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信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心中忽然想到了什么,夜倾瑄的目光猛然间冷冽的看向了慕青冉,眼中满是冰霜。

虽然他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夜倾瑄就是觉得,慕青冉定然是知晓夜倾辰的情况,却是一直在他的面前在刻意伪装的一无所知。

但是真的可能吗?!

她可是一直都被自己命人严加看管着,绝无可能会得知外面的事情,更何况连自己都被他们骗了过去,慕青冉更加是不可能知晓的。

否则的话,昨日他写下那封绝笔书信的时候,为何神色如此悲伤?

这般一想,夜倾瑄的心中却是忽然满是疑惑,他如今已是有些分辨不清,究竟慕青冉说的话中,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而她此前在他面前展现出的所有情绪和神色,他也着实是不知,到底是心中所想,还是在刻意伪装。

原本以为自己部署好了一切,却到头来发现,他才是被耍的团团转的那一个!

“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夜倾辰会没事?”目光从慕青冉的身上收回,夜倾瑄眸色冰寒的望着远处城楼上的男子,声音幽幽的问道。

闻言,慕青冉却是神色未变,目光一直凝注在夜倾辰的身上,似是要确定他究竟有无大碍一般。

“不是!”

她并不确定夜倾辰到底有没有出事,当夜倾瑄告诉她,他派了人伪装成自己的模样去刺杀夜倾辰的时候,慕青冉的心中的确是担忧焦急的。

只是她强自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却是又觉得此事怕不会如夜倾瑄想的那般顺利。

命人去假冒自己,这或许看似是一个最有利接近夜倾辰的机会,但是实际上,慕青冉却觉得这是最难的一个机会!

因为没有人比夜倾辰更加的了解她,甚至是比她自己更加明白的透彻!

慕青冉不知道究竟怎样的感情才算是爱的深切,也不知到底如何情深才能刻骨铭心。

但是她知道的是,若然生死相随是情深不悔,那她对于夜倾辰而言,想来便是千难万险也可为她一人而活。

如此深入骨髓的眷恋与情深,让他们之间早就形同一人,彼此的了解远非外人能懂。

是以就算夜倾瑄派去的人再是与自己想象,她相信夜倾辰也不会认错!

这不是什么出于心机的推断和猜测,单纯只是他们之间的信任,旁人自然不会轻易明白。

正是因为这般想法,是以尽管慕青冉的心中极为担心夜倾辰的情况究竟如何,可她却依旧没有被夜倾瑄牵着鼻子走。

不管旁人说了什么,她只坚信自己心中想着的,不会被外人轻易左右。

想到这,慕青冉看向夜倾辰的眼中不禁泛起了淡淡的泪光,这几日以来的担惊受怕和强自镇定,终是没有白费。

眼下见他完完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如此便够了!

听闻慕青冉的话,夜倾瑄搭在佩剑上的手却是不由得紧紧的握住了剑柄,心中已是无限愤怒。

“你可否在那封信中做了什么手脚?”尽管自己一直在看着她,甚至那封信也是他的授意,但是按照夜倾瑄原本的打算,事情却不该是这般发展的。

按理来说,夜倾辰在见到那样的一封书信之后,本该是毫无理智可言的。

但是偏偏,他今日仍旧是以静制动的站在城楼之上,不见丝毫焦急之色。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何他原本设想好的一切,最终皆是没有达到他的目的!

“一切都是按照殿下所言在书写,你也应当知晓,我如今这般状况是万万不敢耍什么花样的!”便是她有心做什么,只要想到腹中的孩子,她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闻言,夜倾瑄的眉头却是不禁紧紧的蹙起,觉得慕青冉所言倒也没错。

她如今有孕在身,就算真的想要做些什么,也是没有那个胆量!

那么

“只是原本殿下让我写绝笔信这件事,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

见夜倾瑄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眸光幽暗的望着她,慕青冉方才接着说道,“依照我的性子,段或是不会做出写绝笔信这样的事情,是以定然是你逼着我写的。”

略顿了顿,慕青冉的目光慢慢从夜倾辰的身上收回,神色淡然的望着夜倾瑄,“而那信中所言,皆是深明大义之话,可我本不是如此良善之人,夜倾辰是知晓的!”

是以她即便是要写绝笔的书信给他,也定然不会提到朝廷、百姓之类的只言片语。

既是写与他的绝笔,自然字里行间皆是他,又怎会还有心思去理会旁人呢!

“最重要的是,开头的四个字,倾辰亲启实在是一个太大的所在,我平日从不会如此唤她,是以这封信,从落笔之时开始就是假的!”

而她刻意表现的如此伤心欲绝,自然也是为了让夜倾瑄更加的确认,她当真是与夜倾辰写了绝笔,并且情真意切。

唯有如此,他才会以为凭着她的手书,可以将夜倾辰逼至绝望的境地,给他最为致命的一击!

但是夜倾瑄不会知道的却是,只要夜倾辰完完整整的看完这封信,他定然是不会相信她想要寻短见的。

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秘密和信任,也是如今最有力的武器和保障!

“夜倾瑄你如今可想清楚了,究竟自己求的是什么?”说着,慕青冉不禁注目凝望着他,一双明眸对上他的,似是一眼就要望进他的心底。

若说他求得是皇位,那么抓了自己来,就是为了要牵制夜倾辰,可他此前让自己写绝笔之信给夜倾辰,又究竟是何打算呢?

一旦夜倾辰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自己便也随之失去了被利用的价值。

因为只有夜倾辰活着,她才有资格被作为筹码去要挟他,换作是旁人的话,又有何用呢!

是以夜倾瑄的这般行为,不管怎么看,皆是有些自相矛盾!

再次听到慕青冉有此一问,夜倾瑄的眼中忽然一闪而逝过一抹异色,随后他便慢慢朝着慕青冉走近了几步,声音低低的在她耳边轻诉道,“我求的就是让你们都不得安生!”

话落,便只见他一把将慕青冉扯到了自己的身前,手中的宝剑随之出鞘,瞬间便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墨淸等人在城楼上远远的看着,心中顿时一惊!

与此同时,夜倾辰也是瞬间从城楼上闪身而下,转眼之间便立在了两军的阵前。

确切的说,是边境大军的包围圈中!

老王爷骑在马上,神色愤怒的瞪着夜倾瑄,目光扫到他架在慕青冉脖子上的宝剑时,心中也不由得揪紧!

周围所有的人,都在为慕青冉捏了一把汗,可是反观她自己,倒是好像并不如何害怕似的。

甚至在见到夜倾辰就站在离她不远处的时,原本还有些微乱的心,也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

“夜倾辰想要救慕青冉的性命,就拿你手中的虎符来换!”

夜倾瑄的话音方才落下,只见夜倾辰身后的三军将士均是纷纷瞪大了双眼。

虎符!

大皇子竟然想要利用王妃来同王爷换他手中的虎符!

若是换作旁人的话,众人定然不会有所心惊,只是王爷他素来对王妃情深,眼下究竟会如何抉择,他们倒是不敢确定。

看着对面被大皇子剑架颈侧的女子,他们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惊叹。

如此生死攸关之际,她却依旧是面色含笑,一双眼眸柔淡似水,静静的望着夜倾辰。

她没有哭泣着求救,也没有挣扎要抵抗,只是静静的站在那,等着生、等着死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