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寄人篱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烟淼一路走出山中之后,夜倾桓看着方才来时刺杀他的黑衣人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眸光不禁渐渐变得有些暗沉。

这一路从丰鄰城中出来之后,刺杀就不曾断过,千澈等人即便武功高强,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长此以往下去,定然是要撑不住的。

瞧着对方的架势,倒是颇有一些要致他于死地的意思,倘或就这样直接出了烟霞山,怕是依旧难逃被追杀的情况。

但是不如干脆在此避一避,既然他们都无法走出山中的阵法,那么那群刺客自然也是不可以!

这般一想,夜倾桓顿时便打定了主意,不管如何,今日定然是要赖在此处不走了。

既是已经敲定了主意,夜倾桓的唇角微微一扬,顿时计上心来。

“公子!”夜倾桓身边的千澈距离他最近,是以最先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儿。

听到千澈的惊呼声,夜倾君赶忙朝着夜倾桓看过去,却是只见他微微闭着眼,脸上毫无一丝血色。

“三哥!”夜倾君的声音中满是颤抖之意,眨巴着一双大眼像是要哭出来似的。

方才还好好的,他这是忽然怎么了?!

像是恐夜倾君会担忧一般,夜倾桓的手轻轻搭上他的肩膀,见烟淼依旧是漠不关心的背对着他们,方才不觉使了使力,随后便直接晕了过去。

见状,夜倾君的眸光不觉一闪!

随后心中想到什么,赶忙同千澈一起搀扶住他,一边朝着烟淼可怜兮兮的说道,“漂亮姐姐,我三哥晕倒了!”

说着话,夜倾君的眼中满是焦急之色,看的一旁的千澈等人不禁有些傻眼。

倘或不是知道内情的话,他们恐怕还真的要相信殿下是真的有了什么三长两短。

本以为烟淼听到夜倾君的话会有所动容,可是谁知她却只是神色清冷的转过了身,眸中凉意未变。

“死了?”

夜倾君:“”

是他说的有问题嘛还是她只一心盼着他们一命归西?!

“晕晕倒了”

不知道自己如此说,她心里会不会有些失望?

“走不了了?”

“是”

“那你们就在此待着吧!”说完,烟淼便转身接着朝前走去,只留下夜倾君一人在风中凌乱。

正常的对话该是这样的吗?!

难道她的正常反应,不是带着他们回她的住处,好生照顾一下三哥吗?

说起来,夜倾君想的倒是也没错,不过那是正常人的思考方式,而烟淼她却并不正常!

她自小便生活在烟霞山,从来没有出去过,唯一接触过的人便也只有她师傅,直到她去世之后,烟淼方才在因缘巧合之下结识了慕青冉。

可是两人并不能时常见面玩在一处,只因慕青冉无法一直陪她住在山中,而她当时同样无法确定心意要下山,是以兜兜转转,还是只有她一人。

打从有记忆开始,她对这世间的一切认知,皆是通过她的师傅来了解,是以她不会说谎,也认为旁人也同她这般。

正因为如此,所以对于夜倾君这般较为迂回含蓄的说法,烟淼根本就无法领会其中的意思。

反而她只会以为他们当真是因着身体的原因,方才无法再继续行走,便也就不再理会他们。

但是夜倾君看着如此行事的烟淼,却是惊得一双眼睛都要瞪了出来!

她居然就这么走了?!

“诶”瞧着烟淼越走越远,夜倾君看着仍旧在昏迷中的夜倾桓,不禁心中一横,将他交给千澈之后,便快步跑向了烟淼。

“漂亮姐姐,求求你救救我三哥!”说着,夜倾君的眼中甚至已经盈满了泪水,看起来好不可怜。

闻言,烟淼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你求错人了,我并不会医术。”

倘或此刻青冉在这的话,倒是可以让紫鸢救他一救。

“我三哥他只是晕倒了,不用医治,想是吃些东西,好生修养一下便会醒来的。”

“随那我来吧!”听闻夜倾君如此一说,烟淼倒是终于明白了过来。

然而夜倾君听到她的回答,却是不禁有片刻的错愕,随后方才反应过来,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一时竟是有些措手不及。

同烟淼回到她平日居住的地方时,夜倾君却是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震惊!

她住的地方居然这么好!

入眼所见是一座颇为气派的屋宇,好不夸张的来讲,夜倾君觉得这比之三皇子府的正房也不为过。

可是在他的认知当中,如烟淼这样仿若是天外飞仙的人,应当是居于一处山洞之中,吃风喝烟,不入凡尘。

转头再仔细打量了烟淼一番,夜倾君忽然发现,她身上的衣料也是极为名贵的缂丝,甚至是丰鄰城中许多官宦之家也未必穿的起。

这女子究竟是何来历?!

压下心中的疑惑之后,夜倾君同千澈等人一起,将夜倾桓安置在了烟淼指定的偏方中,距离她的屋子,中间隔了一个空置的房间。

待到确定烟淼走远之后,夜倾桓方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情况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呢!

“三哥你可是有何计划?”

“暂且在此处避一避,若是就此让他们以为我们已经遇害倒是更好。”

闻言,夜倾君微微点了点头,心中也是赞同他的决定。

只不过这里就真的安全吗?

像是猜到了夜倾君心中所想,夜倾桓忽然淡淡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轻松一些。

他倒是觉得这女子有些意思,虽然看起来为人冷漠了些,但到底最终也没有见死不救,就是不知让她改变决定的原因是什么?

兄弟两人在房中悄声说着话,却是不料于房外忽然传来了阵阵香气,夜倾桓先是与夜倾君对视了一眼,随后便瞬间翻身上榻,依旧静静的躺在上面,像是仍在昏迷一般。

而夜倾君和千澈等人也是神色如临大敌一般的等着,似是恐烟淼随时会推门而入。

可是谁知等了好半晌,一直都不曾见到她进来,夜倾君的心中不觉有些奇怪。

方才传来那般浓郁的一阵饭香,怎地此刻竟还不见那漂亮姐姐送来,难不成竟不是做与他们吃的吗?

直到夜倾君在厅中见到慢条斯理的在用膳的烟淼时,心中方才确定了之前的猜想。

果然不是做与他们的!

原是他自作多情了

“漂亮姐姐”

“我名唤烟淼!”抬头看了夜倾君一眼之后,烟淼便接着用膳,却并未开口邀他一同享用。

“烟淼姐姐”

“何事?”

“我饿了”

原本不过是只有一点点饿,可是如今闻到她做的饭菜如此香,却是瞬间觉得更饿了。

闻言,烟淼却是神色不变的接着说道,“可我只做了一人份!”

方才并不见他们说是用膳之事,是以她只当他们是不饿的,因此并未做他们的份。

“厨房在那里,你可以自己去做!”见夜倾君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烟淼不禁伸手指着一处同他说道。

“可可我不会做饭”

他又不是厨子,哪里会做饭呢!

“我可以教你!”说完,烟淼便起身朝着他走来,似是真的要教他做菜一般。

见此,夜倾君却是满眼期待的望着她问道,“你可以直接做给我吃吗?”

这样比教他做饭要方便的多吧!

“不可以!”毫不犹豫的一声拒绝,同初见时一样,丝毫没有委婉的意思。

夜倾君:“”

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呢!

“为何?”

“师傅说过,不能随意给别人做饭吃,特别是男子!”

是以她一直以来都谨遵师命,从来不曾给除了她老人家以外的人做过饭,除了青冉她们。

因为除了她们几人,她也不认识别人了!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