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起兵谋反/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丰帝的几道圣旨接连颁布了下来,在丰鄰城中激起了无数的水花。

对于当年容嘉贵妃的事情,丰鄰城中知晓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多。

可尽管如此,当他们听闻这女子遭受了如此阴险的构陷之后,也是纷纷对夏阙等人感到厌恶不已。

而当人们听闻,这其中的主谋之人,竟是还有前皇后卫氏,便不禁联想到了如今的大皇子殿下。

有一个如此心肠歹毒的生母,不知这位殿下又是如何品性?

到底都是皇家的人,他们这些寻常百姓也是接触不到,是以不过茶余饭后随口一谈,并不能作数。

说起来,那位容嘉贵妃便是三皇子和十二皇子的生母,如今既是已经为她洗刷了冤屈,却是为何不见陛下恢复三皇子的太子之位呢?!

这样的疑惑,其实不仅仅是丰鄰城中的百姓才有,便是朝中的一些大臣也是这般作想。

倘或陛下降下一道圣旨,再次册立三皇子为储君,说不定可以免了他与大皇子之间的争斗。

但是令人觉得奇怪的是,庆丰帝竟是一直不曾颁布这道旨意,甚至是在宫中待了没有几日,便再次出宫去了栖凤坡。

朝中之事,依旧是由三皇子代为掌管,靖安王从旁协佐,朝臣们自是不敢有何异议。

即便是大皇子一党的人心有不甘,可也终究什么都做不了。

而此时原本最是应该心急如焚的夜倾瑄,却是休沐在府,根本未曾上朝。

如今朝中的局势已经渐渐明朗,大多数的朝臣,都已经默默的将夜倾桓当成是下一任帝王来尊敬和辅佐,甚至就连锦乡侯也派人亲自送了贺礼到三皇子府上,以表容嘉贵妃沉冤得雪之喜。

虽是理由找的牵强了一些,但是好歹能表明他的立场!

自从前大皇子妃袁玮琴去世之后,锦乡侯便大受打击,一直病病殃殃的在府中养着。

有关朝中的一切事情他都后知后觉,但因着他已经算是远离了权力中心,是以也不曾有人再为难与他。

锦乡侯也算是幡然醒悟,自己为大皇子卖命了大半辈子,谁知最后竟闹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尽管是因为他自己招惹了靖安王府的人,但那毕竟也是为了大皇子谋划,可怎知他竟是半点情面不讲。

旁的倒也罢了,可他万万不该最后当着他的面,舍弃了琴儿的性命!

这个才是令锦乡侯最为惊心的!

如今,他只求安稳度日,只要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别的不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都是与他无关的。

而这边也不知是锦乡侯这般作想的原因还是如何,谁知没过几日,丰鄰城中果然再起波澜,甚至事情大到令所有人都感到无比震惊!

大皇子夜倾瑄起兵谋反!

这一场变故,发生的意外又迅速,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忽然之间发生,令所有人都感到措手不及。

原本夜倾瑄是在府中休沐,后来听闻他遇刺受伤,便在府中静养了几日,一直不见他上朝。

直到负责看守夜倾漓的侍卫进宫报信,说有一批黑衣人劫走了八殿下,众人方才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是以待到靖安王带着人去到大皇子府上,却并未见到他人时,众人方才恍然发觉,怕是要大事不妙!

大皇子的府上只留下了他后院的妻妾,但是他本人却是已经不知踪影。

而与此同时,远在丰鄰城外的一处驿站中,夜倾瑄看着眼前许久未见的人,不禁神色激动的拍了怕他的肩膀。

“皇兄是打算起兵谋反?!”夜倾漓的声音似是带着一丝惊疑,似是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闻言,夜倾瑄的眸光不禁变得愈发的幽暗,眼神瞬间变得狠厉无情。

“除此之外,为兄已无路可走!”

倘或不起兵的话,难道真的要等到夜倾桓登上皇位的那一日吗?!

真的到了那日,这世间可还有他的容身之所!

原本夜倾瑄还没有下定决心这般做,但是听闻尉迟先生的话,再加上近来看着父皇的举措,他心中已是万般悲凉。

同样都是身为皇子,同样都是父皇的儿子,为何他就要如此偏心!

看着夜倾瑄异常愤怒的神色,夜倾漓沉默了半晌,方才拱手朝他说道,“臣弟定然誓死追随皇兄!”

事实上,就算是皇兄要谋反,他也无需要救自己出来。

毕竟他被父皇禁足许久,很多事情也是爱莫能助,但是当日一旦皇兄起兵,夜倾桓一定不会当过自己。

是以皇兄就是这般救了他的性命,他便定然会以这条命,为他效犬马之劳!

