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真相大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久以来,在丰延的皇室中,一直都是立贤不立长,只要哪一位皇子有帝王之才,便可以登基为帝。

但是尽管如此,作为中宫皇后所生的嫡长子,夜倾瑄依旧是具有一定的优势的。

当年他出生之时,朝中有一些大臣,便觉得应该立嫡长子为储君,如此方才能服众。

可当时的庆丰帝觉得稚子年幼,那么早的时间就立下储君之位,怕是对他将来没有什么好处。

再一则,皇后的母族是襄阳侯府,当年也有日渐壮大的趋势,倘或夜倾瑄方才出生就被册立为太子,怕是更加会助涨他们的气焰。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层因素,是以庆丰帝便没有急着册立储君之位。

只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情况在夜倾桓出生的时候,却是完全没有发生!

庆丰帝甚至是未曾与任何人商议,直接就一道圣旨昭告天下,将三皇子夜倾桓册立为皇太子。

这一道圣旨可谓是将丰鄰城中的所有人都惊得不行,怎么也是没有料到,陛下竟然会将皇位传给一个方才出生的奶娃娃!

按照庆丰帝之前所言,他原是并不打算这么早就将皇储的事情定下来,但是如今有了夜倾桓,他便忽然想起当年三王叛乱的事情,觉得早些将储君之位定下来也好。

他也料到了这必会招来朝臣的质疑和反对,是以事先并未和任何一人商量,直接就颁布了圣旨。

昭仁贵妃冷眼旁观庆丰帝的这般行为,原本还不甚在意的心绪,却是忽然之间就紧张了起来。

陛下对于朝云华的宠爱和在意,已经远远超出了她最开始的预料。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在发展,她虽然从来没有幻想过自己能够宠冠后宫,但是看着别人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她梦想的一切,嫉妒的心便仿若燎原之火一般,愈演愈烈。

尽管所有人的都在嫉妒着朝云华,但是仍然没有人能够撼动她在陛下心目中的位置。

或许是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陛下对三皇子格外的宠爱,那时宫中的孩子还不是很多,是以最受打击的人便是皇后和大皇子!

在这期间,皇后曾经多次联络朝臣,试图要以清君侧之命除掉朝云华,但最终都无疾而终。

只因那时的朝云华,已经不仅是太子生母,甚至她本身也已经被册封为容嘉贵妃,身份尊贵显赫,非是旁人说动就动的。

本以为容嘉贵妃连孩子都生下了,陛下对她的感情也该是淡了些,谁知事情再次令她们感到意外不已。

倘或不是怕前朝议论纷纷,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容嘉贵妃,怕是庆丰帝都不会再召旁的女子侍寝了!

昭仁贵妃一直都好似作为一个局外人一般的看着这一切,她心知比起自己,皇后要更加的憎恨容嘉贵妃,是以她从来就不急着去对付她。

再后来,宫中的孩子渐渐多了起来,陛下的子嗣也渐渐兴旺,可是不管后宫再是增添了多少的皇子公主,陛下的眼中似乎仍旧只有夜倾桓这么一个儿子。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皇后经常会借着高人一等的地位去打压容嘉贵妃,但是都被那女子四两拨千斤的化解了。

她作为一个局外人,实在是看的再分明不过,若是单单只凭着皇后那点伎俩要想扳倒容嘉贵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因此她在暗中帮了她一把!

从容嘉贵妃进宫开始,昭仁贵妃就没有对她表现出过丝毫的不善,却也没有刻意的讨好和亲近,唯有这样的关系才是最安全的。

后来无意间的一次机会,她偶然见到容嘉贵妃亲自去御花园的池塘里面摘莲蓬,当真是惊的不行!

这样的事情自然有宫人去做,她身为贵妃如何能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陛下见到之后,也不过是宠溺一笑,语气略有心疼的叮嘱她不可寒了身子,旁的斥责的话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是从那个时候昭仁贵妃方才终于明白,不管她们再是怎么做,都不可能得到陛下的青眼,而容嘉贵妃哪怕就是犯错,在陛下的眼中那也是无伤大雅的。

那次之后,她便知道了容嘉贵妃时常会亲自做一些小点心来吃,虽是比不得宫中御膳房做出来的精致爽口,但是架不住陛下喜欢吃。

而后宫中那段时间,有太多的人都在暗中效忠容嘉贵妃的行为,试图利用这样的方法吸引陛下的注意。

但唯有昭仁贵妃没有那样做,在她看来,已经有了容嘉贵妃珠玉在前,其他的人不过东施效颦罢了!

