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知恩图报/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不明白王妃为何忽然要见墨晗,墨锦依旧赶忙去唤了她过来。

原本以为是王妃有要事吩咐她去做,谁知当墨晗出现在房中的时候,慕青冉不过只是朝着她问了一些话而已。

可就是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话,却是在以后发生的事情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属下参见王妃!”

“起身吧!”看着墨晗满脸冰霜的站在那,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的微笑,“找你过来,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闻言,墨晗神色恭敬的微微低头说道,“王妃请讲!”

“你们先下去吧!”

话音方落,墨锦等人便纷纷退了出去,甚至是包括紫鸢和流鸢在内,也都一并出了房中。

见状,墨晗的心中一时不禁有些奇怪!

是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吗?

否则的话,王妃为何要如此神秘?

“墨晗,你可知王后角门外的那名乞丐,究竟是何身份?”

听闻慕青冉提到那名乞丐,墨晗的眸光在一瞬间变得更加的冰寒。

“属下不知!”王爷早前便已经吩咐过她,此事交由她自行解决处理,可是事情一拖再拖,她仍旧没能摆脱那个如鬼魅般的男人。

“你可听闻过弦音楼?”

“听过!”那是江湖中一个极厉害的杀手组织,但是多年之前便已经消失了。

王妃怎么会忽然提到此事?

“那名乞丐便是弦音楼的人,名唤宫九!”

话落,慕青冉便只见墨晗满脸的震惊之色!

宫九!

难怪自己一直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墨音出马也难以将他制服。

原来他竟是出身弦音楼!

可是当年弦音楼不是被灭楼了吗?

为何这人还活着?

似是看出了墨晗心中的疑惑,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王爷曾同我说,弦音楼当年被灭,并非是仇家寻仇,而是出于内乱。”

若说慕青冉方才的话已经足够墨晗震惊的话,那么此刻的这一句,无疑等同于是晴天霹雳!

内乱!

当年之事,弦音楼上下所有的人都失掉了性命,可至今宫九却好好的活在世上。

难道是他杀了所有人?!

看着墨晗越发震惊的眸光,慕青冉便朝着她微微点了点头,证明她的猜想都是对的。

如果那名乞丐就是宫九,而他也当真在当年杀了那么多人的话,那他如今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是有何目的?

“王妃,您可知他究竟有何目的?”在墨晗的心中,任何她想不明白的事情,放在王妃的面前那都不是问题。

是以她下意识的便觉得,宫九真正的目的和打算,王妃定然是已经猜出来了的。

“叫你过来,便是打算问你此事啊!”听闻墨晗的话,慕青冉先是淡笑着摇了摇头,随后方才眸光温淡的同她说道。

闻言,墨晗整个人都是不禁一愣!

问她?!

她哪里猜的出宫九的目的,若是她能猜到的话,一早就回禀主子了!

再则,便是他本为宫九的身份,她也是方才得知的。

见墨晗一脸的错愕,全然不似往常的一脸冷傲冰霜,慕青冉忽然觉得这样的她倒是莫名显得极为可爱。

“你仔细同我说说,初遇宫九那日,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慕青冉总觉得宫九就是针对墨晗而来,或许不能说是针对,而是一路追随她来到此地。

墨晗此刻一心想要弄清楚宫九的目的何在,一听慕青冉的话,便赶忙仔细的回忆着。

早前她奉命外出,因着要避开各路眼线,是以她一路都不敢声张,只尽量隐匿自己的行踪。

但是在途径一处客栈的时候,她发现已经隐隐有人在探查她的行踪,唯恐自己会暴露,墨晗便觉得尽早离开。

谁知出人意料的是,那日恰逢有一伙江湖中人在那里闹事,渐渐将人汇聚的越来越多,似是在追踪一个什么人,要寻仇的样子。

原本墨晗只是打算不惊动任何人的直接离开,谁知对方的那群人当中也有高手在,察觉到她的举动便派人开始拦截她。

未免行踪暴露,进而被大皇子的人察觉她的动向,她只能当机立断,将那群人都杀了!

因着一旦留下活口的话,谁也难保不会被其他的人探知。

而也就是在此事之后,她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

当时她几次试图甩掉他都没有办法,而一旦她打算同他动手,那人便利用他极高的轻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待到她准备动身启程的时候,再是性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光明正大的跟着她。

再之后便一直到了如今!

