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得道高僧/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夜倾桓离开之后,慕青冉的思绪还是停留在他方才说的话上,心中隐隐有些疑惑没有解开。

依照方才夜倾桓所言,她觉得了空应该就是他的人没错!

但是随即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有些不对!

倘或一开始了空就是为夜倾桓做事的话,那么这么多年,他不该是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甚至依旧是世人眼中得道的大师。

反之若他不是夜倾桓的人,那为何他会如此信誓旦旦的让自己去找他,他怎知了空一定会答应呢?!

不管怎么想,慕青冉都觉得有些想不通,似是有哪些地方没有理顺,还差一点内容。

看着她从方才回来开始就一直坐在那里思索着什么,夜倾辰初时也不曾打扰她,只自己先去沐浴更衣,待到他都已经收拾妥当回来的时候,却是见到慕青冉依旧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姿势没有动过。

见此,夜倾辰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眼中隐隐有些不悦。

几步走到慕青冉的身边,夜倾辰看着她手中握着的玉佩,眸色变得愈发的幽暗。

在她身边站了好一会儿,就在夜倾辰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将她直接扑倒在榻上的时候,慕青冉方才终于察觉到自己头上有一个巨大的阴影。

仰头望向夜倾辰的时候,慕青冉明显看到了他眼中的不悦,心中不禁一紧!

站了好一会儿了吗?!

“你”

方才说了一个字,慕青冉的唇瓣便被他忽然吻住,他深深的俯下身子,手指轻轻的挑起她的下颚,素来清冷的眼睛此刻微微闭着,神色愈见沉醉。

鼻息间传来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似是还有着一丝夜安陌身上独有的奶香,一时间令夜倾辰吻得愈发难以自拔。

他的手拄在慕青冉身侧的贵妃榻上,将她完全的圈禁在自己的怀中,呼吸间愈发的沉重。

在意识尚未完全吞噬理智之前,夜倾辰慢慢的退开了身子,原本是打算要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和过快的心跳。

可是谁知在见到慕青冉充血晶莹的嫩唇和隐隐迷蒙的双眸的时,脑中却是“轰地”一声炸开!

此刻的夜倾辰似乎什么都想不起来,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紧紧的抱着她,将她压在身下看着她婉转娇吟,神色迷醉的样子。

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的欲念,慕青冉下意识的有些闪躲他看过来的目光。

“我我还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如果他又胡闹一番的话,她恐就直接累的睡着了,定然是没有机会思考的。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说着,夜倾辰便满含暗示的轻咬了一下她小巧的耳垂,感觉到怀中的人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他的唇角却是不自觉地上扬。

闻言,慕青冉顿时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便是让她“以身相抵”了!

见她面色愈发酡红,夜倾辰终是控制不住的出了手,倾身就将她压倒在了榻上。

越是同她在一处,他就越是明显的发现,她对他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反倒是他对她的控制力,越来越差劲!

就像是中了这世间最深的毒药一般,只是她的一颦一笑便也会令他觉得难以自持,那时夜倾辰才知道,那毒药名为“情”!

于之他人可能是砒霜,但是之于他而言,却是甜如蜜糖。

被夜倾辰缓缓压倒在榻上的时候,慕青冉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半挽的青丝散落在榻上,墨黑的长发映着她白皙的脸颊,显得愈发的勾魂摄魄。

软茵铺绣倚春娇,玉股情郎挑。金莲纤约牡丹莹腻,一看魂消。微瞬秋波娇不语,此景情谁描?难描只在云鬟翠解,桃颊红潮

身子愈发无力之时,慕青冉的脑中好像已经渐渐停止了思考了一般,眼前只有夜倾辰那张俊美无铸的容颜,看着汗水打湿了他的发丝,她的面色不禁微微泛红。

窗外已是月上梢头,偶尔有云层遮蔽住这漫天月光,未燃烛火的房中便是一片黑暗。

待到月光冲破云层,再是渗漏进窗子的时候,却是隐约间见到窗前的贵妃榻上交叠的两个身影。

晓窗寂寂春情稠,尽把芳心深意诉,低眉敛翠不胜春,娇啭樱唇红半吐

直到这一番事休,慕青冉枕在夜倾辰的肩膀上略有些急促的喘息着,眉间已显倦怠之色。

恐她方才出了汗会着凉,夜倾辰拿过自己的衣袍将她紧紧的裹住之后,便抱着她回了床榻上。

好生给她盖好了被子,他方才吩咐人准备汤浴,待到给她沐浴完二人终于回到床榻的时候,已经又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这一番折腾,即便慕青冉再是困倦,此刻也是不免有些精神了。

想到方才夜倾辰说的,她想知道的他都可以告诉她,慕青冉便不禁在他怀中转了个身,微微仰头望着他说道,“了空大师真的是夜倾桓的人吗?”

