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囚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另外一边,慕青冉被那群黑衣人劫走之后,马车一路出了城。

车内与她同坐着一名护卫打扮的人,方才上车便用一条黑布蒙住了她的双眼。

因着那人一直不曾离去,是以慕青冉便也不敢再做一些小动作,只能安稳的坐在那,心中不停的思考着这整件事。

若她所料不错的话,墨音他们必然已经找到珩儿了!

夜倾瑄就算是派人掳走了珩儿,也定然不会将他藏得太深,因为他没有那个心思。

毕竟绑走珩儿的目的,是为了让她担忧,只随随便便将他藏个个把时辰就是了。

待到自己如眼下这般被他们成功劫走,珩儿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

说起来,慕青冉倒是觉得,或许夜倾瑄派人去栖凤坡的事情,也是计划中的一步。

想来原本是打算引着夜倾辰前去的,因为夜倾辰不在丰鄰城中,他们劫走自己的时候,方才会更加的顺利。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夜倾昱带着人去了!

是以他们改变了方法,选择从她身边在意的人下手!

不管是外祖父还是珩儿,亦或是表哥他们,只要其中一人出事,自己势必要万分忧心的。

而在此情况下,夜倾瑄再派人来假意通知她,温府上出了事情,心中慌乱的她便不会有所怀疑。

因着此前就听紫鸢说起,或许四皇姐这一胎会是双生子,是以她得知这般情况后便一直担忧着。

想来夜倾瑄也是误打误撞,刚巧他利用了四皇姐的事情,恰好是她心中极为在意的。

乍一听闻四皇姐动了胎气,她心中如何惊忧!

偏巧就是被人利用了这一点!

一路上,马车跌跌撞撞的向前飞驰,慕青冉的手紧紧的把住一旁的小几,尽量稳住她的身子。

待到马车终于停下的时候,她只觉得眼前发黑,头晕目眩的厉害。

方才走了没几步,她的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另一旁的那名黑衣人顿时眸光一凝!

再次醒来的时候,慕青冉方才睁开眼睛恢复了意识,下意识的便伸手覆在了自己小腹之上。

未曾感觉到身体的异样,她方才稍稍安下心来。

她的目光慢慢的在屋中环视了一圈,却是一眼就看完了。

这是一个极为朴素的房间中,室内的摆设很是简单,没有丝毫的精致考究可言。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屋中也没有其他的人,门外似乎也没有人把守的样子。

方才走下床榻,慕青冉还未来得及走向门边,便只见原本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两名做婢女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夫人醒了!”看慕青冉好好的站在地上,其中个子稍高一些的那名婢女面露喜悦的说道。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却是不禁一闪!

夫人?

她可以确定对方是在同自己说话,可为何要唤她为夫人?!

“这是安神汤,夫人快趁热喝了吧!”说着,另外一名婢女便手捧着托盘走到了桌前,将膳食小心的摆好。

见慕青冉面露深思的望着她们,却是并不用膳,那两名婢女相视一眼,均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为难。

想了想,她们两人便连连跪倒在慕青冉的眼前,面露惧意的同她说道,“还请夫人用膳吧!稍后若是殿下知道夫人您水米未进的话,奴婢们只怕性命不保!”

说完,那两名小丫头甚至是忽然啼哭了起来,看起来好不可怜的样子。

可是慕青冉见她们这般,却是忽然扬唇一笑,好像根本没有丝毫同情的样子。

真真是可笑的紧!

是她们的人将自己掳了来,那她们是生是死与自己有何干系!

再则,能够在此刻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定然皆是夜倾瑄的心腹之人,否则的话,他定然不会如此大意的将自己的行踪泄露给旁人知晓。

这般一想,慕青冉再次看向那两名婢女泪眼涟涟的样子,忽然觉得可笑无比。

“你们倘或是能在我面前自行了断,想来我倒是会心疼一下。”说着,慕青冉神色淡然的坐到了椅子上,眸光精亮的望着她们,似是在等着她们自己动手。

听闻慕青冉的话,那两名婢女却是不禁眉头微皱,根本没有想到慕青冉会说出这样的话。

见她们一时间僵愣在了那里,慕青冉便也不再同她们多言,只静静的坐在那里,眸光不知落到了何处。

忽然!

房门再次被人从外开启,慕青冉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却是果然见到夜倾瑄脸色微沉的走了进来。

“殿下!”一见是夜倾瑄来了此处,那两名婢女赶忙慌慌张张的同他问安,似是极为担心他会降罪于她们一般。

“退下!”

