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噩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以来,娴妃都好像活在别人的掌控之中,从来没有好好的为自己活过一次。

从前是因着爹娘的关系,她一心记挂着他们的安危,是以不得不听命于大皇子。

但是如今却是不同了,她已经是了无牵挂,不管她想要做什么,都无人能够再约束她!

原本她所求的,就只是能够在宫中安稳度日而已,可是如今她已经渐渐难以满足。

为何所有的人能够活的潇洒肆意,偏偏只有她这般命苦,不仅要嫁给堪比自己父亲年纪的人,甚至还要被他们玩弄在鼓掌之间!

她不会就这样甘心的!

“只要我同陛下说,让他将皇位传给你,到时候你就是这天下之主!”届时,再也无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

闻言,夜倾辰的眼中不觉闪过一抹冷芒,但是抵在娴妃心口的利剑却是依旧没有收回来。

“你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了!”他若是想要这万里江山,难道还需要一个女子动手!

更何况,即便是需要有人帮他,自然也是青冉为他出谋划策,共谋大业,哪里轮得到她!

见夜倾辰的神色愈见冰寒,娴妃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他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如何能够接受被人的帮助,更遑论是一个女子的帮助!

“我知道这一切对你而言,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办到,可是由我来做不是更好吗?”不需要一兵一卒,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只要陛下留下一道遗诏,就万事俱备了。

届时,他成为高高在上的帝王,而自己对他有莫大的恩情,一切也许就会发生转机了。

“只要你肯相信我,我一定会豁出性命的帮你!”她会让他知道,慕青冉能为他做到的,她也一样可以!

说着话的时候,娴妃的眼中满是激动的神色,她极力的在说服着夜倾辰,可对方的神色依旧是清清冷冷的样子,好像根本就不为所动。

在娴妃看来,夜倾辰就像是一座冰山,不管她付出多少的努力,都无法将他焐热。

甚至是,在你准备全心全意的为他付出一切时,他连眼神都不屑给你一个,让人心中冰寒彻骨。

尽管不愿承认,但是她心中很清楚,只有在面对慕青冉的时候,他甚至不需要她来融化他,自己就会变成寸寸烈火,全然的将她包围呵护。

平心而论,她心中是嫉妒的,也是憎恨的,恨上天为何如此不公!

明明慕青冉都已经那般完美了,她近乎是拥有了所有女子渴望的一切,偏偏连夫君也是如此独一无二。

而她所看重的,也非是夜倾辰如何位高权重,亦或是他如何俊美天成,只是因着他的一颗真心。

靖安王府中莫要说是一个侧妃或是妾室,便是连通房丫头都没有,这样的宠爱,便是普天之下也难寻第二人!

倘或她也能得到他如斯宠爱的话,就算他让她为此豁出性命也是心甘情愿的。

“你的性命,在本王看来一文不值!”若然不是为了调查陛下的情况,他绝不会在此地逗留。

一文不值!

闻言,娴妃的身子不禁微微一晃,眼中顿时便泛起了一抹泪意。

为何他如此冷酷的对待她!

她不过就是倾慕于他而已,并未要求他一定要如何回应,她也知道这般做法极为危险,是以她近来方才一直谋划着,要尽早控制陛下,只要他对自己言听计从,那将来不管发生何事她都是不怕的。

有了陛下这个天然的保护屏障,那不管是谁想要扳倒她,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夜倾辰你会后悔的!”既然你如此不将我的心意放在心上,那将来发生了任何的事情,都是你逼我的!

后悔?!

听闻娴妃的话,夜倾辰的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极为讽刺的笑意。

他此生唯一后悔过的一件事,就是当初同意让青冉生产,那种眼看着她受苦,而他却无能为力的感觉,不仅是以后不愿再体会,此前的那一次如果时光可以倒转,他也不会再让其发生了。

想到这,夜倾辰的眼中有片刻的柔光,可是待她看清眼前的人时,却是猛地一剑刺进了她的心口处,下手毫不留情。

“你”神色震惊的望着没入自己心口的剑尖,娴妃的眼泪顿时便掉了下来。

素白色的寝衣已经被鲜血浸湿,心口处传来的痛意让娴妃一时间有些分不清,究竟是剑伤的刺痛,还是心伤的揪痛!

尽管方才一直被夜倾辰拿剑指着,但是娴妃的心中却根本没有害怕,她以为他不会真的刺下去的。

就算他不喜欢她,可也不至于厌恶至此,谁知竟都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看着鲜血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娴妃像是感觉到了冰凉的剑尖刺进心中的感觉,满心冰冷,周身仿若都沁在了冷水中,寒的彻骨。

“你为何不直接杀了我?”他只是刺进了一个剑尖,伤了她,却不致死!

