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惊人真相/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昱儿”昭仁贵妃的声音听起来,隐隐带着一丝颤抖,似是有些不敢置信。

他不是被幽禁了吗?

怎地会忽然出现在此处?!

倘或不是听到耳边传来清晰的脚步声,看着夜倾昱一步步的朝着她走来,昭仁贵妃方才终于肯相信,当真是夜倾昱回来了!

“母妃万安!”说着话,夜倾昱便朝着昭仁贵妃恭敬的一拜。

微微抬起头,夜倾昱的目光隐隐含着一丝笑意的打量着昭仁贵妃。

相比于从前的明艳动人,如今的昭仁贵妃已经变得极为狼狈和苍老。

不知是因着许久被关在此处的缘故还是如何,她脸上的皱纹变得很多,眼睛已经不复往日的神采,灰蒙蒙的一片,毫无精神。

发髻虽是依旧梳的很是整齐,但头上未曾佩戴任何的钗环首饰,整个人显得极为简素。

见此,夜倾昱微微低头一笑,神色尽显邪魅。

“昱儿!昱儿你终于回来了!”一边神色激动的说着话,昭仁贵妃连忙起身快步走到了夜倾昱的身边。

她方才还在想着,为何她一直安然无恙的活在月华宫,不曾见皇后和大皇子对自己如何,原是她的昱儿回来了!

难怪她会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原是昱儿一直在外周旋着。

昱儿既是来了此处,那是不是说明,他已经登基为帝了?!

再不济,他也定然是在与大皇子的争斗中反败为胜,否则的话,断无可能出现在此处!

“母妃一直在盼着儿臣回来了?”夜倾昱的声音幽幽的响起,相较于昭仁贵妃激动的情绪,他反倒是显得极为平静。

但是昭仁贵妃因着处于震惊之中,是以倒是一时不曾注意到。

听闻夜倾昱如此一问,昭仁贵妃赶忙连连点头,眼中满是激动飞扬的神色。

虽然觉得希望十分的渺茫,但是昭仁贵妃的心中一直都十分清楚,能够救她走出月华宫的人,就只有昱儿!

只有他平安无事的回来,自己和羽儿才有了强大的依仗和后盾。

“只要你平安无事的回来,母妃便放心了。”这般一说,也不知昭仁贵妃是不是真的感慨夜倾昱的归来,眼中竟是隐隐闪动着泪光。

就算昭仁贵妃是因为利益的原因出发方才对夜倾昱这般,但是这样的事情只要她心中知晓便可以了,表面上却是万万不可表现出来。

日后羽儿的生活,还要更多的指望着他呢!

闻言,夜倾昱的唇边忽然扬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看的昭仁贵妃不禁一愣!

她这才恍然想起,昱儿明明是被陛下幽禁在永安的,还曾言说,没有他的旨意,昱儿终身都不得归还。

那他如今这般回来,是陛下的旨意还是

如此一想,昭仁贵妃的脸色顿时吓得惨白无比,脑中迸发出无数的念头,生生将自己吓得不行。

难道昱儿竟是抗旨了不成?!

“昱儿,你怎地会忽然回来了?”昭仁贵妃的目光细细的打量着夜倾昱,似是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

可事与愿违的是,除了那一抹近乎魅惑的笑意之外,夜倾昱的脸上再无其他。

见状,昭仁贵妃心中的疑惑和恐惧却是不禁愈发的强烈,总觉得这一次夜倾昱回来,似是有些不大对劲儿!

“大业未完,儿臣自然是要回来的。”尚有属于他的事情未曾办完,怎能继续悠闲的待在永安之地!

“可是陛下召你回来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昭仁贵妃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夜倾昱,似是想要看看他究竟如何作答。

谁知他听闻昭仁贵妃此话,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中满是乐不可支的笑意。

“母妃竟是还不知这宫中如今的情况吗?”

闻言,昭仁贵妃的心中却是忽然一紧!

宫中的情况?

没有继续等着昭仁贵妃的回答,夜倾昱慢慢走向一旁的桌椅,原本是想要落座,却是不经意间扫到那上面落满的灰尘,又生生的顿住了脚。

“娴妃用罗斛香迷惑了父皇,人已经被夜倾辰处置了,而父皇也离宫去外静养了”

随着夜倾昱的话一字一句的说出,昭仁贵妃的心中不觉愈发的震惊!

她没有想到,在自己被禁足的这段时日里,宫中竟是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罗斛香那不是陛下一直以来明令禁止的香料嘛!

