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翻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着此前夜倾桓在朝中的一番言语,是以当不久之后众人见到六皇子府的府门重新开启的时候,他们倒是并没有那么震惊了!

不过倒是丰鄰城中的百姓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这六皇子怎么又忽然回来了?

只是当陛下的一道圣旨公之于众的时候,众人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又是那位娴妃!

得知了这般情况之后,众人不禁对娴妃又是一次唾骂!

而夜倾瑄在得知夜倾昱回城的消息时,却是已经渐渐沉淀的没有了过多的情绪。

气也气过了,怒也怒过了,接下来还是要办正经事要紧!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却是,夜倾昱方才回到丰鄰城,朝中便又起波澜。

刑部尚书易思堂提审夏立,却是不料从他的口中得知了一些惊天秘闻,在向夜倾桓请旨之后,直接带着人冲进了夏家,在西宁侯的书房中发现了一些堪为证据的物件。

尽管夏家的两位老爷想要拦着刑部的人,不让他们擅闯进夏府,但是易思堂的手中持着夜倾桓亲批的旨意,闹到最后,甚至就连靖安王都出面了,他们便是如何想拦也拦不住了。

那些所谓的证据中,大多是一些书信之类,被藏在书架后的暗格中。

里面有一些是朝中大臣的把柄之类,诸如此前的户部尚书冯子肃,有关他贪污的种种皆是记录在案,甚至是比刑部当时查到的还要详尽。

除此之外,易思堂还发现了一个值得人注意的东西,那是一个很小的瓷瓶,严严实实的被封了起来。

易思堂只是见它被西宁侯安放的如此小心,便心知这或许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便特意留了个心思。

待到从夏府离开之后,他便特意去了一趟太医院,找了太医亲自验看,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却是顿时满朝皆惊!

那小瓶子里面装的,竟然是罗斛香!

若是旁的倒也罢了,谁知竟偏是罗斛香,这可是陛下明令禁止的香料!

暂且不论别的,单单是西宁侯暗中私藏这种东西,就足够要了他的老命,更遑论他身上的案子不止这一件。

看着手中的罗斛香,易思堂的心中却是不禁一惊!

陛下如今的身子便是被此香所累,而对陛下下手的人是娴妃,可她一个乡野出身的后宫女子,一无人脉二无后盾,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到这样难得香料?

这般一想,易思堂的眸光倏然一凝!

难道娴妃其实是受西宁侯的指使吗?

倘或他的猜想是真的,那西宁侯的罪名可就不仅仅是私藏禁品那么简单了!

如此看来,当日倒是不该那般快的处置娴妃,否则的话,说不定眼下就可以让她作证了。

而当易思堂将心中的想法说与夜倾辰的时候,他却是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就算是留着娴妃的话,她也不会帮着他们指证西宁侯的!

再则,即便没有她,他也一样可以将西宁侯治罪!

因着在夏府中搜出了罗斛香的缘故,是以那满府上下的人均是被刑部的人关押进了大牢。

原本还略显冷寂和清肃的天牢中,倒是忽然就热闹了起来,每日均是哭喊声震天一般的响,令人闻之便心生烦厌。

眼见着夏家就要倒台,夜倾瑄便是有心营救也是无力回天,可也不是他是一时慌了神儿还是如何,尽管已经知道了结果,可他仍旧是不死心的暗中忙碌着。

大皇子一党的人心也是渐渐涣散,总觉得有些大势已去之感。

他手中的势力本就所剩无几,如今夏家再是一倒台的话,便当真是无人可用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等着事情会如何发展的时候,刑部有关西宁侯的案子,终于开审!

事实上,与其说是开审,倒不如说是直接判刑。

毕竟他身上牵连到数桩案件,每一个皆是震惊朝野的大事!

先是他联合已经仙逝的太后谋害云怡太妃一案,当日便有秦嬷嬷和乌金海等人指证于他,但是碍于当日并没有证据,是以方才将案情延后审判。

如今夏府的管事亲自呈了证据上来,那上面所言之事与当日乌金海所言的内容均是分毫不差,却是作假不得。

再加上如今在夏府中搜出了罗斛香,西宁侯便是有谋害陛下的嫌疑!

尽管他依旧矢口否认了这样的事情,但是这样的罪名多一条或是少一条,对于他都是没有区别的。

夜倾桓的目光温润的望着眼前跪着的人,唇边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可笑容却未到达眼底。

这一日他已经等了许久了!

看着高高在上的夜倾桓,西宁侯的眼中满是沧桑之色,因着长久被关在羁候所中,他的身子已是隐隐有些吃不消。

身子消瘦的不行,脸颊也深深的凹陷了进去,整个人都不复往日的精神矍铄。

从很早以前开始,西宁侯便知道,只要一日不除掉夜倾桓,留着他便终究是个祸害。

没有想到,这一日果真就来了!

