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误入烟霞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次见到烟淼的时候,夜倾桓只有一个感觉——冷!

那是一个神色清冷,眸光更加清冷的女子,一袭白衣,一支玉笛,显得整个人都好似不染凡尘一般。

她的眼角有一颗泪痣,将原本冷若冰霜的气质显得略有些神秘。

皮肤若冰雪,绰丽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这是他对烟淼的第一印象。

但是后来证明,夜倾桓的感觉,错的很是离谱!

四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夜倾桓的眼神中不禁带着一丝困惑,这里究竟是哪?

未曾想到看似毫不起眼的一座山,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阵法!

“三哥”夜倾君的声音有些不解的响起,眼神有些错愕的往四周看了看。

这到底是哪啊?!

“先不要轻举妄动,这里机关重重,稍有不慎就会困死在其中!”说着,夜倾桓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设下如此复杂厉害的阵法?

而且看着这杳无人烟的一座山,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方才如此一想,却不料一旁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笛音,几人闻声望去便只见刚刚还空空荡荡的树杈上,此刻竟然坐着一人。

是一名女子!

还是一名容色不丹的女子!

可是比起她的相貌,夜倾桓倒是觉得,她身上的气质很是特别,他第一次从一名女子的身上感觉到堪比夜倾辰的清冷之气。

只不过夜倾辰是因为身上杀伐之气太重,是以给人的感觉有些冷冽非常。

但眼前的这名女子更多的倒是冷漠,好像对一切的事物都极为漠不关心,任何事情都难以令她动心。

一曲笛音作罢,那女子翻手间便将笛子不知收到了何处,随后微微转头对上了夜倾桓的目光。

两人对视了片刻,最终还是夜倾桓先行开口说道,“敢问姑娘,不知这里是何处?”

“烟霞山!”清冷含翠的一道声音响起,和她给人的感觉一般,似是透着冬季特有的寒凉一般,令人莫名觉得有些冷意。

闻言,夜倾桓的神色变得愈发的谦和有礼,眸光温润的接着问道,“这山中阵法可是姑娘所设?”

“不全是!”这里的阵法也有之前师傅设下的,还有一些才是她弄得。

“那姑娘可知道破解之法?”

“知道!”

越是听着夜倾桓问下去,夜倾君和他身后的几名护卫眸光越是精亮。

未曾想到无意间遇到的这名女子,竟是这山中的主人,想来定然是会救他们出去的。

“如此姑娘能否救我们出去?”

“不能!”

轻轻冷冷的一道声音,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变过,就那般直直的望着他,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何不对之处。

夜倾桓:“”

夜倾君:“”

回答的如此干脆,是当真不愿救他们出去啊!

可即是不打算救他们,为何之前还要同他们说那么多,逗他们玩吗?!

一时间,便是素来淡定如夜倾桓,也是有些觉得惊诧。

他能够感觉到这女子并无恶意,只是却不知她为何如此痛快的说出拒绝的话?

同夜倾桓说完这句话之后,烟淼却没有离开,而是依旧静静的坐在树上,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们。

“你在看什么?”忍了半晌,夜倾君终是抵不过心中的好奇,还是仰头朝着树上的女子问道。

“等着看你们死啊!”这山中困住过的人又岂止他们几人而已,可却从来没有人能够走出去过,除非是她亲自带出去。

为首那人身后的几名护卫瞧着会些武艺,而且并不低,说不定他们还能多坚持一会儿,就算是触动了山中的机关,想来也有能力化解。

她候在此处看着他们,也是为了看看他们究竟能躲过几处的机关,日后她好重新布置一番,变得更加厉害才是。

夜倾桓和夜倾君不知烟淼心中的想法,只单单听着她说出的那句话,两人的心中皆是不禁一沉!

看来蛇蝎美人这话果然没错,未曾想她表面看起来如此明艳动人,心肠倒是这般冷硬。

这般一想,夜倾桓却是不禁淡淡一笑,未曾料到为了躲避刺杀来了此处,谁知却依旧难逃一死。

“走吧!”

“三哥”见夜倾桓说完之后便抬脚向前走去,夜倾君不禁有些奇怪。

方才三哥不是说,不要轻举妄动的嘛!

“左右待在此处也是等死,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闻言,夜倾君觉得也不无道理,左右他什么都听三哥的,他说如何便是如何。

刚刚停在那里倒是没有注意,眼下一走起来,夜倾桓倒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

这山中的阵法他怎地竟是觉得有些熟悉?!

但他可以确定此前并不曾到过此处,那名女子他也从未见过,只是这阵法

压下心中怪异的想法,夜倾桓依旧是神色淡淡的向前走着,每迈出一步都不知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可他好像并不担心自己会因此丢了性命似的,眸中不见丝毫的恐惧和惊慌,倒是令烟淼觉得有些惊讶。

这人的感觉与青冉好像!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倒是极为淡定!

这般想着,烟淼的心中便忽然改了主意,她瞬间闪身至夜倾桓的面前,身姿缥缈仿若仙子。

而夜倾桓身后的护卫见此,却是赶忙拔剑而出,唯恐她伤到夜倾桓,却被他挥手遣退。

凭着他们几人,根本就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方才她忽然出现在树上,若是笛音不起,包括他在内皆是不会察觉到她的存在。

如此高尚的武功,就算他们几人联手也未必打的过她,还是莫要硬碰硬。

再则,若是她真的要对自己不利的话,方才趁他不备就动手了,何必要等到眼下!

“不知姑娘有何贵干?”

就算烟淼方才说了极为无礼的话,甚至还对他们的生死置之不理,但是夜倾桓却好像全然不在意一般,依旧是神色温润的望着她,未见丝毫的不悦。

“随我来!”说完,烟淼便没有再理会他们,而是径自转身离开。

闻言,夜倾桓先是一愣,随后淡淡一笑,便紧紧跟上了她的步伐。

身后的几名护卫见此,虽是有些不放心烟淼,但也只能小心警惕的护在夜倾桓和夜倾君的身边,确保他们不会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一路随着烟淼朝着山中深处走去,夜倾桓的目光一直不着痕迹的四下看着,似是在欣赏这山中的风景一般。

可是事实上,他却是在默默的记下走过的路线,权作一层保障而已。

而烟淼一直在前面不快不慢的走着,好像并不担心他们会留下沿路的记号似的。

直到很久以后,夜倾桓方才知晓,就算他记住了那一条上山的路,却是依旧无法沿着那条路下山而出。

只因烟霞山中的每一处机关皆是互通的,若然没有烟淼在前面带路,任何人皆是难以走出去,除非得她亲自指点过,知晓这山中所有的机关所在。

而对于烟淼而言,并不存在绝对的一条出路,因为烟霞山中所有的机关和阵法皆是她和她师傅所创,是以只要有她在的地方,便可死门变死门,一路畅通无阻。

只是对于这一点,彼时的夜倾桓却是一无所知,而尽管很久之后他终于知道了这个情况,却仍旧是从他人的口中听闻了此事。

因为这般情况,他还吃了好一番的干醋,不过这却是后话了。

眼下的夜倾桓尚且不知道,他遇到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又将陪他度过一段怎样不同凡响的人生!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