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白发迟暮/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娴妃最后的下场,不管是丰鄰城的百姓亦或是朝中的官员,大家似乎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议。

她的结局似乎对任何人都没有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所有人都是冷眼旁观着她的下场,没有人施以援手,同样的他们也懒得去落井下石。

这世上有一种人,自命清高,自认为是不屑与娴妃这样的人为难。

可事实上,不过是心中想着,嘴上却不说罢了!

刑部针对娴妃的惩处,朝中的大臣也不知究竟是夜倾辰的意思还是夜倾桓的想法,总之就是得到旨意,他们也不过就是遵旨而行。

娴妃本就是孤身一人,并不曾有什么母族作为后盾,这般一倒台,便是等于直接坠入深渊之中,再无翻身的可能。

再加上瞧着陛下如今的状态,想是几位皇子不将她五马分尸就算是最大的仁慈了!

听闻她每日都被游街示众,之后在法场饱受折磨和殴打,不几日之后,便已现疯癫之状。

整日神神叨叨的嘟囔着,说什么她是靖安王妃,人美心善,又得王爷的宠爱

众人听闻她这般的话,却是不禁更加的嘲笑她,不过是一个身负大罪的人,竟然也枉自堪比王妃!

可是慕青冉听闻墨锦传回来的消息时,却是不禁有瞬间的怔愣!

疯了?

还将自己想象成她?!

不得不说,娴妃会落到这般境地隐隐在慕青冉的猜测之中,当一个人被人捧到一个绝佳的高度,那么当她从神坛摔下的时候,若是心理不足够强大,就会产生心魔困住自己。

而那心魔的名字叫做软弱!

因为无法面对不堪的自己,所以就只能选择逃避,将自己锁在内心当中,幻想成别人的样子,如此才能坚持活下去。

对于娴妃而言,如今想来便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就算她再是如何,曾经在后宫的独宠都是真实存在的,单单只是说与人听,怕是还难以想象。

三千宠爱集于一身,那可不只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不是自己亲身经历,都着实难以体会到那其中飘飘然的滋味。

是以如今一朝梦醒,娴妃才会变得这般难以接受!

“王妃,娴妃为何不自尽呢?”与其这般饱受折磨的活着,紫鸢觉得倘或是换成她的话,倒是宁愿一头碰死。

“她倒是想!”

闻言,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说话的时候,她的眸中隐隐有些凉薄之意。

若是能够直接了却了自己的性命,娴妃当然是极为想要如此做的,可是事实上,夜倾辰吩咐了刑部尚书易思堂,在娴妃将所有的罪责都受完之前,绝对不能让她命丧黄泉。

人人皆道求生难,其实求死才无门!

“那罗斛香当真没有解药吗?”流鸢微微歪着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颇为好奇的问道。

看着紫鸢微微摇了摇头,流鸢一时间不禁更加的奇怪,“那为何不见娴妃有何异常?”

既然确定了没有解药,那为何娴妃会安然无恙,反而陛下这般饱受折磨?!

“她如今的状态,即便是有异样,旁人也只当她是疯了罢了!”不是娴妃没有任何的异常表现,而是相比于陛下,没有人会去更多的注意到她。

再则,她如今承受的折磨已经在渐渐摧毁她的意志,是以她其他任何的反应都不会令人太过心生疑惑。

“难怪”

幽幽的叹了一声,流鸢方才有些明白了过来,或许娴妃如今这般将自己当成王妃,就是因着罗斛香起了作用呢!

“王妃,那陛下那边”紫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慕青冉却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王爷还在宫中守着,不知究竟情况如何!”说着,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

她之前已经问过了墨熙,娴妃那样的情况的确是有可能吃了什么暂时压制的药物,但却不能从根本上杜绝。

而且时日愈久,甚至会对身体造成难以想象的危害,倒是还不如陛下这般将所有的瘾头都表现出来。

只是他身为一国之君,如今忽然病倒,倒是会令民心不稳。

好在眼前有夜倾桓监国,不过就是怕夜倾瑄的人太不安分了!

