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蒙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那信中所言,是太后秘密传信给西宁侯,让他暗中助自己除掉云怡太妃!

这几封信当中,有一封是太后的亲笔手书,至于其他的则是西宁侯与那些杀手暗中联络的信件。

其中甚至是涉及到几桩陈年旧案,皆是当年在朝中不满夏阙的一些大臣,后来便接二连三的辞官或是病逝。

是以当方庭盛念出这些信件的内容时,满朝文武皆是又惊又骇!

若说之前发生秦嬷嬷和乌金海的事情,众人还会觉得有些回旋的余地,那么眼下他们也是不禁为西宁侯捏了一把汗!

或者说,整个夏家现如今都要陷入万分惊忧之中!

毕竟西宁侯谋害之人虽是太妃,但可是陛下的生母,这事情可是非同小可。

当日秦嬷嬷告御状的时候,便已可见陛下的不悦,而彼时尚且没有这般能够呈堂而上的证物。

可如今此一时彼一时,想是若然夏家拿不出证明西宁侯清白的证据,这事情怕就十有**会定案了!

“不知方大人是如何得到此物?”

“这几封信件,乃是夏府的一名管事,亲自呈交到本官的手中。”听一旁有其他的大臣问起,方庭盛便也只是如实回答。

但众人听闻他此话一出,却是纷纷再次僵愣在了当场!

夏府的管事?!

闹了半天,竟然还是夏家自己的人出卖了西宁侯,真不知道该感叹此人深明大义还是替西宁侯觉得用人不佳。

但是转过头一想,众人却是又不禁有些奇怪,此人竟是夏家的管事,那好端端的为何要做出出卖本家的事情?!

照理说,既是有机会能够接触到如此机密的信件,那这管事合该是西宁侯极为信任的人才是,怎会如此不念旧情的直接出卖他?

越是这般想,众人越是觉得不对劲儿!

而且看着那信件的边缘,似是有烧过的痕迹,这便足以证明西宁侯曾经是打算毁了这些的,那为何最后会落到那名管事的手中?

如此一想,众人不禁觉得此事疑点重重,说不定其中大有文章。

只是这样的话,他们心里虽是想的到,但却没有胆子直接说出来。

毕竟如今把持朝政的人可是三皇子,而西宁侯又是与大皇子一党,他们倘或是当众表示对于此事的疑惑,那便等于是公开与三皇子对着干,岂非是自寻死路!

是以除了原本就是夜倾瑄的手下之人,其余的朝中大臣即便是猜到了一些什么也是纷纷选择闭口不言。

“本殿倒是有一事不明,那人既是夏府的管事,何以要做出这般出卖主子的事情来?”

忽然!

夜倾瑄的声音在一旁略显疑惑的响起,他的目光直直的望向方庭盛,眸光锐利无比,生生让对方低下了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回回殿下的话,依那名管事所言,这是他在夏侯爷的书房中发现的,原本是不打算将其公之于众的,但是因觉得良心有亏,多日噩梦连连,是以方才最终决定将真相说出来。”

说着话,方庭盛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水,好生稳住心神,他方才能不再结结巴巴。

平心而论,对于那名夏管事说的理由,方庭盛自己都是不信的。

什么多日被噩梦缠身,又哪里来的良心发现,根本就是鬼话连篇!

他也将心中的想法和疑惑禀报过王爷,但是他只言有人问起的时候就实话实说,无需为其遮掩。

因此当大皇子刚刚问起的时候,他便按照王爷的吩咐,全部都照实说了出来。

而夜倾瑄听闻方庭盛如此一说,却是不禁冷冷的一笑,只觉得这般说法简直可笑无比。

跟着夏阙办事的人,竟然还会有良心不安这种说法,打死他都不相信!

想到什么,夜倾瑄的目光忽然看向上首的夜倾桓,心中的猜想愈发的肯定,这定然就是他们早已设计好的。

说不定那名管事早就被他们给收买了,为的就是等着这一刻!

但是夜倾瑄不明白,倘或夜倾桓的手中早已握有这个所谓的证据的话,为何不早些时间拿出来,偏偏要等到今日?!

如今父皇不在朝中,他独自一人处理此事,难道就不怕旁人认为他是在挟私报复嘛!

