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亲自出马/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慕青冉手中的药材,紫鸢的眸光不觉一闪!

这是

“回王妃的话,此乃一味中药,名为天仙子!”说着话,紫鸢的眼中却是不觉划过了一抹异色。

见状,慕青冉不禁奇怪道,“可是有何不妥?”

说起来,她心中本就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劲儿!

王爷初时传出重伤的消息时,还是夜倾睿薨逝的时候,既是有心要送来良药,何以要等到如今?

再一则,当日陛下因着心存疑惑,可是特意前来王府求证,那时蔡青也是跟着一块来的,心中应该无比清楚,夜倾辰的身子好的不能再好了。

是以,根本就不需要这些所谓的药材才对!

因此,蔡青的行为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送药是假,说些别的才是真!

“天仙子这味药材,虽是有止痛的效果,但是同时也是有毒之物!”说着,紫鸢的心中也是不禁觉得奇怪。

照公主殿下所言,这既是蔡公公亲自送了来,那合该是一味良药才是,又怎么送来了一味毒药!

尽管天仙子有止痛的效果,但若非是一些濒临死亡的情况,一般人都不会选择用此药的。

她认识的人当中,也就唯有苏离才有那个胆子!

难道蔡公公是不知道此物有毒吗?

听闻紫鸢的解释之后,慕青冉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倒不是她怀疑蔡青有意要谋害夜倾辰,而是一时间没有猜出他的意图罢了!

“他可还说了别的?”仔细想了想,慕青冉方才朝着夜倾宁问道。

闻言,夜倾宁皱眉仔细回忆着,却是最终摇了摇头。

蔡公公就说了这么几句话,大致便是这个意思,旁的并没有多说。

见状,慕青冉的目光却是重新落到了手中的锦盒上,眸中透露着无限思绪。

天仙子有毒

忽然!

她的脑海猛地想起了刚刚夜倾宁所言,惠妃要告诉她的话,事关娴妃的一些举动和陛下的异常。

难道蔡公公也是此意?!

这一味药材的名字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只道是个貌若天仙、倾国倾城的佳人,可实际上却是身带剧毒!

如此一想,倒是与娴妃给人的感觉很是相像!

表面上来看,她像是攀附于陛下存活的一个宠妃而已,但是当有一日,她汲取了陛下的一切,为了她自己能够更好的活下去,那么一切都变了!

想到这,慕青冉的眸光渐渐变得有一丝寒凉,让夜倾宁不自觉的正襟危坐,心底有些发毛。

她极少见到王妃嫂嫂这般,但是每一次见到,之后不久便会有人倒霉了。

这一次会是谁呢?

慢条斯理的将那药材收放回锦盒中,慕青冉朝着夜倾宁淡淡笑道,“稍后你回去的时候,只需告诉惠妃娘娘,让她静观其变就是了,接下来的事情无需她再出手了。”

该试探的都已经试探好了,娴妃究竟想做什么,她的心里也大致有了些了解,此后再是有何决定,也不宜再让惠妃插手。

陛下的情况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眼下不敢确定究竟是为何,万一这当中有什么难以预料的变数发生,届时岂非会害了她们母女俩!

是以接下来的事情,她会自己接手,就算最后有什么变故发生,还有王爷帮她善后,想来看在他的面子上,陛下也不会将她如何。

而夜倾宁听闻慕青冉的话,不由得点了点头,心中也大概猜到了她是恐自己和母妃会受到牵连。

倘或是王妃嫂嫂有何需要帮助的地方,她绝对是义不容辞的,但如今她既是让她们不再插手,那她便也乖乖的听话,否则难保不会弄巧成拙。

“宁儿明白了!”

“还有此后宫中不论发生任何的事情,都无需你与惠妃娘娘帮助传递消息,切记!”说这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神色显得极为严肃郑重,让夜倾宁也不自觉的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那你们”若是她和母妃不将宫中发生的事情告知她的话,那她和辰哥哥要如何在第一时间内得知呢?

“此事你无需担忧,王爷只有办法!”此前不曾与惠妃娘娘交好的时候,她与夜倾辰也一样对宫中的事情了如指掌。

只是近来因着夜倾睿和表哥的事情,让她一时间有些没有顾忌到宫中,不想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娴妃便又有些不安分了。

若她所料不错的话,惠妃今日走的这一步,怕是难以牵制娴妃多久。

原本慕青冉就没有打算一举除掉她,因为自从上次与娴妃一番对话之后,她心中的感觉就愈发的强烈。

娴妃怕是不仅仅如他们所见的这般简单!