宫中

看着夜倾桓神色淡淡的望着躺在床上的庆丰帝,夜倾辰的眸光愈见冰寒。

自从陛下病倒之后,夜倾桓虽是遵照旨意而行,但是却从未主动来乾清宫看望陛下,倒是令满宫上下议论纷纷。

虽然对外说是朝政繁忙,可是夜倾辰却知道,绝对不是因为那些事情。

夜倾桓根本就是刻意在回避着此事,故意躲着不肯相见。

“辰弟叫我来此处,可是有何事?”收回一直看着庆丰帝的目光,夜倾桓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无事!”说完,夜倾辰便回身走到一旁坐下,瞧着样子,似是有些不愿搭理他一般。

见状,夜倾桓也并无不悦,反倒是有些无奈失笑的样子。

一旁的蔡青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不禁暗叹,倘或不是王爷强行带着三殿下来此处,他怕是依旧不会过来看望陛下。

不想他心中竟是如此憎恨陛下!

“若无事”说着话,夜倾桓便有转身离开的打算。

谁知却在方才走到门边的时候,就被墨刈和墨清两人直接拦了下来。

“你认为你走的出去吗?”夜倾辰的声音忽然响起,令殿内的人都不禁觉得背脊有些发寒。

闻言,墨刈等人都不禁微微低下头去,王爷已是明显有些不悦了,想来三殿下若是再说什么,怕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换成往常的话,夜倾桓定然能够注意到夜倾辰情绪的变化,也不会和他硬碰硬。

但是眼下,他的眼中却是忽然一闪而逝一抹挑衅的神色,不复往常的淡然温和。

“你认为他们拦得住我?”

话落,墨熙等人均是不禁纷纷对视一眼,这样近乎张狂的话,他们还是第一次从三殿下的口中听到。

像是终于褪去了那层虚假的表象,真实的他,便就是如此不可一世。

“打得过我,你自可离去。”说完,众人便只见眼前闪过一道黑影,随后便瞧见夜倾桓飞速的向后闪身而去。

这两人方才还在一般正经的说着话,却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忽然之间就动手打了起来,可是将蔡青吓得不行。

幸而殿内只有他们几人,并没有其他的宫人在,也不怕被人瞧见。

因着这几日王爷身边的护卫都在乾清宫,是以未免被人发现,蔡青便将殿前伺候的人都换成了他信得过的小徒弟。

陛下眼下时而昏迷时而糊涂,本就用不着那么多的人伺候,是以人手倒是也够用。

再加上近来想要探知陛下情况的人越来越多,人少一点也比较好把控,免得走漏了风声。

看着眼前打将在一处的两人,相比于蔡青的心惊胆战,墨熙等人倒是看得兴致勃勃。

虽然之前就知道三殿下武艺不凡,但是并不知究竟如何,也不清楚他与主子到底哪一个更强,今日倒是意外有眼福。

高手过招,一招一式都是瞬息万变,倘或是能学的一点半点,可是终身受益的。

只不过这二人过招的速度着实是快的惊人,即便是墨刈这样的高手,也是勉强才能看清他们的动作。

他们看得热闹,可是蔡青心中却无比担心,这两人都是无比金贵的主儿,万一要是伤了哪一个,这如何使得啊!

陛下这边还未好,他们若是再有何意外,那这丰延岂非就要乱了!

瞧着蔡青满眼的担忧之色,墨熙不禁含笑着走到他身边,顺便将胳膊闲闲的搭在他的肩膀上,墨熙的声音隐隐含笑的响起,“我说蔡公公,您老且好生伺候陛下,不必担心王爷他们!”

这两人都是难得的高手,根本不会存在误伤的情况,一招出错,他们自己都会意识到自己输了,自会及时收手认输。

听闻墨熙的话,蔡青略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认真,方才心下稍安。

就在他们不知那两人还要打到何时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一旁响起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辰辰儿,莫要再打了”

闻言,众人下意识的朝着发声之处望去,却是只见庆丰帝面色苍白的躺在那,眼色混沌的望着打将在一处的两人。

忽然听闻庆丰帝的话,夜倾辰的神色忽然一凛,随后便极快的收手退了回去。

而夜倾桓也同样听到了庆丰帝的话,待他稳住身形的时候,目光却是一直望着前方,并不曾转头看过去。

“陛下!”看着庆丰帝终于醒了过来,蔡青赶忙候在了一旁。

这几日陛下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即便是醒着,意识也是不清楚的,不是胡言乱语就是在发着脾气,倒是难得今日终于清醒了过来。

“辰儿随他去吧”说着话,庆丰帝便不禁微微闭眼,掩住了眼中的泪意翻涌。

他知道,桓儿的心中一直恨着他,因着当年他母妃的事情,他一直都不肯原谅他。

“不怪他,是朕!是朕无能不能保护华儿”庆丰帝紧紧的闭着眼睛,可是仍旧有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沾湿了他鬓角的白发。

见状,蔡青的眼中也满是湿意,不禁微微抬手用袖管随意的擦拭着。

当年的事情,他全部都看在眼中,陛下也实属无奈,三殿下就算要恨,这么多年的时间也是够了。

这许多年以来,陛下一直将自己困在过去难以解脱,倘或事到如今,三殿下竟然也怨怪于他的话,那陛下这满腔的心酸又该与何人倾诉呢!

