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非礼勿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是不是有些进来的不是时候?!

不过千澈倒是没有想到,许久不曾注意江湖中的情况,不想如今江湖儿女已经这般不拘小节了!

原本瞧着烟淼姑娘清清冷冷、不甚喜欢与人亲近的样子,未成想私下竟是如此热情!

而且看起来殿下似乎也没有拒绝的意思,两人这是情投意合的节奏?

“你”

“哎呀!忽然之间眼睛好痛,什么都看不到了!”一边说着话,千澈一边夸张的捂着眼睛,状似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可看似千澈眼神不好的样子,却仍旧是在退出去房中的时候,贴心的关上了房门。

见状,夜倾桓却是不禁失笑的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这几个护卫未免有些太过跳脱了。

本来烟淼是想让千澈进来帮忙给夜倾桓包扎,毕竟这样的事情她并不在行,想来他们整日打打杀杀的,未免有意外发生,应当是会一些简单的医术。

但她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千澈竟然就这么直接走了!

“看来你的人缘果然是不怎样!”这一个两个的皆是对他的死活不加以理会,好似全然不在意似的。【仙逆漫画/】。

闻言,夜倾桓也是不禁淡淡一笑,似是并不在意这样的情况。

虽然初时是骗烟淼自己身子不适方才留在了此地,但是夜倾桓却并没有打算真的用苦肉计。

如眼下这般受伤实非他所愿,但是就势晕倒却是在他的计划之中。

有了如此真实的伤痕,想来短时间内他是无法走下烟霞山了,至于烟淼也应当不会将他强行赶下山去才对。

毕竟她曾经既是心中想要救他,那么如今便不会忽然之间改变主意。

而他如今有些好奇的是,烟淼为何会要救他?

方才他问了,她只言是心中所想,可到底是为何所想呢她却是没有再说!

“如此便要烦劳姑娘了!”说着,夜倾桓便慢慢坐起身,自己伸手褪去了身上的衣物。

倘或这样的情形换作了寻常女子,定然要面色羞红的移开视线,根本连多看一眼都不敢。

可烟淼却面色坦然的望着夜倾桓,未见丝毫的羞臊之意。

“你倒是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清瘦!”本以为衣衫之下会是一副清清瘦瘦的身材,谁知其中却暗含力量。

闻言,夜倾桓的眉头不禁微微一挑,一时间也不知该因为烟淼的这句话感到高兴还是难过。

从夜倾君那里拿来金疮药之后,烟淼方才仔仔细细的为夜倾桓涂抹着,再将已经准备好的布条系在他的身上。

虽然她从未给人包扎过伤口,但是想来应当是如此。

“疼吗?”

看着他身上斑驳交错的伤口,烟淼的心中却是再想,那房中的机关果然是不简单,想来日后照着如今的强度就可以了,不需要再次加强了。

“不疼。”就是系的有点紧,感觉有点喘息不过来。

待到夜倾君再次来房中唤他们出去用膳时,看着夜倾桓全身都被缠满了布条,实在是有些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尽管心中担心着三哥受的伤,但也并不妨碍他此刻满心的笑意。

怎么会有人将伤口包扎成这个样子?!

“你笑什么?”见夜倾君方才进屋便笑的那般开心的样子,烟淼不禁疑惑的问道。

闻言,夜倾君只能勉强压下满脸的笑意,声音中似乎还带着颤音的回道,“看看到三哥被照顾的这般好,我我高兴!”

话音方才落下,便又是开始“哈哈”的笑个不停。

而夜倾桓神色温润的扫了夜倾君一眼,却是仍旧没有说什么。

他自然是猜得到君儿在笑什么,甚至不用照镜子,他也可以想象到自己如今是何状态。

但是人在屋檐下,她又是一番好心为自己包扎,不管是好是坏他都要接受。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他不想接受也是没有办法拒绝,毕竟有些事情是拒绝不了的。

说起来,夜倾桓这般一受伤,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他就得到了特权,无需再去吃千澈做的要命的膳食。

反而是每日同烟淼一同用膳,简直就是绝无仅有的待遇。

每每看着他们吃着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夜倾君的眼睛都仿若要掉出来一般。

早知道受伤之后会有这样好的待遇,那当日他也找点罪受了!

何苦每日还要吃着千澈做的饭,简直比遭罪还要遭罪!

“烟淼姐姐你师傅不是说过,不可以随意给陌生男子做饭的吗?”

怎地如今她竟是不遵守了?

闻言,千澈几人均是纷纷低头状,假装没有见到夜倾桓扫过来的目光。

“他不是陌生男子啊!”说着,烟淼不禁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神色平静的说道。

他们已经来了这山中许久,早已算不得是陌生人了吧!

“为何?”

“你们已经在此待了许久,怎能算是陌生!”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君却是不禁一愣!

待的时日久便不算是陌生,那为何偏偏只有三哥一人不算?

“那凭什么只有三哥可以吃?”他也好想吃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谁知烟淼听夜倾君说完,却是不禁眸光错愕的看了一眼,随后声音疑惑的问道,“我几时说过只有他可以吃了?”

她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啊为何他会这般以为呢?

而一旁的夜倾桓听着两人的对话,却是不禁淡淡的弯了唇角。

趁着那几人还未如饿狼一般的过来抢食,夜倾桓不动声色的将盘子中的菜夹到了烟淼的碗中。

但是他的这个举动,烟淼却是并不得而知,可却是被一旁的千澈给瞧在了眼里。

见状,他的眸光不觉一闪!

从他跟在殿下身边的那日起,除了六殿下与十二殿下之外,他还从未见过殿下对何人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极为谦和温润,但是千澈却知道,那是一种近乎冷漠的淡然,并非是他真的淡定,只是因为他对那些漠不关心而已。

而一旦事情涉及到与他相关的人或事,殿下便一定会仿似变了一个人一般,褪去外表所有的伪装。

这么多年来,他极少见到那样的殿下,难道如今会因为这个女子的出现而发生改变吗?!

这边千澈一直在心中胡思乱想,当他终于回神的时候,却是发现眼前早已经是残羹冷炙,杯盘狼藉了!

看着一旁唯独被剩下的一盘菜,千澈近乎是咬牙将筷子伸了过去。

虽然烟淼说他的厨艺已经有所长进,但是当千澈自己尝到那菜中的滋味后,却是忽然觉得,如烟淼这样心机单纯的人,竟是也不知几时学会了撒谎!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夜倾桓身上的伤渐渐好转,原本就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是以只要好生将养着,便自然会好起来的。

而随着在烟霞山中的日子渐渐过去,他们与烟淼之间也是越来越熟悉,获得的特权也就越来越多。

尽管如今烟淼在用膳的时候会带出他们的吃食,但是千澈却依旧没有逃脱要学厨的命运,每日仍旧是被千鸣等人看着,势必要他学会这门手艺,也不知他们是不是在公报私仇!

他们之间倒是打打闹闹的颇为愉快,可是近来夜倾桓的心中,却一直似是装着什么事情一般,偶尔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

只是他素来惯于隐藏心思,是以就算心中有些什么想法,旁人也是不得知晓。

但是近来烟淼却是发现,夜倾桓似是总是有意无意的打听青冉的情况,或者说他在打听赠送她书籍那人的情况,因为夜倾桓并不知道青冉的存在。

可他越是想要知道,烟淼就偏藏的深,说什么也不肯告诉他,时日愈久,两人之间埋下的误会便愈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