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预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此之后过了没几日,后宫也是一派平静,丰鄰城中也未发生什么大事,一切看起来都很是平常。

但是时逢夜倾桓与夜倾瑄在朝中的争斗愈发的激烈,这样的平静对于所有人而言,都只是暂时的。

而就在人们纷纷猜测,究竟这样的情况会维持到几时时,一直以来平静的表象终于被打破了!

就像是表面上一直是风平浪静的湖面,看起来是格外的平静,但是事实上,只需要一点点的微风,便已经足够吹皱一池春水。

事情的最开始,还要从惠远寺的了空大师说起。

据闻这一日了空大师晨起之时,与弟子们所言,他前一夜晚间做了一个梦,很是诡异。

他梦到了一名女子,一身黑衣,手持利剑,目光凶狠的挥剑斩了一条金龙!

而就在那金龙垂死之际,了空却是只见空中佛光大胜,一阵谣言的白光之后,他便忽然惊醒,可是脑中却一直回想着一句话,“夙夜一别又相逢,西南方向鸾飞腾”!

但是他苦想了许久,也是不知这句话究竟是何意,可是那个梦却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中。

是以他方才会将此事说与惠远寺的众位僧徒,想着看看是否他们能够参悟其中的真谛。

可也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此事竟是一传十、十传百的宣扬的满城风雨,如今丰鄰城中的百姓都在纷纷传扬此事。

那句话倒是一时无人能够参透究竟是何意,但是那金龙被斩却是不禁让所有人都联想到了当今的圣上!

这世间谁人不知,历代皇帝都乃真龙天子,相传皆是神龙的化身。

只是如今依照着了空大师的这个梦,却是金龙遭难,难道这是寓意着陛下有性命之危?!

此话若是由着旁人来说的话,那定然早就被庆丰帝下旨抓起来了。

如此蛊惑人心的话,分明就是想要妖言惑众,可若是换成了空大师的话,那倒是有些耐人寻味。

他本身就是一个方外之人,又是得道高僧,素来对于名利这些就不是很在乎,再加上他本身就受到世人的敬仰,实在是没必要编造这样的谎话来赌咒当今陛下。

眼见事情闹得一发不可收拾,了空甚至是亲自出了惠远寺,想要进宫求见陛下请罪。

众人见他如此行为,却是纷纷不解,心中疑惑这了空大师何罪之有!

但是他们不明白,朝中的这些人却是心中明镜儿似的,幸而如今是太平盛世,否则的话,了空大师这般就等于是扰乱民心了,怕是死一百次都不够的。

此等近乎是诅咒陛下的梦境,也是可以轻易传扬出来的!

是以在庆丰帝召见了空大师的这一日,众人本以为陛下一定会大发雷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雷声大、雨点小的惨淡收场。

原本陛下的确是脸色不虞,神色稍显不悦,但是奈何在了空大师上殿之后,三皇子竟是处处为其作保说话,生生令陛下无处发泄心中怒气。

甚至是连驸马温逸然也不禁为了空大师辩解,想是因着此前四公主与他同去惠远寺祈福安胎的缘故,是以方才与了空大师结识,此刻为其说说话倒是也实属正常。

至于三皇子,他早前便与其相熟,自然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

可如此一来,众位大臣倒是不敢再随意的质疑那个梦境。

而夜倾瑄冷眼旁观着这个局面,心中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这该不会是他们的一局吧!

什么警世噩梦,什么金龙被斩,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他才不会轻易相信呢!

他只信人定胜天,其他都是无稽之谈!

有了三皇子和驸马爷作保,众人也不好再诸多质疑,庆丰帝的脸色虽然仍旧有些不大好看,倒是到底没有说起问罪的话。

说起来,此事也并非是了空大师的错,这不过是他做的一个梦而已,在百姓间被流传开来,方才闹得如此沸沸扬扬。

何况就算没有夜倾桓和温逸然,庆丰帝想来也是不会开罪于他,毕竟他一直在百姓心中素有美名,此番事情闹得这般大,便也恰好说明了这一点。

虽然朝中的一些大臣表面上质疑着了空大师的话,但是心中却也不禁纷纷猜测,究竟那个梦境是有何寓意。

金龙被女子所斩,难道是说这祸事将要出自后宫吗?!

不得不说,大多数人听闻此事的反应,皆是如此作想。

但是那两句话却又不知究竟是何意!

靖安王府

紫鸢看着静坐在书案之后的人,一时间不禁陷入深思。

那日王妃先是去了惠远寺,此后不久了空大师就说出了那个梦境,真的只是巧合吗?