娴妃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竟然敢将这样的东西使到陛下的身上,想来她的结果定然不会很好。

但是令昭仁贵妃值得注意的是,她没有想到庆丰帝会选择去宫外疗养,宫中御医无处,岂非会伺候的更加周到,为何偏偏要跑到宫外去?!

再则,据她所知,那罗斛香可是会使人上瘾的,哪里是那般容易治得好!

如此说来,陛下是已经生了瘾,是以方才会如此宠爱娴妃吗?

或者与其说是宠爱,不如说是依赖!

“那你这是”思绪渐渐回来,目光重新落到夜倾昱身上的时候,昭仁贵妃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既然陛下已经出宫去了,那是何人命他回来的?

“既是娴妃用罗斛香迷惑了父皇,那当日之事自然是与儿臣无关的。”听闻娴妃这般一问,夜倾昱却是并不曾直接回答。

而一直处于震惊的娴妃也没有仔细去思考他话中的意思,只满心沉浸在夜倾昱东山再起的喜悦当中。

昱儿既是能够这般光明正大的回来,便足以说明夜倾瑄已经拿他无可奈何,如此一来,她倒是要看看皇后还能如何为难她!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只要确定他不是抗旨不遵就好,其余的事情都暂且不重要,“大皇子一党的人,可是都被你治住了?”

否则的话,他应当是不会有闲暇过来接自己的吧!

“儿臣以为,母妃会更想要知道皇后的情况”含笑的望着昭仁贵妃,夜倾昱的话说的极为笃定。

闻言,昭仁贵妃果然被引去了注意力,“皇后如何了?”

她们两人在宫中斗了多年,虽是自己也在她手中吃过亏,不过那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究竟是何人能够笑到最后!

从前昭仁贵妃以为,是她败了,因着她只当这一生都不可能会走出月华宫。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昱儿竟然如此争气,她还有能够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皇后娘娘以巫蛊之术诅咒父皇,已经被父皇废除了后位,贬为庶民,此刻正关在冷宫之中。”

话音方落,夜倾昱便听到昭仁贵妃极为开心的笑声,眼中满是幸灾乐祸,笑的不可抑制。

见状,他只是眸光微暗的望着她,却是不再多言。

“好!真是天助我也!”竟然连后位都被废除了,看来她这皇后当的也是不怎么样嘛!

自己再不济也就仅仅只是被禁足而已,可皇后竟是生生将后位都折腾了进去。

她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用巫蛊之术诅咒陛下,幸而如今襄阳侯府已经是没有了人,否则的话,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这般一想,昭仁贵妃却是猛然想起,该不会就是因为皇后这般自断其路的举动,陛下也一道处置了大皇子吧?

“那大皇子呢?”

“父皇并不曾迁怒于他!”

原本以为陛下会将大皇子也一道问罪,却是没有想到竟会被他逃过,倒是难免有些失望。

可是只要想到皇后如今失去了高高在上的地位,昭仁贵妃便觉得心中无比的畅快!

就像是长在手中多年的一根刺,虽是不至于危及性命,但总是觉得不大舒坦。

如今终于将其拔除,那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觉得痛快!

但是转念一想,昭仁贵妃却是又不禁有些疑惑,皇后既是已经被贬为了庶民,为何还要被囚禁在冷宫,不是应该直接放出宫去吗?!

不过眼下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待到她出去之后,自然有大把的时间去探查这些事情。

左右皇后已经被废,日后这后宫之中便只有自己一人独大,想要做什么还是任她为所欲为!

这般一想,昭仁贵妃的眼中忽然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总觉得这段时日被禁足此处所遭受的磨难都是值得的,如今也终是有了回报。

一直以来,她都被皇后压在头上,就算陛下再是宠爱她,可她依旧只是贵妃之位,面对皇后的时候,就算她再是不愿,有些礼数和规矩也一样要遵守。

可那是以前!

以后这后宫之中,再无皇后!

“昱儿,咱们走吧!”说着话,昭仁贵妃甚至都隐隐有一些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但是夜倾昱听闻她的话,却是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满是疑惑不解。

“母妃要去哪?”他姿态闲闲的靠坐在椅子上,唇边依旧挂着一抹笑意,但是此刻看在昭仁贵妃的眼中,却是觉得带着一丝讽刺。

昱儿他这是怎么了?!

“你不是来接母妃出去的吗?”这样一问,昭仁贵妃的心中忽然觉得有些没有底气,似乎从昱儿出现在此处开始,他就没有提起过一句要带她出去。

难道他根本没有打算救自己出去吗?!

