!

“朕也乏了,便都交由你处置吧!”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凤藻宫,甚至是连原本说好的要在此用膳一事都不管了,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只留下了这一句话之后,他便直接离开了,倒是令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

其实会离开,不过就是觉得惠妃天性纯良,又素来与人为善,根本不会刻意去为难娴妃,是以他方才放心的走了。

此事若是换成从前的皇后或是昭仁贵妃在场的话,他定然是不会放心离开的。

何况他既是已经将统理六宫的大权交给了惠妃,便不该随意的插手,今日过来此处查问,本就是因着涉及到与她同级的妃嫔,他方才会出面。

眼下便是已经搜出了东西,那一切交由惠妃处置便是,左右她从不争宠,更加不会借此为难娴妃。

但是如此想,却不代表娴妃也如此想,在她的心中,这满宫上下的人都在嫉妒她,都恨不得她死!

是以她唯牢牢的抱住陛下这棵大树,只有有他的保护,她才能在这宫中安然无恙的活下去。

可眼下陛下竟然会放心将自己交给惠妃,他难道不担心自己会被她暗害吗?!

明明方才她还见到陛下眼中的怜惜之情,可就是因为惠妃为她求了情,陛下便只当她是个良善之人,将自己推给了她。

以退为进!

惠妃这一招走的可真是好!

“是靖安王妃教你来害我的吧!”就在确定出了凤藻宫之后,娴妃马上就卸下了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变得极为平静。

闻言,惠妃却是不禁一愣!

她倒是第一次见到娴妃这般毫不做作的样子,委实令人觉得惊奇!

犹记得她初入宫时候的样子,一双眼睛总是怯生生的,倒是当真有些惹人怜爱。

只是如今当懵懂无知变为了她手中争宠的戏码,却是在岁月的剥蚀中渐渐失去了她本来的模样。

“妹妹这话是如何说,本宫不明白。”没有去理会娴妃忽然提到青冉的话,惠妃的语气中似是显得有些不解。

刚一听闻她提到青冉的时候,惠妃的心中也的确是有些惊诧,不知娴妃是如何得知的。

但是就算她猜到了又能如何,到底没有任何的证据,只要自己不承认,她便无计可施。

甚至娴妃如今连证明她自己宫中的事情是被栽赃都没有办法,更遑论是别的事情!

“惠妃娘娘,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也无需继续替她遮掩什么!”说起来,对于慕青冉算计她的事情,娴妃倒是未曾觉得有多憎恨。

相反的,她的心中甚至是有些欣喜!

能够值得慕青冉开始着手对付她,是不是代表着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不再如从前那般觉得她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如今终于重视起她来了。

她知道之前慕青冉一直都不屑于对自己出手,是以她就是要让她知道,轻视她的后果一定会让他们所有人都后悔的!

而如今,相信不仅仅是慕青冉,连夜倾辰也终于意识到她的威胁了吧!

很快的他们就会知道,轻视她的后果是怎样!

听闻娴妃的话,惠妃一时间没有接话,只是神色不变的静静的望着她。

可是看着娴妃眼中隐隐闪动的兴奋之色,惠妃忽然觉得背脊一阵寒凉!

怎地忽然觉得,娴妃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儿!

“来人!将凤藻宫中违反宫规的人先行押往慎刑司!”

“是!”

随着惠妃的话说出,即刻便有人下去拿人,而娴妃只神色冷静的站在那,并未出言制止。

连陛下都已经开了口,只道交给惠妃全权处理,她自然无法再求情说什么。

处置了下面的宫人,惠妃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思绪不断。

按理来说,此事的确是不足以一举除掉娴妃,何况陛下已经说了交给她处置,这话多有试探的意思,想要看看她究竟如何做。

倘或真的是借此机会打压娴妃的话,难免不会令陛下的心里感到不悦。

届时他既是收回这掌宫之权,自己也是无话可说!

左思右想,惠妃最终还是颇为平静的开口说道,“娴妃妹妹近些日子便在宫中好好管教一下宫人,下次莫要再出这样的差错了。”

娴妃听闻她的话,自然明白自己是被变相禁足了!

不想此前看着皇后和昭仁贵妃被禁足那么多次,今日竟是也轮到她了!

“谨遵姐姐教诲!”明明知道自己将要被禁足,可是娴妃却好像丝毫不担心一般,依旧是神色平静的朝着惠妃应道。

见此,惠妃便朝着她微微一笑,随后带着人离开了凤藻宫。

可方才出了凤藻宫,惠妃脸上的笑意却是渐渐褪去,她慢慢回身,转头望着凤藻宫的大门,眸中无限思绪。

今日倒是也不算白来了一次,不管是陛下的反应还是娴妃的反应都有些耐人寻味。

看着天色,宁儿应当还未回来,待到她回来之后,再听听青冉的意思吧!

靖安王府

听闻夜倾宁的话,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陛下对娴妃颇为宠爱?!

此前陛下对于娴妃也是多有疼爱,但是并未见宫中何人对此有何疑惑,何以如今惠妃娘娘会特意告知此事?

除非事有古怪!

仔细算算,自从陛下生辰之后,便已经极少召娴妃侍寝了,如今这般忽然反常的行为,她此前也留意了一些。

说是要除掉娴妃,可也未尝不是借此机会试探一下,瞧瞧究竟是什么情况。

慕青冉觉得,不是那般糊涂的人,否则这么多年丰延的后宫早就乌烟瘴气了,他也不会明智的将掌宫之权交到惠妃的手中。

那么如今这般行径,合理的解释便只有一个身不由己!

这般一想,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

依照惠妃处事的手段,多半会借着今日将夜倾宁支出来的这个空档对娴妃下手。

是以想要知道陛下究竟是何情况,只要稍后着人去宫中查探一番,便可以知道陛下的态度以及娴妃的反应。

“王妃嫂嫂,这是我临来时,蔡公公托我转呈的。”说着,夜倾宁便从袖管中拿出了一个锦盒递到了慕青冉面前。

见此,慕青冉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诧异之色。

蔡公公蔡青!

他托宁儿转呈的东西?!

伸手接过之后,还未等慕青冉打开,便又听夜倾宁接着说道,“蔡公公说,听闻辰哥哥受了重伤,这是一剂良药。”

一边在脑中回忆着蔡青说过的话,夜倾宁的心中却是只觉得愈发的疑惑。

闻言,慕青冉略显深思的打开了那个精致的锦盒,却是只见里面果然只有一味药材。

原本从蔡青手中接过这个锦盒开始,夜倾宁的心中也在好奇,究竟里面装了什么。

可是眼下见到里面果真是一味药材,夜倾宁却是又不免觉得自己想多了,一味药材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慕青冉的目光却一直望着手中的东西,随后转头朝着紫鸢问道,“你可知这是何药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