而且这几日丰鄰城中闹得沸沸扬扬,都说这是佛祖的警示,定然是有人要谋害陛下。

但究竟是何人,这却一时无人能猜测的出。

“王妃,小世子被带走了这么久,真的没事吗?”提到夜安陌,紫鸢的心中便不免有些担忧。

闻言,慕青冉温淡的神色也是不禁一变,随后方才微微摇了摇头。

“有王爷在,想来应当问题不大。”倘或是他们两人都不在身边的话,那陌儿倒是不会很安分。

眼下只要有夜倾辰陪在那,陌儿应当是不会闹得。

“那几时才会回来?”

“恐还要等上几日”

因着不知娴妃究竟对陛下使了什么手段,是以他们如今还不宜打草惊蛇,但却也万万不可由着陛下再接近她。

正是因此,夜倾辰方才带着夜安陌和墨熙一块,近几日直接住到了宫中,一来是为陪着陛下,二来也是为了瞧瞧他的身子。

至于为何要带着夜安陌,不过就是为了转移陛下的注意力,慕青冉知道陛下有多喜爱他,甚至是比之夜倾辰也不为过,是以有他围前围后的绊住陛下的脚,倒是能够避免他去见娴妃。

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事情远远没有那般简单!

尽管夜倾辰和慕青冉的打算是对的,有夜安陌一直黏着庆丰帝,可他最终还是爆发了!

看着眼前满头大汗,神色异常暴躁的人,夜倾辰的眸光不禁变得愈发的清冷。

夜安陌窝在夜倾辰的怀中,睁着大眼静静的看着庆丰帝,好像一时间被吓住,不明白方才还笑意吟吟的人,为何忽然间就变得这般可怕。

“摆驾”

“陛下!”庆丰帝的声音方才响起,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夜倾辰竟然就直接出言打断了他。

明明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可偏偏只是这两个字,却生生令庆丰帝的神色一顿!

“墨熙!”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之后,便见墨熙迅速闪身出现在御书房中。

“参见陛下!”说着话,墨熙便迅速的将手搭在了庆丰帝的手腕上,片刻之后,却依旧是朝着夜倾辰摇了摇头。

从最开始过来的那日开始,他每日都会给陛下诊脉,但却是一直没有发现任何中毒的迹象。

可他脉象一直虚浮的厉害,情绪也十分不稳,定然是有些不正常的。

这样的情况,要么就是中毒尚浅,眼下根本无法探知,要么就根本不是中毒!

见状,夜倾辰的眼中愈见冰寒!

连墨熙都查不出什么不对劲儿,事情倒是有些棘手。

看来事情的症结还是在娴妃的身上!

“皇爷爷”

忽然!

一道稚嫩的声音的响起,顿时令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只见夜安陌慢慢顺着夜倾辰的身上爬下来,方才站到地上便迈着肉呼呼的小腿走向庆丰帝,脸上满是甜甜的笑意,眸中闪动的华光似是漫天的繁星一般璀璨。

闻言,庆丰帝隐隐有些控制不住的脾气却是蓦然收住,心中的某一个位置隐隐变得愈发柔软,渐渐塌陷。

“陌陌儿”慢慢的蹲下身子,庆丰帝的眼睛直直的望着眼前的小人,眸中隐隐带着湿意。

见此,夜安陌的小手却是轻轻的抚上他的脸颊,看着他满头的银发,黑黑的大眼中隐隐有些不解。

“玩!骑大马!”所有人都在担忧着庆丰帝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唯有夜安陌,他什么都不懂,甚至心中一直在想着玩。

而庆丰帝听闻他如此一说,却是呼吸略微有些急促的喘息着,脸上的汗珠愈发不受控制。

“好!皇爷爷陪你玩骑大马!”说着,庆丰帝便伸手一把抱住夜安陌,直接将他放到了自己的肩头上。

“陛下”

蔡青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不禁下意识的唤出声来,心中满是震惊!

陛下可是天子啊!

但是如今竟然为了小世子如此忍耐不说,竟连帝王的威严都不顾,就这般扛着小世子在御书房骑大马!

不过这样或许也很好!

他知道靖安王带着小世子前来的用意,为的就是以此绊住陛下的脚步,让他不再接近娴妃,也是给王妃足够的时间做出应对之策。

若是直接将娴妃一剑杀了固然简单,可是陛下眼前的状态,谁人也不知他究竟是怎么了,万一娴妃一死,更加无人得知真实的情况呢!

如此一来,倒是不如一直留着她,左右现在只要陛下不去见她,她也算是被禁足,翻不出什么大天去!

“王爷”墨熙皱眉看着庆丰帝的样子,不禁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望向夜倾辰。

“你带着陌儿守着陛下!”

“属下遵命!”

