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落子汤/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慕青冉静静的坐在那并不做声,夜倾瑄也不心急,他也慢慢走到一旁坐下,眸光愈发的幽深。

“待我赢了这场战役,登基为帝之时,便册封你为皇后,如此你可知我的心意?”他从来没有过如眼下这样的感觉,想要对一个好,将所有他能想到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面前。

从前看着夜倾辰对她唯命是从的样子,夜倾瑄只觉得心中好笑,可是没有想到,他竟是也有一日会变得这般。

不知是从几时开始,他的心中渐渐对慕青冉变得又爱又恨!

初时他还在极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感觉,可是后来一次次的交锋中,他的目光却是愈发的不收控制,总是下意识的就去搜寻她的身影。

将夏淑迎娶回皇子府的时候他就在想,倘或成为他皇子妃的人是慕青冉那该多好!

甚至,单单只是一个皇子妃的位置根本就衬不起她!

她应当值得更尊贵的位置,凭着慕青冉的条件,合该就是要凤临天下,与君比肩!

这般一想,夜倾瑄只觉得她实在是没有理由要拒绝自己,就算她心中有夜倾辰又怎样,天长日久,总是会变的。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殿下”终于,慕青冉不再一味的沉默着,声音淡淡的响起。

闻言,夜倾瑄的眸光豁然一亮,赶忙问道,“什么?”

见他这般神情望着自己,慕青冉慢慢转开了视线,声音轻柔的说道,“当日我利用假皇长孙的事情设局于你,而你最终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袁玮琴的身上,青冉敢问,那时殿下的心中,可有一丝不舍?”

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瑄的脸色瞬间就是一变!

他原以为她是要问他会不会说话算话,按照他承诺的那般去做之类的问题,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慕青冉竟然将话扯到了那么远的事情上。

想着慕青冉说的话,夜倾瑄的眉头微微皱起,眸中一片幽暗之色。

已经是过了那么久的事情,久的就像是发生在上一世的事情一般。

不舍吗夜倾瑄想,的确是有一点的。

毕竟他们成亲多年,袁玮琴也确然算的上是他的贤内助,皇子府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他只安心于朝堂的争斗便是,后院的事情素来不用他操心。

只是后来事情发生的太多也太快,那时与夜倾昱之间的夺嫡之争愈演愈烈,他不能给自己留下一丝一毫的破绽。

是以在感觉到袁玮琴有可能会背叛他的时候,他便不得已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那日当着父皇的面将她推出去顶罪的时候,夜倾瑄的心中确然是有些不舍的,只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但倘或能重来一次的话,他想他还是会那般决定!

见夜倾瑄一时眉头紧蹙却并没有说话,慕青冉不禁淡淡一笑,方才接着说道,“不论过去,单说如今,殿下当日潜出丰鄰城之时,可想过要带着夏淑一起?”

闻言,夜倾瑄的眸光倏然一凝,“你到底要说什么?”

她一会儿提到袁玮琴,一会儿又提到夏淑,是在讽刺他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吗?!

“只看着前后两位大皇子妃的下场,殿下觉得自己方才所言有何说服力!”说着,慕青冉的唇边忽然微微一笑,显得格外的讽刺。

暂且不论夜倾瑄这一战会不会赢,在他起兵的那一刻,便已经注定了夏淑的结局。

若是他心中哪怕有她半点的位置,也应当会在那日带着她一道离开,便是兵败一死,也是尽了他的情意。

可是他没有!

从头至尾,在夜倾瑄的心中就没有考虑过夏淑的存在!

看着慕青冉眼中微凉的眸色,夜倾瑄顿时便明白了她的意思,想来她是认为自己非是情深之人,是以定然不会真心待她。

“你与她们皆是不同的!”

从前在他的眼中,只觉得这天下女子皆是不尽相同,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

既是身为女子,那本该相夫教子,温婉贤淑,直到他终有一日遇见了慕青冉,方才知晓,原这世间竟是还有如此与众不同的女子。

她恬静淡然,却又心思诡谲,明明是倾城绝色,却又偏偏并不自知。

这样的女子,怎能不令人心动、又怎能令人不想要据为己有呢!

