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真正主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斛香!

这三个字一出,娴妃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

看着慕青冉脸上明艳的笑意,她忽然觉得心中寒冷彻骨,感觉就像是全然没有一丝秘密的裸露在她面前。

她竟然会知道!

娴妃不知道慕青冉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是只看着她脸上温婉的笑意,便也可知她心中定然明白了许多。

“怎么?你觉得很惊讶?”看着娴妃惨白的脸色,慕青冉脸上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明显。

闻言,娴妃的身子却是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眸中满是惊惧之色。

难道她不该觉得惊讶嘛!

这本是她掩饰最深的秘密,一直以为除了她自己和那人并无一人得知,即便曾经夏兰她们也有所了解,可是她和夏莲都已经死了,不该再有第三个人知晓才是。

究竟慕青冉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如何知晓的?”就算是现在在她身边伺候的人也是一无所知,不该走漏了风声才是。

见娴妃满脸的疑惑之色,慕青冉却是不禁轻轻笑道,“你告诉我的呀!”

话音落下,只见娴妃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仿佛瞬间就失去了精神支撑一般。

是她自己将此事泄露给慕青冉知道的?!

如此一想,她的眸光瞬间充满了愤恨,倘或不是想到暗处有人保护着慕青冉,她只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了那张脸。

没想到她竟然会诈自己的话,倒是她一时疏忽了,没有防备她!

瞧着娴妃一脸的愤恨之色,慕青冉却好似根本不在意一般,依旧眸色淡淡的望着她。

原本她的确不确定陛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后来夜倾辰说,墨熙已经有些头绪了。

陛下的情况,非是中毒或是生病,是以也没有病发这么一说。

而他之所以会昏倒,是因为身体长期处于疲惫的状态,精神一直得不到疏解,是以方才会乏累的晕倒。

按照墨熙所言,陛下的症状,倒是有些像对什么东西上了瘾一般,再加上此后他在凤藻宫中探查到的情况,便愈发的确定了这样的想法。

整个凤藻宫在那晚都被墨刈他们翻了个底朝天,但是最终也没能发现什么,却是觉得那里的气味有些不大对劲儿!

是以后来墨熙在去凤藻宫的时候,便特意留意了一下那里的浴桶,还有素日娴妃穿戴的衣物,忽然被他发现了同一个气味的香气。

若是按照常理来说,宫中的宫妃用些熏香,这本也没什么奇怪的,甚至会有一些嫔妃为了争宠而用一些魅惑的香料来迷惑圣上。

当今陛下最是深恶痛绝这样的事情,是以后宫之中倒是不曾发现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而且对陛下用那样下作的手段,定然是会被发觉的,也定然做不到天衣无缝。

可慕青冉口中所言的罗斛香,却是与之那些都不相同的香料!

那是一种与逍遥散相似的香料,若是长期嗅之,便会渐渐成瘾,初时不会觉得有何异常,但是久而久之,精神便会愈发的差,时常会出现幻觉,到最后已是难以分清幻境和真实。

开始的时候,墨熙只是觉得那香味有些不对劲儿,虽然只是淡淡的,但他素来行医,对这方面自然要比寻常之人敏锐。

倘或是紫鸢此前曾陪同王妃一同进宫的话,说不定也会觉得不对劲儿!

还有一层原因便是,陛下眼下身体状况不对,是以一丝一毫的可能原因他都不会放过。

好一番查证之后,墨熙方才终于确定,娴妃究竟是用什么办法,方才将陛下害得如此!

“你每日以罗斛香沐浴,时日愈久,那香气便渐渐浸染了身体,而陛下召幸于你,自然也会受到波及。”

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唇边噙着一抹笑意,眸光淡淡的望着娴妃。

因着恐此事被发现,慕青冉觉得娴妃必然不敢用太多的量,是以初时并不曾见到陛下有何反应。

更何况慕青冉感觉,一开始宠幸娴妃,也不是因为罗斛香,应当是后来渐渐日久天长,方才有些不受控制。

而至如今,日积月累之下,陛下对于罗斛香的香气已经生了瘾,若然是有一日见不到娴妃,嗅不到她身上的气味,那么他便会觉得浑身不舒服,情绪隐隐有些控制不住。

听着慕青冉说的头头是道,娴妃却是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根本无法分辨,慕青冉所说的话,究竟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又是她自己的凭空猜测,不过是为了试探她而已。

这种情况下而言,娴妃觉得她不管是说什么,好像都会中了慕青冉的计。

可是事实上,走到眼下这一步,她似乎也没什么再怕别人知道的了!

