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多年隐忍/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昭仁贵妃声色俱厉的指控,夜倾昱却是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一般,依旧是满脸的笑意,眸光魅惑。

“贵妃娘娘此言差矣,本殿可从未说过要争斗皇位,这一切都是他人自作聪明的猜测罢了!”从一开始,他就从未明说过要登基为帝!

因着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将夜倾瑄推下台去!

只要他在明面上牵绊住夜倾瑄,他自然就不会有空闲和精力去对付三皇兄和君儿,也更加不会注意到他们在暗中谋划的事情。

不过就是因着他处处与夜倾瑄对着干,是以众人便只以为他是想要争夺皇位,可是这样的话他却是从不曾说起,一切都只是他们自己的猜测而已。

闻言,昭仁贵妃忽然一时间被堵的哑口无言。

的确!

夜倾昱确然是不曾亲口说过类似的话,一直以来,他都在误导所有人。

针对夜倾瑄、投靠自己、拉拢夜倾辰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一个想要争夺皇位的皇子会做的事情,是以也不能怪众人会如此想。

想着他曾经满脸笑意的唤着自己母妃,昭仁贵妃便不禁心生寒意。

究竟当时他的心中是在想着什么呢?

是不是笑着同她言语的时候,心中却在思考,最终要如何害死她?!

虽然很早之前昭仁贵妃就知道,她与夜倾昱之间并无母子之情,因为他们的心中都只有利益,并不会全然的相信对方。

但即使是那样,她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会被他骗的这般惨!

“你当年还那么小,竟然就有如此心机!”当年容嘉贵妃出事的时候,他也不过就是十岁左右的孩子而已,竟然就有如此深沉的心机!

倒也莫怪他能够在这么多人的眼下隐藏这么多年,凭着他的手段,怕就是连陛下也没有猜到他真正的目的吧!

听闻昭仁贵妃的话,夜倾昱却是不禁笑的愈发的邪气。

“非是本殿心机深沉,只不过我一向素来有仇必报罢了!”说着话,夜倾昱的眼睛不禁微微眯起,眸光变得极为幽深。

闻言,昭仁贵妃的眸光倏然一凝!

有仇必报?!

可她与他之间有何仇怨可言?

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夜倾昱究竟是何意思,昭仁贵妃的神色显得极为困惑一般。

见她眼中似有不解之意,夜倾昱唇边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明显。

“贵妃娘娘莫不是忘了,我母妃究竟是为何而死!”夜倾昱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方才还挂在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消失不见,整个人都仿佛是沉浸在黑暗当中,显得无比的阴郁。

听闻夜倾昱的话,昭仁贵妃整个人都不禁一愣!

他的母妃?

仔细皱眉想了想,昭仁贵妃还是记不起,她几时为难过他的母妃?

再说他真的记得自己的母妃是谁吗?

那个生下他不久之后就病逝的女子,昭仁贵妃自认从不曾与她有过任何的接触,又何来害死她一说!

看着昭仁贵妃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夜倾昱的眸光却是忽然变得极为冷冽,“本殿说的是容嘉母妃!”

话落,昭仁贵妃却是一下子瘫坐到地上,双手勉强撑在身后,眸色惊惧的瞪着夜倾昱,满眼的不敢置信。

容嘉贵妃——朝云华!

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昭仁贵妃的心中便只觉得无比的惊惧!

她怎么会忘了,夜倾昱儿时都是在她的身边长大,素来都是将她当成亲母妃一般。

原来他说的报仇,竟然是为了朝云华!

这般一想,昭仁贵妃忽然觉得十分的可笑,她原本还对夜倾昱略有防备,觉得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眼狼。

但是如今看来,他眼下这般作为,她反倒他宁愿是她印象中那个没有良心的人!

“哈哈”忽然,昭仁贵妃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毫无征兆的大笑起来,“她还真是命好,不仅有陛下的宠爱,竟然连一个养子也这般心系于她!”

说着,昭仁贵妃的眼中却是不禁蓄满了泪水,并非是因为夜倾昱不似她想象中的作为她的好儿子,而是他口中字字句句皆是容嘉贵妃!

