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结局上/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下”夜倾瑄身后的副将见这般情景,不禁上前一步,可话方才说出口,就被他挥手制止。

事到如今,再说什么也是无用,已经走到了这般地步,他就算是不愿认输也毫无办法。

看着眼前的大地上,列满了夜倾辰手下的将士,夜倾瑄忽然扯动唇角,颇为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他知道夜倾辰为何在已经救出慕青冉之后又会将虎符给他,不过就是为了向他昭示,他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威胁。

就算自己将慕青冉困在手中,可他依旧有办法当着自己的面将人救走。

而事后依旧将虎符给他,不过就是为了向天下人证明,为了慕青冉夜倾辰的确是什么都肯放得下!

还有一点便是,纵是将虎符给了自己,也一样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因为那三军将领与其说是服从那一枚冷冰冰的虎符,倒不如说是完全听从于夜倾辰!

只要他不发话,就算别人的手中握着虎符又能怎样!

父皇从一开始就给了夜倾辰绝对至尚的权利,是以众人都已经习惯了服从他、追随他!

甚至就连夜倾桓和夜倾昱,在面对夜倾辰这般近乎是疯狂的举动时,也一样没有加以制止,只是远远的看着,陪他赌这一场。

“慕青冉你赢了!”

话音落下,夜倾瑄便抽出随身带着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刺进了自己的胸膛当中。

“殿下!”

他身后的将士见此,赶忙纷纷上前,伸手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方才在帐中的时候,他同慕青冉下了一局棋,棋局落败之时他就明白,自己的这一场仗,无论如何都赢不了。

并非是他死到临头方才终于醒悟,似乎从很早以前他就已经隐隐有这样的感觉了。

大概是从夜倾桓重回朝中开始!

父皇的目光一次次的凝注在夜倾桓的身上,那时夜倾瑄心中就明白,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样他未曾占到一样,是以再继续争夺皇位,必然要较之从前更加的艰难和危险。

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都是以此为目标和目的,若要他忽然之间放弃,却又如何甘心!

是以尽管知晓自己最终的结局或许并不会太过圆满,可他仍旧选择拼尽全力的一搏!

慕青冉之前几次问他,做了这么多,兜兜转转,他究竟求得是什么?

原本他自己也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却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初时他以为是皇位,可是眼下想起来,却也不尽然,毕竟到了后来,他心中已经十分清楚,今生只怕是要无缘皇位了。

之所以还做这么多,不过就是因为不甘心罢了!

不甘心自己明明并不比任何人差,却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他无法成为储君,不甘心明明自己也是父皇的孩子,却好像永远也入不得他的眼。

本欲伤人,未料伤己!

不知想到了什么,夜倾瑄的目光慢慢落到了慕青冉的身上,她一袭烟青色的披风静静站在那里,眸色淡淡的望着他,似是其中还隐隐有一丝悲愁。

她是在同情自己吗?

真是可笑!

从未想过有一日,他竟然也会有被人同情的一天!

还真是不甘心呢!

倘或还有来生的话,他势必要得到这样的女子,与她携手红尘、同她比肩天下。

云层已经遮蔽了阳光许久,空中洋洋洒洒的下起了雪,洁白的雪花一片片的飘落,渐渐掩盖了原本殷红的地面。

宫城团回凛严光,白天碎碎堕琼芳,雪花似掌难遮眼,风力如刀不断伤

这一位曾经纵横朝堂的皇子就这样化为一缕青烟,随他一道灰飞烟灭的,还有他的身份、地位、以及今生有关他的一切。

远处传来战马痛苦的嘶鸣声,似是他心中无限的悲愤与不甘,可是结果也只能将金戈铁马化作漫天黄沙。

多年的艰辛与付出,如今皆是在此化为乌有,他一直以为人定胜天,可最后终于是发现,再多的努力也扭转不了命由天定!他与皇宫之间不过一门之隔,却成了此生也无法企及的距离。

如今情况,已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一朝不慎便铸就了千古遗恨。

魏巍皇权,繁华三千,看似令人留念,其实幻灭一不过只在一夕之间。

从此以后,他的出现便只能是在这江山万里长卷,永驻青史之中徒留后人评判。

一红尘旧梦,由残转成空!

夜倾瑄一事解决完之后,夜倾辰便没有再去管后续的情况如何,直接一路带着慕青冉就回了王府中。

府中之人一见是慕青冉是终于被救了回来,均是乐的不行,可是瞧着王爷的样子,他们也是不敢上前说什么。

待到听墨淸说起,王妃再次有喜的消息时,府中的下人便再也坐不住了!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如今王妃也安然无恙,可不是双喜临门嘛!

而夜倾辰一路将慕青冉带回浮风院之后,便摒退了所有人,甚至连夜安陌都被人带出了房中。

将慕青冉紧紧的抱在怀中那一瞬,夜倾辰的心方才终于落了地。

否则的话,他便一直感觉像是在梦中一般,觉得有些不踏实。

“夜倾辰”

“先别说话!乖一点”

慕青冉声音方才响起,夜倾辰便更加紧的抱住了她,示意她先不要开口。

他此刻并不想听什么,只想这般静静的抱着她就满足了。

不然的话,他很怕她一开口之后就会消失不见,就像每次在梦中一样。

是以他方才整夜整夜的不安寝,只枯坐到天明,因为只有在梦中他才会见到她,才会暂时忘却失去她的那种剜心之痛,他怕自己会深陷其中,也不愿承受醒来时的失落与心慌。

尽管宫九之前就已经发现了她被囚的地方,但是他却不敢贸然行动。

夜倾瑄为了防止他前去,必然会做好以青冉为挡箭牌的举措,是以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他不敢冒险。

好在她如今还是在自己的身边!

“夜倾辰你放松一点,会压到孩子的!”说着,慕青冉的手便紧紧的抵在两人之间,试图推开他一些。

可是夜倾辰听闻她的话,却是整个人都僵愣在了原地,半晌都没有反应!

见状,慕青冉却是不禁有些奇怪,方才她不是已经同他说过一次了吗?

为何眼下他还是这般惊讶的样子?!

可她却是哪里知道,刚刚夜倾辰的一颗心思皆是在她的身上,哪里还会仔细的去想她说的话,只一味准备着与宫九配合,伺机而动将她救下。

是以眼下再听她一说,却仍旧似是初闻此事一般。

孩子

什么意思?!

一边想着,夜倾辰一边眸色幽暗的望着慕青冉的小腹,见她微微含笑的朝他点了点头,他的眸光瞬间了暗了下来。

青冉竟然有孕了!

见他这般有惊无喜的样子,慕青冉便隐隐有些猜到,他大抵是不期待这个孩子的。

或者说,如果可能的话,在不损害她身体的情况下,夜倾辰甚至有可能想过不要这个孩子!

“青冉”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平平安安的生下这个孩子,你不要这样”已经有过了陌儿的经验,她不是还好好的,这次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此事日后再说,你先好好休息一下!”说完,夜倾辰便一把抱起她走向了床榻。

“对了,紫鸢呢?”她那日将她推下马车,必然是伤到了哪里,也不知现下如何了?

闻言,夜倾辰的脚步却是不禁一顿,随后眸色幽幽的望着她,一时间却是没有回答。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