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嘴硬心软/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我回来!”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着云舒白皙的脸颊,夜倾昱的眼中满是不舍之意。

闻言,云舒本是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最终在对上那人异常深情的眸光,生生住了口。

罢了既是已经注定了分离,还是莫要再说那些令他不悦的话了。

一时间,两人只静静的相依偎在院中,谁都不愿打破这一刻的宁静。

“你自己在此处,切记万事当心!”想了想,夜倾昱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

她素来不将自己的性命当作一回事,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她什么都豁得出去!

若然他不在她的身边看着,指不定她又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嗯!”知道他是真的担心自己,云舒也不再故意气他,只乖乖的应下。

“倘或她们再是找你麻烦,吩咐容景去处置就好!”

“你不带他一道同回丰鄰城?”容景一直都是他身边的护卫,只因之前他不放心自己,方才将他派遣到自己的身边。

如今他既是要重回丰鄰城,这其中有多危险,即便他不说,云舒也能猜得到。

朝着云舒微微一笑,夜倾昱缓缓的摇了摇头。

此地不比丰鄰城安全,他回去之后尚且有人接应,可她孤身一人在此,他着实放心不下。

“殿下将容景留给我,是为了保护我还是为了监视我?”云舒的声音很是平静,明明是疑问,却偏生被她说的毫无疑惑之意,倒是有些早已洞察先机的感觉。

闻言,夜倾昱的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眼神却是不禁有些无奈。

果然是什么都瞒不住她!

将容景依旧留在她身边,保护是一层,看着她也是一层,两者兼而有之!

“安心在此处等着我回来接你,记住了?”没有回答云舒的话,夜倾昱只是神色郑重的再三叮嘱道。

对于云舒,他的心中实在是有太多的不放心,生怕自己一个转身,她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

眼下她尚且有事情要做,在大仇得报之前,她倒是不会离开。

但是以后夜倾昱就不敢肯定了!

是以他才没有帮着她去解决那些人,也算是用他们来拖住她,待到此后他忙完了,有时间日日的看着她,届时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看着夜倾昱的眼中隐隐有些对她的怀疑,云舒的心中不禁有些觉得好笑,他几时变得这般患得患失了!

“殿下此去归期未定,云舒在此随时恭候!”

“一言为定!”

话落,夜倾昱便紧紧的搂住了她,眸中的神色异常坚定。

这世上有许多的事情,都是难以说的分明,似爱似恨都有些难以说出具体的缘由。

就像他同云舒,分明最初的最初,他们之间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可是渐渐地,他却是生生将自己也当筹码和条件抵了进去。

如今让他抽身而退已是绝无可能,是以他便只能将她也拖下水,唯有如此,才可得到救赎。

庆丰帝离开丰鄰城已是有些时日,而朝中的局势也算是变得愈发的分明,即便是从不曾表明立场的老臣,如今也开始纷纷站队。

甚至是连温家的两位大人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于朝中处处偏帮夜倾桓。

众人见此,自然也是受到了影响,连平时从不涉党争的温家老大人和驸马爷都投靠了三皇子,更遑论是他们这群人!

而事到如今,夜倾瑄也终于是有所察觉,想来温逸然并非是此刻才选择投靠老三,他应当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暗中与其联系了。

只是瞒过了所有人,单等着事情发展到如今地步,他方才站出来,以一种绝对引导的姿态,表明了他的立场。

温逸然这般看似随意的举动,却是可以无意间带动很多人的决定。

前有宋祁、后有温家,夜倾桓这一步棋究竟走了多久夜倾瑄不知道,但是他如今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局棋究竟有多大!

近乎是满朝的人都被牵扯了进来,而他的手中已经没有过多的筹码了。

恰如尉迟凛所言,要想取胜,就要先抢占先机,否则的话,难保之后不会生出什么变故。

如果说之前夜倾瑄还对庆丰帝有一丝期待的话,那么方至如今,他已经彻底放弃了那个想法。

在父皇的心中,便只有容嘉贵妃才是他的妻,也只有夜倾桓和夜倾君,才是他的子!

至于他们好像连自己都摆不清自己的定位!