就算当日他被关进羁候所,西宁侯自认都没有太过担心过,因为那时他很是笃定,将来定然是能够出来的。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他再次重见天日的时候,居然还是这般阶下囚的模样!

如此来看,便是娴妃的那步棋也被人发现了,可就算是他们发现了,陛下也该是尽在掌控才是。

怪只怪他被关在羁候所中,半点消息也得不到,所有的眼线都被人给除掉了,是以他在那里简直就是与世隔绝一般。

照着眼下的情况来看,夜倾桓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要收拾他,怕是远不止眼下这些罪名吧!

想到什么,西宁侯的目光慢慢转向一旁的夜倾瑄,却是只见他眉头深锁的站在那,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见状,西宁侯却是缓缓的收回了视线,他们之间,除了利益再无其他,眼下自己无用,大皇子必不会跟着趟这个浑水,那他为何要露出那样的神色?!

这边西宁侯尚有没有想通的事情,却是忽然听到一旁传来了一个小太监的声音响起,“启禀殿下,昭仁贵妃意欲寻死,被奴才们救下之后,只言有要事需面见殿下!”

闻言,殿内的人皆是不禁一愣!

昭仁贵妃?

她不是被陛下禁足在月华宫了吗?

这个时候要面见殿下,不知究竟又是为了何事?!

“带她上殿!”夜倾桓的声音温润的响起,顿时令殿内的朝臣觉得更加的疑惑。

而一旁的夜倾瑄听闻这话,心中却是不禁冷笑,果然和他猜测的相差不远,他倒是要看看,夜倾桓究竟是打算利用昭仁贵妃这颗棋!

待到昭仁贵妃上殿的时候,众人只见她一身素白衣裙,发髻虽是挽的一丝不苟,却是没有佩戴任何的钗环首饰,整个人显得极为素简。

她慢慢走入殿中,看着上首偏座的夜倾桓,她的眸光不禁一闪!

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他竟然还是回到了那个位置!

不过那原本也就是属于他的,如今他自己凭着实力夺回去,倒是也无可厚非。

昭仁贵妃的目光慢慢在殿中环视了一圈,却是并没有瞧见夜倾昱的身影,一时间倒是松了一口气。

不知为何,自从那日知晓了他的真面目之后,昭仁贵妃便对夜倾昱感到万分的恐惧。

虽然夜倾桓也同样伪装多年,但或许是因为他极少与她接触的缘故,是以昭仁贵妃对他倒是没有如对夜倾昱那般渗入骨髓的惧意。

“不知贵妃娘娘有何事?”

“本宫前来,是有一件要事要同殿下、以及诸位大臣说明。”说着,昭仁贵妃的目光慢慢扫过一旁跪着的西宁侯,随后略略稳住心神的收回了视线。

闻言,殿内之人不禁纷纷议论,不知昭仁贵妃要说的是何事。

而西宁侯在方才听到那小太监前来传话的时候,便已知事情又生了枝节,昭仁贵妃没想到她也跟着掺和了一脚!

“娘娘请讲!”

“事关多年前容嘉贵妃身死的真相,本宫觉得是时候要将真相公之于众了!”

话落,顿时满殿皆寂!

一直以来,容嘉贵妃这几个字在宫中就是一个禁忌,从来没有人敢在陛下面前轻易提起她,如今忽然听闻昭仁贵妃如此一说,众人不禁满心惊骇。

待到他们仔细想了想,却是不禁觉得昭仁贵妃的话有些不大对劲儿!

真相什么真相?

听闻昭仁贵妃的话,夜倾桓倒是没有太多的反应,只神色淡淡的望着她,似是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当年容嘉贵妃被陛下一杯毒酒赐死,原是以为她是北朐派来的细作,可是事实上那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

随着昭仁贵妃的话一句一句的说出,满殿的文武百官皆是震惊非常!

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容嘉贵妃之事竟然还会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的转机。

“主谋之人就是太后、西宁侯,还有”说着,昭仁贵妃的目光慢慢转向一旁的夜倾瑄,随后方才接着说道,“昔日的皇后娘娘!”

“一派胡言!”昭仁贵妃的声音方才落下,便只听闻西宁侯厉声喝道。

“侯爷可是心虚了?”冷冷的低笑了一声,昭仁贵妃的眼中有着不容忽视的决意。

闻言,西宁侯神色的激动的瞪着昭仁贵妃,声音冷冽的威胁道,“贵妃娘娘慎言,如此信口雌黄就想混淆是非黑白,以为众朝臣会相信不成!”

“呵信口雌黄?”说着话,昭仁贵妃慢慢走向西宁侯,随后紧紧直视他的眼睛说道,“侯爷莫不是忘了,当日陷害容嘉贵妃的事情,本宫可是也有份儿!”