“慕青冉,你说的都对,可那又怎么样,你还是无法杀了我!”只要她死了,陛下也一定活不长。

即便他们请来医术再高明的大夫都没有用,解药只有她才有,而她一定不会给他们的!

就算让她生不如死,活活折磨着她,她也定然不会让他们如愿的。

“你错了,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要你的性命!”直接死了未免太过便宜了,陛下因她受此折磨,哪里会让她那么轻松就死去呢!

“你想留着我的性命折磨我?”说着,娴妃忽然一顿,随后近乎是有些癫狂的发笑,笑的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我告诉你慕青冉,就算是你将我做成人彘,我也一定不会将解药给你的!”

如果她最终得不到好的结果和生活,那么她就要搅弄的他们都不得安宁!

看着慕青冉的样子,也是极为担忧陛下的模样,那她就看看,是她的这条小命值钱,还是这真龙天子的性命更为金贵!

听闻娴妃的话,慕青冉却并没有如何在意,只是那一声“解药”,却是让她的眸光不觉一闪!

解药?

她可是听墨熙说起过,罗斛香并非是毒药,虽然能够令人上瘾,让人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觉,但是从根本上而言不会伤到人的身体。

只是因着精神上饱受折磨,日积月累方才会将人的精气消耗的所剩无几,最终气绝身亡。

甚至还有人,会在百般不得那香气之时,因着承受不住巨大的折磨,而直接自己自尽了事之人。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没有解药这么个说法!

娴妃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想要利用此事刻意诓骗自己?

“罗斛香本就不是毒药,何来解药一说!”

“呵!既然没有解药,为何我会安然无恙!”说这话的时候,娴妃的神色显得极为得意,好像终于赢了一次似的。

事到如今,她也不指望着要如何控制陛下保住性命了,看样子慕青冉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既然如此,那她临死前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你该不会以为西宁侯给你的东西便是解药吧!”忽然,慕青冉微微俯身直视着娴妃的双眼,亲眼看着那双眼中方才还志得意满的神色渐渐崩塌,变得震惊非常。

见状,慕青冉淡淡的笑了一下,慢慢退回了身子。

“你说什么?!”像是一时间被吓得傻了,娴妃的话说的断断续续,不停微微的摇着头。

不可能的!

这绝对不可能!

慕青冉怎么会知道明明连大皇子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为何她会知道?

一次次的对话,一个个震惊的消息好似惊雷一般的响彻在娴妃的头顶上,她自认一直以来掩饰的极好的秘密,竟然就被慕青冉轻轻松松的道破,令她极为无地自容。

“绝对不可能!你为何会知道?不可能!我不相信!”似是极为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娴妃不停地挥舞着双手,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

看着她的样子,就好似是忽然间疯了一般,谁知她随后猛地抬眼瞪向慕青冉,突然间就朝着她扑了过来!

可是还未沾到她的衣裙,就被一旁的墨音一脚踹飞了出去,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甩出了好远。

“砰”地一声撞到桌子上才又滚落在地,墨音的这一脚可谓是使出了全力,娴妃的手颤抖的拄在地面上想要起来,却是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心口处之前被夜倾辰刺伤的伤口本就没有及时包扎,此刻经过如此激烈的碰撞,便又开始流出鲜血,沾湿了她身上的衣裙。

她的头发整个散落了下来,身上满是血污,脸上的泪水和汗水都混在了一起,真真是狼狈到了极点。

“夏兰和夏莲两个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大皇子的人,但是实际上,她们当中至少有一人是西宁侯的人,我说的没错吧!”

静静的望着倒在地上的娴妃,慕青冉的眸光依旧是平淡的,不见憎恶,却也毫无怜悯。

事情闹到今日这一步,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先是谋害陛下,再是肖想夜倾辰,这两件事不论是哪一件,一旦被人发现,便足够她死上一百次了!

