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巨蟒惊魂/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见那蟒蛇直朝着烟淼吐着血红的信子,夜倾君赶忙吩咐千鸣过去保护她!

毕竟自己距离那蟒蛇尚且没有那般近,自然也就没有烟淼姐姐那般危险。

说起来,夜倾君本也不是那般舍己为人的人,倘或是换成别人的话,他自然不会去管他们的死活。

可这人既是烟淼,那就另当别论了!

且不说她先有恩于他们,便是毫无恩情可言,夜倾君也段或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遇险。

因为一旦烟淼出了何事,只怕他与三皇兄这一辈子都不要妄想走出烟霞山了!

然而令夜倾君和千鸣感到意外的是,原本以为那蟒蛇会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吞了烟淼,谁知却是绕着她转了几转,随后便回了原处依旧静静的盘卧着,也收起了血红的信子,看起来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见状,夜倾君与千鸣均是纷纷震惊在了原地,两人不禁相视一眼,眸中满是惊讶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

“烟淼姐姐”一边说着话,夜倾君一边朝着烟淼走去,目光仍是有些不受控制的望着一旁的大蟒蛇。

“不是同你说过,不要在山中闲逛的嘛!”不再理会一旁的那条蟒蛇,烟淼说完话之后便径自转身向后走去。

“我我有些无聊,便想着随意走走”

他哪里想到方才出来逛逛,就撞上了这么一个大麻烦,险些直接命丧于此!

“你觉得无聊?”闻言,烟淼似有些疑惑的问道。

“一一点点!”

“我瞧你兄长似是并无大碍了,既是无聊的话,明日你们便下山吧!”

她自小在生长在烟霞山,倒是并不觉得这山中的生活如何无聊,不过想来他们是有些熬不住的。

原本她也不知这样的生活算是无趣的,可师傅之前有事没事的便下山去游玩,只言在这山中的生活着实无趣的很。

师傅倒是想要带着她一起,可是她对外面的世界并不好奇,觉得这整日守在这烟霞山中也是极好。

每日与花鸟鱼群为伴,闲来研究一下山中的阵法,这些对于她而言,皆是十分有趣的。

一听烟淼说要送他们下山,夜倾君的心中顿时一惊!

送他们下山这可不行!

“三哥他恐还有些不适呢!”原本就同三哥商议好了,要在此处暂避一段时间,如今若是被她送下山可如何是好!

闻言,烟淼却是也不再言语,依旧朝前走着。

反倒是千鸣在一旁跟着,目光仍旧是不住的打量着方才出现的那条蟒蛇,心中的震惊久久无法散去。

那样庞大的一条巨蟒,怎地瞧着烟淼姑娘并不害怕的样子,不仅是她表现的太过平常,便是那巨蟒也好似识得她一般。

一路带着这样的好奇心和震惊回了烟淼在山中的屋宇,千鸣近乎是迫不及待的同千澈等人说起了方才发生的事情。

而他们听他所言,也是不禁震惊非常,听千鸣的意思,这烟淼姑娘竟是连猛兽都镇得住吗?!

“不想姑娘竟还有此本领!”这样令人感到惊奇的事情,夜倾君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夜倾桓。

此刻他眸光温润的望着烟淼,话虽说的满是称赞之意,但烟淼倒是觉得,他似乎并不觉得如何惊讶,而事实上,她自己也不认为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值得震惊的。

师傅曾经同她说过,不过是因为人们成为了这世间的主宰,是以如今他们方才认为其他事物的存在有着一些令人惊讶的地方。

可若是反过来看这个问题,那是不是如今看似正常的他们,就成为了别人眼中奇怪的存在?!

“我与它们同样生活在烟霞山,自小便相伴一处。”每每师傅在外游玩,皆是她与烟霞山的这些小动物为伴。

当夜倾桓听闻烟淼方才的那一番言论之后,却是不觉眸光一闪!

这番话倒是有些意思,他此前倒是从未听说过,想到这话是出自她那位神秘的师傅,夜倾桓的心中忽然闪过了什么,却是快的难以令人捕捉。

“说起来,在下倒是有些好奇,如此富丽堂皇的一座屋宇,不知姑娘是如何建成的?”

“这是师傅从外面找人来修建的!”烟淼记得她从有记忆的时候开始,这里还不是如今的这个样子。

后来师傅说多了她这个小孩子,那般简陋的居所有些不适合,而且她赚的银子也着实是花不完,留着也是无用,便花费了好些的银钱,建了这座屋宇。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的眸光却是不觉一闪!

从外面找的人那为何江湖上一丝消息也无?

“倒是从未在外听说过这件事,也不曾听闻有何人在议论。”按理来说,这烟霞山如此奇怪,江湖中人不该是不知道的。

“自然不会有人议论,当年那群人建造完这屋宇之后,师傅便将他们都杀了!”

夜倾桓:“”

夜倾君:“”

千澈等人:“”

杀了!

竟然就这般直接杀人灭口了!

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他们几人的不对劲儿,烟淼甚至还在兀自回忆着,“好像当时还有人试图逃跑,但是却误入了山中的阵法,终究也难逃一死。”

夜倾君:“”

她是在警告他什么吗?!

三哥他害怕!

而夜倾桓听闻烟淼的话,却是心知她说的想来都是真的,并不是为了刻意吓唬君儿。

她即是说被她师傅都杀了,那便定然是都杀了!

只不过如此明目张胆的杀害人命,他倒是觉得此事有些奇怪。

“今日烟淼姑娘救了舍弟,再加上此前一次救我兄弟二人性命,在下着实感激不尽,他日必定亲谢。”

“他日是几时?”闻言,烟淼却是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

即是要谢,为何不直接言明期限,他日究竟是何时呢?

夜倾桓:“”

不得不说,烟淼这话一出,不仅是千澈等人便是夜倾桓也不禁一愣!

这话着实是不好接啊!

“待到在下离开烟霞山的时候。”否则眼下的话,他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可以用来酬谢她。

“方才我还与他说起,你的身子即是已经没有大碍,明日我便送你们下山。”说着话,烟淼一边伸手指着旁边的夜倾君说道。

可是谁料烟淼的话音方才落下,便只见夜倾桓瞬间就倒在了地上,当真是动作极为迅速,好不拖泥带水。

见此,千澈等人不禁微微闭眼,总觉得主子是不是急糊涂了,这样一眼就会被识破的套路

连夜倾君都有些不忍心看的转过了头去,心道三哥几时变得如此幼稚了!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却是,烟淼神色奇怪的看了看他们,不禁疑惑的开口问道,“他晕倒了你们没有看见吗?!”

难道只有她一个人看到了?!

“为何不将他扶回去好生休息?”

闻言,夜倾君赶忙连连点头,“是、是、是这就扶他回去。”

一边招呼着千澈等人将夜倾桓搀回去,夜倾君仍旧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总觉得烟淼的表现像是在梦中一般。

她难道看不出三哥是骗人的吗?!

“他倒果然还有些虚弱,你们明日还是暂且先勿要下山去了。”

“是、是、是不走了、不走了!”听闻烟淼的话,夜倾君倒是觉得正中下怀。

本还担心烟淼姐姐会送他们下山,他原还为此担心呢不想三哥这般简单的一个动作,竟是就化解了这个难题!

只不过,夜倾君的心里却是不禁觉得奇怪,这位姐姐难不成是个傻的?

否则的话,为何连三哥这般明显的把戏都识不破!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