听闻墨晗说的话之后,慕青冉的眼中满是深思之色,她渐渐梳理着整件事情,心中的一个念头愈发的坚定。

“王妃”墨晗也不知王妃为何会忽然问起此事,只是瞧着她的神色,似是已经猜出了什么一般。

“你近来可曾出府?”

“不曾!”

“那他可曾离开过?”

“也不曾!”

闻言,慕青冉脸上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明艳!

之前在去惠远寺的时候,她便曾经试探过一次了,如今听墨晗如此一说,她的心中只更加的明了。

“同墨锦说,日后让厨房多为他添些吃食。”

“属下遵命!”虽然不知道王妃为何要这般吩咐,但是墨晗依旧只是神色恭敬的应声。

身为属下本就不该质疑主子的决定,他们所要做的,不过就是听命办事而已。

直到墨晗离开之后,慕青冉方才静静的坐在房中,脑中不停的回想着墨晗所说的话。

通过之前的这些事情,她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宫九这般赖在王府不走,怕只是为了同墨晗报恩。

或许墨晗当日无意间杀得那群江湖人,他们一开始要寻仇的人就是宫九也说不定!

只是依照宫九的武功,不该是轮到墨晗来救他才对,是以这当中应该还有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原因。

如此一来,那么眼下的许多事情便都变得好解释的多了!

为何会有乞丐跑去严府闹事,为何会有人暗中看着娴妃,不让她轻易的死去这一切的一切,也许都是宫九在背后指使!

就是不知这恩情他打算偿还到几时?

夜倾辰回到王府的时候,便见到慕青冉一人独坐在房中,眉头微微蹙起的倚在贵妃榻上,眉间似是隐隐有些愁丝。

见她这般眉头深锁,夜倾辰的眸光不禁渐渐变得幽暗!

近来的确是事情发生的多了一些,最主要的还是陛下的事,此前墨熙传回的消息,陛下的情况似是有些麻烦,委实令人心下担忧。

再一则,如今城中的局势愈发紧张,夜倾桓虽是处于主导地位,但是依照夜倾瑄的性格绝无可能会善罢甘休!

届时真的将他逼到了山穷水尽的那一天,便是真的针锋相对之时!

青冉素来聪慧,这些事情或许寻常女儿家并不得而知,但是她只怕比任何人都还要看得通透。

房中燃着火炉,映着满室的暖意,许是躺了有一会儿,慕青冉便幽幽转醒。

方才睁开眼睛,便见到了睡在自己身旁的人,身下的贵妃榻并没有很宽,两人躺在这上面便只能紧紧的相依偎着。

如此近的距离,让慕青冉可以清楚的看见夜倾辰浓密的睫毛,他的眉头微微皱着,似是有些疲惫。

想到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宫中帮着夜倾桓忙里忙外,慕青冉的手便轻轻的抚上他的脸颊。

那日他回府的时候,特意将陛下交给他的两道圣旨拿给她看,是以慕青冉知道他为何会如此卖力的辅佐夜倾桓。

他做的一切,她都明白,可倘或真的有那一日,她也一样会支持他!

因为是他,所以她愿意去相信,即便是宫墙深深,她也定然与他厮守白头。

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慕青冉在轻抚他的脸颊,夜倾辰的手紧紧的环抱住她的纤腰,将头深深的埋在她的肩窝处。

呼吸间满是她身上的淡淡香气,让他愈发沉稳的睡了过去。

夜倾辰是因着连日的劳累而沉沉睡去,可是被她抱在怀中的慕青冉却是了无睡意。

她静静的窝在他的怀中,忽然觉得如今的一切都好像是梦一般,美好的让她不敢相信。

而如今,美梦好像终于渐渐有了一丝裂痕,夜倾桓和夜倾瑄之间的夺嫡之争势必不可能仅仅只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争斗。

会渐渐愈演愈烈,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正是因为预料到了可能会发生那样的情况,是以夜倾辰如今才会这般拼尽全力的筹谋。

他不过是想许她一个盛世安稳,带兵出征也好、帮助夜倾桓夺嫡也罢,从始至终夜倾辰的目的便只有一个,而她一直都明白他的用心良苦!

