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清君侧/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丰鄰城中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宫中也同样得到了风声,但是唯独凤藻宫这一处,因着娴妃被禁足的缘故,并未听闻这样的消息。

再加上夜倾辰暗中动了些手脚,眼下凤藻宫这里,完全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任何消息都传不进来,而里面的消息也根本传不出去。

是以尽管娴妃被夜倾辰刺了那一剑,却是连御医也传唤不来,因着所有的宫人在行至宫门口的时候就会被禁军的人拦下。

不管她们如何说,那些人都不放行,大有不理会娴妃死活的意思。

若是换了平常的时候,娴妃如此受宠,禁军的人自然不敢如此,但是眼下王爷坐镇宫中,段统领亲自下的命令,说是遵照王爷旨意行事。

如此一来,宫中更加是无人敢反抗,均是纷纷遵旨而行!

而娴妃身边伺候的人虽是对此事颇多抱怨,但是到底也不敢如何,那些禁军的人都是只听段统领一人的命令,她们若是敢硬闯,难保不会直接被当场砍杀。

这般情况下,娴妃也只能忍痛任由宫女们大致包扎一下,心中的恨意却是愈发的深!

她心里明白,此事定然是夜倾辰搞得鬼,否则的话,单凭段御风还没有那个胆量。

不过令娴妃觉得意外的却是的反应,按理来说,他不该是任由夜倾辰这般作为才对。

正是因为料准了陛下的反应,是以她方才这般有恃无恐!

可是眼下,娴妃却总觉得事情已经隐隐超出了她的控制,渐渐望着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了。

不得不说,娴妃的直觉还是敏锐的,因为事情的确已经不再是她能轻易控制的了。

如今已经不仅仅是百姓在议论有关她的事情,甚至是朝堂上的一些大臣也开始纷纷争辩,都言她是一个狐媚女子,蛊惑圣上,惑乱江山。

先不管这些大臣所言是否有失根据,但是她的确是宠冠后宫,无人能及。

但若是平心而论的话,娴妃此人的确是没有那般吸引人,并不足以迷惑一个男人的心智。

而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臣,却是心知陛下为何如此宠爱于她,只因她初时入宫的感觉与当年的容嘉贵妃极为相像。

可除此之外,却是再无其他!

只是即便如此,他们觉得陛下也绝不至于被迷惑的这般,毕竟若论与容嘉贵妃相像,此前的昭仁贵妃不也颇具神韵嘛!

但是彼时也不见陛下沉浸的如此,是以思来想去,问题的症结还是在娴妃的身上。

如今陛下已经病倒,再加上了空大师的梦境和钦天监的推演,娴妃定然就是一个祸国妖女!

这个罪名一旦扣下,那可不仅仅是搭进去一条性命那么简单!

丰鄰城中的百姓近来纷纷传扬,只道是如此妖邪的女子,必然不可再留在陛下的身边。

不仅如此,想要破除荧惑守房的不祥之兆,便定然是要除掉娴妃,方才能够破解。

原本百姓之中并没有人想到这个办法,还是一个乞丐在无意间道出了天机,此后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变得人尽皆知。

自此,不管是朝中的官员还是城中的百姓,纷纷要求处置娴妃,以免丰延大好江山葬送在一名妖邪女子的手中。

倘或是换成别人的话,或许这举国上下还不会这般口径一致,但是对于娴妃一个毫无背景的女子,竟然也能爬上龙床,飞上枝头做,自然有大把的人不甘心。

更何况,宫中不乏有朝中大员的女儿,但是却一直被娴妃压着一头不得承受皇恩,自然也是恨她恨的牙痒痒。

此刻好不容易有机会能除掉她,自然是墙倒众人推,都恨不得添上一把火。

本来因着夜倾辰的吩咐,这些消息都是传不到娴妃的耳中,但是近来事关有大臣谏言要清君侧一事,却是不知如何传到了凤藻宫。

而娴妃听闻这个消息,却是顿时吓得瘫坐在矮榻上。

清君侧!

是说她吗?

娴妃无论如何也没有想明白,为何不过短短数日,自己竟然就要被处死了!

甚至是在所有的事情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要稀里糊涂的丢掉了性命。

她不甘心!

若然真的就这般死去,她说什么也不会甘心!