因着近来一直都是夜倾桓在把持朝政,是以夜倾瑄一时间,根本就是难以在朝中施展开拳脚。

他的人在朝中也是处处受到打压,虽然也明里暗里的在给夜倾桓找麻烦,但是相比于他承受的,那些却是根本不算什么。

再是这般拖下去的话,他便连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温府

看着夜倾城的肚子已经渐渐大了起来,夜倾宁满心好奇的围着她看。

虽然此前王妃嫂嫂有孕的时候她也见到过这般大着肚子的样子,但是总觉得四皇姐的肚子是不是更大一些?!

“四皇姐,会不会觉得很重啊?”那么圆鼓鼓的一个肚子,行动会不会很不方便啊!

如今看着四皇姐出入都要有人搀扶,夜倾宁便愈发觉得,这有身孕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好”说着话,夜倾城的眼中满是温柔的光芒,整个人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宁儿如今年纪还小,有些事情也不便同她去说,将来等她长大了,这些自然便会经历的。

“青冉,父皇他近来如何?”提到庆丰帝,夜倾城的眼中不禁满是担忧之意。

此前她因为要在府中安胎,并不曾经常外出,而逸然为了不让她担心,近段时日丰鄰城中发生的事情也不许人同她说起。

是以对于娴妃的事情,她是在风波过去之后方才得到了些消息。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不禁一闪!

略微沉默了片刻,慕青冉的声音方才轻柔的响起,“有君儿在陛下的身边陪着,想来不会有问题的。”

话虽如此说,但是事实上,昨日她听夜倾辰说接到墨熙的消息,陛下那边的情况似是有些不大乐观。

这本也在预料之中,毕竟陛下吸入罗斛香的时日已久,若然想要一下子完全戒掉,这过程自然是极为难受。

但是这样的情况,却是没有必要同四皇姐说起,她如今正是有孕在身,倘或因此而动了胎气倒是不好。

而夜倾城和夜倾宁听闻慕青冉的话,却是不禁有些诧异!

君儿?!

他同父皇一道去了栖凤坡!

“君儿他”那孩子自己尚且需要旁人来照顾,又怎么会同父皇一道而去?

“有他在陛下的身边,三殿下更为放心一些。”看着她们两人眼中明显的疑惑和不解,慕青冉却是只淡淡的笑着,并没有将话说的太过分明。

可是夜倾宁听闻慕青冉如此一说,却是渐渐有些明白了她的意思。

三皇兄那人本就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主儿,想来这么多年他和君儿能够平安的活下来,这其中定然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单单是看三皇兄不动神色的走到这一步便也可以猜得到,他们兄弟二人定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君儿他想必也绝非表面山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此事若是换到别人的身上,夜倾宁或许还会觉得倍感意外,但若是三皇兄她却是完全不会这般想。

他的心思实在是太过深沉了,她这样头脑简单的人,实在是不敢和他一处玩耍。

相较于夜倾宁的平静,夜倾城便显得有些震惊了!

青冉的意思难道是说君儿根本无事吗?!

难道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在外人的面前装作一副痴傻的样子吗?

“这是三皇兄的意思?”听青冉方才所言,这个决定应当是他们一起做的决定。

“是!”原本那日夜倾辰回府的时候还同她说起,当日在宫中的时候,三皇子对陛下的态度极为憎恨冷淡。

可尽管如此,在得知陛下要去栖凤坡的时候,君儿和烟淼还是一道同去了。

而夜倾桓的这般行为在慕青冉看来,大有一种嘴硬心软的感觉。

似是一时间信息量有些大,夜倾城的思绪隐隐有些转不过来,眉头下意识的微微蹙起。

见状,慕青冉却是淡淡笑道,“眼下还是你的胎像最为要紧,其他的事情无需你去担忧!”

事有轻重缓急,如今对于温府上下而言,最为要紧的就是四皇姐腹中的孩子。

更何况看着夜倾城鼓得圆滚滚的肚子,慕青冉不禁朝着紫鸢示意了一下,后者会意之后便像之前每次来温府一样,依旧为夜倾城请了一次脉。

待到紫鸢号过脉之后,夜倾城连忙问道,“如何?”

