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暗箭难防/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哥!”看着房中的不断四处躲闪的身影,夜倾君不禁出声唤道。

怎地才一会儿没见的功夫的而已,事情就闹得这般了?!

一旁的千澈等人瞧着这般情况,却是不禁纷纷对着烟淼怒目而视,心中猜测定然是她搞的鬼!

“是将我家公子困在里面的?!”说着话,便只见千澈拔出佩剑,直接架在了烟淼的脖子上。

见状,夜倾君不禁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烟淼神色依旧清清冷冷的样子,最终伸手制止了千澈。

凭着他们几人根本不是烟淼姐姐的对手,倘或她当真有心要害他们的话,早在一开始不救他们就是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谁知就在夜倾君如此作想的时候,却不料烟淼的声音颇为冷淡的响起,“是我!”

是她方才启动了房中的机关,方才将他困在了里面。

“为何?”听闻烟淼的话,夜倾君不禁微微拔高了音量,有些想不通她为何要如此做。

“是他先攻击我的!”倘或他没有拿那支笔抵住她的脖子的话,她是不会忽然启动那些机关的。

师傅曾经同她说过,能动手解决的事情千万别多废话,直接招呼!

他既是要动手,那她直接接招就是了,多说无益。

但是夜倾君听闻她的话,却是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后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烟淼究竟说了什么。

三哥会主动攻击她?!

这事怎么想都觉得不大可能,三哥素来不是如此莽撞的人,何况他也没有理由去那么做。

如今他们正是寄人篱下的情况,三哥更加不会主动去攻击她!

“你撒谎!殿我家公子不是那样的人!”千鸣神色气愤的说道,话音落下之后,他便作势要冲进房间,却不想被烟淼冷冷的一句话给制止了。

“你此刻进去,并非是在帮他,反而会拖累他。”

从初见他们的那日,烟淼的心中就对他们几人的武艺有了大致的了解,其中当属夜倾桓武艺最高,至于夜倾君则是半点武艺也没有。

眼下夜倾桓自己一人倒是勉强可以应付房中的机关,倘或再是多了一人的话,定然也只会帮倒忙罢了!

闻言,千鸣的脚步却是忽然一顿!

照着她的意思,帮又不能帮,难道要眼看着殿下被困在此处吗?

“不是在山中设了阵法和机关吗为何这里也有?”

“我有说过这里就是安全的吗?”只是他们不曾问起,是以她便也一时忘了提及。

左右这房中的机关不比山中,倘或没有人去开启的话,是不会有何异动的。

而知晓这房中机关在何处的人,也只有她和师傅两人罢了!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君等人一时间觉得有些无言以对,她说的倒是也没错,可不知为何就是觉得他们像是被耍了一般。

直到千澈等人急的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夜倾桓方才拖着一身伤走出了房中。

那里面的机关已经尽数被他毁了,否则的话,只怕仍旧是一时难以脱身。

看着夜倾桓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虽是不足以致命,但仍是令人看的心下惊忧。

还未等千澈等人烟淼算账,夜倾桓却是慢慢的走到她的身边,朝着她虚弱的一笑,“难怪姑娘如此有恃无恐”

话音方落,他便直挺挺的栽倒在了烟淼的身上,后者下意识的伸手扶住了他。

而千澈见此,却是一把扯住了正要上前帮忙的千鸣,随后紧着朝他使眼色。

殿下的武艺和为人如何,他们再是清楚不过了,就算烟淼在房中设置的机关再是厉害了,也不至于令殿下在方才闯出来之后就直接昏迷。

如此想来,倒是不禁令千澈留了一个心眼儿,没有让千鸣直接上前去。

见状,夜倾君虽是有些担忧夜倾桓的情况,但是看着烟淼并没有丝毫的不悦之色,他方才大着胆子说道,“烟淼姐姐我回房去为我三哥拿些伤药,烦劳你先照看他一下。”

夜倾君的话虽是说的客气,但是心中却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

“好!”

直到听见烟淼肯定的回答之后,夜倾君方才放心的离开。

千澈等人闻言,也纷纷作鸟散状,不再继续逗留在此。

“我做饭去!”

“我去劈柴!”

“我我我去看着他们!”

烟淼:“”

他们这是在偷懒吗?

明明这人是他们的主子,可眼下他们竟是将他推给了自己,全然不再管他的死活,看来这主子当的也是极为可怜。

将夜倾桓安置回他自己的房间之后,烟淼本是打算直接离开,可是想起方才夜倾君说的话,她最终却是没有离开。

瞧着这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烟淼的眸光不觉一闪!

她以为依着此人的武功,不该是会受这么多的伤的,看起来倒是她高看了他!

也不知夜倾君这伤药是去哪取得,一直不见他回来,中间夜倾桓昏昏迷迷的醒来过一次,迷迷糊糊的要水喝,烟淼也一并喂给了他,这些倒是不值什么。

可是眼下这般情况看着自己被夜倾桓紧紧握住的右手,烟淼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诧异之色。

他为何要一直抓着她的手不放呢?

是打算同她算账吗?!

一直到了晚膳时分,夜倾君方才终于回来了,看着两人紧紧交握的手,他先是一愣,随后赶忙笑嘻嘻的退出了房中。

见此,烟淼却是觉得愈发的奇怪,他是不打算管他兄长的死活了吗?!

看着他受了伤,不仅不急着为他疗伤,甚至还笑的如此开心如今这世间的亲情已经变得如此淡薄了吗?

“看来他并不是你的亲弟弟”否则的话,怎会如此不在意他的伤情!

“君儿与我乃是一母同胞”

忽然!

夜倾桓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响起,一句话被他说的断断续续,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似是当真极为难受。

闻言,烟淼神色清冷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将夜倾桓的身上的被子重新掖了掖。

虽然这样的动作很是体贴温柔,但是

“烟淼很热!”眼下正是暑热天气,她给他全身包裹的这般严实,就算他能够清醒过来,怕是也坚持不了多久就要中暑晕过去。

看着夜倾桓头上细密的汗珠,烟淼竟是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眼角的泪痣仿若忽然鲜活了一般,带着十足的魅惑之感,更添一丝神秘。

原是被捂热,方才出了这么多的汗,她还以为他是因为受了伤疼痛难忍呢!

夜倾桓看着烟淼脸上忽然扬起的笑意,却是一时间没有顾及其他,只眸光专注的望着她,像是一瞬间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烟淼微笑,只觉得那一瞬间仿若满山的花朵都齐齐开放一般。

平心而论,烟淼的五官长得极为精致,只是素日她身上的仙气着实是有些重,让人最先注意到的远不是她的长相,而是那满身的潋滟风华。

如今乍一见到她的笑颜,夜倾桓只觉得她整个人都仿若是鲜活了一般,真真切切的存在在他的眼前。

将夜倾桓身上盖着的锦被掀开,烟淼看着他身上被鲜血染红的衣物,方才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似乎需要包扎一下!

这般一想,她便也不再犹豫,伸手便解开了夜倾桓身上的衣物。

见此,他也没有阻拦,只是眸色温润的望着她,可那眼中却好似多了一些原本没有的情绪。

然而就在烟淼帮他脱到中衣的时候,不料房门再次被人从外打开,两人齐齐转头望去,便只见千澈傻愣愣的站在门口,整个人都惊呆在了那里!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