闻言,夜倾辰原本还颇为眷恋的望着她的眼睛却是忽然闭上,“困了!”

慕青冉:“”

她是被耍了吗?

方才明明就是他答应的,此刻却是如此无赖的要反悔!

“夫君”

听到慕青冉的声音异常轻柔的响起,耳边隐隐传来的若有似无的痒意,令他的眼睛蓦然睁开,眸光中似乎再次隐隐闪动着什么。

见状,慕青冉的唇边却是淡淡的勾着一抹笑意,她微微侧着脸,发丝顺着曲线优美的颈项散落在枕上,显得极为魅惑。

偏偏她的眼中却又无比的恬静淡然,好像根本不知此刻的自己究竟有多惑人一般。

那一声温柔甜蜜的“夫君”,简直唤的夜倾辰骨头都要酥了,可瞧着她自己的样子却似乎并无所觉。

“别闹!”紧紧的按住她搭在他腰上的玉手,夜倾辰的声音显得极为低沉暗哑,不复往日的清冷之音。

难得的竟是有一日夜倾辰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倒是实在令人觉得奇怪。

闻言,慕青冉眼中的笑意却是变得愈加的明显。

倘或是换成以往的话,想来他早就扑过来了,只是自从生下了陌儿之后,她的身子到底还是差了一些,是以他也不会太过放纵了。

如今日这般,她早已累的昏昏欲睡,夜倾辰自然是不舍得再折腾她的。

心知这一点,慕青冉方才有恃无恐的撩拨他,权当是报复他说话不算话而已。

见慕青冉颇为开心的笑着,夜倾辰的目光颇为幽深的说道,“再不安寝的话就当真不让你睡了!”

他有太多的办法折腾的她求饶,只是

但是慕青冉听闻他的话,却是根本没有被吓住,反倒是轻轻的笑了一下,“不会的!你舍不得的!”

看着她眼中明亮的眸光,夜倾辰似是渐渐被深深吸引进去了一般,半晌没有再说什么。

的确!

他舍不得!

只这一个理由,他就会败得一塌糊涂,可是偏偏还甘之如饴!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中的邪念之后,夜倾辰的声音方才低沉的响起,“了空并非是夜倾桓的人!”

听闻他如此肯定的回答,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

不是?!

那为何了空会听命于他?

似乎是猜到了慕青冉心中的疑惑,夜倾辰的眼中也划过了一抹异色,“依我看来,倒不像是听命于他,那玉佩似是两人之间的信物。”

说着,他慢慢的伸出手抚上了慕青冉脖子上戴着那枚墨色玉佩,眸中隐隐有一些淡淡的笑意。

“便如同我赠予你的这枚一般!”

可是慕青冉听他如此一说,心中却是不禁有了其他的疑惑。

似是?!

难道竟是连夜倾辰也不确定吗?

“你不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她一直以为,这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呢!

“我为何一定要知道?”听慕青冉的语气中似是有些惊讶,夜倾辰也是不禁有些奇怪。

青冉是不是对他的了解有些误区?

他只守着她一人便是了,要知道那么多的事情做什么!

“那你方才所言”他不是说,她想知道什么,他都会告诉她的吗?

“为夫只是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却没承诺我说的一定是真的啊!”说着,夜倾辰竟是自己先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眼中满是兴致勃勃的笑意。

慕青冉:“”

所以,她果然是被耍了!

这般一想,她便果断的转过身子,不再去看那个笑的欢快的罪魁祸首。

见状,夜倾辰恐她真的会不理他,便赶忙忍住笑意倾身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肩窝处,微闭着眼汲取她发间的馨香。

“夜倾桓又不是敌人,我便懒得浪费精力去调查他!不过即便是猜也猜到了!”

了空比夜倾桓年长了许多岁,而且此前从不曾听闻过他们二人之间有联系,第一次听闻那时,还是在容嘉贵妃死后。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夜倾桓的打算?”否则的话,他为何会没有将夜倾桓当成敌人看待!

