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梁上君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日用过早膳之后,夜倾桓闲来无事便在这房中随处逛逛,可是目光不经意间便落到了烟淼隔壁的那个房间。

初到烟霞山的那一日,他就觉得很是奇怪,明明两个房间挨得如此近,她为何偏偏要避开这一间呢?

若说是为了避嫌,那她本就不该答应留下他们,再则倘或当真是为了和他们保持距离的话,那旁边不是还有距离更远的房间吗?!

越是这般想,夜倾桓的心中便越是觉得奇怪,她说这山中只有她与她师傅两人,那为何要建这么多的空屋子?!

难道那是她师傅生前住的房间吗?

四处随意的走了走,夜倾桓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处书房,方才走了进去,便见到烟淼正襟危坐在书案之后,神色认真的看着一本书。

“不知姑娘在看书,打扰了”话虽如此说,可夜倾桓却并没有转身离开,反而是依旧朝着烟淼走去。

闻言,烟淼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责怪于他,却也同样没有过多的搭理他,只静静地看着她的书。

夜倾桓的目光顺着房中的书架看了看,发现这里的书籍包罗万象,竟是涵盖齐全!

“不知这些书姑娘都是从何处得来?”有一些甚至是经典的典籍,便是拿银子也买不到的。

“有些是师傅从外偷来的,还有一些是别人送的。”

偷的?!

听烟淼如此一说,夜倾桓的心中却是不禁更加的惊讶,这究竟是一位怎样的隐世高人,怎地还会偷东西?

“为何要用偷的?”依照烟淼所言,她师傅应当不是差钱的人才对!

“师傅想要花钱买,但是人家不卖,她便只能动手偷了!”

她还记得师傅同她说过,凡事要讲究活灵活变,不要太过墨守成规,否则最终会害了自己。

就是那个拒绝卖给她书的那个老板一样,倘或是一开始就答应卖给她,还能得到一大笔银子,可他偏要拒绝,到最后反而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知为何,夜倾桓觉得烟淼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理直气壮的感觉。

真不知道她师傅是如何教导她的,总感觉烟淼被她师傅教偏了!

“你师傅偷来这么多书做什么?”

听烟淼说起,夜倾桓便总是感觉她师傅不似那般庄重的一个人,也不像是饱读诗书的样子。

那她究竟偷来这么多书做什么?!

“有的是为了惩罚那些老板不将书卖给她,还有的是她为我准备的。”

师傅同她讲过,做人可以不讲理,但是不能不识字,否则的话,将来会被人骗的。

是以从小开始,师傅就会为她准备很多的书籍,倒是不为学什么大道理,只单纯为了帮她识字而已。

闻言,夜倾桓缓缓的点了点头,心道她师傅对她倒是不错。

这里都要堪比国子监的中的书库了,她师傅对她倒是极为上心。

“你方才说这里的书有一些是别人送的”说着话,夜倾桓的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之意。

之前便听她说起,从未下山过,也极少与人来往,那么这些书是谁送的?!

“是青”话未说完,烟淼的声音却是不禁一顿,随后她的目光一转,方才接着说道,“是我的一位好友!”

话落,她便不再多言,似是有些什么话是不能说与夜倾桓知晓的。

“原来如此”

夜倾桓素来是个明白人,见烟淼如此,便心知她是不愿提及,是以只当没有听见她初时的那个“青”字。

看来她的情况也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至少她口中的这个人,夜倾桓就是第一次听闻。

“不想姑娘身上竟是有不少的秘密!”

闻言,烟淼不禁奇怪的望着他问道,“比你的还多吗?!”

只是碍于她与青冉之间的身份,是以不方便同外人透露她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她倒是不认为这是如何重要的秘密。

说起来,她反而是觉得眼前这个人才是满身的秘密!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一时间却是不禁有些语塞,虽然知道她说话方式向来如此,并非是有意要同他抬杠,而是单纯的有疑问而已。

是以夜倾桓仔细想了半晌,方才终于开口说道,“我的秘密并不多,只是很大而已!”

他身上所背负的秘密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个,只是每一个说出去,皆是足以震惊世人罢了!

“就是因为这个才会被追杀的吗?”

因为关乎他的秘密太多,是以才会一直被人追杀至此吗?

“不全是!”秘密之所以为秘密,就是因为本身并不被人知晓。

他会被一路追杀,并不是因为身上的秘密太多,而是碍于他的身份!

只要他身为皇子一日,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一丝机会,旁人就不会容许他活下去。

话已至此,烟淼便也就不再询问下去,她对别人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只要不打扰她的生活,她不会多事的。

“说起来,在下倒是有些好奇,那日姑娘为何会救下我们?”

夜倾桓至今可是都没忘记,她原本是想要眼睁睁看着他死的。

但是不知后来为何,她竟是又改变了主意!

“想救啊!”原本的确是打算看着他们死的,可是后来见他的反应,她便改了主意。

或许是因为他在那一瞬间面对死亡的坦然和淡定,让她忽然觉得他身上似是有青冉的影子,便一时动了恻隐之心。

在这烟霞山中,从来都没有绝对的要求和规定,要做什么、不呀做什么皆是全凭她的喜好,没有任何人能够左右她的想法和决定。

初时见死不救是真的,后来改变主意想要救他也是真的!

“不怕我们是坏人吗?”倘或他们是居心不良的话,她岂非是人狼入室!

闻言,烟淼却是忽然抬头看向他,眸中满是疑惑之色,“即便是坏人可你们也是打不过我!”

师傅曾经和她说起过,这江湖中能够打得过她的人不超过三人,是以她根本就无所畏惧。

就算真的不幸遇到了比她厉害的人,她也自有办法应对。

听闻烟淼如此一说,夜倾桓却是不禁微微淡笑的摇了摇头,她果然是不谙世事啊!

慢慢走到了烟淼的身旁,夜倾桓的手支在她身下的椅背上,整个人似是将她圈了起来一般。

“姑娘难道不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吗?”

像是如她这般天真单纯,也只适合生活在烟霞山了,因为山下的生活太复杂,并不适合她。

话落,夜倾桓似是要证明他所言一般,趁烟淼不备,便抽出一旁笔架上的毛笔抵在了她的颈侧。

只要他稍用内力,这支笔便会穿喉而过,直取她的性命!

他此举也不是为了别的,不过是觉得她心思太过简单,将来怕是会被骗的,是以方才想要提醒她。

但是对于烟淼这样的人而言,夜倾桓的举动无异于是试探和挑衅!

因此当他听到烟淼声音清冷的同他说着话,心中便顿时觉得不好!

“不懂这句话的人是你!”

随着烟淼的话音落下,夜倾桓便忽然感觉到从两边的墙壁上飞驰而出的箭矢,纵横交错的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密密麻麻的难以令人逃脱。

而与此同时,不知是不是他在躲避间又无意触碰到了其他的一些机关,房中顿时冒出了一阵白烟,瞬间将阻碍了他的视线,躲避那些箭矢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因着看不到那些飞驰而来的箭矢,他便只能凭着感觉和声音来判断,身上倒是被划出了一些皮外伤。

而待到夜倾君等人闻声赶来的时候,便只见烟淼神色清冷的站在外面,看着夜倾桓被那些机关牵制在房中,一时间急的满头大汗。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