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抉择/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被夜倾瑄的人抓到这里开始,慕青冉便一直没有出过房间,也不知自己究竟是被关在何处。

原本她以为门外并无人在把守,可是昨日她方才推开门,便只见一名黑衣人从天而降,直直的落在了她的面前。

那时她方才明白,夜倾瑄不是没有派人看着她,只是没有在明面上看守她而已。

而夜倾瑄从那日离开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过,她也不知如今外面是何情况。

平日负责伺候的那两名婢女很明显已经受过了夜倾瑄的叮嘱,除了正常的问安之外,皆是不会过多的同她言语,行事分外的小心谨慎。

见她们如此小心翼翼,慕青冉的心中倒是不禁觉得可笑,竟是避她如洪水猛兽一般嘛!

算着时日,慕青冉觉得夜倾瑄想必是已经发动向丰鄰城的进攻了!

这场战役对于他而言,宜早不宜晚,时日拖得越久对他越是没有好处。

一旦等援军到了的那一日,夜倾瑄便再无胜算可言!

是以他眼下想必正是在忙着攻克丰鄰城,而皇城的守卫当中,当属禁军兵力最为强悍。

禁军统领段御风往日也是站场杀伐之人,他手中执掌着禁军一半的兵力,至于剩下的那一半则是被陛下给了陌儿。

如今,便也等同于是掌握在了夜倾辰的手中,这样看来的话,夜倾瑄定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方才这般不惜一切的抓了她来。

想来他定然是打算以自己作为要挟,让夜倾辰手中的那一半禁军不敢随意出兵,而届时他手上的人对上段御风的,简直就是毫无悬念!

只不过

不知想到了什么,慕青冉的眸光忽然渐渐变得极为明亮,眼中满是淡淡华光。

她相信夜倾辰!

相信他会有最好的判断,不管了是为了她,还是为了丰延的百信,他会做出最佳的抉择。

忽然!

“嘭”地一声响,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慕青冉下意识的转头望去时,那只见夜倾漓神色狰狞的站在门外。

身上的铠甲沾满了血迹,甚至是他的脸上也被溅上了血滴,头上的发髻略有些散乱,显得好不狼狈。

见状,慕青冉的眼中却是不禁划过了一抹了然的神色。

看来果然是开战了!

或许是被禁足了许久的缘故,慕青冉只觉得如今的夜倾漓似乎较之以往要更加的阴鸷,周身的气质很是骇人。

他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眸光愤恨的瞪着慕青冉,半晌方才走进房中。

“想不到你也有成为阶下囚的一日!”一步步的走进屋内,夜倾漓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慕青冉。

没有理会夜倾漓话语中的讽刺,慕青冉依旧静静的坐在那,桌下的手慢慢覆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夜倾漓到底还是与夜倾瑄不一样!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慕青冉总觉得夜倾漓对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恨意,从很早以前就有!

虽然夜倾瑄也同样恨她,但与夜倾漓给她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因为夜倾瑄他的恨并不纯粹。

那当中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情绪,慕青冉隐隐有些感觉,但是却不想知道。

见慕青冉依旧是神色淡淡的坐在那,并不接话,夜倾漓的眼中却是瞬间更加的气愤。

就是这副样子!

慕青冉她就是凭着这副淡然温和的样子,一次次的骗过了皇兄。

甚至还害死了七哥!

这般一想,夜倾漓的眼中忽然满是浓烈的恨意,他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眼色愈见狰狞。

“你害死了七皇兄,竟还能活的如此心安理得嘛!”说着,他一把掀翻了桌子,整个人都处于盛怒之中。

皇兄至今都没有告诉他当日七哥去世的全部经过,他以为自己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

可是事实上,那日在七皇子府上,他也大概听到了一些别人的议论,对于事情的真相也大概有些猜测。

旁人只道是七皇兄为了救夜倾辰方才不幸遭难,可是夜倾漓却打死都不信这样的事情。

先不说夜倾辰的武功怎样,单单有墨刈那样的护卫在身边,还轮得到旁人去救!

再则,七哥本就心仪慕青冉,倘或夜倾辰若是一朝毙命,保不齐七哥才会更加的高兴,又怎会出手去救他!

是以夜倾漓觉得,要么就是夜倾辰杀了七哥,或者七哥的确是为了救人而死,但却绝不会是夜倾辰。

反倒极有可能是——慕青冉!

虽然这样的想法对于夜倾漓而言很难理解,但是他觉得七哥还是极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毕竟早前他表示出对慕青冉的兴趣,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他本身心系于她,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但是夜倾漓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七哥的身上,或许并不奇怪。

可是就算夜倾睿不在意自己的性命,却不代表夜倾漓也同样不在乎!