“害她身死无力保护君儿,都是朕的错!”

“呵没错!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就在他们以为夜倾桓会离开的时候,却是没想到他一步步的走向庆丰帝的床榻,口中毫不留情的说道。

他的眼中满是暴怒的风雨,往日的温润和平和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是一片恨意和责怪,眸光如炬的望着庆丰帝。

倘或不是因为他的无能,母妃怎么会死!

既是已经将她迎娶回宫,为何不能好生护着她,若是早知道无法护她周全,为何还要将她带进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留她一人在江湖逍遥自在岂不是更好!

“殿下”听闻夜倾桓毫不客气的指责,蔡青泪眼婆娑的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他莫要再多加言语。

陛下今日好不容易暂时清醒了过来,他这般言辞狠厉,陛下如何受得住!

“是你无能,害母妃身死,害君儿有疾,你还有何资格去求她原谅!”

听着夜倾桓一句一句的责怪,地宫的几人都静静的站在一旁,本以为王爷会出言制止,谁知他竟是只神色清冷的站在陛下的床榻旁,却是一言不发。

“朕已经无颜下去见她”他如今这般模样,要如何下去见她!

他知道他的身子出了状况,有些时候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情绪上来的时候,他甚至想要将所有人都杀光!

辰儿已经同他说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娴妃身上的香料——罗斛香!

那香会让人上瘾,渐渐产生幻觉,是以他后来方才经常将娴妃当成华儿。

而如今,他若是想要保持正常的神智和生活,便只能继续用那香料,否则的话,便会一直饱受折磨,即便是能够勉强戒掉那瘾头,却也是会离死不远了。

死他不怕,可他怕的是,以这样的面貌去死!

“蔡青,将镜子拿给朕!”说完,庆丰帝便微微使力似是要做起身子。

见状,蔡青便赶忙起身扶着他,而一旁的墨熙便走到一边取过了雕花棱镜。

双手颤颤巍巍的捧着镜子,庆丰帝看着镜中满头银发的自己,眼泪却是忽然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陛下”看着他这般,蔡青的心中也委实难受的紧,偏偏又无法帮他什么。

“朕已经白发迟暮了,可华儿她必定还是芳华正好,朕已经配不上她了”越是如此说着,庆丰帝便越是觉得悲从中来。

他如今这幅样子去见她,只怕华儿定然要嫌弃他的!

而且这许多年以来,自她离开之后,他仍旧宠幸过别的女子,必然也是无法再入她的眼了。

听闻庆丰帝的话,夜倾桓神色冰寒的移开了目光,冷冷的盯着别处,可是心中却不可抑制的有些揪痛。

“罗斛香当真无法戒掉吗?”微微抬眼望向墨熙,庆丰帝的眼睛下意识的合拢了下,随后强打起精神睁开。

闻言,墨熙下意识的看了夜倾辰一眼,见他并没有阻拦之意,他方才一五一十的说道,“启禀陛下,并非全然无法戒掉,只是就算戒掉了,恐也对身子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从古至今便极少有成功的例子,若然有侥幸戒掉的人,都是心性十分坚韧,身体原本也是十分的健硕,否则只怕还未曾戒掉就不堪折磨的死掉了。

“如此就好”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庆丰帝的眼中似是有些光芒在闪烁一般,“朕要戒掉这瘾!”

他这一生唯一无法戒掉的瘾,便是对华儿的执念,除此之外,任何事物都无法左右他!

听闻庆丰帝的话,殿中的几人都是不禁一愣!

虽然按照墨熙一早的打算,也是想向夜倾辰进言,最好的办法还是劝陛下戒掉。

毕竟罗斛香是陛下自己明令禁止的香料,倘或最终连他自己都染上了瘾,这岂非是莫大的讽刺!

届时一旦被任何人得知此事,怕是陛下这一生的贤明就都要毁于一旦了。

但是决定戒掉这瘾开始,便也意味着要有承受着巨大折磨的觉悟!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