话音方落,夜倾辰便瞬间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他这个人。

见状,蔡青的眼中不禁满是忧色,倘或连王爷都没有办法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凤藻宫

自从上一次被惠妃禁足在此之后,凤藻宫上下的人都以为娴妃会就此失宠,谁知不出几日陛下便亲自来了此处。

虽是不曾言明要解了她的禁足令,但是只要有陛下的宠爱,想来走出凤藻宫也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

这日晚间,娴妃方才在宫女的伺候下沐浴完之后,便转身朝着她们吩咐道,便正准备上榻安寝,却是不料方才躺下,便感觉一旁有一道目光一直暗中盯着她。

这般一想,娴妃却是不禁将自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可这里是宫中,有谁会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到凤藻宫来!

猛地一下翻身而起,却是果然见到不远处的桌子旁边坐着一人,一身墨色锦袍,脸上带着一方面具。

见此,娴妃却是下意识的便要开口唤人,可下一刻声音却是硬生生哽在喉中,半点声音也发不出。

只因那人抬手慢慢的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却不是夜倾辰又是何人!

乍一见到夜倾辰出现在自己的寝殿中,娴妃整个人都僵愣在了那里,原本要说的话也是忽然忘记,脑中一片空白。

他怎么会在这?!

不是说他受了重伤吗?!

心中的疑惑如雨后的春笋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冒了出来。

看着夜倾辰神色清冷的坐在那边,殿中的烛光映在他的脸上,更添一分朦胧之感。

娴妃好似受到蛊惑一般的起身,目光痴迷的望着他,一步步的向他走去,却是在快要到了他面前的时候,脚步不禁一顿!

会不会这只是一个梦境?

因为自己日有所思,是以方才会夜有所梦。

否则的话,眼下应当在靖安王府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寝殿中?

像是担心会惊醒这个美梦一般,娴妃只静静的站在那,眸中满是无限柔情的望着夜倾辰。

“倾辰”或许因为娴妃以为尚在梦中,是以她像是要将往日不敢言说的感情都宣泄出来,没有经过思考的,便唤出了心底一直渴望唤他的两个字。

距离的稍稍近些,娴妃的身上似是带着淡淡的香气,隐隐飘散在空气中。

“唰”地一声,娴妃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便见到夜倾辰神色清冷的手持宝剑,剑尖抵在了她的心口处。

见状,她的脸色蓦然变得惨白!

不是梦!

“你对陛下做了什么?”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眸色冰寒的望着她,让娴妃觉得他好像下一瞬就要毫不留情的刺进她的心口。

如果说之前夜倾辰的动作已经令娴妃白了一张脸,那么此刻他的这句话,无疑是将她惊得面无血色!

他知道了!

听闻夜倾辰的话,娴妃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夜倾辰一定是知道她做了什么。

若是由别人来质问她这件事,或许她尚且能够稳得住心神,但是夜倾辰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我我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眼神慌慌张张的闪躲着,娴妃微微低下头不敢再与他对视。

看着她神色不安的样子,分明就是有古怪,夜倾辰的眸光顿时变得愈发的冰寒。

本该直接一剑杀了她的,但是,陛下的情况尚不明朗,而她似是唯一一个得知内情的人,眼下还死不得!

而夜倾辰此刻的想法,娴妃在转瞬之间也忽然意识到。

倘或夜倾辰已经察觉到陛下现在的不对劲儿,那就代表着他已经知道自己对陛下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这是不是代表着她终于有了和他谈条件的价码!

“我可以帮你!”心中在一瞬间就做了决定,娴妃异常坚定的开口说道。

闻言,夜倾辰的眼中却是眸光一闪!

见他一时没有搭话,娴妃也并没有气馁,反而是略有些激动的接着说道,“你想要对付大皇子是不是,我可以帮你,真的!”

他不是与三皇子一伙的嘛只要扳倒了大皇子,那他们就赢了!

莫要说是帮助三皇子夺嫡,哪怕是夜倾辰说他想要这万里江山和至高无上的皇位,她都可以拼尽全力帮他得到!

------题外话------

采访人:大奇

受访人:青冉、王爷

1、姓名?

青冉:慕青冉

王爷:夜倾辰

2、年龄?

青冉:17

王爷:22

3、性别?

青冉:女

王爷:墨刈!

(大奇)别别!别!别动手啊!不问了不问了,我知道是男的了,快把刀拿开!

4、性格?

青冉:淡然

王爷:有时暴戾,有时温柔

(大奇)您是大部分时间暴戾,唯独对着青冉才温柔吧!

5、第一次见面在哪?

青冉:我的闺房

王爷:她的闺房

(大奇)好劲爆!

6、当时对对方什么印象?

青冉:危险

王爷:极美!

(大奇)so王爷你是颜控吗?

7、平时如何称呼对方?

青冉:王爷

王爷:青冉

(大奇)撒谎!我明明听青冉唤过夫君的说(看着眼前明晃晃的大砍刀)可能是我记错了!大侠饶命!

因为记者被群殴住院,采访暂时中断,下次继续!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