靖安王府

听闻墨锦说起近来丰鄰城中的情况之后,紫鸢方才终于明白慕青冉在筹谋什么。

原来王妃一直都在筹谋这件事,只是看似毫无关联的人和事,都被她放到了一处。

直到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人们眼前的时候,他们方才会恍然大悟!

眼下娴妃已经成了众矢之的,甚至是成为了整个丰延国的罪人。

若是直接向她问罪,倒也未尝不可,但是那效果必然达不到如今这般,人人都要得而诛之。

就像王妃曾经说的,惩罚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而杀戮是其中最为仁慈和简单的!

只有令娴妃尝到从高处跌落的感觉,她方才能够彻底的领会到,自己究竟有多渺小。

“命人备车,我要进宫一趟。”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墨锦听闻此言,便先行下去准备。

而紫鸢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却是不禁心下奇怪,“王妃是要去见王爷吗?”

于此时入宫,是有何打算吗?

“去送娴妃最后一程!”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让紫鸢一时看的呆了神色。

待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只见慕青冉已经出门去了。

送娴妃最后一程难道王妃打算直接处死她吗?!

说起来,紫鸢对于娴妃此人并不是很了解,但是能够令王妃亲自布局收拾她,想来也不是个好像与的。

王妃的性子她再是了解不过了,倘或不是娴妃做了什么触碰到她的底线,她是不会出手对付一个无辜的人。

这般一想,紫鸢忽然觉得,倘或娴妃若是安分一些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有此一劫了!

但是之如紫鸢这般想法,娴妃却是根本不会理解,或许从前的她会理解,甚至也会如此做。

可是许久的后宫生活,将她心中原本纯真的心性都渐渐发生了悄然的改变,变得丑陋、变得贪婪,变得面目全非!

更何况,她从一开始就是目的不单纯的进宫,此后不管事情如何发展,她都难以得到善终。

若然是大皇子一党得胜的话,那么她势必会被夜倾瑄灭口,如此才能保住他自己的美名。

而反之若是夜倾桓登基为帝的话,对于曾经的敌人,他也自然不会姑息,这下场嘛自然除了死还是死!

像是如今这般,娴妃拼尽全力,以为自己可以闯出一条生路,却不知那不过就是加快了她走向黄泉路的脚步而已。

特别不可原谅的是,她恐是对出了手!

这样的事情,不仅是诸位皇子,便是王爷和王妃也不会轻饶了她,是以接下来将要等着娴妃的,即便不是死亡,想来也定然是生不如死!

而此刻的凤藻宫中,娴妃看着忽然出现在此处的慕青冉,眼中满是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

她为何会在此处?!

是专程跑来看自己笑话的嘛!

“都下去吧!”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看着宫人们都缓步退出了大殿,她方才朝着娴妃嫣然一笑。

见此,娴妃的眼中却是更加的愤恨!

这般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慕青冉她究竟打算做什么?

“你来做什么?”左右见这里并无一人,娴妃也不再假装客套,只面色冷硬的同慕青冉说道。

“相识一场,娘娘如今要走,自然要过来送你最后一程。”说着话,慕青冉的脸上满是淡淡的笑意,好像在与一个许久不见的老友在叙话一般。

反倒是娴妃这一边,全然是一张阴冷的脸,恨不得冲上去将慕青冉的那张笑颜给亲手毁掉。

最后一程?!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清君侧这三个字,娘娘不会不懂是何意吧!”慢慢悠悠的走到一旁的桌边坐下,慕青冉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慵懒惬意。

闻言,娴妃的眸光不觉一闪!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是你!”一定是她设计的这一切,是慕青冉处心积虑的要害她!

“就是我!”令娴妃感到意外的是,对于她的指责,慕青冉丝毫没有争辩的意思,甚至是大大方方的直接承认。

见娴妃满脸震惊的望着她,慕青冉灿然一笑,将近来丰鄰城中发生,但是她并不得而知的事件经过,都一五一十的说与她听。

从了空大师的梦境,再到钦天监的人所言的荧惑守房,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而目的就只有一个,那便是要彻底的除掉娴妃!

不是简简单单的让她失掉性命,而是在世人的眼中,毁掉她所有的名声和地位。

只有那样的情况,才能够让她真正的体会到,究竟什么才是一无所有、孤立无援!

听闻慕青冉轻柔的声音响在大殿中,娴妃的耳边却是不禁一直在“嗡嗡”作响,明明觉得自己没有听清她说的话,可周身还是觉得冷的发寒。

原来从那么早开始,就都是她的局!

