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证据/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夜倾昱忽然间出现在月华宫中的事情,似乎并无一人得知,他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来此一趟,随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好像他的忽然出现,对任何人都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这除了昭仁贵妃!

子夜倾昱离开之后,昭仁贵妃回想着他同自己说过的话,心中仍旧是一阵阵的后怕。

虽然心中已经下了决定,也明白为了羽儿的性命她不得不听命于他们,可心里还是不禁觉得不甘心。

不仅仅是对容嘉贵妃的嫉妒,还有对自己命运的感慨,总觉得她的人生变得一塌糊涂!

若她是孑身一人的话,再不济也不过就是一死!

但是如今即便她自己的性命可以不要,但是却又如何能够放任羽儿不管!

事到如今,再是说什么也是为时已晚,她欠下的孽债,她自己来换就够了,实在无需将羽儿也牵连进来。

原本昭仁贵妃的心中还在奇怪,为何皇后已经被废,却仍旧要留她在冷宫之中。

如今她却是终于明白!

非是陛下要为皇后保留最后的一丝颜面,也非是夜倾桓认为这样的惩罚就已经足够,而是他们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仅仅是要毁了她们那么简单。

甚至是当初夜倾昱被娴妃陷害的事情,昭仁贵妃如今想想,也不禁觉得这或许也是他们其中的一步棋!

尽管他们没有到料事如神的地步,也不可能事先猜到娴妃的举动,但是将计就计这一招,说不定就是夜倾昱当日的决定。

否则的话,夜倾昱既是能够在夜倾瑄的眼皮子底下掩藏这么多年,又岂是一个娴妃轻而易举就能扳倒的!

除非是他自己本就有意金蝉脱壳,方才恰好借着娴妃的由头,既脱了身又能令自己被禁足月华宫,一举两得。

至于夜倾昱为何要选择退步抽身,昭仁贵妃仔细想了想,觉得大抵是他为了让夜倾桓上位才会如此。

毕竟一直以来都是他和夜倾瑄斗得热闹,朝中的人也大多分为两派,分别拥立他们两人。

倘或一直长此以往的话,那么朝中的人再难意识到还有一位三皇子的存在,而一旦等到夜倾瑄被斗败,满朝的文武百官只会更加臣服夜倾昱,这对日后夜倾桓登基是没有好处的。

因为就算夜倾昱将这皇位拱手相让,怕是朝中也不免会有人觉得不服!

一个一直以来都处于暗处的皇子,忽然有朝一日就登基为帝,即便他曾经再是惊艳觉绝,可依旧是多年之前的事情,没有人会一直靠着过去去判定一个人的好与坏。

究竟是何人更适合承继大统,还是要用实力说话,如此方才可服众。

想来正是因此,夜倾昱才借此机会金蝉脱壳,顺便将夜倾桓推到了众人的眼前,依旧接替他原来的事情,与夜倾瑄斗得不亦乐乎。

这般一想,昭仁贵妃忽然痴痴的笑了起来。

多么可笑,他们这么多的人,竟然就被这兄弟俩玩弄的团团转!

如今想来,似乎觉得他们走的每一步,都是经过了精心的谋划,处处都透露着算计。

倘或当日是夜倾瑄出手陷害的夜倾昱被幽禁,那么想来如今就算是陛下不再对他追究当日的事情,对外也是不好解释。

可偏偏当时是娴妃动的手脚,如今夜倾昱想要光明正大的再次回到人前,只要对外说当日是娴妃用罗斛香迷惑了陛下,方才会如此,那么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方才听夜倾昱的话,昭仁贵妃明显感觉到,娴妃如今已然成了整个丰延的罪人,那么相反的,貌似曾经害她小产的夜倾昱,便会以一种绝对无辜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对他们有任何不利的地方,一步一步,惊心算计,直到如今!

缓缓的抬起头看着紧闭的殿门,昭仁贵妃的眼中不禁满是心酸和悲凉。

待到下一次这扇殿门再被打开的时候,想来就是她要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离开月华宫之中,夜倾昱一路出了皇宫,眼下尚且不是让旁人得知他回来的消息,是以他刻意避开了宫中的人。

左右如今是三皇兄把持着整座皇城,他想要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出入宫中,也不是不可能的。

宫中的路与以往无甚差别,但是他从明处走到了暗处,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或许是方才与昭仁贵妃说了许多的缘故,夜倾昱的心中此刻不禁有些悲凉。

一直以来,他忙着与夜倾瑄周旋,忙着骗取昭仁贵妃和世人的信任,让他们相信自己真的是想要争夺皇位,甚至连自怜自艾的时间都没有。

他从来不后悔自己以身为盾,只身犯险的这个决定!

