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青冉决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夜倾瑄唇角带着一抹笑意的望着她,慕青冉的心中忽然渐渐变得失去了温度。

好像原本还生机勃勃的心跳在一瞬间就戛然而止,她看着夜倾瑄的嘴一张一合的在说什么,可是耳边的轰鸣声却已是让她听不清楚。

夜倾辰中了毒!

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是慕青冉知道,夜倾瑄没有必要用这样的事情来欺骗她。

她的目的是为了折磨她,让她受尽心中百般纠结的痛苦,而无法轻易做出决定。

因为倘或他真是想要害她失了孩子的话,大可以直接强行将药给她灌下去,没必要在此多费唇舌。

说起来,原本慕青冉还不确定自己当真有了孩子,只是她这个月迟迟不见红,自己便留了些心思。

如今听夜倾瑄这般一说,倒是给她吃了颗定心丸。

只不过这孩子来的时间,未免太巧了!

这般刀锋剑雨的生活,偏偏让他赶上了,也不知上天有意要锻炼他,还是要磨砺她和夜倾辰。

见慕青冉的眸光一直盯着那碗落子汤,却是迟迟不肯动手,夜倾瑄忽然开口说道,“你应当是极看重这个孩子吧!”

想来这天下间没有哪个女子不会爱重自己的亲生骨肉,慕青冉自然也是不例外!

否则的话,她方才也不会和八弟说那一番话!

“你那么聪明,应当知道方才倘或是不阻拦八弟的话,他便会将你带去阵前,那样夜倾辰便有了机会去救你,可你却偏偏反其道而行,将事情利弊都说与八弟,打消了他的念头,皆是为了你腹中的孩子,我说的可对?”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夜倾瑄自认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中的确是有些不悦的。

她竟然会为了夜倾辰的孩子做到这一步,当真是令他倍感惊讶!

倘或方才她没有同八弟说那番话的话,她就有机会出了这里,届时夜倾辰便有了接近她的话,想要救她出去也容易一些。

可是慕青冉明知道这一点,却偏偏硬生生自己放弃了,她所言自己怕被用刑,虽看似是句玩笑话,但是实际上,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只不过她不是因为自己害怕用刑,而是担心用刑的话,会伤到她腹中的孩子。

因此她才会宁愿错失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对!”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眸光平静的望着眼前的那碗药,眼底一片深色。

说完,她的手慢慢覆在小腹上,动作轻柔又爱怜,明亮的眸光微微闪动。

尽管当时并不确定一定有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她不能赌,她赌不起!

一旦夜倾漓真的将她带完阵前,那么为了激怒夜倾辰,他势必要对自己用刑。

即便她的熬得住,可是肚子里的孩子却是万万撑不住的!

而且她相信,就算没有了这个机会,夜倾辰也一定能够找到她,安全的救她出去。

这是她对他全然的信任!

但是如今,夜倾瑄说他受了伤、中了毒,倘或她不喝下这碗落子汤的话,他便只能等着毒发身亡!

原本若是有墨熙在身边的话,倒是可以试着配制出解药,可是如今他正在栖凤坡中照看陛下,眼下并不在丰鄰城中。

至于紫鸢那日之后,她并不知道墨刈他们有没有找到她,说不定他们以为她同自己一道被抓走了。

就算紫鸢身在王府中,可她配制解药也是需要时间,而他们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

禁军的人对上夜倾瑄的军队,本就有些寡不敌众,全靠着夜倾辰在,方才能稳住军心,与他勉力一战。

可他如今一旦倒下,那军中又会变得是何情况?!

这般一想,慕青冉的眉头便不禁紧紧的蹙起,眸中满是忧色。

她太过了解夜倾辰,就像是他同样了解她一样

“夜倾瑄你到底所求的是什么?”

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她的手慢慢伸向桌上的药碗,眸光静静的望着他。

闻言,夜倾瑄的神色有瞬间的怔愣!

他所求的到底是什么?

见他一时间没有回答,慕青冉的声音又接着响起,“皇位吗?”

“是!”毫不犹豫的一声回答,夜倾瑄的眼中满是对权势的向往和诉求。

“可你永远都得不到!”慕青冉似是根本不怕会激怒他一般,眸光淡然的望着他,一字一句的同他说道。

不管他用尽什么样的手段,都永远不可能得到皇位!

那个位置,永远在距离他看起来很近的位置,可就是那一步之遥,他此生都无法再向前迈进!

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瑄猛地起身,他的眼眸中盛满了暴怒之色,脸色狰狞的可怕。

“你”

可是慕青冉依旧是望着他,眸中没有丝毫的退却之意,“就算没有夜倾桓拦在你的面前,你也一样无法登上皇位,是你自己不配为一名帝王,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说完,她将桌上的那碗落子汤慢慢推回到了夜倾瑄的面前,眸中满是坚毅之色。

这碗药她不会喝的!

见状,夜倾瑄一时间顾不得动怒,眸光近乎是有些惊讶的望着慕青冉,似是有些震惊她的决定。

他本以为,既然她宁愿赴死也不愿同自己一起,那想来是极为看重夜倾辰的,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最终也一样是敌不过孩子在她心中的分量。

“你竟是不管夜倾辰的死活!”