“此事还有诸多疑点,本殿倒是觉得不该那么快的下定论!”不管怎么说,西宁侯都是他手中最后的一张牌,若是就此放弃的话,怎样都是有些不甘心的。

谁知夜倾瑄的话方才说完,众人便只听闻夜倾桓的声音接着响起,“皇兄此言不无道理,便将那名管事交由刑部,一并调查西宁侯一案。”

“微臣遵旨!”

“臣遵旨!”

方庭盛和易思堂的声音同时响起,前者觉得格外的轻松,毕竟终于甩开了这个烫手山芋。

而后者则是不禁愈发的头大!

此前来了一个秦嬷嬷和乌金海还不算完,如今竟是又添了一个夏家的管事,当真是要将他逼上绝路!

不过倒是有一点极好,至少这一次有些证据了。

只要顺着这条线索再多加追查的话,指不定就会有所突破。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众人也算是看了出来,不管是陛下还是三殿下,都不会轻易的将此事轻松揭过,势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就是不知,最后遭殃的会是西宁侯还是大皇子!

且先不说夏家与大皇子之间有姻亲的关系在,单单是他与三殿下敌对的这件事情,便也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再则,当年容嘉贵妃出事的时候,皇后可是在当中起了不少推波助澜的作用,这笔账想来三皇子一定是会算的!

虽然不知陛下眼下是个什么态度,但是只瞧着三殿下暂管朝政以来,恩威并施、刚柔并济,大有君王之气,倒是令他们颇为臣服。

想来此事他最后若是做出什么决断的话,众人也是不会有何微词的。

“本殿还有一事要讲”说着,夜倾桓的声音忽然一顿,随后他转头望向夜倾瑄,眸光温润含笑,淡淡的声音响彻大殿。

“此前因着娴妃的事情,六皇子被陛下幽禁永安紫菱洲,但是后来证明,那不过是娴妃用一些肮脏下流的手段迷惑了陛下,方才致使六皇子蒙冤,如今既是真相大白,本殿早前便求准了陛下,特赦六皇子无罪!”

话落,满殿皆寂!

所有人都是一副茫然震惊的样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方才听到了什么。

三皇子竟然会为六皇子求情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两人不是素来不和吗?!

这个想法一出来,众人再是看向夜倾桓脸上淡淡的笑意时,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

若然真的是针锋相对、老死不相往来的话,三皇子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这么多年,皆是他们兄弟二人演的一场戏吗?!

虽然这个真相令所有人都惊得合不拢嘴,但是看着眼下的情况,似乎就是如此。

忽然有人想到了什么,便连忙转头看向一旁的夜倾瑄,却是只见他眸光愤恨的瞪着夜倾桓,眼睛一眨都不眨,眼中似是要喷火一般。

原来如此!

他就说夜倾桓怎么会好心的要为夜倾昱求情,原来他们两人本就是一伙的!

难怪在夜倾昱被幽禁之后,夜倾桓重新出现在朝中的时候,抚远候不仅没有诸多阻拦,甚至是默默的站到了他的那一队。

夜倾瑄原本还有些奇怪,抚远候素来与夜倾昱一伙,而他又素来与夜倾桓不和,为何会毫不在意立场的同他一处?!

只是虽然当时有些疑心,可到底事多繁杂,后来便渐渐忘到了脑后,只当抚远候是为了对付自己,方才假意站队夜倾桓。

可是方到如今他才算是真的明白了,对于抚远候而言,其实不管扶持谁都是一样的,因为不管是夜倾昱还是夜倾桓,他们都是一伙的!

怪不得在夜倾昱幽禁之后,夜倾辰和慕青冉那么快的就辅佐夜倾桓上位,他们本就是商量好的吧!

到底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真相?

又有多少人在暗中看着他的笑话?

他们兄弟两人接连上阵,一个接着一个的对付他,当真是好算计!

这般一想,夜倾瑄望向夜倾桓的眸光,只恨不得化为寸寸冷箭,通通刺进夜倾桓的心中。

原来他们才是隐藏最深的人,生生将世人都诓骗在其中,让所有人都误以为,他们当真是反目成仇。

最可笑的还是自己,竟然会被夜倾昱骗的那般惨!

一直以来他都将他当成对手,以为他要同自己竞争皇位,可是到最后,谁知他不过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说起来,还是怪自己太过轻敌,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竟然会设出这么大的一出局。

而方至如今,他们或许觉得棋局终将收关,是以方才给自己当头一击!