当年自己与皇兄都太多年幼无知,尚且没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母妃,不仅仅的皇后一人而已,这其中牵扯的人委实太多,便是连父皇当日也是只有隐忍的份儿而已。

可是倘或所有人都只是一味隐忍的话,不仅是当真会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甚至就连性命只怕都难以保全。

因此他方才会投奔到昭仁贵妃的膝下,做出一副他唯恐母妃的事情会牵连到自己,从而背叛皇兄他们的事情。

此后种种,不过是为了让众人确信这一点而演的一场戏罢了!

他冷漠无情的对待皇兄和君儿是假,冷眼旁观君儿被人欺辱也是假,甚至是连此前派人到三皇子府中刺杀也不过就是为了骗过夜倾瑄而走的一步棋而已。

而暗中,他却是时时在与皇兄保持着联系,从不曾间断!

皇子府书房中的暗道,能够一直通到一处隐蔽的小院子,平日皆是宋祁、也就是沈灵均带着一群孩童在,而他与皇兄就是以此联络。

再或者,之前昭仁贵妃小产,他表面上言说为她祈福,实则却是在惠远寺中面见皇兄,暗**商大计!

所有的一切,差不多皆是在他与皇兄的计算当中,除了烟淼和云舒的出现!

忽然想到云舒,夜倾昱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眸中似是有些期待的神色。

用不了多久,待到这边事情一完,他们就可以相见了!

靖安王府

这一日晨起的时候,慕青冉便觉得浮风院的人有些不大对劲儿,总觉得他们的神色似是受到了惊吓一般。

见状,慕青冉不禁有些奇怪的问紫鸢说道,“今日府中可是有何事情发生吗?”

否则的话,为何人人皆是这副神色,着实令人觉得奇怪。

“启禀王妃,不曾听闻有何事发生。”紫鸢一边微微摇头,心下也是不禁有些疑惑。

原本她还没有注意到,这般听王妃一说,倒是果然如此。

两人这边正是有些奇怪,却是只见流鸢几步跑了进来,脸上满是激动之色,“王妃!奴婢见到六皇子了!”

话落,紫鸢却是惊得险些将手中的梳子掉到地上!

她应当是没有听错流鸢的话,她说她见到了六皇子?!

可他不是被陛下幽禁在永安吗?

怎会擅自回来?!

“你在何处见到他?”相比于紫鸢的震惊之色,慕青冉虽是未曾料到流鸢的话,但也着实没有显得很是惊讶,似是早前就已经知晓了一般。

“就在王府!”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闪!

没有想到夜倾昱竟是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了,看起来夜倾桓是打算速战速决,不想再继续耽搁下去了。

夏家的人、夜倾昱、朝中方方面面夜倾桓都已经布置的周全,单等着最后好戏开锣,便可以达成多年所愿!

看着慕青冉微微蹙眉想着什么,脸上不见丝毫的惊讶之色,紫鸢的心中却是愈发疑惑。

而且她心中更加担心的是,之前王爷和王妃一直在表面上是扶持六皇子上位,可是事实上,却在他被娴妃陷害的时候袖手旁观,他此刻回来,该不会是为了找他们报仇的吧!

似是看出了紫鸢眼中的惊疑之色,慕青冉的声音不禁轻柔的响起,“别担心,他应当是来找王爷议事的。”

看样子他应当是暗中过来的,否则的话,墨锦应当会在第一时间过来禀报她。

听闻慕青冉这般一说,紫鸢虽是放下心来,却又不禁更加的好奇。

总觉得王妃似是知道全部的事情似的,不禁对六皇子出现在此处全然不惊讶,甚至是还能猜到他来此的目的。

“六皇子是抗旨了吗?”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紫鸢的心中不禁一惊!

当日陛下将六皇子幽禁在永安的时候,曾经在圣旨中言说,没有他的命令,六皇子终身不得归还。

可是眼下陛下正在栖凤坡那里静养,如何能够传下圣旨去!

是以她方才觉得,六皇子大抵是抗旨而回,否则的话,为何不正大光明的从王府大门进来?

闻言,慕青冉却是朝着紫鸢淡笑的摇了摇头。

这样容易落人话柄的事情,不管是夜倾昱还是夜倾桓,他们两人都是不会做的。

想来应当是早前夜倾桓就为夜倾昱求下了这道圣旨,确保了他的后路,再加上后来娴妃的事情,就算是夜倾昱再被陛下放回来,众人也不会说什么。

“他与三皇子一直都是一伙的,你们无需担心。”恐紫鸢和流鸢两人为此担心,慕青冉便将真实的情况说与她们知晓。

什么?!