倘或说最开始昭仁贵妃说的话已经足够令人感到惊讶的话,那么她此刻所言无疑等于是一声惊雷,轰然响彻在天际,似是一道闪电蓦然出现在空中。

陷害容嘉贵妃竟是连昭仁贵妃也有份儿?!

这是唱的那一出儿啊?

西宁侯似是也完全没有想到昭仁贵妃会如此说,他眼睛瞪得老大,眸中满是不敢置信。

她竟果然是打算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将他拖下水吗?!

而夜倾瑄在一旁听着昭仁贵妃说起皇后娘娘的时候,心中不觉一紧!

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总觉得隐隐有些想法,觉得父皇当日选择将母幽禁冷宫的举动,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就是在等着今日吗?!

没有理会殿内的鸦雀无声,昭仁贵妃依旧自顾自的说着,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回忆之色。

当年容嘉贵妃初入宫门的时候,昭仁贵妃尚且只是一个小小的嫔位。

她只听说陛下于外带回来了一位女子,倒是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这后宫的女子成百上千,多一个不算多,少一个也不算少!

只要是陛下喜欢,就算他将这普天下的女子都收入后宫,也是无人敢轻易言说什么。

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和她们都不尽相同的女子,但是昭仁贵妃没有想到的是,那女子方才进宫,陛下便要直接晋升她为妃位。

这在历朝历代的后宫之中皆是没有出现过的事情,是以不管是皇后还是前朝的朝臣,皆是极力的反对。

尽管所有人都持反对的意见,但是陛下似是打定了主意要这般似的,根本不听任何人的意见,只一味的一意孤行。

直到最后,那位名唤朝云华的女子,果真一跃为妃,令宫中所有的女子都艳羡不已。

昭仁贵妃自然也是毫不例外,她进宫时日也有两三年的时间,可仍旧只是嫔位,她方才进宫就被册封为妃,自然是令人心生嫉妒的。

可是昭仁贵妃却没有如同旁人一般的处处与朝云华为难,瞧着陛下的态势,眼下定然是十分爱重她,这个时候去与她为难,分明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倘或万一惹怒了陛下,就得不偿失了!

而事实上,一切也果然如昭仁贵妃所料的那般,陛下恨不得日日都将朝云华带在身边,唯恐稍有疏忽她便被人欺负了似的。

这还不算,陛下甚至是赐她独居一宫,并无外人打扰,还亲赐了“云华宫”三字,以她的名字作为宫殿的名字。

云华宫正对着的花园中,陛下还命人种下了一片桃林,站在云华宫殿宇的高台之上,恰好可以见到满园的桃花。

尽管陛下当时已经表示出了那么明显的在乎和在意,可是昭仁贵妃仍旧只是以为,陛下不过就是图一时新鲜而已。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却是,接下来的事情会发生的那般峰回路转。

不知宫中是何人传出了消息,只道是这位新晋的娘娘,虽是日日侍寝陛下,但却从未真正得到陛下的召幸。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在后宫之中传的沸沸扬扬,而庆丰帝在得知这般消息之后,却是一怒之下斩杀了数十名宫人。

旁的人不知也就罢了,但是昭仁贵妃却是知道,那样的消息就是皇后派人传出去的!

也是因着有皇后在前面打头阵,是以昭仁贵妃一直都没有对朝云华如何,甚至偶尔还会假意与她偶遇一番,与她也算是说的上话。

而正是因为皇后的这般行为,陛下越来越厌恶于她,原本相敬如宾的关系也是渐渐出现裂痕。

再后来,后宫中人也是看出了朝云华的不简单,便也不敢再贸贸然的对她出手。

谁知不过几月的光景,就传出了朝云华有孕的消息,前朝后宫均是震惊不已!

可万万令人没有想到的却是,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十月怀胎之后,朝云华一举得男,竟是直接被册立为太子!

赐名——夜倾桓!

------题外话------

《妃上枝头:殿下嫁到》

他主外,夺嫡谋权无所不作!

她安内,宅斗争宠无所不为!

旁人嘲笑她不过区区一介婢女,却仍然妄想要爬上皇子的床榻!

云舒:搞错了吧!是你们口中尊贵无边的皇子想要爬上本姑娘的床榻!

皇子府中莺莺燕燕,各色千秋,弱柳扶风型、霸气外漏型、温柔似水型

唯独没有像她这种,嗯啥啥都行!

云舒:本姑娘既能披甲上战场,又能着裙入闺房,既能英姿骑战马,也能娇羞吟卧床不服来战!

小剧场

云舒:“嗯疼”

夜倾昱:“忍一下就好了”

半晌之后

云舒眉头紧蹙:“诶,别你轻点”

夜倾昱满头大汗:“舒儿乖,听话”

又是半晌

云舒:“殿下,你要是不会挽发就算了!”

头皮都要给她揪掉了!

夜倾昱:“”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