收剑回鞘之时,夜倾辰便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空中隐隐飘荡着一句话,那么清晰的传到了娴妃的耳中。

“你不配死在本王剑下!”

只这一句话,却是令娴妃顿时瘫坐在地,眼神变得呆滞空洞。

不配

呵呵她竟是连被他亲手杀死都不配!

这般一想,娴妃只觉得心中痛的愈发厉害,她的手慢慢抚上心口,却触到了满手的鲜血,殷红无比的颜色,在烛光下泛着诡异的光彩。

事到如今,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那她也着实没有必要再去顾念什么了。

原本她还想着,尽她最后一份力去帮助他,可他竟然这般寒了她的心,那就莫怪她心狠手辣了!

既然她得不到,那还莫不如直接毁掉!

她不是非要帮着夜倾辰不可的,毕竟不是还有一个大皇子嘛!

只要自己同他做些交易,帮她得到皇位,届时一样可以有资格去与夜倾辰谈条件。

娴妃这一边兀自幻想的极好,但是她不知道,一场针对她而来的精心谋划,已经悄然无声的开始。

像是黑暗中张开了一张巨大的网,待到她终于意识到现状的时候,却是已经为时已晚!

御书房

这几日庆丰帝都没有去过凤藻宫,也没有再见过娴妃,但是脾气却是愈发的暴躁,精神也比不得往常,甚至时常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明明容嘉贵妃已经故去多年,但是他今日早朝之时,却是望着夜倾桓的身影,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华儿”!

这可是吓坏了蔡青,赶忙宣称陛下身体有恙,匆匆退了朝。

若是再如此下去,只怕朝中的人都会察觉到异常,事情就会变得愈发麻烦了!

好在那日夜倾辰去凤藻宫的时候,他在明吸引娴妃的注意力,墨刈和墨清两人在暗中将她的寝殿翻了个底儿掉。

虽是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药材之类,可是他们却觉得那屏风后面的浴桶有些不对劲儿!

那种淡淡的似有若无的香气,与娴妃身上的别无二致!

再加上她自己在与夜倾辰的言辞之间,也好像隐隐透露一种,陛下已经全然受她支配的感觉,他们便愈发的觉得此事不简单。

是以再后来,墨熙又亲自去了一趟凤藻宫,这一去却是果然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后来的这几日,庆丰帝的情绪明显已经不受控制,动不动就发脾气,甚至时而就疯言疯语的说些什么,不过大多都是围绕着容嘉贵妃的事情。

倘或是让他这般模样上朝的话,定然是要出事的,是以夜倾辰便拿着带有庆丰帝朱批的奏折去到王府上,让慕青冉临摹他的字迹,颁下一道圣旨!

暂命三皇子夜倾桓代理朝政,靖安王夜倾辰从旁辅佐!

而就在慕青冉写好这道假圣旨被人送回宫中的时候,蔡青持着圣旨的手却是不禁隐隐有些发抖。

虽然王爷说了会一力承担此事,但是这般假传圣旨的事情他到底是想都不敢想!

可若是不这般做

看着庆丰帝神色呆愣的坐在御座上,蔡青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最后终是做了决定!

一切都是为了陛下,更何况这道圣旨,倒也不完全算是假的!

靖安王府

这几日夜倾辰都带着夜安陌住在宫中,因着最近陛下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便将他先送了回来。

再加上他几日不曾见到慕青冉,心中已是极为想念,此刻终于被她抱在怀中,那张小脸方才又笑的极为开心。

“墨熙可找到病因了?”说起来,慕青冉也不清楚庆丰帝到底究竟是不是生了病,可正是因为弄不清他到底是因何如此,方才愈发的令人感到担忧。

“已经有些头绪,但并不十分确定!”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说着话的时候,眉头微微皱起。

陛下如今的这状态,倒是着实令人感到束手无策,并非是中毒,也没有找到病因,一时间让人觉得无从下手。

墨熙这几日近乎是将能想到的办法都试了一遍,但是效果却并不显著。

“留着娴妃,已是无用了!”虽是不能一刀斩,但是她如今在宫中的地位还是有些危险。

不管陛下那边情况如何,先将娴妃推下台再说,只要确保她不死,那一切就都还有余地。

“夜倾桓的人已经安排好了,就在这几日”

两人正说着话,紫鸢却是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走了进来,呈到夜倾辰面前之后,便又悄然无声的退了下去。

见此,慕青冉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她竟是一时忘了,他如今还一直在用着墨熙调制的药呢!

然而就在夜倾辰端起药碗的一瞬,却是忽然听闻墨锦的声音在门外急急的响起,“启禀王爷!陛下晕倒了!”

