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怎么了?”看着夜倾辰如此讳莫如深的神色,慕青冉的脑中忽然有一瞬间变得空白一片。

正在此时,却是忽然听到墨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属下有要事求见王妃!”

闻言,慕青冉推开夜倾辰之后便快步走到了外间,能够让墨刈主动来寻她,必然是紫鸢出了何事!

“紫鸢呢?”

听闻慕青冉的话,墨刈却是顿时僵愣在了当场!

王妃竟是不知道紫鸢的下落吗?!

原本墨刈以为,紫鸢是同王妃被大皇子一同抓走的,但是今日将王妃救回来之后,他将大殿下所在的军营中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见到她的影子。

问了好些投降的将士,可是却无人见过紫鸢,种种迹象都表明紫鸢极有可能被灭口了,可没有听到确切的消息之前,墨刈无论如何都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紫鸢在你被劫走的那日便一直不曾回过王府,我原本以为她与你一道被劫走了!”说着话,夜倾辰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

眼下想来倒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夜倾瑄要劫走青冉自己就已经足够麻烦了,不会再去给自己增添负担的。

只是他当时满脑子都是青冉被劫走的消息,倒是一时没有留意到这件事。

闻言,慕青冉的身子却是不禁一晃,幸而被夜倾辰及时扶住。

“那日紫鸢的确是与我同在马车上,可我后来将她推下了马车,本以为她会被你们救回去的”

却不料反倒弄巧成拙,如今生生与她失去了联系。

听闻慕青冉回忆起那日的情况,墨刈的脸色虽是依旧冰冰冷冷的没有其他表情,可是唯独一双眼睛却是红的可怕!

他的手垂在身侧,却是不住的颤抖,想要紧握成拳,却是无论如何也使不出力气,整个人都仿若瞬间失去了生机一般。

“主子,属下”

“吩咐墨锦,命王府中人严加留意,你带着地宫的人一同前去!”就算是沿着那日她们被劫走的路去找,可这茫茫人海也是不容易,多散一些消息还是好的。

“多谢王爷!”

话落,墨刈便转身欲走,却不料被墨晗迎面拦住,可他却是二话不说就打了过去,根本就不听墨晗说了什么。

偏还恐事情不够乱一般,宫九在一旁见墨晗被墨刈打了,顿时也上前帮忙,根本不管眼下已经乱成什么样子了。

“墨刈!”

夜倾辰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方才终于令盛怒下无处宣泄的墨刈收了手。

见此,宫九神色警惕的站在墨晗身前,似是担心墨刈再对她出手一般。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墨晗却是毫不领情的一把推开了他,几步便走到了墨刈的身边,“我知道紫鸢在哪!”

听闻墨晗的话,不仅仅是墨刈,慕青冉也是神色震惊的望着她,眼中满是欣喜之意。

“在哪?”墨刈一把扣住墨晗的手腕,神色激动的问道。

看着墨晗纤细的手腕被墨刈紧紧的扣在掌中,宫九的眼睛不禁微微眯起,方才上前一步,却只见墨晗冷冷的一眼扫了过来,顿时便顿住了脚步。

“紫鸢被人带出了城,一路南下去了!”墨晗的话音方才落下,便只见墨刈顿时便没了身影,想是已经急不可耐的要去寻紫鸢了!

闻言,夜倾辰的目光不着痕迹的落到宫九的身上,随后朝着墨晗吩咐道,“你随墨刈一同去!”

“属下遵命!”说完,墨晗便也不理会一旁的宫九,直接转身就走。

方才墨刈走的匆忙,想来也是不知具体的位置和路线,她还要尽快赶上他才是。

眼见着墨晗无视他直接离开,宫九眯眼扫了夜倾辰一眼,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不再同他继续浪费时间,反而是急急忙忙的追随墨晗而去。

“应当是宫九得知了紫鸢的下落吧!”瞧着方才的情况,慕青冉便隐约觉得,与其说是墨晗查到了紫鸢的下落,倒不如说是宫九将紫鸢的下落告诉了她。

“眼下知晓了紫鸢的行踪,你也莫要担心了,先顾好自己吧!”说完,便也不听慕青冉再去说什么,直接抱起她便再次回了房中。

只要有墨晗在,宫九就定然会一路随着他们同去,是以找到紫鸢只是时间的问题。

“方才救出我的人也是宫九?”慕青冉回想着刚刚在城外的一幕,心中不禁仔细的想着。

地宫的人都已经露了脸,是以根本无法潜伏在夜倾瑄的军营之中,而且武功高到令夜倾辰能够如此放心行事的人,想来也就只有墨刈和宫九,但是结合之前的那个条件限制,便也只剩下宫九了!