她或许没有那么多的心机,但背后却有人帮着她开了决胜的一条路!

想到知道她背后是何人,还有她手中最后握着的底牌,慕青冉觉得就算能够杀了她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既然她想玩,那她就陪她玩一场大的!

看着慕青冉一直静静的坐在那里,眸光淡淡的望着眼前的茶盏,让人猜不出她心底的想法。

见状,夜倾宁便一时不再开口打扰她,只安静的陪坐在一旁,想着她方才说的话,觉得王妃嫂嫂怕是要在宫中有大动作了!

直到在靖安王府中用完了晚膳,夜倾宁方才准备起身离开。

慕青冉一路送她出去的时候,却是见这小丫头面色纠结,似是有什么话憋在心里不得倾诉一般。

“怎么了?”往日这小丫头都是笑嘻嘻的热闹做派,今日怎地倒是忽然文静了起来?

闻言,夜倾宁略有些难为情的抿了抿唇,对上慕青冉温柔的目光时,方才一鼓作气的问道,“今次怎地没有见到慕青珩?”

往日她过来王府,总是会遇到他的,可是今日却一直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说完,夜倾宁便难得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有些不敢看向慕青冉。

而慕青冉听闻夜倾宁的话之后却是不禁一愣!

随后想了想,看着她有些羞涩的小模样,却是淡淡的笑开了。

不想珩儿竟是如此有福气,竟然能够引得这位小公主殿下动了心思。

“珩儿与外祖父一同搬到府外去住了,宁儿不知道吗?”说起来,这件事情怕是整个丰鄰城的人都已经知晓了,她不该是没有听到一点消息啊!

“我只当是太傅大人搬出去了,不晓得竟是连他也一道走了”夜倾宁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失落之感,最后一句近乎是很小声的嘟囔了出来,让人听得不是十分清楚。

“虽说是搬出去,可沈府就在距离王府不远的位置,你若闲来无事,也可去那府上寻他。”瞧着夜倾宁一副受了委屈的小样子,慕青冉却是不禁暗自摇头失笑。

想来是珩儿要搬到府外去住的事情,并不曾特意通知宁儿吧!

“嗯”虽是依旧应着声,但是夜倾宁的声音中却是不免带着一些失落。

往日她时常跑来王府,因着她与王妃嫂嫂关系亲近,再加上与辰哥哥是堂兄妹,旁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她若是时常往沈府跑的话,一来二去那岂非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心思了?!

想来日后若是再要同他玩在一处,怕是就难上加难了!

看着夜倾宁微微皱起的小脸,慕青冉也不忍心再逗她,只声音隐隐带着一丝笑意的接着说道,“珩儿每日从私塾下学的时候,都会先过来王府这边看望陌儿”

忽然说了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若是换成旁人,定然不知道慕青冉究竟是想要说什么。

但是夜倾宁是如何机灵的一个人,瞬间就明白了慕青冉的用意,忽然扬起了满脸的笑意,张开双手就抱住了她的腰,赖在她身上“呵呵”的笑个不停。

“王妃嫂嫂你真好!”

正抱着慕青冉耍赖的功夫,却是不料一旁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吓得夜倾宁瞬间就松了手。

“松开!”

话音落下,慕青冉闻声转头看去,果然见到了夜倾辰神色清冷的站在不远处,身后还跟着夜倾桓,含笑的望着这边。

“辰哥哥!三皇兄!”略有些没有底气的同他们问着安,夜倾宁的小手却是紧紧的拽住了慕青冉的袖管。

不管发生什么,只要待到王妃嫂嫂的身边总是没错的。

“三殿下!”之前就听说他来了府上,不想眼下竟是要离开了。

微微朝着慕青冉一拱手,夜倾桓便将目光落到了夜倾宁的身上,“宁儿可是要回宫了?”

“是!”偷偷的瞄了夜倾桓一眼,夜倾宁便只颇为乖顺的站在那,倒是不似以往那般活泼。

见状,慕青冉的心中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以往就算是当着夜倾辰的面儿,也不见宁儿如此安静,何以今日竟会这般表现?

目光扫到一旁微微含笑的夜倾桓,慕青冉的心中不禁难掩惊诧之感。

难道宁儿如此安静的原因竟是夜倾桓吗?!

“天色不早了,为兄送你回去吧!”

