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交换/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样夜倾辰,不舍得吗?”夜倾瑄的声音在一旁冷冷的响起,眼中满是嘲讽的笑容。

他的身后是已经被团团围住的将士,纷纷汇聚在一起,神色警惕的望着夜倾辰的这一边。

就算有靖安王妃在大殿下的手上,可是他们也不敢保证,王爷就一定会为了一位女子,而放弃江山百姓不顾!

倘或他最终选择不交出虎符的话,那他们这些人,一样还是要死!

听闻夜倾瑄的话,夜倾辰却是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目光一动也不动的望着慕青冉。

看着她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兜帽下的一张绝色容颜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的人的心莫名安宁了许多。

“青冉别怕!”

夜倾辰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他没有承诺任何的话,可偏偏是这四个字,听在慕青冉的耳中只觉得分外安心。

她自然是不怕的,只要有他在,不管是面对什么样的境况和危险,她都是不怕的!

“夜倾辰,本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说着,夜倾瑄幸灾乐祸的一笑,方才准备要接着说些什么,却不料被慕青冉的声音直接打断。

“夫君,我们有孩子了!”

这样的事情与其由夜倾瑄来说出口,慕青冉自然是更愿意自己亲口告诉夜倾辰,只不过眼下这时机选的有些不大好。

但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方才夜倾瑄一开口,慕青冉就已经猜到了,他必然是想要拿她腹中的孩子说事儿。

一旦自己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便是一尸两命了!

是以倒还不如她自己亲自同他讲,至少这样,她或许还可以控制得住他的情绪。

而夜倾辰听闻慕青冉的话,却好像并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喜悦之情,只依旧神色冷然的望着这一边,眸中满是凛冽的杀意。

见状,所有人都是不由得惊疑,这王爷是怎么了?

王妃有了身孕,怎地瞧着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似的。

如此一来,夜倾瑄一边的人倒是不禁有些人心惶惶,总觉得靖安王最终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即便是听闻王妃有了孩子他都不为所动,只怕他定然是不会交出虎符了!

看着夜倾辰如此冷漠无情的不加以回应,夜倾瑄却是根本不相信,只当他是刻意装的如此,想让自己认为他不在乎慕青冉和她腹中的孩子。

可他怎么是那么好骗的!

“夜倾辰”

“放了她,保你全尸!”

忽然!

夜倾辰的声音仿若深冬之际的寒冰一样,清冷彻骨的响起。

他此话一出,夜倾瑄的脸色便顿时一僵,随后眸色暴怒的瞪着他,将剑锋又朝着慕青冉的脖子上送了送。

而就在此时,却是忽然听到夜倾桓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众人闻声望去,却是发现六皇子也同在身边。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皇六子夜倾昱,日表英奇,天资粹美,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授其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钦此!”

随着庆丰帝的这道圣旨被念出,在场所有的人均是不由得一时惊呆了神色,整个人都好似失去了反应的能力一般。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发展到今日这一步,陛下就算是要册立太子,也定然也是要册立三皇子夜倾桓,可却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夜倾昱登上了太子之位!

“夜倾昱夜倾昱哈哈”夜倾瑄的口中不停的念着夜倾昱的名字,神色似有些癫狂一般的大笑着,眼中甚至渐渐汇聚了泪花。

而恰在他心神松散的一瞬间,便只见他身后一名将士打扮的人忽然飞身而起,一把便扣住了夜倾瑄握着长剑的手臂。

与此同时,夜倾辰也是瞬间发动,忽然闪身而至,一把拉过慕青冉便将她紧紧的护在了自己的怀中!

就在夜倾漓见此刚要挥剑而来的时候,却只见墨刈等人从天而降,严严实实的将夜倾辰和慕青冉护在了身后。

确定慕青冉已经脱离险境之后,方才擒住夜倾瑄的那人却是蓦然松开了手,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没有人看到他究竟是如何出现在那里,就像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离开的一样。

看着蔡青手中的一道明黄圣旨,瞧着站在不远处唇角含笑的夜倾昱,夜倾瑄的目光最终落到了被人群层层包围着护在其中的慕青冉身上。

似是在方才的一瞬间,他忽然就明白了慕青冉几次三番问他那句话的意思。

到底他求得是什么?!

“夜倾瑄!虎符在此!”说完,夜倾辰便扬手将掌中的虎符扔向了他,令所有的人都震惊不已。

局势明明已经扭转,为何王爷还要如此做?!

见状,不仅是夜倾昱没有说什么,就是夜倾桓也只是静静在站在一旁看着,没有横加干涉。

就像夜倾辰交给夜倾瑄的并不是虎符,而是一枚玉佩那样简单。

本来夜倾瑄还以为是他在刻意嘲讽自己,可当他真的接过虎符的时候,却发现那是真的!

夜倾辰当真将可以号令三军的虎符给了他,但这是为什么?

既然慕青冉已经脱困,为何他还要如此做?!

“皇兄杀了他们!”夜倾漓虽然也觉得事情有些古怪,但是眼下是最好的机会,只要将他们所有人都杀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皇兄登上皇位了。

闻言,夜倾瑄的目光慢慢从身前的这些人脸上扫过,看着他们身后数十万的将士,声势浩大的站在那,纷纷对他怒目而视,他忽然就明白了夜倾辰的意图。

他不是真的要将兵权给自己,不过就是为了要羞辱他罢了!

如此毫不畏惧的将虎符交给他,只能说明就算他得到了虎符,也无法调令三军!

“皇兄!”见夜倾瑄只是神色怔愣的望着手中的虎符发呆,夜倾漓不禁更加的心急。

顾不得许多,夜倾漓一把夺过夜倾瑄手中的虎符,高高的举过头顶,大声唤道,“三军听令!将此等蛊惑圣上,意图篡位的罪人给本殿拿下!”

话落落下之后,却是只余寒风在空中呼啸而过,对面的一众将士均是静静的站在那,神色肃穆,一动不动。

见状,夜倾漓猛地拔出佩剑,直指夜倾辰等人,“虎符就在本殿手上,你们竟敢不从命!”

可是不管他怎么说,说了什么,依旧没有人听从他的调令,或许他能够支配的人,也就只有夜倾瑄身后的几万将士。

但是对上边境的数十万大军,根本就如同蚂蚁撼树,只有送命的份儿。

“你们呃”夜倾漓方才要开口说什么,却是不料身子猛地一僵,随后他慢慢的低下头去,看着穿膛而过的一把利剑,他不敢置信的望着夜倾瑄。

“皇兄为何?”说完,他便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夜倾瑄慢慢低下身,手掌覆在他的眼睫上,合上了他临时之前也不肯瞑目的双眼。

亲手了解了夜倾漓的性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吐血倒下,夜倾瑄的眼中忍不住的溢满了泪水。

如今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再有转机的可能,与其落到夜倾桓的手中受尽百般折磨,倒不如由他亲手送走他,也算是全了他们今生的手足之情!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