“不同哪里不同呢?因为我没有如她们一般对你唯命是从,为你马首是瞻,这便是不同吗?”听闻夜倾瑄的解释,慕青冉却好像并不能接受。

夜倾辰也曾经这般说过她,她曾问他为何待她与旁人不同,他说因为她是青冉,与别人都不同。

想到这,慕青冉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柔柔的笑意和思念。

其实慕青冉本没有任何的不同,只是在夜倾辰的眼中和心里,是独一无二的而已。

“你不相信我说的?”看着慕青冉依旧淡淡的神色,夜倾瑄便心知,自己的话定然是没有打动她,一时间心中便隐隐有些怒气。

为何他都已经做到如此低声下气,她竟还是这般不为所动?!

“信只是我更信自己的眼睛!”她只相信自己的看到的,远比听他说的,要来的真实的多。

或许夜倾瑄的确是对她有些与旁人不一样的心思,但是那又怎么样,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其实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他不是夜倾辰而已。

闻言,夜倾瑄的眸光忽然变得暗了下来,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杀意。

“慕青冉你别逼我!”

真的惹怒了他,对她没有好处!

不过,他倒是也不急在这一时,这世间之事本就是瞬间万变的,说不定下一刻她就会改变主意了。

只要他安排的事情进行的顺利,那么一切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无论是阵前的事情,亦或是面对慕青冉的事情那,都会很圆满的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丰鄰城

自从昨晚夜倾瑄派人突袭了丰鄰城之后,战事便终于打响。

虽然对方在数目上占了优势,但是好在都城这里要直接攻进来却是不容易的。

再加上有夜倾辰坐镇城中,禁军的人也更有信心一些。

百姓之间虽是人心惶惶,但是夜倾桓已经着人尽最大的努力去安排,尽量将他们聚集在统一的地方避难,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至于带兵打仗之事,他便是懂得一些也必然没有夜倾辰那般精通,是以便只万事交给他,也是全然放心的。

朝中的文武百官近来已经是想破了脑袋,可是最终也是无法相出什么有效的措施来解决这件事情。

如今丰鄰城各处皆是被大皇子的军队严严实实的包围了起来,他们虽是一时攻不进来,但是他们也是无法传信出去。

这样一来,岂非只有在这里等死的份儿!

此前三殿下已经命人带着他的手谕前去调兵,但是好不容易杀出重围,却最终仍旧是失了性命。

若是再如此下去的话,就算他们撑得住,怕是百姓之中也要有人叛变了。

届时众人一被煽动,万一合力与朝廷作对,直接打开城外可如何是好!

此前已经有大殿下的旧部在四处散布谣言,虽然最终被三殿下给处决了,但是这有再一就有再二,谁也难保这样的情况。

可不知为何,明明情况已经变得如此严峻,但不管是三殿下还是王爷,似乎都并不是很担心似的。

如此一来,众人倒是不禁疑惑,难不成他们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但有些人的心中,却是并没有那么乐观,想到靖安王妃被劫走的消息,他们便不禁觉得有些忧心。

一则是担忧王妃的安危,二则便是恐王爷会受到影响。

这丰鄰城中有何人不知,王爷一直都是将王妃好生保护着,从来不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和委屈。

眼下她既是被大皇子作为人质劫持走,难保不会以此要挟王爷,届时却是不知王爷会如何选择。

一边是至亲爱妻,一边是丰延子民,当真是极为难以抉择!

而除了朝中的这些人之外,沈灵均身为慕青冉的表哥,这心中忧思忧虑自是更加的重。

当日他便得到了消息,因着墨音等人已经救回了珩儿,是以在将他送回沈府的时候,便一并将此事告知。

沈灵均根本就没有想到,珩儿失踪的事情原来竟是一个局,为的便是扰乱视听,害青冉分心罢了!

如此一来,倒是怪他太沉不住气,不该将此事说与青冉知晓,否则的话,她就不会着了夜倾瑄的道!

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他便只私下告诉了楚鸾一人,并不敢惊动祖父,何况墨音特意叮嘱,夜倾辰也是这般意思。

这件事情必须要瞒着祖父,否则一旦被他知道青冉遇难的消息,只怕是要受不住的。

可是如今事情还没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夜倾辰一定会青冉平安的救回来。

而若是青冉回来,却发现祖父出了事,岂非是弄巧成拙!

是以沈灵均便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敢在沈太傅的面前表露分毫。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着夜倾辰能够平安救回慕青冉的时候,夜倾瑄那一边,却是忽然传来了动静。

叛军的大营已经有一部分驻扎在了城门之外不远处,左右城中的人根本不敢出来,于他们倒是并没有危险可言。

这一日,城楼上的将士只见对方的阵前被押出了一名女子,长发披散,一身烟青色的衣裙上满是血迹,远远望去,倒是有些像雪地里遍开的红梅,好不艳丽。

旁人尚且没有搞清楚对方的意图,可是夜倾辰墨潇站在城楼上看过去的时候,却是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那是王妃!