被禁足的那段时间,虽是万事不得自由,但是一些极为重要的消息,他还是听说了的。

皇后被废、娴妃被问罪、夜倾桓和夜倾昱联手欺骗了所有人这一切的一切他都已经听说。

甚至还有七皇兄薨逝的消息!

“七哥他”说着,夜倾漓的眼中不禁满是忧伤之色。

从小到大,就只有皇兄和七哥对他最好,他也发过誓,这一生都会跟着他们,不管他们做什么,他都会全力支持。

但是谁知,当他好不容易重见天日,竟是已经变得如此物是人非。

“他是被刺客杀死的!”

夜倾瑄的话虽是如此说,但是却并没有说清楚夜倾睿究竟是为何而死。

有关夜倾睿为了救慕青冉才死的事实,他并没有过多的透露给夜倾漓知晓,不知为何,他就是有些下意识的想要隐藏这个真相。

因着夜倾漓一旦知晓事情的全部真相,他势必要找慕青冉寻仇的。

而对于夜倾瑄而言,他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担心夜倾漓,还是在担心慕青冉!

闻言,夜倾漓的心中却是不禁满是疑问,只是眼下也不是考虑那些的时候,还是先顾好眼前的局面要紧。

七皇兄已经薨逝,有关他被刺杀的事情,他日后自然有大把的时间去探查。

眼下还是要考虑究竟该如何将这局面反败为胜!

“皇兄可有何计划?”在夜倾漓看来,如今最是要紧的,便是连父皇也站在他们那边。

如此一来,倒是显得他们师出无名!

“尉迟先生已经先一步出了丰鄰城去调兵,眼下大军就驻扎在城外,我们只需打着清君侧的旗号,便可以大张旗鼓的起兵!”

原本夜倾瑄还没有想好,究竟要用什么样的理由出兵,不过之前因着娴妃的事情,倒是给了他一些想法。

如今父皇对夜倾桓简直就是言听计从,与当日的娴妃有何区别!

既然此前娴妃可以利用罗斛香迷惑父皇,那么夜倾桓自然也可以!

他便是要打着这个旗号出兵,左右眼下父皇也不在宫中,夜倾桓根本就是百口莫辩。

而他如今正巧在把持朝政,便以此为由,夜倾瑄也有人在朝中呼应,如此里外配合,方才能成事。

“可夜倾辰那边”夜倾漓的声音略有些疑惑的响起,说着话,他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倒不是他要说丧气话,只是难保父皇不会将虎符又还给了夜倾辰,届时怕是会有些不好办吧!

毕竟对方手中握有的数量,可谓是要比他们多太多了!

“八弟不必担心,这般情况为兄也是预料到了!”正是因为想到了,是以他方才会做出这样的冒险之举。

夜倾辰手中握有的军队,大多都在边境之地,想要在几日之内赶回丰鄰城中救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点,是以夜倾瑄方才会有恃无恐的发兵。

再则,眼下边境并不安定,虽然临水与北朐早已经归为丰延所有,但是仍旧有一些乱民和余党。

他已经派人探查过了,早前皇叔便是为了此事,方才暗中去处理了那么久。

是以如今,便是出兵的最佳时机!

听闻夜倾瑄的话,夜倾漓方才算是放下心来,只要大军难以赶来救援,那么凭借皇兄手中的这些将士,想要攻进丰鄰城简直就是不在话下。

不过为了确保万一,还是应当要做些举措才是。

“皇兄方才说,父皇眼下在栖凤坡?”说着话,夜倾漓的一双狐狸眼微微眯起,不知究竟在算计着什么。

闻言,夜倾瑄皱眉点了点头,随后心中略有些明朗的望着他。

难道八弟是打算

“臣弟有一计策,不知可行否?”

“说来听听!”相比起夜倾睿,夜倾漓的心思一直都更为阴险和狡诈,便是为人,也更为无情一些。

这一点,夜倾瑄的心中一直都是知道的,或许夜倾漓这一辈子唯一真心待过的人,就只有他和老七!

此刻听着他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夜倾瑄的眸光却是倏然一凝!

看着夜倾瑄微微一变的脸色,夜倾漓的眼睛却是不觉微微眯起,他怎么觉得皇兄的神色有些不大对劲儿呢?

“皇兄”

“你接着说!”想到方才夜倾漓说的话,夜倾瑄的心中便不禁觉得有些举棋不定。

他以前从来不会有这样的纠结的时候,但是如今事关她,就难免有些不受控制。

待到夜倾漓的话全部说完之后,却是只见夜倾瑄面色沉吟的坐在那,眉目的深思之色。

“八殿下真是少年英才啊!”