“若是他死了,我便陪他一起”慕青冉的声音很淡,甚至神色都未曾变过,依旧是一副温温淡淡的样子,未见丝毫的异样。

可是说出的话,却是令夜倾瑄的眸光不觉一闪!

她要陪着夜倾辰一同赴死?!

对于夜倾瑄而言,他不知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可以让一个人毫不犹豫的说出要为另一个人赴死的话。

不计回报、不计后果好像眼里心里皆是只有那一人。

若是从前他面对这样的情况,只会觉得极为不屑,认为这样的儿女情长太过小家子气。

可是如今他却是忽然变了想法!

看着慕青冉静静的坐在那,夜倾瑄的目光不自觉地胶着在她的身上,她的神色很是平静,没有过多的悲伤,也没有明显的忧虑,只是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心平气和的同他说着话,安排着自己以后可能要面临的情况。

而夜倾瑄不知道的是,早在夜安陌出生的时候,慕青冉就曾经与夜倾辰有过类似的对话。

那时他曾问她,到底他与夜安陌谁更重要

慕青冉当时便告诉过他,他与夜安陌同样重要,但是倘或自己与陌儿同时遇到危险,她必会选择舍弃保全他。

但若是换成夜倾辰的话,倘或两人之间只能活下一人,那她必然选择与他一同赴死。

既是曾今答应了他要陪在他身边,自然是不可轻易食言。

更何况不到最后一刻,她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眼下夜倾辰所有的情况,她皆是要通过夜倾瑄的口中方才能得知,可非是她自己亲眼所见,她便不会相信那是最终的结果。

这世间最难的事情并不是求死,而是在绝望至极的时候,还能保持着一颗求生的心。

而她绝对有为了夜倾辰好好活下去的决心和意志!

看着慕青冉的眼中泛着淡淡的柔光,不知她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只是夜倾瑄却知道,不管她心中如何作想,怕是定然不会改变主意了!

“慕青冉你心性坚韧到令人觉得可怕”夜倾瑄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语气中略带着一丝慨叹,不知心中想到了什么。

闻言,慕青冉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并非是她如何心性坚韧不拔,而是为了夜倾辰、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必须如此!

“如此的话”说着话,夜倾瑄上前几步走到了慕青冉的旁边,探手摘下了她发间的那支玉簪,只微微使力,便将其折成了两段。

“你”

见状,慕青冉的眸色却是不禁渐渐变得微凉。

“你的心志倒是能撑得住,可夜倾辰呢?”他也能同样撑得住吗?

听闻夜倾瑄的话,慕青冉的眸光不觉微闪,心中顿时闪过了什么。

“来人!”话落,便见外面有人捧了笔墨纸砚进来。

看着眼前摆着的东西,慕青冉缓缓的抬头看向夜倾瑄,似是有些不懂他究竟要做什么。

“与夜倾辰写一封绝笔的书信吧!”既然拿她无可奈何,那他总归是不能放过夜倾辰的!

原本将她抓来就是为了要控制对方,眼下便是最好的机会,夜倾辰身中剧毒,本就危在旦夕,如今再是被刺激一下的话,想来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

说起来,夜倾瑄初时不是没有考虑过要绑了三皇子妃的,有她在手的话,也同样可以威胁夜倾桓,与眼下的道理是一样的。

只是夜倾桓对于烟淼的感情,夜倾瑄并不确定到了哪一个地步,更何况那女子武艺十分高强,怕是要制住她不易,倒是不如直接绑了慕青冉要保险一些。

再一则,这当中也是有他的私心在。

询问她的意见是一回事,可就算她眼下不答应同自己一起,待到不日他赢了这场战,一样可以将她据为己有。

如此一想,夜倾瑄便接着同慕青冉说道,“你亲自纸笔,他方才会相信”

他自然不会现在就对慕青冉如何,可是他知道这里的情况,却不代表别人也知道。

当这封信交到夜倾辰手中的时候,不知他该是如何悲戚绝望!

闻言,慕青冉的眸光渐渐黯淡了下来,终于似是有些支撑不住的红了眼眶。

绝笔信

像是怕慕青冉拒绝一般,夜倾瑄的目光慢慢落到一旁早已凉了的落子汤上,眸中满是暗示之意。

倘或她若是不写的话,那就莫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夜倾瑄你究竟所求为何?”

微微仰头望着夜倾瑄,慕青冉的眼泪顺着眼角慢慢滑落脸颊。

说完,她便执笔铺纸,动作毫不犹豫的书写着,可眼泪却一滴滴的晕湿了纸张,偏偏她的脸上未有如何伤心欲绝的神色。

每落下一笔,她眼泪便晕湿了字迹,明明方才不管夜倾瑄说什么,她都极为平静的应对着。

可是唯有听到他说起绝笔信,似是触动了她心底最为脆弱的一根弦,情绪再也难以抑制。

因为慕青冉的心中太过清楚,一直以来,夜倾辰都是无所畏惧的,可如今他最怕的就是她离开!

见她如此,夜倾瑄的眉头却是不禁紧紧的皱起。

他究竟所求为何这个问题,慕青冉今日问了他两次,到底她是什么意思?!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