那个女子,即便已经是故去多年,可仍旧还有这么多的人在怀念着她。

从当年进宫的时候开始,昭仁贵妃就知道,自己虽不是一个如何绝色的美人,但是在这后宫之中也算是佼佼者。

但是后来,她并没有因着这幅容貌而在后宫之中脱颖而出,陛下也从来不是好色重欲之人,甚至进后宫的次数都是有限。

昭仁贵妃本来以为,身为帝王便都是这般无情无爱的,他的眼中只有皇权和地位,那些儿女私情都是虚无缥缈,不存在的虚言而已。

初入宫门,她自然也是幻想过,陛下也许会倾心于她,待她与旁的女子不同,可是后来她方才最终发现,幻想终究只是幻想。

后宫女子多到数不胜数,陛下如何会注意到她,便是身为后宫之主的皇后也是不见得如何入了陛下的青眼,更何况她当时只是一个小主。

更何况,君王之爱,本就是雨露均沾,哪里能够做到只钟爱于一人!

一直以来,昭仁贵妃都是这般以为的,她也是如此说服自己的。

可她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陛下的身边会忽然出现一名女子,得到了她曾经幻想中的一切,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以为那会是一个温婉识礼的大家闺秀,但是昭仁贵妃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一位江湖女子。

开始的时候,不管是前朝还是后宫,都没有太过反对这女子进宫,只是在陛下要将她直接赐封为妃的时候,皇后似是颇有微词。

尽管如此,最后也仍旧人能够制止陛下的决定,宫中有太多的人都觉得是皇后小题大做,认为陛下不过就是厌倦了宫中这些各色女子,一时图个新鲜罢了!

可是昭仁贵妃却觉得,倒也并非是陛下一时图新鲜,因着她曾无意间看见过陛下同那女子在一起时候的样子,那样的眼神她在此前从未在陛下的眼中见到过。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开始暗中观察那个被人议论纷纷的女子。

她素日常穿一身桃红色的宫装,偶尔会给陛下亲手做一些小点心,有时还会在陛下的面前舞刀弄剑。

后宫的女子从来没有人如她一般,敢在陛下的面前如此肆无忌惮,所有人都在等着她失宠,等着她被陛下责罚,但是令人震惊的却是,众人等来等去,最终等到的却是她有孕的消息!

一朝产下皇子,陛下不顾朝中大臣的劝阻,直接就册立为皇太子,那女子也直接被晋封为贵妃,封号容嘉!

那一年,朝云华初入后宫,陛下便将原本凤阳宫改名为云华宫,让后宫所有的人都艳羡不已。

那一年,陛下命内务府的人连夜在云华宫对面的花园中种下了一片桃林,阳春三月,桃花灼灼。

那一年

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可是每一件都围绕着那个女子,就像陛下所有的魂牵梦萦,都是因着一个人——朝云华!

时隔多年,不仅是陛下一直难以对她忘怀,便是连她的儿子也是如此!

“她倒果真是没有白疼你!”昭仁贵妃的声音略有些不甘的响起,眸中隐隐有些嘲讽的笑意。

即便是亲生的孩儿,说不定也不会做到这一点,可他竟是能为朝云华做到这一步,倒是着实令她刮目相看!

闻言,夜倾昱只轻轻的转动手上的白玉扳指,一时间没有说话。

他自小便没有了亲生母妃,对于生母的记忆也模糊的很,父皇恐他年幼无人照拂,便将他养在一位娘娘的宫中。

初时她对他也还好,事事都极为上心,可是后来那妃子自己也有了身孕,对他便不似以往那般亲近了。

再后来,他无意间被三皇兄所救,将他带回了云华宫,从此之后,他便一直生长在那里。

在宫中生活多年,即便年纪再小,他也学得了一套察言观色的本领,原本只是想着要如何巴结容嘉贵妃,才能让自己更好的在宫中生活下去,却是没有想到,有时一个人想对另外一个人,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就像母妃对他一样,似乎从将他接到云华宫开始,她便已经将他视如己出。

是以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情,就算他当时再是神伤,可是更多的却是在计划着要如何为她报仇。

原本还不同意他的作为,可是后来他一意孤行的跑到了月华宫,说什么都要以身涉险,皇兄没有办法,便也只好暗中配合他。

说起来,他与皇兄之间有太多的不同,他似乎从一出生开始,就已经一无所有,所以他什么都不怕,不怕失去,更无畏拥有。

他体会过这宫中的人情冷暖,也饱受过世态炎凉,是以他知道,人的内心究竟有多阴暗,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究竟会做出怎样可怕的事情!

但是皇兄不同!

