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陷阱重重/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然听闻这个消息,慕青冉整个人都是不禁一惊!

四皇姐她动了胎气?!

顾不得思考太多,她赶忙带着紫鸢直奔温府而去,坐在马车上的时候,慕青冉的心中一直“突突”地跳个不停,总觉得事情都赶在一起发生了。

这般一想,她的心中却是忽然划过了一抹不好的念头。

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珩儿方才失踪没多久,紧接着四皇姐那边便出了事,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慕青冉这边方才觉得有所疑惑,却是不料正在快速飞驰中的马车却是猛地一下停住,幸好流鸢眼疾手快的护住了她和紫鸢。

马车之外忽然想起的刀剑相搏之声让慕青冉瞬间醒悟,中计了!

墨音和墨淸等人被她派出去寻找珩儿的下落,她身边只带着墨影和墨潇两人,怕是难以力敌!

“流鸢,你先走!”慕青冉的声音沉着的响起,尽管外面已是刀光剑影一片,可她依旧是面色平静的朝着流鸢说道。

“王妃”

听闻慕青冉的话,流鸢却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

这样危险的情况,她怎么能先走呢!

“你听我说,进宫去找王爷,墨影和墨潇撑不了多久的。”只是在刀剑声响起的瞬间,她便已经想通了整件事情的关键。

眼下她定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想要直接逃走却是根本不可能!

微微挑起车帘的一角,果然见到外面黑压压的一片,全部都是一身黑衣的蒙面人。

见状,流鸢心知王妃说的是对的,倘或她能成功冲出去,至少还能保证搬来救兵。

“奴婢这就去!”话音落下,便只见流鸢身形一闪就冲出了马车。

听着马车外除了刀剑之外再无其他的声音,紫鸢忽然觉得心中一阵凉意。

是大皇子!

一定是他派来的人要杀了王妃!

想到这,紫鸢的手探向腰际,紧紧的握住了一包药粉。

她素来有这样防身的习惯,没想到隔了这么许久的日子,竟是再一次派上了用场。

而慕青冉眉头微蹙的坐在那,却是忽然取出一支小巧的玉哨,抬手便置于了唇边。

这个玉哨是当日她和亲之前夜倾辰给她的,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为了不暴露夜倾辰身后的势力,基本都未曾用过。

唯一的一次,还是联络地宫的人,让他们安顿好珩儿和慕青蓝她们姐妹俩。

如今终是可以派上用场了!

清脆的哨音响起,令马车外缠斗在一起的人均是不禁一愣!

只是相比于对方的不明所以,墨潇和墨影却是不觉松了一口气。

这是王爷的哨子,素来都是未免他遇害被困之时,留作保命之用。

眼下王妃吹了这哨音,却是恰是时候,毕竟他们两人也是顶不了多久了。

对方的武功虽是不见得如何高强,但是架不住人数众多,如此车轮战杀了一批还有一批,便是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

而那一阵清脆的哨声方才落下,便只见不知从哪里冒出的人,纷纷加入了厮杀当中。

看着那些人的打扮,根本就不似暗卫亦或是王府的护卫,反倒都是一些寻常的平民百姓。

可看似寻常普通,杀起人来却是堪比那些暗卫的手段!

对方见局势有些不好,便赶忙改变了战术,纷纷直奔马车这边而来。

原本他们是打算将靖安王妃身边的护卫也一并杀死,但是眼下看来,还是只能挑最要紧的事情办了。

王府这边所有的人均是被缠斗住,一时不得脱身,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车被人驾走,毫无半点扭转之力。

感觉马车跌跌撞撞的向前飞驰而去,慕青冉却是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小腹,眸中满是忧色。

“紫鸢”慕青冉的声音轻轻的响起,马车颠簸中,她的身体似是不稳一般的倒向了紫鸢。

见此,紫鸢却是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她,谁知却被慕青冉一把推了出去,直接摔下了马车。

而驾车的那名黑衣人也是顾不得许多,只以为是她被颠簸出去,反手掀起车帘见慕青冉依旧还在车内,便狠狠的一扬鞭,加快了马车的进程。

只要靖安王妃还在手上,就算是完成了任务,至于其他的人生或者死,对他们而言都是无所谓的。

再说另外一边,紫鸢被慕青冉退下马车的那一瞬,她的眼中那么清晰的看到了王妃眼中的坚定和担忧。

滚落下马车之后,紫鸢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滚了好几圈方才停下,手臂上传来传来钻心的痛意,动也不敢动一下。