在那以后她便开始不着痕迹的接近容嘉贵妃,不会过分亲近,但却一直保持着若有似无的联系。

她每每从容嘉贵妃那里学到了新的糕点的做法,便会自己试着去做,之后拿给她品尝,她自己也一同将那些糕点吃的一丝都不剩。

可当她回到月华宫之后,就会赶快服食解药,未免毒素入侵五脏!

回想起这些,昭仁贵妃的眼中便不禁浮现出一抹寒光!

没错!

是她一直在给容嘉贵妃下毒,剂量很小,就算是初时太医要查也查不出来。

而待到终于能发现端倪的时候,定然已经毒气攻心!

陛下素来担忧宫中会有人暗害容嘉贵妃,是以凡事都极为小心谨慎,但他万万不会想到,自己会以身犯险,亲自吃下那跗骨毒药!

再后来容嘉贵妃再次传出有孕的消息,这一次,昭仁贵妃却是已经不再担忧了。

就算怀上了又如何,也要能生的下来才是!

但是昭仁贵妃心中有恃无恐,却不代表皇后也是如此。

已经有了一个夜倾桓,若是再让她生下一个皇子,是不是连这后宫之主的位置都要被她夺了去!

这般一想,皇后只觉得要是再不采取行动的话,怕是难免不会走到那一天。

依照陛下如今这般宠爱容嘉贵妃的态势,保不齐那一日就会废了自己的皇后之位给她来坐!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是以在后来的时日里,皇后方才联合太后还有西宁侯,一并设计了一出局,以此陷害容嘉贵妃。

要说皇后对付容嘉贵妃倒是还好说,至于太后和西宁侯,则完全是看重了陛下对她的在意,想要让她为他们做事而已。

没有想到被容嘉贵妃挡了回去之后,他们恐她会泄露此事,是以便意图杀她灭口。

再则,只要有她在一日,陛下便会一直念着她,夜倾桓便也会一直稳稳的坐着太子之位,这对西宁侯来讲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时的庆丰帝已经隐隐有些脱离他的掌控,倘或是再来一个太子一样不听他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是以他们略作商议,便敲定了计划!

只是在那些计划当中,却是少了一人,能够将所谓的证物放到容嘉贵妃的寝殿当中。

而这个人选他们最终选择了昭仁贵妃!

因为合宫上下,只有她与容嘉贵妃有些联系,尚且能够说得上话,换成旁人的话,定然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这样的事情昭仁贵妃自然是不愿答应,只是因着她当时方才生下九公主不久,皇后便好刚好以她的性命作为要挟,她无奈之下便也只有妥协的份儿!

她假意晕倒在云华宫中晕倒,借着被送进内殿的时候,便趁机将那些所谓联系北朐的信件放到了床榻下面。

再之后的事情,她便只等着看戏就是了!

昭仁贵妃至今都记得,那一日宫中的气氛究竟有多低迷,陛下的怒气有多么的可怕!

云华宫的宫殿中,跪了满殿的宫人,她静静的站在皇后后面,看着床榻边慢条斯理的下床的女子,心中不觉震撼!

就算是面对被陛下捉奸在床的情况,她依旧可以毫无一丝惧意的站在那,目光澄净的望着她们,没有半点的羞愧之色。

所谓与侍卫通奸,自然都是假的,不过就是在自己做好的糕点里面放了一些迷药,不多只有一点点。

更何况昭仁贵妃自己也跟着吃了进去,是以容嘉贵妃并没有怀疑。

这方才是第一步!

有了通奸这么一说,才好请陛下下旨搜查那名破窗而逃的侍卫,接着无意间发现了寝殿中的那些书信,自此容嘉贵妃便背上了通敌叛国的罪名!

只不过,当时因着她怀有身孕,是以陛下并没有立即将她处死,再加上宫中多有传言,只道她腹中怀着的孩子都不是陛下的。

也是为了杜绝这样的流言蜚语,陛下便特赦她将孩子生下来,之后她便饮鸩自尽了!

昭仁贵妃的声音落下之后,大殿之中一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所有的人都皱眉听着这样一段故事,不知是该感慨陛下用情至深,还是该轻叹那一生那女子红颜薄命。

已经过去了十几年的旧事,再次提起的时候,依旧是不禁牵动着人心。

尽管过去的事情有太多的人没有参与,但是如今只是这般听闻,便也可感其中的悲戚。

见众人一时间皆是面有戚戚焉,昭仁贵妃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慢慢的低下了头。

虽说是答应了夜倾昱会揭露西宁侯的罪行,但是到底她会怎么说却是没有同他保证,是以这当中加减一些言语也是使得的。

今日之事过后,她的结局已经注定,但是至少不会让羽儿以后被人戳着脊梁骨唾骂。

谁知昭仁贵妃方才这般想,便听到殿外忽然传来了一道朗润的音色。

“贵妃娘娘怎地不提,当日下毒害我母妃之事?”