闻言,夜倾昱的唇边忽然无声的一笑,随后目光直视昭仁贵妃说道,“母妃在说什么傻话,是父皇下旨将您禁足月华宫,儿臣怎敢贸然放您出去呢!”

说完,夜倾昱还似是觉得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像是对于昭仁贵妃的行为感到无比的可笑。

“那你这是”既然不是来救她,那他来此处是做什么?

看着夜倾昱脸上的笑意,昭仁贵妃的心中却是莫名觉得有一丝惧怕。

她从来看不透这个孩子,好像他的每一步行动她都知道,但是却从未真正了解过他。

而他如今经历过幽禁,再次以一种绝对胜利的姿态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昭仁贵妃觉得,自己依旧是看不透他。

不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也不知他曾经都做过什么!

“儿臣是奉三皇兄之命,前来求助母妃一件事情的。”

听着夜倾昱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响起,昭仁贵妃的神色却是仿若被雷劈了一般,整个人都僵愣在了原地。

她分明听清了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但是偏偏连在一起,她就是觉得脑子似是有些不够用一般,完全反应不过来。

三皇兄

他是在说三皇子夜倾桓!

可是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几时变得这般了?

还有一点,他说是奉命行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像是看出了昭仁贵妃的满心疑惑,夜倾昱的声音接着含笑的响起,“贵妃娘娘为何如此惊讶?”

贵妃娘娘

闻言,昭仁贵妃眼中的惊讶之色未褪,却是不料接着听闻夜倾昱接下来说的话,顿时愈发的惊诧!

他竟然会唤她“贵妃娘娘”!

对视上夜倾昱那双毫无感情的一双眼,昭仁贵妃在那一瞬间,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虽是没有什么证据,但是那种感觉却是十分的强烈。

或许一直以来她都是被欺骗的,或者不仅仅是她自己,应该是世人,都受到了夜倾昱的欺骗!

表面上看起来,他忘恩负义的不念当年容嘉贵妃收养他的情意,在容嘉贵妃出事之后,立刻就投奔了自己,甚至是对夜倾桓和夜倾君都诸多刁难和折辱。

当时昭仁贵妃也是这般认为的,是以她的心中也一直隐隐防备着夜倾昱,这样一个像是白眼狼的孩子,似是有着一颗捂不热的心!

平心而论,昭仁贵妃当年冷眼旁观容嘉贵妃对夜倾昱的所作所为,觉得她当真是拿他视如己出,可是即便如此,那孩子还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全然不念她的好。

即使如此,那么自己就算对他再好也是无用,他既然能够选择背叛容嘉贵妃,自然也会在将来的某一日选择背叛自己!

在今日这一刻之前,昭仁贵妃一直都是这般认为的,但是眼下她忽然改变了想法。

夜倾昱并不是因为没有良心才背叛容嘉贵妃,反而是因为他满心都是将她当成了亲生的母妃,方才会宁愿被世人误解也要如此。

原来这许多年以来,都是他与夜倾桓精心谋划的一出局罢了!

“你们竟然布了这么大的一出局!我竟没有看出来,这么多年来,你都是在演戏而已!”越是说下去,昭仁贵妃便越是觉得惊心!

从头到尾都是假的!

他们兄弟二人刻意设了障眼法,让所有人都轻而易举的相信,夜倾昱当真是背叛了容嘉贵妃,甚至还肖想本不属于他的皇位。

不仅如此,昭仁贵妃犹记得,夜倾昱初时到她宫中的时候,偶尔甚至会刁难当时颇为落魄的夜倾桓兄弟俩。

如今想来,却是不禁觉得后怕,小小年纪便已经如此有城府,将所有的人都骗的团团转。

这么多年来,陛下一直对他的态度不冷不热,或许就是因着当年容嘉贵妃的事情,可即便如此,昭仁贵妃也不见夜倾昱有丝毫的抱怨或是颓丧。

外人虽是表面上对他恭恭敬敬,但是难免私下里会对他言三语四,觉得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可就算这样,他依旧是不言不语的承受了所有,就是为了暗中帮助夜倾桓!

想到这,昭仁贵妃看向夜倾昱的眼中便不禁满是惊骇,他将所有的矛头和危险都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与夜倾瑄斗了这许多年,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真的想要得到那个皇位,可是她至今方才醒悟,那不过是假象罢了!

一切都不过是夜倾昱以身为盾,为夜倾桓谋得一场平安而已!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