先是七皇兄,现在又是大皇兄,慕青冉当真是个红颜祸水!

原本按照计划,他们既是已经抓到了慕青冉,那便该以她作为筹码去要挟夜倾辰。

但谁知皇兄却是只关着她,半点没有要利用她的意思!

而他们昨日于晚间突袭丰鄰城,却是不料早已被人发现,还未潜入城中便已经被人发现。

双方方才碰面便开始交手,战事一直持续到今日鸡鸣时分,他们这一方已是伤亡惨重,可即便如此,皇兄依旧没有打算利用慕青冉的意思。

到了眼下,夜倾漓竟是有些弄不懂,皇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难道他大费周章的特意劫了慕青冉过来,竟然是打算金屋藏娇吗?!

“殿下说错了!”说着,慕青冉慢慢的抬起头望着夜倾漓,声音异常轻柔的说道,“七殿下的确是因为我的原因而死,但并非是我害死了他!”

看着夜倾漓的眼中的怀疑之色,慕青冉不紧不慢的接着说道,“他是被大殿下的人杀死的!”

当日是因为夜倾瑄派了刺客来刺杀她,夜倾睿为了救她而挡了一箭,正是因此才丧命九泉。

如此说来,他的确是因为救她而死,这点她不会否认,但是真正对他出手,造成他离世的人,却是那群刺客。

闻言,夜倾漓整个人都不禁愣在了那里,似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慕青冉说的话一般。

七哥是被皇兄的人杀死的?!

“殿下方才如此说,想必已经猜到,是七殿下为了救我而死,那自然也该晓得,是何人想要杀我,而恰巧被七殿下得知。”

随着慕青冉的话一字一句的说出来,夜倾漓的眸光不觉一闪!

没错!

他是猜到了,只是如今听慕青冉亲口说出这件事,夜倾漓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竟然是皇兄的人杀了七哥,就算是误伤,可到底还是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你是想挑拨我与皇兄之间的关系吗?”忽然,夜倾漓的心中猛地闪过了一个念头,让他神色满是憎恨的瞪着慕青冉。

听闻夜倾漓的话,慕青冉却是不禁淡淡一笑,“殿下多心了”

她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何用,更何况他们又岂是那般好骗的!

与夜倾漓说这些,不过是为了让他明白,他同夜倾瑄之间一开始所求的就不一样,或者说他们兄弟三人之间的想法本就大相径庭。

看似都是想要争夺皇位,但是实际上,其实是不一样的。

之前夜倾睿在临死之前曾同她说,他自己不是当皇帝的料,是以也从不敢去肖想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因为他的心还不够狠。

但是他觉得夜倾瑄不一样,他是一个心冷意冷的人,是以他会在夺嫡之路上走到最后。

可是如今,慕青冉忽然有了不一样的见解,或许夜倾睿口中说的人,更像是夜倾漓!

这个人年纪不算大,但是心机却绝对不小。

虽是如今看起来未曾如何显露锋芒,但那是因为有夜倾瑄在前面挡着,否则的话,只怕这也是个难对付的主儿!

“皇兄不打算动你,但不代表我不打算!”

说完,夜倾漓便伸手欲拉过慕青冉,确实不料忽然听到的声音淡淡响起。

“如此你便算是坏了夜倾瑄的好谋划!”慕青冉的声音依旧是轻轻柔柔的,眸光很是温淡,似乎并没有因为夜倾漓的动作而有何惊慌。

但是事实上,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中有多紧张!

倘或如今她只是一人倒是无妨,可实际上

听闻慕青冉如此一说,夜倾漓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眼中满是怀疑的望着她,不知她又要耍什么花样。

“你觉得夜倾瑄是那种因为一名女子,而放弃皇位的人吗?!”

一句话,顿时问的夜倾漓哑口无言!

按照常理而言,皇兄的确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倘或他不是有心要包庇慕青冉,为何迟迟不肯将她绑到阵前。

只要将慕青冉带到大军驻扎的城外,他就不信夜倾辰还敢出兵!

“他在等!”说着话,慕青冉的眸光不禁渐渐变得有些微凉。

闻言,夜倾漓却是不禁更加有些觉得奇怪,眸中满是不解之意。

等?!

皇兄在等什么?

“等一个最佳时机,利用我一点点的消磨夜倾辰的意志”慕青冉的声音很轻、很淡,眸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她知道夜倾瑄为何没有直接令她出现在军中,这是一场心理战!