话落,她们便赶忙退出了房中,一并将房门再次关上。

看着桌上不曾动过的膳食,夜倾辰的眸光不觉一闪!

“我若要害你的话,你以为自己还能好好的坐在这!”

闻言,慕青冉却是忽然淡淡一笑,随后将面前的托盘朝着夜倾瑄那一边推了推。

他自然是不会害了她的性命,毕竟还要利用她的这条命去牵制夜倾辰。

但是不取她的性命,不代表不会搞一些别的小动作,眼下她身在敌营,万事还要小心些为好。

对于夜倾瑄这个人慕青冉的戒心还是很重的!

瞧着她这般行事,夜倾瑄的眸光却是不禁渐渐变得有些幽暗。

本想直接起身离开的,可是看着慕青冉微微苍白的脸色,夜倾瑄最终还是神色不虞的取过了碗筷,每一道菜都吃了一口,甚至连那碗安神汤也尝了一口。

随后他方才静静的坐在那,似是让慕青冉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事。

见状,慕青冉的面色不变,可是心中却不禁有些惊讶!

她没有想到夜倾瑄竟然会做到这一步,看来她的性命果然很是有价值呢!

不再理会坐在面前的夜倾瑄,慕青冉慢条斯理的用着膳,脸上一片平静之色,好像被绑来的人根本不是她一般。

“你不害怕?”夜倾瑄的声音略带着一丝疑惑的响起,他的眼中带着深深的不解。

他不明白慕青冉是在强自镇定,还是真的无所畏惧!

不过是一个女儿家,被敌人掳到这种不知名的地方来,她竟是一丝恐惧之意也没有吗?

还是说她料准了自己不会将她怎样?!

闻言,慕青冉却是神色淡淡的说了一句,“自然是怕的”

怎么可能会不怕呢!

他既是抓了自己来,便必然会以她相要挟夜倾辰,届时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和举动都是未知的,她如何能不担心!

“可殿下会因为我害怕就放了我吗?”说着,慕青冉微微抬头看向夜倾瑄,眸中满是平静的柔光。

可慕青冉这个问题,却是不禁一时问的夜倾瑄有些语塞。

费了这么大的周章方才将她抓了来,他怎么可能会放了她!

单单是看着夜倾瑄的神色,慕青冉便可知道答案是什么。

是以她只淡淡的一笑,接着开口说道,“既是不会,那我的情绪对殿下而言,想来并不重要!”

话落,慕青冉便依旧低下头慢慢的用膳,情绪平静的不像话。

看着她神色温淡的坐在那,夜倾瑄忽然觉得有一种错觉,好像他们之间本该就是这样的气氛和关系。

没有以往的那些剑拔弩张和针锋相对,他们也可以如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安静的坐在此处说说话。

只是事实的情况,却总是会有些事与愿违!

不知是从几时开始,夜倾瑄不再算计着时时想要除掉慕青冉,但是偶尔心中会闪过这样的念头。

因为他觉得倘或是不对自己的情绪加以控制的话,或许有朝一日他会毁在这女子的手中,便如同老七一般。

而如今,终于是走到了这一步,尽管心中隐隐有些动了恻隐之心,他依旧不能心软!

“不担心慕青珩的安危?”说不上是为何,夜倾瑄就是不愿见到慕青冉在他面前这般淡淡的神色。

他想要看到她惊慌失措,看到她卸下脸上一直挂着的温淡笑意,好像那样才是真正的她。

闻言,慕青冉正在喝汤的手不禁一顿,随后用绣帕微微擦了擦唇角,便声音轻柔的说道,“王爷会救走他的!”

既然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是自己,那么珩儿的安危便不那么值得担心了,凭着墨音的本事,定然会找到他的。

谁知慕青冉的话音方才落下,却是只见夜倾瑄的神色顿时大变!

他的眸光泛着森森寒意的瞪着慕青冉,似是她说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话一般。

夜倾辰

没想到她到了这个时候,竟是还在想着夜倾辰!

“是啊!夜倾辰的确是能够救走慕青珩,可他却救不了你!”说着,夜倾瑄的唇边忽然扯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她不是一直都被夜倾辰保护的很好嘛!

可是如今他还不是一样没有保护好她!

听说了夜倾瑄话语中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慕青冉的眸光淡淡变得寒凉。

见她一时没有说话,夜倾瑄的心中却是不禁升起了一抹快感,他慢慢将身子靠向椅背,神色悠闲的同她接着说道,“不若我们来打个赌,看看夜倾辰在你和这万里江山之间,到底会选谁?”