闻言,慕青冉却是果然注意到,夜倾宁的脸色忽然一变,随后方才尽量笑嘻嘻的说道,“还是不劳烦三皇兄了,宁儿带了护卫出宫,不会有事的。”

乍一听起来,夜倾宁这番话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可是慕青冉知她甚深,心道她并非是如此客气的人。

便是从前同夜倾瑄和夜倾睿他们,她也是偶尔玩笑打趣,尽显可爱俏皮。

但是从方才夜倾桓出现在此处开始,她便是礼数周到,安静的有些诡异。

“那宁儿就先走一步了!”说完,夜倾宁便忙不迭的转身离开了,竟像是背后有东西追她似的。

看着她近乎是有些慌慌张张的背影,慕青冉的心中却是愈发的奇怪,她不曾听闻夜倾桓与宁儿之间有何交集,那为何她方才一副有些忌惮他的样子?

转头对上夜倾桓含笑的眼眸时,慕青冉的脑中却是忽然想起夜倾辰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丰延皇室之中,最不可惹的人是靖安王但最不可信的人是夜倾桓!

“宁儿这丫头聪明的紧呢!”见慕青冉的眼中略有些探究之意,夜倾桓不禁淡笑着开口说道。

听他如此一说,慕青冉便心知他定然还有后话,是以也没有多言,只依旧望着他等着听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本殿从一个落魄皇子走到今日这个地步,王妃不曾觉得惊讶,是因为你早已看出了一些端倪,但却不是人人都如你这般聪慧”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心中想着夜倾桓说的话,脑中渐渐的变得澄明。

的确如此!

夜倾桓从一个丝毫不被人关注的皇子,忽然之间以一种绝对耀眼的姿态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原本残废的双腿也一夕之间恢复,这种种的情况都在说明,他以一种绝对的假象,骗过了所有人!

这样的人,足可见他的心机叵测和深沉!

朝中的人也并非是一群傻瓜,夜倾桓如此作为,任是何人都能猜得出来,这本就是他自己筹谋多年的一个局。

一个长达十几年的骗局,一个一手策划了这一切的人,难道还不足以令人心生畏惧吗?!

如此一想,慕青冉倒是忽然有些明白夜倾宁方才的表现是为何了。

倘或换作是她的话,说不定也会如此,这样危险的人物,还是躲远一些的好。

何况夜倾宁素来有些小聪明,能够看到夜倾桓图谋之事也是不足为奇,怕是担心她自己也不知几时被骗被利用,方才想要躲得远远的吧!

“是殿下美名在外的缘故!”

明显听出了慕青冉话中的打趣,夜倾桓也只是淡淡笑着,并没有丝毫的不悦。

几步走到慕青冉的身边,不顾夜倾桓还在一旁,夜倾辰直接就握住了她的双手,见没有如何寒凉眼神方才渐渐变得柔和。

“时辰不早了,本殿便也先告辞了!”说完,夜倾桓便也准备转身离开,却是不料忽然被慕青冉唤住。

“殿下留步!”略顿了顿,慕青冉方才接着说道,“不知钦天监中,可有殿下的人?”

闻言,不仅是夜倾桓,甚至一旁的夜倾辰也是不禁有些诧异。

青冉忽然问起此事是为何?

虽是不清楚慕青冉究竟打算做什么,但是夜倾桓已经是神色淡淡的答道,“有!”

既是要完成大业,自然是做足了准备,朝中若无半点人脉的话,却要如何成事呢!

“有件事怕是要烦劳殿下的人去做了。”

听闻慕青冉接下来说的话,夜倾桓的眼光却是渐渐变得愈发明亮。

“王妃这般谋划倒是极好,只是若再添上一笔,就更完美了。”

“愿闻其详!”事实上,慕青冉不是没有考虑过夜倾桓所言,只是这合适的人选她一时并未想到。

能够愿意帮她做成此事,又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甚至是不管在朝在野都有些名望,这样的人,她着实是没有想到。

“本殿倒是有一人选,实为上佳!”

“敢问是何人!”

“惠远寺了空大师!”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有些震惊!

了空大师!

那可是一位得道高僧,如何会帮着自己说出这般弥天大谎?

看出了慕青冉眼中的疑惑,夜倾桓却是从身上取下了一枚玉佩,递到了她的面前。

“王妃只需要带着这枚玉佩,届时他会依照你说的行事。”

他是让自己拿着这块玉佩去找了空大师?!

难道了空也是他的人?

这般一想,慕青冉却是忽然想起,早前丰鄰城中爆发瘟疫,也是他同了空大师说起,那些病患方才被送进了惠远寺中。

如此来看,倒是果真有些可能!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