从他出生开始,便是不可一世的天子骄子,上天将所有最好的一切都给了他,可是偏偏在后来为他设置了这样大的一个劫难。

那些阴谋诡计和勾心斗角不适合他,不管是三皇兄还是君儿,他们都该生活的无忧无虑,无需遭受那样不堪的命运。

所以很多事情由他出手才最好!

尽管受尽千夫所指,尽管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他狼心狗肺,但那又怎么样!

只要最后能够为母妃报仇雪恨,能够帮助皇兄登上皇位,他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母妃曾经遭受的一切,本殿定然要从你们的身上全部讨回来!”说着话,夜倾昱的眸光忽然一凛,整个人都变得无比狠厉的样子。

这还是昭仁贵妃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夜倾昱,一直以来,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给人的感觉都是胜券在握的,眼中满是自信,从不曾轻易动怒或是表现出自己的不悦。

然而当昭仁贵妃反应过来夜倾昱话中所言,却是整个人都不禁一愣!

你们

他说的是你们!

看来他果然是知道了些什么,甚至是比她预想的还要多!

“你到底想做什么?!”经历过了初时的震惊,此刻的昭仁贵妃,更多的却是惊疑和恐惧。

她不知道夜倾昱和夜倾桓两人计划了这么多、这么久,究竟是打算做什么。

若是只为了夺嫡倒还好说,可倘或真的是如夜倾昱自己所言一般的,是为了容嘉贵妃报仇,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贵妃娘娘看起来很是惊惧呢!”

“没有!她的死根本就不关本宫的事!是皇后!是皇后害的她!”见夜倾昱目光寒凉的望着她,昭仁贵妃下意识的开始回避着他的视线,不敢再看向他。

就算是他们要寻仇,也寻不到自己的头上,根本就不关她的事!

闻言,夜倾昱却是忽然邪魅的一笑,慢慢起身走向昭仁贵妃的身边。

看着他眸色幽暗的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昭仁贵妃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着,腿软的没有力气站起,她便只能一下一下的用手拄在地上,不停的向后蹭着。

“哦?是吗可是本殿记得,当年的事情,这后宫之中可是无一人摘得清楚呢!”

有落井下石的、有袖手旁观的、还有全程参与谋划的!

听闻夜倾昱的话,昭仁贵妃的心中一时间只更加的惊骇,眼睛瞪得老大,却是不知该再说些什么。

“昱儿!昱儿!母妃”昭仁贵妃的话方才说了一个开头,却是在见到夜倾昱森冷的眸光时,生生改了口,“本宫曾经抚养过你啊!”

就算再不济,她也对他有养育之恩,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将他养在身边,可也到底护了他这么多年,这些他不能视而不见!

闻言,夜倾昱却是忽然嘲讽的一笑,心道说了这么久,她终于将话引到这上面来了。

“本殿自然没忘!否则的话你以为夜倾羽如今还能活在世上吗?”夜倾昱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听在昭仁贵妃的耳中,却是只觉得无比的遍体生寒。

羽儿!

他竟然拿羽儿威胁她!

“你”

“这许多年来,你我母子相称,尽管全然是为了利益,不曾有丝毫感情,但只单单是偿还你当年的庇护之情,本殿也不会为难夜倾羽!”

虽然曾经有很多次他都恨不得直接一剑杀了夜倾羽,但是最终却仍旧忍住什么都没有做。

上一辈人的恩怨,他无意波及到这一辈无辜之人,倘或夜倾羽能够安分的过她自己的日子,他不会刻意去找她麻烦。

但是前提条件,却是要昭仁贵妃能够认清如今的局势!

听闻夜倾昱的话,昭仁贵妃虽是满心震惊,但却也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

他们能够放过羽儿,却是不代表会同样放过她!

只不过至今未见夜倾昱说起要如何处置她,昭仁贵妃便不禁皱眉微思,想来是她还有何用处。

“你想让本宫做什么?”

这天下素来没有那么好的事情,若然是能够保住羽儿,必然是她要做出什么决定,方才能令夜倾昱不会找羽儿的麻烦。

倘或真的可以以她的性命保住羽儿,那她也是愿意的。

本来还想着,或许可以将事情都引到皇后的身上,这样一来,倒是可以避免她和羽儿受到波及。

可是照着如今的情形来看,当年之事夜倾昱定然已经是全部都知道了,再是遮掩也没有必要。

“倒也并非什么难事,只要贵妃娘娘照着本殿的话去做就是!”

说完,夜倾昱便微微一笑,好像之前的那些对话都没有出现一般。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