说完,夜倾瑄的眼中满是兴致盎然,本来不过还是随口一提,可是如今他竟是当真变得极为好奇。

到底夜倾辰是选择力保夜倾桓上位,还是会选择他这位倾国倾城的王妃!

闻言,慕青冉的眉头却是不禁微微蹙起,眸光渐渐黯淡了下来。

这才是她最为担忧的事情,一旦夜倾瑄利用自己去威胁夜倾辰,那她便成为了他的绊脚石,会令他成为整个丰延的罪人!

看着慕青冉渐渐变得有些忧郁的神色,夜倾瑄却是突然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他很矛盾!

一方面想要看着慕青冉向他认输,一方面又不忍见她如此神色,倒是莫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然而就在夜倾瑄离开房中之后,慕青冉脸上的神色却是忽然一变。

她依旧是静静的坐在那,心中无限忧思。

如今可以确定的是,想来四皇姐和珩儿都是无事的,那么最令人担忧的就是夜倾辰了!

夜倾瑄既是敢如此正大光明的将她劫回来,想来这里并不容易被人找到。

再加上来时的路上,她身边一直有人看着,是以尽管用了墨熙的香粉,却是只有一小段路而已。

还有便是不知紫鸢现在如何了?

她可是已经被人救回去了?!

得知慕青冉被夜倾瑄劫走的消息之后,夜倾桓便匆匆忙忙的赶到了靖安王府。

他想着依照夜倾辰对慕青冉素日着紧的样子,怕是如今面对这样的情况,不定如何发疯呢!

可是谁知当他到了王府之后,却是只见他安静的坐在书房中,不停的写写画画,似是在计划着什么。

原本见他这般行为,夜倾桓还稍稍有些放心,可是当他见到夜倾辰怀中睡着的夜安陌时,整个人皆是一惊!

“他这般样子多久了?”夜倾桓的眉头微微一皱,朝着一旁的墨锦轻声问道。

“回三殿下的话,从得知王妃失踪之后,王爷便将自己关在了书房中,已经有四五个时辰了”说着话,墨锦的眼中也是不禁划过了一抹忧色。

眼下小世子已经睡着了,可王爷依旧是抱着他不撒手,他们也不敢贸然上去抢。

若是当时得知王妃失踪,王爷便大发雷霆的发泄出来,他们说不定还会更加安心一些。

但是如眼下这般,着实令人觉得心中惶惶难安!

闻言,夜倾桓的眉头却是不禁越皱越深,他抬脚走进书房之中,几步便走到而来夜倾辰的面前。

“陌儿睡了,将他抱回房吧!”

夜倾桓的声音温润的响起,可是夜倾辰却好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是面色清冷的坐在那,根本不为所动的样子。

见状,夜倾桓的眸光也是不禁微微变得一冷,抬手便要将夜安陌抱过来,却是不料被他极快速的闪身躲掉。

“滚!”

冷冷的一个单音响起,夜倾辰的眼神忽然变得凶神恶煞,满是杀意!

墨锦在一旁看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倘或王爷真的要是发起怒来,再和三殿下打起来可如何是好!

“夜倾辰!你给我清醒一点!这里是靖安王府,没有人能够将陌儿夺走的!”瞧着夜倾辰这般样子,夜倾桓也是一时间来了脾气,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吼道。

听闻夜倾桓的话,夜倾辰的眸光却是倏然一凝!

随后狠狠地甩开了夜倾桓的手,他轻轻的拍了拍吭吭唧唧的夜安陌,见他又是沉沉的睡去,方才安下心来。

“奶娘会好好照顾他的,你如今便要心无旁骛的想办法,如何将青冉安然无恙的救回来。”

闻言,夜倾辰依旧没有说话,却是紧紧的抱着夜安陌,慢慢的走出了书房中。

见此,墨锦的心中却是不禁觉得大喜,赶忙吩咐奶娘们过来接走了小世子,再让墨影等人均是守在浮风院中。

“六弟已经在回城的路上了,父皇那边也无事。”何况有烟淼在那里守着,必然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将你手中的虎符给我!”再次回到书房中的时候,夜倾辰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眸光直视着夜倾桓说道。

听闻夜倾辰的话,夜倾桓的眸光不觉一闪,“你有计划了?”

“虎符!”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夜倾桓最终还是将虎符交给了夜倾辰。

他不知道他究竟打算做什么,也不知道他的计划是什么,只不过既是因为他才害慕青冉被劫走,那夜倾辰想要如何做,他都会配合的。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