当夜倾辰一路飞奔至此的时候,看着城楼之下被人绑在阵前的女子,他的身子不禁一晃!

青冉!

他的目光直直的望着那名女子,眼眶中不可抑制的渐渐泛红,周身顿时溢满了杀气。

众人尚且未看清是怎么回事,便只见一道墨色衣角从眼前一闪而过,随后便见到夜倾辰运起轻功,直奔对方阵营而去。

“王爷!”

见状,他们不禁惊讶的大声呼喊着,可是夜倾辰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是奔着慕青冉而去。

可慕青冉眼看着朝着自己飞驰而来的人,却是不住的摇着头,示意他不要过来,口中嘶哑的唤着什么,“不要!别管我!夜倾辰你快走!”

就在此时,却是只见对面原本的空地上,却是忽然出现了一批弓箭手,二话不说朝着夜倾辰便是纷纷放箭。

而他一边躲避着细密的箭雨,却是仍旧坚持要去到慕青冉的身边。

见状,墨刈等人也是纷纷出手,将夜倾辰完好的保护在其中,拼尽全力的抵挡着箭雨。

好不容易一路杀到了慕青冉的面前,夜倾辰看着眼前发丝凌乱的女子,眸光不觉一暗。

他方才要伸出手将她揽进怀中,却是不料对方忽然扬手,手中的匕首泛着森森寒光。

因着只当眼前之人是慕青冉,是以夜倾辰根本毫无防备,那把匕首便直直的插进了他的心口之中。

“王爷!”墨刈一掌打向那名女子,随后赶忙扶住夜倾辰,与墨音等人配合着开始撤退。

可是对方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引了出来,又怎么会轻易的放他们回去。

顿时便有层层将士将他们包围在其中,就在墨刈等人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却是只见从一旁飞驰而过几道身影,局势瞬间就被扭转。

烟淼神色清冷的望着眼前的士兵,随后看了一眼方才被墨刈打晕的女子,眼中顿时变得更加的冰寒。

旋身之际从腰间取出玉笛,玉手微扬,便变笛为刃,衣袖翻飞间,便已是尸横遍野。

见她神色似有不悦,夜倾桓便心知,她定然是因为有人假冒慕青冉,是以方才会如此。

若说这两人出现在此处,众人还要理解的话,那对于了空大师的出现,却是所有人都惊呆了眼!

出家人不是不可杀生的吗?

可是看着那个用手中珠串活活将人勒死的人,众人纷纷僵在了当场。

而此时此刻,慕青冉看着依旧坐在她对面不曾离去的人,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他还想做什么?!

只见夜倾瑄轻轻的拍了拍手,顿时便有婢女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汁,只远远看着,慕青冉便也可猜到,那药汁定是极苦的。

就是不知那药有何功用?

说起来,他总该不会恼羞成怒的要毒死她就是了!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当真不愿同我一起?”夜倾瑄说着状似颇为仁慈的话,可是慕青冉听闻之后,却是只淡淡一笑,并没有回答。

见此,夜倾瑄不禁没有动怒,甚至是忽然学着她一样,竟忽然笑了一下。

“慕青冉你有孕了吧!”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倏然一凝!

瞧着她面色未有丝毫的异常,夜倾瑄的眼中不禁满是赞叹之意,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竟然依旧能够安稳如山。

“抓你来的那日,你昏迷之后,我便找人为你把了脉,是喜脉!”

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想来她自己不会不知道才是。

“这碗药是落子汤!”说着,夜倾瑄伸手将桌上的药碗朝着慕青冉那一边推了推,眸中不见悲喜之色。

“忘了同你说,我今日命人假扮成你的模样被绑在城楼之下,你说夜倾辰可会舍命来救你?”说完,不等慕青冉回答,夜倾瑄便接着说道,“待到夜倾辰将她当成你的时候,那名刺客就会用淬了毒药的的匕首刺伤他!”

看着慕青冉素来温淡的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丝龟裂,夜倾瑄眼中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明显。

“这是解药!”说着话,夜倾瑄便将一个小瓷瓶放到了慕青冉的面前,“只要你喝了这碗落子汤,我就将解药给夜倾辰!”

而倘或慕青冉若是不喝,那夜倾辰便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慕青冉孩子、夫君,你究竟会如何选择呢?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