众人不觉闻声望去,却是只见从殿外走进一名一身华服的男子,面容清隽,唇角一点邪笑,显得整个人都带着一丝神秘之感。

夜倾昱!

“臣等参见六殿下!”殿内众人见到夜倾昱,连忙躬身施礼。

而昭仁贵妃看着走到她面前的男子,却是心中猛地一惊!

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当年自己给容嘉贵妃下毒的事情?!

不可能的!

那件事情就是连陛下都不知道,他是如何知晓的!

“怎么?那么多的事情都已经承认了,还差这一桩吗?”夜倾昱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听在昭仁贵妃的耳中只觉得仿若是罗刹的索命之音。

尽管夜倾昱一直微微含笑的望着她,可是那笑意却根本未曾达到眼底,只不禁令人觉得头皮发麻。

“不是!不是的”一边说着,昭仁贵妃一边拼命的摇着头。

见状,夜倾昱的眼睛微微眯起,眸中寒光一闪,满是威胁之意。

忽然想起生死未卜的夜倾羽,昭仁贵妃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她慢慢的移开视线环视着朝中的众臣,眼中满是迷茫之色。

“是我!是我害死了容嘉贵妃,我是罪人!”说完,她便忽然扬起手中一直藏在袖管中的匕首,一下子就抹了脖子。

鲜血顿时如同泉涌一般的冒出,很快就晕湿了她身上素白的衣裙,昭仁贵妃慢慢的倒在地上,眼泪和血液混在一起,最终都变成了殷红之色。

回头想她自己的这一生,竟是都不知在做了些什么,明明那么厌恶朝云华,可最终她生活的最好的那几年,偏偏都是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穿她爱穿的衣裙、做她擅长的糕点、养着她的儿子走着她曾经走过的路!

不知容嘉贵妃死的时候,可是如她这般后悔,后悔入了这道宫门,承了帝王的恩宠,自此终身不得自由

看着上一刻还说着话的人,此刻却是直挺挺的倒在血泊当中,只令人觉得不胜唏嘘。

见状,夜倾昱的眸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异色,他神色肃穆,拱手朝着昭仁贵妃的尸身恭敬一拜,算是全了他们之间的母子之情。

不管他对她是假意围合也好,她对他是存心利用也罢,到底幼年之时她曾经护过他,单是因着这个原因,这一拜也是她该得的。

夜倾瑄冷眼看着眼前的情况,神色却是并未看出异常,可是垂至身侧的双手却是紧握成拳,泄露了他最为真实的想法。

事到如今他方才算是明白,为何父皇要将母后留在宫中,为何夜倾桓当日不直接拿出证据致死西宁侯,原来竟是在等着这一日。

所谓夺嫡不过是夜倾桓的障眼法,他最真实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给容嘉贵妃翻案!

“哈哈”忽然,西宁侯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众人神色不解的望着他,似是有些疑惑他为何忽然发笑。

“夜倾桓!未曾料到你小小年纪竟是有如此心机!”似是已经接受了最坏的结果,西宁侯也不再刻意去掩饰什么,甚至是直接唤起了夜倾桓的名讳。

从夜倾昱进殿那时候起,西宁侯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他一直被关在羁候所,是以并不知道中间发生的各种曲折离奇的事情。

只是看着众人的反应,听着她同昭仁贵妃说的话,他便也可以大致猜到,定然是他同夜倾桓一起,玩弄了什么手段,欺骗了所有的人。

尽管此前他一直提醒夜倾瑄要防着夜倾桓,但是他也还是没有想到,竟然连夜倾昱都是他的人!

而夜倾桓听闻西宁侯的话之后,却是未见丝毫的不悦,唇边依旧是挂着淡淡的浅笑。

“可你竟是打算为自己的母妃洗刷冤屈,不觉得有些难以服众吗?此事你本该避嫌才是吧!”说着话,西宁侯的目光忽然落到了夜倾瑄的身上,显得意味不明。

就算是要审判此案,也该是与此事毫无干系之人才行!

“那朕总该无需避嫌才是!”

忽然!

殿外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令所有人都是不禁惊疑的朝着殿外望去!

------题外话------

月底啦月底啦!大家评价票月票交出来,否则过期就作废啦!

投给其他喜欢的作者大大也可以,就是表浪费啦!(づ ̄3 ̄)づ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