闻言,娴妃似是还想说什么,可想来墨音那一脚让她极为吃不消,方才张口便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顺着唇角滑落颈侧。

她感觉自己的五脏似是都错了位一般的疼痛,呼吸间都是钻心的痛意,让她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可是尽管如此,她依旧是眸光愤恨的瞪着慕青冉,丝毫不退让一分。

见她这般不服气的样子,慕青冉也不恼怒,只神色淡淡的依旧同她说道,“早前便有些怀疑,你身后之人应当不仅仅是大皇子而已。”

虽然夜倾瑄为人不算是光明磊落,但是只看着他对七殿下的手足之情,便也可知这样谋害陛下的事情,想来他是不会做的。

而这朝中若说是谁最恨陛下,便也只有西宁侯夏阙!

多年之前,便是夏家扶持当今陛下登上了皇位,但是在那之后,陛下便有意打压夏家。

西宁侯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便主动开始渐渐收手,于朝中的势力也渐渐收回,不再独揽大权,变得成为陛下的眼中钉。

但是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令人觉得十分可疑,夏阙那样有野心的人,怎么会甘心放权呢!

即便是当时陛下的情况已经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也不该是这般安分才对。

可如今出现了娴妃的事情便可以明了,非是西宁侯终于幡然醒悟,放弃了对权利的追逐和把控。

他只是换了另外的一种方式而已!

由大皇子在明夺嫡,他明为辅佐于他,可是事实上,却是暗中设好了娴妃这个棋子。

既可以在宫中做眼线和内应,待到陛下完全被罗斛香的香瘾所控制,他便可以在暗中控制他,进而掌握整个丰延王朝。

如此深沉的心机和阴暗的谋划,慕青冉只是在心中想着,便觉得周身有些寒意。

倘或不是有夜倾桓的事情在中间横插了一脚,让西宁侯暂时被关进了羁候所,从而令他无法像以前那般掌控娴妃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被他得手。

而一旦他的计划成功,那等待他们的就是无尽的深渊!

幸而这当中还有一些不可控的因素在,比如夜倾桓、比如娴妃!

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方才令西宁侯的计划出现了偏差,也间接令他们躲过了一劫。

否则的话,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我不知道西宁侯究竟给了你什么东西作为解药,但是就我所知,罗斛香根本就没有解药,若想解了那瘾头,便只能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去与其抗衡!”

说着,慕青冉微微顿了顿,随后将落在娴妃身上的目光移开,方才接着说道,“即便你如今与常人无异,可想来也不过是暂时被什么抑制住了而已,绝非是你所谓的解药。”

看着娴妃并不说话,只是目光仿若是淬了毒的冷箭一般的瞪着她,慕青冉便心知她定然是不会相信她说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将来会有足够的时间证明,她说的是真的!

“谋害陛下,论罪当诛九族,可是以你而言,却是实在不必枉费那么多条人命为你陪葬,是以这黄泉路上,你便只只身一人而行吧!”

话虽如此说,但是死前这该还的孽报还是要偿还的!

说完,慕青冉便直接转身离开了,大殿的门被宫人重重的关上,连带的娴妃那张血与泪交错的面容也渐渐消失在门缝之中。

自此之后,丰延皇室的后宫之中,再无娴妃此人,反而是丰鄰城中的法场之上,每日都会被绑着一个女子,先是游街示众,随后便会在此处被绑着一整天,待到晚上再被重新关回天牢中。

听闻天牢中关的多是一些死刑犯,可是唯有此人,陛下的圣旨已经定下了死罪,却迟迟不见执行。

传言是她今生造孽太多,要在人间尽数偿还之后,方才能以死谢罪。

而在这期间,当百姓听闻她那就是那位谋害陛下的奸妃之时,所有人都对她拳打脚踢。

那群衙役也只是会在她险些被打死的时候才会出手救下,随后带回天牢的时候,还会有御医亲自过来为她简单的处理一下,为的就是不让她死的太快。

待到次日,便又是一轮新的游街以及再一次的被殴打、被咒骂、被唾弃!

一月之后,丰鄰城的一处阴暗潮湿的胡同中,一个双腿尽断的人蜷缩在角落,满身泥泞分辨不出男女。

“我是靖安王妃,我名唤”只是她的口中不住的嘀咕着些什么,众人也不过当她是个疯子而已。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