她挣扎要站起,却是方才走了没几步,却又再次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而此时的靖安王府,已经是一片阴云密布,风雨欲来。

紫鸢按照慕青冉的吩咐直奔皇宫的时候,却是不料被宫门口的侍卫给拦了下来,她心中急切的要去找夜倾辰,便二话不说的直接硬闯,打伤了数名的禁军。

最后还是段御风得了消息,匆忙赶至宫门那处,将她带去见了夜倾辰。

这般一耽误时间,待到他们终于回到那里的时候,马车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群黑衣人在马车离开之后便也纷纷开始撤退,墨影和墨潇本打算追踪他们而去,谁知他们竟是几个人一伙,离开的方向都是分散的,根本不在一处,分明就是刻意要混淆他们的视听,让他们根本无从分辨王妃究竟被带往了何处。

看着空空荡荡的街上早已没有了马车的影子,夜倾辰的眼中忽然迸发出了强烈的杀意,似是要将所有人都吞噬殆尽。

见状,墨影等人均是纷纷跪在了地上,脸上均是肃穆之色。

就算是要请罪,也要等到将王妃救回来之后,眼下还是王妃的安危最为要紧。

流鸢看着街道上早已消失不见的马车,眼睛顿时就红了起来。

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走,见她这般状态,墨潇却是一把拦住了她,“去哪?”

“我要去救王妃!”说完,便狠狠的甩开墨潇的手,转身便要离开。

闻言,墨潇却是眉头一紧,从后面趁她不备,一掌便劈在了她后颈,随后伸手将她揽进了怀中。

王妃被人劫走,他的心中也是万分忧心,只是这般毫无目的的去找,无异于如同大海捞针。

还是要先想想对策,听从王爷的命令行事,定然会救出王妃的!

看着夜倾辰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墨刈等人只觉得事情愈发的糟糕。

一直以来,王爷便只听王妃的话,眼下王妃被人劫走,无异于是生生将王爷的心都剜掉一般。

就像他听闻紫鸢下落不明的时候一样!

忽然!

几人只见夜倾辰慢慢的转身,一步步的朝着王府走去。

他身上的杀气渐渐收敛,直至消失不见,脸上一片清冷之色,未见丝毫的担忧。

瞧着他这般状态,墨影等人却是不禁更加的担心!

待到一行人回到王府之后,夜倾辰便直接回了浮风院,去到夜安陌的房中接过他之后,父子俩便一道去了书房中。

夜安陌的小手环着夜倾辰的脖子,乖乖的窝在他的怀中,不知是不是感觉出了夜倾辰今日心绪不佳,他静静的坐在他的手臂上,不哭也不闹。

看着那双与青冉别无二致的双眸,夜倾辰觉得他心中的戾气方才减少一分。

否则的话,他怕控制不住自己要大开杀戒!

“墨刈!”尽管已经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夜倾辰的眼眸却是依旧开始渐渐变得猩红一片。

“属下在!”

“此事绝不可让外祖父知晓!”不管编出怎样的谎话来,总之在青冉被救回来之前,绝对不能走漏了风声。

“属下明白!”

墨刈离开之后,夜倾辰的目光慢慢对上夜安陌的,见他眨巴着那双眼睛望着自己,他的心中忽然就狠狠的揪痛了一下。

绝对不可以任性的胡来!

他要理智!

只有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想到办法安全的将青冉救出来。

他知道是夜倾瑄派人劫走了她,为的是控制住自己!

青冉就是自己的软肋,夜倾瑄绑走了她,就等于是拿捏住了他,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是以就算知道夜倾瑄的大军就驻扎在城外,夜倾辰仍旧是不敢轻易的带着人杀过去。

因为一旦被对方发现的话,青冉的境地就危险了!

反倒是如今,只要夜倾瑄还未开始攻城,青冉就是绝对安全的,他要确保万无一失的将她救出来,容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墨晗!”

“属下在!”

“让宫九来见我!”

闻言,墨晗的心中却是不禁一愣!

只觉得今日王爷的每一个行为都极为反常,按理来说,王妃被人劫走,在他们看来,若是换作从前的王爷,此刻早就将丰鄰城杀得血流成河了。

但是如今,他只安静的抱着小世子坐在这,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他们执行着命令。

而且王爷要见宫九?

虽是不知道夜倾辰要见宫九做什么,但是墨晗却没有丝毫的疑问,直接领命就出了书房。

待到墨晗带着不修边幅的宫九重新回到书房的时候,却是只见夜倾辰依旧是保持着方才抱着夜安陌的姿势,动也不曾动过。

“本王有笔交易要同你做!”