“嗯!”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他是陛下心中最为看重的孩子。

“那了空”

“想必是答应了何人要照看他,是以夜倾桓的要求,他都帮着做到。”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微微皱眉,心中到底还是有些难以理解。

再是如何遵守承诺,可是他身为出家人,不是不能撒谎的吗?!

“出家之人,不是不打诳语嘛!”更何况了空又是得道高僧,应当是更加注意这些事情吧!

“出家人?你说那个假和尚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没破过的戒律了!”不知是不是慕青冉的错觉,在提到了空这个人的时候,夜倾辰的语气中满是不在意,好像他口中的人根本不是那个世人敬仰的大师一般。

而事实上,也果然如慕青冉猜测的一般,在夜倾辰的眼中,了空与夜倾桓都是一路货色,将世人骗的团团转。

听闻夜倾辰的话,慕青冉却是不禁愈发的摸不着头脑。

了空大师是假和尚?!还破戒?!

可是她犹记得上一次去惠远寺的时候,见到的那位僧人分明是一副寡欲无求的样子,何以会破戒?

说起来,慕青冉对于了空大师并不是十分的了解,所知之事也不过都是大家的谣传。

加上那人的容貌同夜倾桓一般,太具有欺骗性了,着实是看不出有何不对的地方。

“他不是自小就与佛法有缘,是以方才会继承前任老方丈的衣钵吗?”此前她听闻的有关了空大师的事情,不过就是这些而已。

“你可知原本老方丈中意的人选并非是他!”

“是另外一位大师,可是他的慧根不是不及了空吗?”正是因此,老方丈方才改了主意。

“当年老方丈要圆寂之时,了空年纪尚幼,即便再是有慧根,如何能坐上方丈之位!”

听夜倾辰此言,慕青冉倒是觉得有些意外,此事她倒是不曾听言。

“后来是由他们的师叔暂代方丈之位,待到了空弱冠之后,再接替此位,但是令人没有料到的是,他爱上了一名女子”

闻言,慕青冉的心中不觉一紧!

他身为出家人竟然动了情!

单单是看着他如今就任惠远寺方丈而言,慕青冉便也可猜到,当年的那一段情,必然是无疾而终。

“后来呢?”即便是个悲伤的结局,可也到底会有个了断才是。

“此后的事情,就无人知道的太过详细了,只知道那名女子自缢而亡,而了空便似疯了一般的要杀光所有人,据闻当年惠远寺的鲜血,一直从山上的寺院中流到了山脚下,万千石阶被鲜血染得殷红。”

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一字一句的说着当年的事情,而也不知是夜色太过寒凉,还是这样的故事令人觉得悲凉,慕青冉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很是难受。

察觉到慕青冉的神色有些悲伤,夜倾辰便更紧的将她拥进怀中。

他与她不同,这样的事情他听到之后,不过就是搜寻当中有用的信息,其他半点不会引起他多余的想法。

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夜倾辰年纪尚幼,知道的并不是很多,也没有特别的去关注这件事。

不过那是以前,如今有了青冉,他倒是忽然能理解了空的做法了。

自己心爱的女子都已经死了,便是屠尽天下之人,他怕是也做得出来。

“既是已经犯下了杀戒,他为何还依旧留在惠远寺中?”甚至依旧是成为了方丈!

“想来是为了赎罪吧!”了空毕竟是一位僧人,他一怒之下杀了那么多的人,已经算是杀孽深重。

先不说他自己的心里承不承受的住,便是依照着他对那女子的情深不悔,应当是不愿两人来生再造孽缘的吧!

闻言,慕青冉不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时间心中有些难以平静。

原来了空大师还有这样的一段往事,倒是有些鲜为人知。

“我明日要去惠远寺!”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管了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明日那一趟都是势在必行。

原本夜倾桓没有与她提起了空的时候,她还在思索究竟该找何人来演这一出戏,如今倒是不必犯愁了。

“我同你一块去!”一听慕青冉说要去惠远寺,夜倾辰便想也不想的直接应道。

“但你如今可是重伤未愈,这般出府万一被人发现了可如何是好?”旁人知晓倒也罢了,倘或被人利用此事,说他犯了欺君之罪可怎么办!

“无妨,我小心便是。”说完,夜倾辰见外面天色已是丑时,便将慕青冉紧紧的困在怀中,强迫她睡去。

说了这一会儿子的话,她也的确是觉得有些困倦了,便直接窝在夜倾辰的怀中静静的睡了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