忽然!

屋外传来了一道含笑的声音,两人闻声望去,却是只见尉迟凛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先生过誉了!”

朝着夜倾漓略一拱手,尉迟凛便转头看向夜倾瑄说道,“在下也觉得,八殿下这办法很好!”

就算他们再是有把握,可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还是多一层保障的好。

而按照八殿下所言,方才是最佳的筹码!

闻言,夜倾瑄的眉头却是皱的愈发的紧,他也知道这个办法极佳,只是沉默了好半晌,他方才终于开口说道,“就按老八说的做!”

此次起兵,他本就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念头,如此行事的话,倒是的确可以加大他赢得几率。

至于其他的事,只要他赢了这一场仗,日后定然有大把的时间给他解决。

靖安王府

原本夏阙的事情一了解,紫鸢她们事情便会告一段落了,谁知紧接着就传出大皇子起兵谋反的消息!

事情竟是一桩接着一桩,生生让人觉得应接不暇。

但是她们怎样都没有想到,大皇子竟然真的敢起兵谋反!

他难道不怕被天下人唾骂吗?!

相比于紫鸢她们的震惊和诧异,慕青冉倒是显得淡定的多,似乎她早前就得到了消息一般。

而事实上,虽是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她也隐隐有些猜测。

总觉得夏阙的事情虽然是一个了结,但又未尝不是一个开始!

这是将夜倾瑄完全逼入绝境的一步!

俗语有言,狗急跳墙、物极必反夜倾瑄在朝中被夜倾桓打压至此,就连陛下也是全然站在对方那一边,这对他而言,是最为难以接受的。

倘或不起兵谋反的话,便只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份儿!

那样不堪的境地,想来夜倾瑄定然是不愿的!

静静的坐在书案之后,慕青冉看着手中的书卷,却是半点没有看下去的**。

听派出去的人传回来的消息说,夜倾瑄的大军已经驻扎在城外,他昨日似是有些异动,夜倾昱也已经连夜赶往了栖凤坡,为的就是防止他对陛下不利。

自昨日开始,丰鄰城中便已经开始戒严,城中人心惶惶,不知这场迫在眉睫的战争究竟会在何时爆发。

夜倾辰这几日一直都在四处忙碌,慕青冉心知他和夜倾桓定然是有所计划,是以便并没有特别的担心。

只是希望这场战争能够快些过去,或者最好能够免于这一战!

“启禀王妃!沈先生来了!”

忽然!

墨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断了慕青冉的思绪。

闻言,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心下略有些疑惑。

表哥来了?

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来?!

待到慕青冉去到正厅的时候,却是只见沈灵均面色焦灼的站在房中,眸中满是焦急之色。

“表哥怎么了?”

“珩儿没在你这里?!”方才他便急着问墨锦此事,却是不料竟然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听闻沈灵均的话,慕青冉的脸色却是不觉一变!

什么?

“他不曾来过!”因着近来城中不太平,是以她早前便叮嘱过外祖父他们,闲来无事还是莫要随意到街上去走动。

因此珩儿已经有几日不曾来过王府了!

但是眼下听着宋祁这般一问,慕青冉却是只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他今日去了私塾之后,就一直不曾回府!”

他原以为慕青珩是来了王府,往日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是谁知一直不见他回去,也没有口信儿传回去,他这才有些觉得不对劲儿。

珩儿那孩子素来做事极有分寸,就算是来了王府,也必然会命身边的小厮传信回府上,绝不会这般半点消息也无。

闻言,慕青冉的眉头紧紧的蹙起,眸中满是忧色。

难道

想到什么,她的心中猛地一紧!

“墨音!”

“属下在!”

“你带着人,去暗中查探珩儿的下落,切勿要打草惊蛇!”说完,慕青冉又朝着一旁的墨锦吩咐道,“墨锦,你派出王府的府兵,在城中大肆搜寻,越张扬越好!”

“属下遵命!”

他们两人离开之后,慕青冉稍稍稳住心神,方才转头接着朝沈灵均说道,“表哥也先回府上,带着府中的小厮们,也去街上做做样子!”

闻言,沈灵均瞬间就明白了慕青冉的意图,便也顾不得许多,赶忙匆匆离开。

谁知这边慕青珩的事情还未完,却是又得到消息,四公主夜倾城动了胎气,正逢生产之际,情况却是极其凶险,是以温府的下人特意过来请紫鸢前去!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