“再不好好休息的话,就当真不让你消停了!”说着,还好似怕她不相信一般,抱着她的手不觉收紧了一些。

“可我还没好好看看陌儿”她消失了这许多日,一直都不曾见到陌儿,眼下总该要她见上一见才是。

“你先好生躺着,我命人去将他抱过来!”

将慕青冉放到床榻上,小心翼翼帮她掩好被子之后,夜倾辰才轻手轻脚的出了房中。

方才将夜安陌从他的房中抱过来,却不想墨锦神色匆匆的朝着夜倾辰一路走了过来,“王爷!”

“何事?”

“启禀王爷,尉迟凛不见了!”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不觉闪过了一抹冷芒!

随后不知他想到了什么,便声音清冷的吩咐道,“将此事告知夜倾昱,该如何做,他会自己解决的!”

他自己女人的事情,他可是没那闲工夫去帮忙处理!

“属下遵命!”

待到墨锦领命离开之后,夜倾辰方才抱着夜安陌回了房中。

见到慕青冉的一瞬间,夜安陌便不住的挺着身子朝她那边使劲儿,却被夜倾辰紧紧的抱在怀里不得动弹。

她好不容易眼下睡了,自然不可轻易吵醒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青冉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夜倾辰却知道,她这些时间定然是极为难过的。

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都要挂心自己和陌儿,甚至还有她腹中的孩子!

想到这,夜倾辰的眸光便不禁变得有些复杂!

他之前在见到那封绝笔书信的时候,心中便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按照青冉的性格,她段或是不会写出这样的一封书信的。

可是偏偏那上面的字迹又做不到假,确然是她亲笔手书,只不过开头的那四个字,却是令他心中疑窦丛生。

倾辰她从来不曾如此唤过他,是以只当时一眼,夜倾辰便觉得这封信是假的!

字迹是真的,但内容是假的!

加之心中内容的种种,更加令夜倾辰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那些话绝对不会是青冉会说出来的。

但正是因此他方才更加的不懂,青冉究竟是为何会亲自写出这样的一封绝笔给他,他倒是猜到是夜倾瑄威胁她,可是究竟是利用什么事作为威胁呢?

原本夜倾辰以为夜倾瑄是利用他被刺杀的事情,以此大做文章去欺骗青冉,他当时也的确是假意被刺伤,为的就是令所有人都信以为真,让他们放松大意。

当日初见那名伪装成青冉的女子时,他心中不是没有怀疑那人是假的,只是因着距离太远,他根本无从分辨。

可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是真的,他也势必要去救她一救的。

但是当夜倾辰运起轻功闪身至那女子身边的时候,却是听到她不断的阻止他去救他,甚至一直在让他先走。

若是换成旁的人如此说倒是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对于慕青冉和夜倾辰他们两人而言,这就有很大的问题!

因为他们彼此之间都十分的清楚,倘或没有绝对的理由,她不可能在得知夜倾辰非救她不可的时候,却自己先行放弃活下去的机会。

很早之前她就同他说过,不管经历再多的艰难险阻,她都可以为了他努力活下去!

是以真正的慕青冉,应当是知晓,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夜倾辰都会拼尽全力的去保护她。

而她要做的,就是全然的相信他、依赖他,如此就够了!

夜安陌渐渐变得安分下来,只是静静的靠在夜倾辰的手臂上,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床上的人,小手微微向前伸着,一下一下的抓着什么。

见他如此听话的模样,夜倾辰轻轻的将他放到了慕青冉的身边躺下,随后自己依旧坐在床边,目光专注的守着她们母子二人。

不对!

如今应当是三人了!

这般一想,夜倾辰的手掌便轻轻的覆在了慕青冉的小腹之上,看着眼下还平坦的小腹,他的眼中不禁再次变得复杂。

他不是不喜欢这个孩子,相反的是,他喜爱的不得了!