听慕青冉如此一说,两人均是纷纷震惊在了那里,此话也就是由她来说,紫鸢她们方才会相信,换作是旁人的话,说什么她们也不会轻信的。

明明一直以来给人感觉都是针锋相对的两个人,怎么会忽然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同一阵营的人?!

而且之前六皇子一直在参与夺嫡,他与大皇子之间争斗的如此厉害,不就是为了登上皇位嘛!

但是如今听王妃一说,紫鸢却是不禁觉得,怕是事情远没有她们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王妃早就知道了吗?”

“并非很早,而且只是隐隐有些猜测,并不十分确定。”早在之前慕青冉得知夜倾昱对待昭仁贵妃和夜倾羽的态度时,她的心中便有些疑惑。

初时只与旁人一样,以为他当真是为了利益可以不折手段,毫无亲情可言。

可是后来,她却是渐渐改变了这样的想法。

直到此前传来有刺客夜袭三皇子府,传言十二皇子被伤,慕青冉的心中才愈发的明白过来。

世人皆会被蒙蔽,只是因为他们身在局中,有些事情没有看的太过分明罢了!

说起来,就算是夜倾昱表面看起来在争夺皇位,可是事实上,他甚至从不曾去做什么伤害夜倾桓和夜倾君的事情。

就连朝中原本一直拥立前太子夜倾桓的老臣,他也从来没有为难半分,而是一心一意的对付着夜倾瑄。

旁人只当他是没有将也夜倾桓当成威胁的放在眼中,可是事实上,他不过是为了拼足全力应对夜倾瑄,从而也引起对方全部的注意力罢了。

慕青冉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夜倾昱究竟是如何挨过来的,外人看起来高高在上的生活,却是实则处处皆是杀机。

稍有不慎便会被夜倾瑄等人发现端倪,皆是不仅仅是他自己,就是夜倾桓和夜倾君也一样难逃一死。

是以他只有活的比常人更小心,处事更圆滑,方才能不会轻易的被人寻到错处。

而与此同时,却又不可太过张扬,将所有的才干和能力都展现出来,否则的话,便渐渐掩盖当年夜倾桓的光芒,让众人渐渐忘记曾经的皇太子。

既要压制住夜倾瑄,又不可超过夜倾桓,这其中的分寸极为难以把握,想来除了夜倾昱,这世间也是无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他拼尽性命也要做到的事情,想来很快就要达成了!

慕青冉心中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验证,没过几日,朝中便传出了消息,只道是京兆府尹方庭盛上呈了一份证物,事关此前西宁侯被状告一案。

此事一出,原本沉寂多时的夏府之事,却是再一次被人想了起来。

说起来,西宁侯至今仍旧被关在羁候所,刑部和大理寺的人虽是一直在奉命调查,可是结果却始终不尽如人意。

此前接连派出去查案的人皆是莫名其妙的被人杀死,虽然刑部尚书易思堂也是怀疑会不会是夏家的人所为,但是终究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何况就当时的情况而言,证明夏家妨碍公务远没有证明西宁侯谋害太妃的事情来得重要。

本以为此案最终会变成悬案,易思堂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要被庆丰帝惩处的打算,可是谁知如今竟是出现了惊人的转折!

因着庆丰帝并不在宫中,是以这件事便直接被呈报到了夜倾桓那里,而他更是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将方庭盛所言的证物,直接公之于众。

众人在见到那几张破破烂烂的信纸时,原本还没有太过在意,瞧着边角隐隐被烧过的痕迹,心中不禁开始纷纷猜测。

而夜倾瑄冷眼旁观这一切,表面上看似平静,心中却已经是波涛翻涌。

他早前便得了消息,夏家的一位管事之前跑到京兆府去告状,事后夏家的人虽是前去要人,但方庭盛却一直咬紧了不松口,最近他们也没能将人带回去。

如今夜倾桓当殿来了这么一出儿,分明就是事先早有准备,就是不知他究竟打算如何将此事引到自己的身上?!

这边夜倾瑄方才如此一想,便听到方庭盛的声音在殿内响起,待他终于听明白信中的内容,却是心中只觉惊骇!

------题外话------

嗯就素乃们看到的这样,老六是老三滴人,文中最后一个神秘无脸男也揭晓了,就是老三!

因为已经有烟淼和云舒了,大家不要胡乱站他俩的cp,乖哈~哈哈哈哈o(nn)o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