话音方落,夜倾辰便猛地起身,搁下手中的汤药之后,便朝着慕青冉嘱咐了几句,说完便连忙入宫了。

身后,只余下药香袅袅和慕青冉略有忧色的眼眸。

不知陛下为何会忽然晕倒,到底是因为病情终于发作,还是身体承载不了那么多的负荷,这些事情现在都无法确定,还是要等宫中一些都明了之后,夜倾辰会派人传信回来。

倘或陛下真的病倒,那么久等同于是陛下真的放权给了夜倾桓,皆是夜倾瑄一党的人必然不会接受,只怕到时会有好一番折腾。

趁着他们两方还没有闹起来,还是要尽早控制娴妃!

不日之后,宫中传出陛下病倒的消息,朝野震惊!

而他传旨命三皇子监国,靖安王从旁辅佐,顿时也令朝中一众大臣感到极为疑惑。

王爷不是病重在府中修养吗?

如何能够辅佐三殿下?!

然而当众人看着那人一身墨色锦袍出现在大殿中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到震惊异常!

不管是瞧着王爷的气色还是身姿,都不像是重伤在身的样子,难道这么快的就养好了吗?!

有他力挺夜倾桓暂理国事,一些中立的大臣也是不敢轻易言语,甚至是隐隐有倒戈的意思。

夜倾瑄虽是满心的不服和疑惑,但是一道圣旨压了下来,他也是无法辩驳。

更何况,宣旨的人是蔡青,他本身就仿若是父皇的分身一般,有他神色自如的站在那,一般人都不会有所怀疑。

朝中虽是这般争斗的局势,但是换在百姓之间却是全然变了一个模样。

听闻陛下这一病倒,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此前了空大师的那个梦境。

金龙被斩果真是有寓意的!

这才过了没几日,陛下就病倒了,倘或再是不能破解那两句话是何意的话,只怕陛下就真的难以渡过此劫了!

而就在这人心惶惶之时,钦天监的人夜观星象,却是发现了不同寻常的现象。

只道是不日之后会出现“荧惑守房”的现象,这可谓是大凶之兆啊!

那是一颗微微泛着红色的星星,近来一直行踪不定,而钦天监的人近来却发现了一些规律,倘或再是移动的话,那么不日就会停留在所谓的天王布政之宫——房宿的位置,是谓不祥之兆!

这还不算,那颗红星移动的方向恰好是从皇宫的西南角而来,渐渐向着宫中的承乾殿这边。

如此一说,众人倒是有些理解为何陛下会忽然病倒了。

说起来,庆丰帝的身子一直极好,此前也不曾见他有何不适的情况,更何况御医天天都有请平安脉,若是有何异常的话,他们应当早就发现了,何故等到现在!

是以这般一想,众人倒是都不禁觉得,陛下这一病,着实有些诡异。

御医都查不出病因,纷纷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瞧着陛下愈见消瘦。

而就在此时,了空大师在沉寂多日之后,却是忽然幡然醒悟,终于想到了那两句话究竟是何意。

夙夜一别又相逢,西南方向鸾飞腾

前一句话,说的恰是一个“凤”字!

后一句中还指出了西南方向,而若是将其联系在一起,可是说宫中的西南方有,有凤压制住了金龙?!

按照钦天监的人所言,那荧惑守房也是发生在西南方,而宫中的西南方,则刚好是娴妃的凤藻宫!

不过那边的宫殿倒不仅仅只住着她一人,尚且还有别的妃嫔在,只是位列妃位的人,只有她一人,其余的一些小主,万万是不可称“凤”的!

了空这般想法一出来,丰鄰城中顿时便炸开了锅!

说起来,众人也是觉得疑惑,娴妃明明没有十分美艳,子嗣也没有一个,文采更是皆无,那何以位列妃位,得陛下如此宠爱?!

难道她竟果真是妖孽之人,用术法迷惑了陛下?!

------题外话------

所谓荧惑守房就是由于火星绕太阳公转的周期比地球长一倍,所以站在地球上看火星运行的轨迹有时靠前有时靠后。

虽然被群殴了一顿,但是大奇还是很敬业滴,所以咱们采访继续!

青冉:大奇你要不还是歇歇吧!

大奇:没事呀!你看我躺的不是挺舒服的嘛!刀口的蝴蝶结系的也非常漂浪,完美!

8、觉得对方性格怎样?

青冉:很好

王爷:完美

(大奇)青冉你说的是实话吗?

9、会和对方吵架吗?

青冉:不会

王爷:不会

10、有动手打过对方吗?

青冉:没有

王爷:咳,没有

(大奇)嘿嘿嘿被我抓到了吧!王爷你劈了青冉一掌自己忘啦!

哎呦!别打脸!别打脸!疼!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