闻言,宫九却是神色散漫的看了夜倾辰一眼,随后又扫了一旁的墨晗一眼,见她眸色冰寒的瞪着他,他方才懒懒的说道,“你媳妇儿丢了,想让我帮你找回来?”

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废话,宫九直接就道明了夜倾辰的意思。

听闻宫九的话,墨晗却是不禁急急的问道,“你知道我家王妃的下落?!”

虽是这般问,但是墨晗却不敢抱太大的希望,这人整日的赖在王府的后角门,消息应当不会那般灵通才是。

“眼下不知道,但是总会知道的!”见墨晗如此心急的神色,宫九的话却好像是刻意逗弄她一般,让人听闻不禁气结。

谁知未等墨晗发怒,便只听到夜倾辰的声音清冷的响起,“只要你能寻到她的下落,条件随便开!”

地宫的人均是已经暴露,由他们出面的话,夜倾瑄必然已经早就有所察觉。

但是宫九就不一样了,见过他的人不多,就算是有人认识他,却也万万不会想到他的目的是什么。

再则,他手中有一批人,消息十分的灵通,由他出面的话,想来会事半功倍。

“你瞧我如今这生活,便可知我无欲无求!”否则的话,他为何要选择做乞丐,直接找人决斗一场,立刻就能成为江湖万人敬仰的大侠了。

无欲无求呵!

闻言,夜倾辰却是忽然弯唇一笑,不禁令宫九看的一愣!

他倒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笑起来会是这般好看!

“墨晗,你今晚便去夜倾瑄的大营中刺杀他,只准成功,不许失败,否则的话便自行了断吧!”

“属下遵命!”

听闻夜倾辰的吩咐,墨晗眼也不眨的便直接应下,倒是一旁的宫九听闻之后,却是不禁眉头一跳!

“等消息!”说完,宫九便神色纠结的径自离开了书房。

见状,墨晗却是不禁微微一愣!

他方才不是不答应吗?

怎地忽然之间就同意了?

直到房中再次静了下来,夜倾辰双手抱着夜安陌,不觉将头埋在他小小的肩膀上,只觉得鼻息之间满是淡淡的奶香之气。

青冉的身上也一直都有着淡淡的香气,初时是药香,后来便是一种说不道不明的香味。

夜倾辰觉得,或许青冉身上的馥雅香气,便是他今生所中的罗斛香,却此生都不愿戒掉!

从两人相遇到如今,他前前后后弄丢了她三次,第一次是被卫茹和卫霖劫走,第二次是她自己设计要金蝉脱壳。

而如今的这一次,倘或一步走错,便是生离死别!

是以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一定要救回她,完完好好的救回她!

原本墨影等人还有些担忧,恐夜倾辰因为慕青冉的失踪而性情大变,届时无论是他们何人,皆是无法控制他的。

但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慕青冉被接走开始,夜倾辰就表现的前所未有的淡定。

他一直沉着的安排着所有的事情,任何的细枝末节都没有放过,那时他们方才明白,在王妃未被安全的救回之前,王爷定然是全心全意在营救她的事情上,万事不会分心。

可他们方才稍稍安心,却是没有想到便生出了变故。

从府外归来之后,夜倾辰便一直抱着夜安陌坐在书房中,不用膳也不休息。

只是就算他受得住,夜安陌如此小的年纪也是受不住!

奶娘和负责照顾夜安陌的婢女不敢擅自进入书房,最终便只能让墨锦代为进去瞧瞧情况。

夜安陌倒是不曾哭闹,但是也沉着一张小脸,静静的待在夜倾辰的怀中,父子俩的神情如出一辙。

“王爷该用膳了!”墨锦的声音试探的响起,却是半晌没有听到夜倾辰的回答。

见状,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说道,“倘或是饿坏了小世子,想来王妃回来见了,怕是要心疼的”

话落,果然见到夜倾辰的神色微微一变!

“端进来吧!”

“是”说着,墨锦便赶忙吩咐门外的婢女将膳食都端了进来。

看着夜倾辰只一口一口的仔细喂着夜安陌,自己却是半点也不吃,墨锦想了想,方才接着说道,“小世子倒是安好,可王爷您这般,王妃如何不忧心呢!”

他们旁人再是如何劝皆是无用的,但是只要提到王妃,王爷再是不悦,还是会考虑一番的。

果然!

墨锦此话一出,夜倾辰喂着夜安陌的手顿了顿,随后自己也捡些糕点随意的垫垫肚子。

还未救回青冉,他要好生活着,为她活着!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