“惠妃娘娘会对你出手,的确是我的授意,仅仅是将你禁足,也是刻意为之。”只有将她禁足,方才能暂时的将她与陛下分开,他们才能有时间去调查和观察,陛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而在此期间,王爷会绊住陛下,她则是被禁足,两人势必无法见面。

宫外的一些消息也传不到凤藻宫,她也无法对慕青冉的计划作出任何的反击和准备,不管将来发生什么,她都只有被动接招的份儿,这是第一步!

此后利用了空大师在百姓中的威望大肆散播流言,引起陛下和朝中众位大臣的重视,此乃第二步!

前两步只要走好,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基本就等于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了。

方至如今,丰延国举国上下都认为,娴妃就是一个惑乱江山的妖女,欲先杀之而后快。

走到了这般境地,才是她真正山穷水尽之时!

“我道靖安王妃有多完美,原来也是这般不自信,你是恐我会抢走夜倾辰吗?是以方才如此费尽心机的对付我!”娴妃的唇边带着一丝颇为嘲讽的笑容,眼中隐隐带着的一抹厉色将她本就不甚艳丽的脸,显得愈发难看。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一愣!

她没有想到事到如今,娴妃的心中竟然还在惦记着夜倾辰的事情,倒是令她有些感到意外。

“我会如此对你出手,并不是为了王爷。”即便她真的使出百般手段去勾引夜倾辰,她心中也不会担忧的,只怕是还未近身,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听闻慕青冉的话,娴妃虽然心中稍有不信,却也不禁转头望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你罪无可赦,是因为你害了陛下!”是因为这个原因,方才最让人不可姑息!

什么?!

慕青冉是为了陛下的事情!

“我不信!”

“他是丰延的帝王,天下的明君,万民的信仰,你竟是敢对他出手,难不成还指望着自己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嘛!”说这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眸光渐渐变得寒凉。

在慕青冉的心中,一直都是一位万民敬仰的好皇帝,他是她所知晓的帝王之中,唯一一个不曾被权利冲昏头脑的人。

他爱民如子,同时也保持着一份真心,不管是父王还是对夜倾辰,甚至是如今的陌儿,他都有着满心的呵护和在意。

这样的一位帝王,是百姓之福!

但是如今,他却偏偏被娴妃害到如此地步,就算他与靖安王府并非血脉至亲,她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谋害。

幸而眼下天下太平,这王朝大陆之上再无三国鼎立之势,否则的话,娴妃今日这般作为,就算是将她剥皮抽筋也难消众人心头之恨!

“呵呵那你杀了我啊!”只要杀了她,陛下也绝无可能活下去,她赌慕青冉不敢!

闻言,慕青冉的唇边却是忽然扬起了一抹分外迷人的笑意,眼中满是华光流转。

“墨音!”

异常轻柔的声音响起,在娴妃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便见眼前闪过一抹黑影,随后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喉咙被紧紧的掐住,渐渐不能呼吸。

“我若是想直接杀你,实在是太过容易了”说着,慕青冉缓步走到娴妃的身边,看着她眼睛隐隐翻出眼白,她方才淡笑着继续说道,“不惊动一人,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毁尸灭迹!”

直到看着娴妃原本还使劲挣扎的手渐渐变得无力,慕青冉方才示意墨音松了手。

“你真的以为,我留着你的性命到现在,是担忧陛下的安危吗?”

对视上娴妃那双满是惊惧之色的眼睛,慕青冉眼中充满了意味的说道,“陛下根本没有生病,也没有中毒对不对?”

虽然慕青冉的话听起来像是在疑问,可是娴妃的心中就是隐隐有种感觉,她似是已经知晓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会如此有恃无恐,觉得所有人都不敢轻易杀了你,是因为你知道,陛下的情况,只有你能解!”

一边说着,慕青冉的眼睛神色淡淡的望着娴妃,可偏偏就是令她觉得无所遁形。

“倘或你死了,陛下也会永远的沉浸在幻梦之中,生生将自己折磨至死!”

听闻慕青冉说到“幻梦”两个字,娴妃的瞳孔猛地一缩!

原本就因着失去呼吸而急剧喘息的她,一时间只呼吸更加的急促。

“毕竟罗斛香只是一记香料,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解药,我说的没错吧!”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