虽然府中有父皇之前派过来的御守着,每日也都会过来为她请脉,但是相较于他们,夜倾城显然是更相信紫鸢的医术。

尽管知道腹中的孩子并不会有何大碍,但是她的心中还是难免有些担心的。

毕竟自己的年龄已经有些大了,不管是怀胎还是生产,多是比一般女子要危险一些。

“公主殿下别担心,胎像很稳,并没有什么异常。”见夜倾城的眼中似有忧色,紫鸢不禁微笑的安抚道。

闻言,几人方才更加的放心,眼下只要夜倾城的孩子没有什么问题便好。

看着夜倾城脸上幸福的笑容,紫鸢的眼神略有些迟疑的看了慕青冉一眼,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紫鸢的迟疑分明被慕青冉看在眼中,可她却只当不知,依旧与她们说说笑笑,神色未见丝毫的异样。

直到离开温府,坐上回靖安王府的马车之后,慕青冉方才朝紫鸢问道,“四皇姐的胎像,可是有何问题?”

倘或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话,方才在房中紫鸢不会是那副神情。

“回王妃的话,并非是公主腹中的孩子有何问题,而是奴婢看她的怀像觉得那腹中可能是双生子!”

双生子!

听闻紫鸢的话,即便是素日淡定如慕青冉,此刻也是不免有些震惊!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难怪她也觉得四皇姐的肚子大的有些夸张。

说起来,这有了双生子本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可事情为难就为难在,生产之时太过难熬。

多有双生子出世之时,女子一尸三命的难产而亡!

寻常情况下便是只生一胎已经形同于去鬼门关走了一遭,这怀有双生子便等于是更加的危险。

听闻此前宫中便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年有一位宫妃怀有身孕,待到生产之时接生的稳婆才发现她腹中怀有的是两个孩子。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那名宫妃与腹中的孩子纷纷命丧黄泉,也就是还未降生便已然离世的四皇子和五皇子。

而如今,四皇姐竟然也有可能怀有双生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越是这般想,慕青冉的眉头便蹙的越紧!

“你可确定?”

闻言,紫鸢也是眸色忧虑的摇了摇头,她也不是十分的确定,只是觉得那脉象有些不对,但又不是动了胎气的感觉。

再加上方才看见四公主的肚子,她也仔细摸了摸,方才有此一言。

“奴婢也不敢十分确定!”

听闻紫鸢如此说,慕青冉便不禁觉得此事越发麻烦,只不过眼下还不能说与四皇姐知道。

“日后你时常去温府,多加留意四皇姐的胎像。”

“是!”

慕青冉觉得,此事目前还是不宜声张,单单是她听闻便也觉得心中震惊,担忧不已。

倘或是四皇姐得知了这件事情,只怕定然要日夜为此忧思的,届时伤了心神反而会影响她的身子。

可这么大的事情,温府上下也不能一人都不知晓,还是要将消息说与温逸然知道,至少由他守着,她也能放心些。

现在便也只愿是紫鸢看错了!

回到王府之后,慕青冉便让墨锦将这个消息赶快去通知温逸然,不管是真是假,还是要早做准备的。

待到将这一边的事情都忙完之后,慕青冉听着墨锦说起之前娴妃的情况,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有一群乞丐时候暗中盯着娴妃?!

“可曾侮辱于她?”自从将娴妃从天牢中放出去之后,慕青冉便极少再去关注她的情况了。

听闻她的腿被盛怒之下的百姓打断,已经难以正常行走,也无法利用她的那些小聪明去算计何人了。

可是慕青冉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还有后续的发展。

“回王妃的话,不曾!”说起此事,墨锦也是觉得有些奇怪。

倘或是看上了娴妃那张不曾被毁去的脸倒是还好说,可那些乞丐多是看着她,偶尔还会扔给她一些剩饭剩菜,不会让她饿死。

甚至是在有人试图要打死她的时候,他们还会出来插科打诨!

闻言,慕青冉的眼中却是不禁流露出一丝兴味,倒是觉得此事变得有些意思。

乞丐

这般一说,她倒是忽然想到,似是之前严家倒台的时候,也是凭空出现了一群乞丐去闹事。

但是事实上,当时墨锦并没有安排乞丐前去,那么他们究竟是受到何人的指使?

又与如今的这一伙可是同一批人?!

“可查到什么了?”

“只知道有收了钱,为人办事,但是幕后之人,他们也不知道。”说着,墨锦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他着人查了许久,但是却半点线索也没有!

可是慕青冉听他如此一说,却是不禁淡淡的笑了笑,“墨晗在哪?”

闻言,墨锦却是不禁一愣!

墨晗?

王妃为何会忽然问起她?!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