“陛下英明!殿下英明!”不管心中究竟是作何感受,众位朝臣依旧是纷纷拜道,连连赞道。

闻言,夜倾瑄神色震惊的转头,看着跪了满地的文武百官,他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强烈的恨意和不甘。

见他没有同百官一样拜倒,夜倾桓也是不急,只眸光温润的望着他,唇边噙着一抹超然的笑意。

这世间有太多的事情都令人感到出乎意料,倘或事事皆在掌握之中,那这人生还有什么趣儿!

就像他也曾经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母妃会忽然之间就离他而去。

是以他总想着,这般出乎意料的感觉,和无法掌控全部事情的无力感,有一天定然也要夜倾瑄试一下。

夜倾桓自认并不是恩怨分明的人,他不管当年的事情夜倾瑄知道多少亦或是参与多少,总之这笔账,他会算在他头上一笔!

至于其他的人更加是一个也逃不掉!

这许多年以来,他们为求保命,君儿一直在装疯卖傻,六弟只身犯险、多年隐忍这其中的辛酸苦楚旁人自是不会明白。

好不容易走到了今日,当年的事情也是时候该有一个了断了!

看着夜倾桓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意,夜倾瑄的心中不禁一紧!

除了容嘉贵妃死的时候,他再不曾见过这样的夜倾桓!

褪去了那副犹如谪仙一般的外表,他的本质其实也未必就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或许他比自己还要可怕。

毕竟从那么多年前开始,就已经在谋划着要复仇,那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的到的。

他用十几年的时间,去谋划一个惊天的计划,单单是这般一想,便也足够令人感到心中惊骇。

与夜倾桓对视了许久,夜倾瑄方才慢慢的俯下了身子,缓缓的施了一礼。

事到如今,他们也算是终于摆明车马了,至今日起,也可以算是好好的斗一场,看看究竟是谁胜谁败!

靖安王府

听闻夜倾辰说起今日朝中的事情,慕青冉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出来。

这一场皇权争夺终于是要有了一个了结!

她不知道究竟谁登上那个位置会成为一个好皇帝,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是,一旦夜倾瑄登基为帝,那么等着他们所有人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是以就算是为求保命也好,不管是夜倾桓还是夜倾昱,或者是靖安王府,都不会让夜倾瑄坐上那把龙椅。

至于夜倾辰手中的两道圣旨,不到万不得已,是断然不会拿出来的。

“陛下近来如何?”想起那两道圣旨,慕青冉的心中便不禁想起了庆丰帝,也不知他近来的情况如何?

“身子被折腾的虚弱了一些,旁的倒是还好。”听墨熙说,最难熬的几日已经都挺过去了,接下来的时日便是以修养为主。

只要好生将养着身子,虽是不能如从前那般身强体健,但是至少这条性命是保住了的。

闻言,慕青冉方才略微安心的点了点头。

她最怕的就是陛下身子吃不消,旁的倒是并没有那么担心。

说起来,庆丰帝在位这么多年,可是从未因着那个世间最是尊贵的身份和地位而失了本心,单单是这份意识,她相信他是能够戒掉那香瘾的。

如今听夜倾辰如此一说,她的心中便更加的放心。

想来有墨熙在他的身边照顾着,恢复身体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

“近来朝中恐有异动,你同外祖父他们说一下,万事小心些。”夜倾辰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听在慕青冉的耳中,不禁觉得心中一片寒意。

他这话的意思是担心夜倾瑄会对外祖父他们出手吗?

“我晓得了!”原本她早前也叮嘱过外祖父此事的,毕竟当日表哥曾经坑了夜倾瑄一次,依照他的性子,想来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再加上近来丰鄰城中波折不断,夺嫡之争也似乎隐隐有了一个结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难以预料。

“如今有夜倾桓在朝中牵绊住他,他倒也未必就有精力和空闲去做些别的,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恐说的太多反倒是招的慕青冉担忧,夜倾辰想了想,便又接着补充了一句。

闻言,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一笑,示意他自己没那么脆弱。

如今的局势她也看的分明,就算夜倾辰不说,她也能够猜得到。

很多事情,还是多思多想一些,以免到时候事情真的发生到头上,反倒束手无策。

不知是不是因着近来事情发生的比较多,慕青冉的心中总是隐隐有些担忧,觉得有什么事情将会发生一般。

旁的事情倒也罢了,若是事关夜倾瑄,却是着实有些麻烦!

若是当真是除掉他,就势必要一击即中,否则的话只怕后患无穷!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