尽管所有人都会猜到,自己是被夜倾瑄劫走了,可是只要一日没有见到她的人,他们就不知她究竟被藏身何处。

而为了她的安危着想,夜倾辰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一方面他要担忧自己的安危,另一方面,他要顾忌丰鄰城中百姓的情况,夜倾瑄是要利用自己,将夜倾辰的意志折磨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再押着她出现在阵前,那时的效果才是最佳的。

听完慕青冉说的这些,夜倾漓再次看向她的眼神不禁一变!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明明已经是身为阶下囚,可是面对这样危险的情况,她竟还是能不断的推测着敌人的想法,当真是极为可怕。

但是夜倾漓不懂,她为何要同他说这些,不该是他坏了皇兄的计划,她才会更加的高兴吗?!

“你为何要提醒我?”

总不可能是因为好心就是了!

闻言,慕青冉忽然转头朝着他淡淡的一笑,“自然是因为我不想被用刑!”

这一句近似玩笑的话,让夜倾漓一时间不知她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正常情况下而言,慕青冉身为一个女儿家,素来又只是一位大家闺秀,纵是怕被用刑也是自然。

可是不知为何,夜倾漓看着她脸上挂着明媚的笑意,心中却是愈发不相信她说的话。

想来就算是对她用了极刑,她也是这副温温淡淡的样子。

“你”

“谁让你来的!”

忽然!

夜倾漓方才说了一个字,便被突然响起的暴怒之声打断。

两人闻声望去,却是之前夜倾瑄满面怒容的站在了门口,不知来了多久。

“皇兄”相比于之前在面对慕青冉时的气势汹汹,此刻的夜倾漓,倒更像是见了猫的老鼠一般,整个人的气势都低了下来。

“出去!”冷冷的低喝一声,夜倾瑄看也不看夜倾漓一眼,只眸光深沉的望着慕青冉的方向。

见状,夜倾漓便也不再多言,只好狠狠的瞪了慕青冉一眼之后,便转身出了房中。

待到房中再一次静了下来,慕青冉眸光淡淡的扫了夜倾瑄一眼,见他也同样有些狼狈之态,方才事不关己的转开了视线。

看来果然是出师不利呢!

说起来,若论起带兵打仗,倘或夜倾瑄能在夜倾辰的手上讨了好处,那慕青冉才会觉得奇怪呢!

或许他唯一的胜算,便是将自己绑到了此处,不过也说不定这是他做的最错的一个决定!

“慕青冉你要不要同我一起?”

就在慕青冉以为夜倾瑄会这样继续沉默下去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他开口说道。

可是听着他说的话,慕青冉却是不禁心中一紧!

他说什么?

同他一起?!

仔细想了想夜倾瑄话中的意思,慕青冉眸中满是惊疑之色的望着他。

他这是何意?!

慢慢朝着慕青冉走近了几步,夜倾瑄的手似是要抚上她的脸颊,却是被她微微偏头躲过。

见此,他的手便顿时顿住,随后方才若无其事的收回。

“夜倾辰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夜倾瑄的眼中满是坚定之意,神色极为郑重的向她承诺着。

只要对她好、宠着她、护着她这些夜倾辰可以做到,他也同样可以!

这几日夜倾瑄也想了许多,他或许是恨着慕青冉的,恨她为何偏偏要和自己对着干!

可是事实上,他却更恨他自己!

明明知道不该对她动了心思,明明已经有了老七的前车之鉴,可他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将她绑来是为了控制夜倾辰不假,但是只要她答应同他一起,他根本不会伤她性命。

待到他攻进了丰鄰城,杀了夜倾桓他们,便可以登基为帝,届时她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后,难道比不上一个王妃之位嘛!

越是这般想,夜倾瑄便越是觉得,慕青冉没有理由要拒绝自己,毕竟只有答应她,她方才有活路。

或者他还有其他的办法!

听闻夜倾瑄说的话,慕青冉初时有瞬间的错愕和震惊,半晌之后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想让自己背叛夜倾辰?

看着夜倾瑄信心满满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慕青冉的心中一时间觉得有些奇怪,他为何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难道他笃定了自己会答应?!

------题外话------

妃你的正文部分已经快要完结,之后大奇会开始写番外篇!

原本预计的番外内容,会有老三和烟淼、墨晗和宫九、夜安陌和

剩下大家还有想看的,可以在群里和大奇说,或者在评论区留言。

然后鉴于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看每一对,大奇会在题目里面标明是哪一对的故事,大家根据自己的喜好订阅,避免多花钱(づ ̄3 ̄)づ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