栖凤坡

这一年入冬后的第一场雪,下得格外的大,洋洋洒洒的下了整整一日,将入目的景致都装点的一片雪白之色。

处处皆是银装素裹,粉妆玉砌,栖凤坡中最是为人称道的桃花也早已凋零,只余下一些干枯的树枝,光秃秃的被雪掩住,远远望去,倒是也别有一番景致。

桃林深处有一个小木屋,原本一直都没有人在住,只是偶尔会有人来打理,但是近来却是忽然住进了几人,将素来异常清净的栖凤坡带来了一丝人气儿。

庆丰帝满头大汗的躺在床榻上,口中不住的呢喃着什么,令一旁伺候的蔡青脸色都吓得惨白。

“华儿你可愿同我一起”

“桃花虽美,却不及你万一”

“待你将来生下了孩儿,名唤倾桓可好”

听着庆丰帝一句接着一句的呢喃着,蔡青的眼中隐隐有泪光闪过。

从陛下决定要戒掉罗斛香开始,这样的情况每日皆是会上演几次,他的脾气越来越不受控制,可每每都只是不住的重复着曾经与容嘉贵妃的对话。

不知是因着想起贵妃,陛下便会觉得没有那般难受,还是如今陛下受着罗斛香香瘾的折磨,出现的幻象皆是贵妃娘娘!

“墨熙,陛下这”看着庆丰帝如此饱受折磨,蔡青着实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墨熙,想要同他商量着,不若还是莫要再继续下去了。

“在下来时,我家王爷曾经特意吩咐过,当初陛下既是已经做了决定,那么势必要坚持到底,没有王爷的吩咐,在下不会擅自停止对陛下的医治!”

要想彻底的戒掉罗斛香,本就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意志力,若是陛下尚且没有说什么,反倒是他们先支撑不住的话,岂非前功尽弃!

听闻墨熙的话,蔡青也知道自己有些太过一时冲动了。

可是看着陛下如此遭受折磨,他的心中着实是太过难受!

“是老奴一时糊涂了”陛下尚且在极力坚持,他如何能轻易放弃!

“蔡公公无需如此,你也是太过担心父皇而已。”

忽然!

一旁传来了一道很是清澈的声音,众人闻声望去,便只见夜倾君一身风雪而回。

“老奴参见十二殿下!”见是夜倾君回来,蔡青仿若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一般,虽然知道他年纪尚幼,但轮起心机也是可以独当一面了。

说起来,蔡青在初时得知夜倾君的真面目时,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尽管知道依照三皇子的心机,必然还有什么秘密是不为人知的,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连十二殿下的事情都是假的!

不过陛下想来应当是知晓的!

“蔡公公请起!”虚浮起蔡青之后,夜倾君便快步走到庆丰帝的身边,眼中不禁满是忧色。

此前他同三皇嫂一同回了一趟烟霞山,取了一些东西回来拿给父皇,想来他见到的话,应当会更加的坚定自己的决心。

“父皇,儿臣回来了!”说着话,夜倾君从袖管中取出了一个锦盒,慢慢的打开。

“您看!这是什么”

庆丰帝觉得耳边隐隐传来了一道很是清澈的声音,他觉得很是熟悉,但却是一时分辨不清究竟是何人。

忽然听到那人一声声的唤着“父皇”,庆丰帝便猛地一惊!

是在唤他!

他迷蒙着眼睛努力去看清眼前说话的人,却是觉得无论如何都难以看的十分清晰。

但是那人手中握着的东西,却是猛然撞进他的眼睛,瞬间便定住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根十分简素的木簪,并没有任何的稀奇之处,甚至较之市面上卖的都不如,雕功很是拙劣,歪歪扭扭的隐约可见是一朵花的样子。

可是庆丰帝在看到那木簪的一瞬间,却是蓦然瞪大了双眼,之前还疯癫的意识顿时便变得清明。

华儿的发簪!

那是当年他为华儿亲手雕的桃花簪!

“华儿”因着一直不停的发着汗,也很少进食的缘故,庆丰帝的嗓音听起来有一丝沙哑。

他的声音方才响起,眼泪便“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当年华儿离世,他为了骗过所有的人,便狠心将她所有的东西都烧毁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会留下这根簪子!

庆丰帝的手颤颤巍巍的接过,尽管手中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但是他仍旧拼尽全力的紧紧握着,慢慢将手放在了心口的位置。

原来还有这根簪子!

他没有如何悲戚的大哭,只是静静的躺在那,也不再自言自语,好像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似的。

多日以来混沌的眸光忽然变得极为闪亮,他的唇角渐渐扬起了一抹笑意,眼角的泪水却是一滴接着一滴。

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就像栖凤坡的桃花开了又落,似是一切都没有变化,又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依然思念她,却终是寻不到她!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