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兵败如山倒/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方才微亮,月华未退,于城外进攻了一整晚的将士均是显得有些精疲力竭。

放眼望去,遍地皆是血淋淋的尸体,似是将地面都血染的变了颜色。

斑驳的城墙之上满是血迹,微蒙的天色下,显得愈发的森寒。

倒是颇有一种“积尸草木腥,血流川原丹”的感觉!

连续强攻了数日,可是丰鄰城却一直久攻不下,不禁是禁军的人顽强御敌,甚至三皇子妃与了空大师等人也纷纷参战。

而他们两人的出现,却是令原本丰鄰城中百姓稍稍乱了的人心渐渐安定了下来。

既是连身为皇子妃这样高贵的人物都身先士卒,那他们更加是不能随意的叛变。

再加上有了空大师的帮忙,众人不禁更加团结一心!

对于城中的百姓而言,既是都能令了空大师都出手相助的人,必然是真正的天命所归。

与之相比,反而是不断对丰鄰城发动进攻的大皇子,显得面目可憎了一些。

原本之前还有王爷坐镇城中,但是因着他之前中了大皇子的诡计,不幸被刺伤,是以如今城中的情况,便只能由三殿下来把控。

倒并非是他们对三殿下没有信心,只不过倘或再是这般继续被围城下去的话,只怕他们就要活活被困死在此处了!

众人原本以为事情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却是没有想到一觉醒来居然会柳暗花明。

在夜倾瑄看来,禁军的人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待到今日一过,他便可直取丰鄰城!

其实早在攻城之前,他便已经想到,这一战必定不会很容易获胜。

丰鄰城是作为丰延的都城存在,为保皇室的最后一道保护屏障,是以城墙建设的异常牢固。

抛却本身的地理位置而言,单就城中的结构和布局,的确是利于防守作战,想要在段时间内攻下城池,的确是有些麻烦。

尽管如此,可夜倾瑄却依旧迟迟没有动用慕青冉这枚底牌。

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轻易的将她亮出来,他会利用慕青冉,为自己带来最大的利益。

可是心中虽然如此作想,但事实上,夜倾瑄却是并不想要有需要动用慕青冉的那一日。

因为只要不利用慕青冉,便意味着他这一路都走的极为顺风顺水,并不需要借助她来为自己达成什么目的。

反而是一旦借由她出头,便足以说明他走到了弓尽粮绝的一日!

但是偏偏怕什么便来什么,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局面,却是在一夜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方至天色大亮之时,夜倾瑄这一边的军队已经被从边境调回的大军团团围住,密不透风。

丰鄰城的城门之外,原本是尸横遍野、积尸成山,但是此刻已经被列阵整齐的将士层层护住,俨然以身为盾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保护层。

数十万的大军犹如密密麻麻的分列而行,漫漫黑色如同遍野松林,声势极其浩大,处处皆是威武壮观。

如此近乎是一边倒的局势,令所有人都震惊非常!

明明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夜倾瑄那边的所有人,几乎都要以为他们会胜利,可是谁知不过一夜之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太阳已经渐渐开始升起,可众人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凛冽的寒风吹得战旗猎猎作响。

这一场持续不到十日的战役,终将是要画上句点。

夜倾瑄得到消息的时候,尚且与慕青冉在营中对弈,两人一人执白子、一人执黑子,慢条斯理的下着这盘棋。

帐外已是大局已定,可对于帐中人而言,竟像是方才开始一般。

看着两人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夜倾漓却是在一旁急的满头大汗。

局势转瞬之间就被反转,眼下正是要商议退敌之策,皇兄怎么还有闲工夫在此下棋?!

四下看了看,夜倾漓竟是发现尉迟凛也不在此处,问了好几个人也是不知他的去向。

难道今日竟是当真要在此败北吗?!

这边夜倾漓是真的焦急,可偏偏夜倾瑄依旧不动如山的坐在那,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皇兄”就算是无法与他们一战,可也总不能就此被俘吧!

语气被夜倾桓他们活捉,夜倾漓倒是宁愿自己一剑抹了脖子,死的倒也干脆。

更何况,他们也未必就到了如此地步,只要慕青冉还在他们的手上,皇兄便依旧有与对方谈条件的筹码。

夜倾辰自是会为了慕青冉豁出一切,可夜倾桓却未必,届时两人之间生了嫌隙,反倒是于他们更加的有好处。

这般一想,夜倾漓的眼睛不禁微微眯起,目光慢慢的落到了慕青冉的身上。

“殿下输了”慕青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一支白皙的玉手执着一颗黑亮的棋子缓缓落下。

“啪嗒”一声,便定了胜负输赢!

只是一时间,帐内之人竟是不得分辨,她究竟说的是眼前的棋局,还是如今的战事。

闻言,夜倾瑄似有半晌没有反应过来,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眼前的一盘棋,好像还在疑惑,不知从几时开始,慕青冉就已经着手布局,直到最后关头,方才将他的白子全部吞吃。

“这一局,本殿的确是输了,但是下一局却未必!”说完,他便将手中的棋子扔回了棋盒中,率先起了身。

尽管心中已是无比愤怒和绝望,但是此刻的夜倾瑄,却是给人感觉分外的平静。

他甚至还能静坐此处,与慕青冉心无旁骛的下完这一局棋,便也足可见其定力。

听闻夜倾瑄的话,慕青冉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随后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披风,方才随着他走出了帐中。

披风下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的位置,她的眸光依旧温淡,似乎在前方等着她的不是修罗场一般。

昨日与夜倾辰写完那封书信之后,她便被夜倾瑄带到了此地,那时慕青冉的心中便已经明了,这场战事终于是要结束了。

而等待夜倾瑄的结局,也早已注定!

方才出了帐中,慕青冉便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

她看着眼前乌压压的一片银刀铠甲,只觉得心中莫名悲壮,为了这一个皇位,博了这许多的生离死别,当真值得吗?

从夜倾瑄这一方的营帐之前,一直绵延至丰鄰城的城门处,沿路皆是殷红的鲜血和成堆的尸体,处处皆在昭示着这场战役的惨烈和残酷。

空气中似是还散发着浓重的血腥之气,阳光被云层厚厚的遮住,空中开始洋洋洒洒的下着雪花,随着呼啸的北风于空中飘扬。

被夜倾瑄带到阵前的时候,慕青冉一眼就见到了站在城楼之上的男子,他一身银白盔甲,威风凛凛的高战城楼之上,显得愈发器宇轩昂。

尽管距离尚远,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和神色,可慕青冉知道,他就是在望着自己。

而夜倾瑄在见到那人的时候,整个人都不禁一惊,随后满目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似是想要极力的确认一般。

夜倾辰?!

他竟然没事!

原本以为已经身中剧毒的人,此刻却是完好无损的站在城楼之上,与他遥遥相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众人乍一见到夜倾辰出现在此处,不仅仅是夜倾瑄神色惊讶,就连这一边的将士也震惊的僵在了原地。

怎么样都没有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日明明是亲眼见着靖安王被刺杀了的,可为何他今日竟是还安然无恙的高立城楼之上?!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