只不过想到陌儿当日出生时的情景,夜倾辰的手心甚至都出了一层冷汗。

那样提心吊胆的经历他实在是不愿再次经历,更加不愿青冉再次遭受那样的折磨。

可若是直接同她说不要这个孩子的话,先不说青冉会不会同意,单单是打掉孩子之后会对青冉身体造成的伤害,夜倾辰只是想想便觉得舍不得。

生下来不是、不生下来也不是一时间,这位一直以来无比英明的王爷大人,活生生将自己绕进了死胡同中。

而日子也在夜倾辰一****的纠结中渐渐过去,慕青冉的肚子也慢慢开始显怀,即便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却也无法再去实行。

彼时丰鄰城中近乎所有的人都已经知晓,靖安王妃再次有孕,王府又要变得更加热闹了。

沈太傅在得知这般消息之后,只恨不得再次搬回王府来住,好能时时看着慕青冉,留意着她腹中的孩子。

早前慕青冉被劫走的那段时间,众人得了夜倾辰的命令均是瞒着沈太傅,是以他至今仍是不知当日的情况。

如今风波均是已经过去,便更加没有必要让他为此后怕担忧。

他如今年纪愈发的大了,众人不过是盼着他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安享晚年便是。

在此期间,墨刈也终是将紫鸢接了回来,原是她当日被一对过路的商旅所救,他们不知她的身份,为了救她,便只好一路带着她上路。

不料待到她终于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已经坐船南下了,船队却又无法掉头将她送回,这才一时没有回来。

再加上后来又是发生了一些事,她险些被人直接扣留在当地成了亲!

好在墨刈及时出现,方才将她救了回来,也得知了她不在的这段时日,丰鄰城中究竟是何情况。

可是即便紫鸢听闻墨刈说了许多,却也万万没有想到,当她再次回到王府见到慕青冉的小腹微微隆起,一时间,整个人都惊呆在了原地。

不过两月未见而已,怎知王妃居然有孕了!

而这厢紫鸢顾不得心中的震惊,便开始着手准备照料慕青冉的身子,一切都好似与从前一样,并未发生任何的改变。

流鸢因着之前被墨潇劈了一掌,至今仍旧是不同他说话,每晚都将他赶出房间,却是每日晨起都发现自己还是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

宫九从原来的赖坐在王府门外,变成了如今靖安王府的常客,整日见他在墨晗的身后晃悠,也不知究竟是要做什么。

地宫的人也依旧是没个正行,墨锦还是执著于王府的账本和宝库,墨音还是痞里痞气的喜欢东拉西扯。

好像丰鄰城外的那一场战役从来都不曾发生过,众人的生活依旧是如此,一切都没有受到影响一般。

往日恰似一场过往烟云,都随着那日纷飞的大雪飘散在空中或是被深深的埋藏,唯一能被人记得的,或许便只有多年之后流传下来的史册,于其中寥寥数笔,镌刻下了这一段荡气回肠的往事。

丰延王朝******间,大皇子夜倾瑄起兵谋反,于丰鄰城外兵发皇宫,最终被靖安王一举镇压!

八皇子夜倾漓死于夜倾瑄剑下,随后他自尽而亡,其部下甘愿降者可从轻发落,其余之人皆被靖安王下旨直接处死!

朝中有关大皇子的一应旧部均被革职查办,六皇子夜倾昱稳坐东宫之位,大刀阔斧的于朝中进行了严查,靖安王与三皇子从旁协佐。

次年三月,******驾崩于栖凤坡,六皇子夜倾昱正式登基为王,史称永宁帝!

自此,丰延国大业一统,天下归心,开创了史无前例的永宁盛世!

同年九月,靖安王妃临产,生下了靖安王府的第一位小郡主,自此众星捧月、无人可比。

生产之时,慕青冉就曾对夜倾辰说起,倘或这一胎是个女儿家的话,便唤“夜安歌”!

安歌送好音

正是怀着她的时候,恰好与夜倾辰经历着那样的别离,是因为有了歌儿,他们方才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说今生只她一人,与她携手白头,不离不弃,拼尽此生所有,不过为了许她一个太平盛世。

她言今世唯他一人,同他比肩而行,莫失莫忘,尽她此生全部,只是为了赠他一曲陌上清歌。

很久很久以后,丰延的百姓依旧在交口相传着一段佳话。

只道曾经有一位战败国的和亲公主,不远万里的嫁去敌国,本以为面临的会是一场刀锋剑雨,谁知却是入了那凶狠残暴的王爷的法眼,从此之后,众人只闻靖安王如何宠爱王妃,却无人再去注意这二人曾经的身份。

那一年的大雪纷飞之际,她身着嫁衣远嫁丰延,未来一切皆是未知,她设想过千般可能,唯独没有料到会与他今生相逢。

伊人绝色,琼芳茫茫,为君铺就,十里红妆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