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心念一动/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换成平时的话,夜倾桓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十分重的人,或者说对于他漠不关心的人或事,他根本就没有好奇心,更加懒得去关注。

可不知是为何,自从来到烟霞山之后,他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去注意烟淼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这山中只有他们几人,也或许是因为他近来实在是太过无聊,可不管究竟是因为什么,他都将自己的注意力一次次的放到了一名女子的身上。

这在从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似乎从第一天误打误撞的进入烟霞山开始,他的生命就与烟淼之间有了一丝不可斩断的联系。

并非是因为在烟霞山遇到她的这件事令他的心绪隐隐有些转变,而是因为她这个人!

对于夜倾桓而言,他在此遇见烟淼之前的二十几年人生当中,从未如眼下这几日这般,活的简单又纯粹。

身边没有那些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对于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无需去刻意猜测究竟是真是假,也无需去怀疑或者是防备她做的所有事。

也许是因为一个人算计的太多、太久久到已经渐渐忘记了本心是什么样子,是以忽然间见到烟淼这样心思异常简单的人,夜倾桓不仅仅是觉得惊奇,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她选择不走出烟霞山是对的!

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令她永远保持这份不争不夺、清冷高贵的一颗本心。

一旦坠入红尘浊世,只怕这般缥缈谪仙就要被玷污了!

初见烟淼的时候,不仅是千澈他们,就连君儿也曾经对他说过,觉得这位姐姐身上的气质与他很像,却又并不一样!

夜倾桓听闻这话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一笑便不再言语。

像吗?

或许是像的!

但那不过是表面上看起来而已,真的若是说起来,其实他和烟淼之间并不一样。

因为烟淼真的是不染俗世,活的仿若是天外之人一般,可他就不一样了,他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如此罢了!

很久以前,他也并不是这般无欲无求的样子,他也有迫切想要得到的东西,也有拼了命想要守护的人。

可是后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渐渐地他就变了!

变得更加的善于伪装,就算心中再是气愤,他也依旧可以温润淡笑的同人周旋。

他变得更加的圆滑,没有一丝的棱角,外人看起来只道他是谦和有礼、温润无边,事实上他只是将真实的自己藏的更深罢了!

所以他和烟淼其实并不像,甚至一点都不一样!

他太复杂了,而她又太过简单了!

只不过,夜倾桓从来没有想过有一日,那个一直以来被他认为最是简单的人,却是一语就可以道破他所有的伪装和隐瞒。

“这山中生活如此清幽,难怪你从来不想下山去。”夜倾桓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眸光温润的望着远方,眼底深处透着无尽的思绪。

因着此前受了一些伤的缘故,夜倾桓一直都静养在房中,虽然这点伤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只是为了把戏做全套,便也只能装一装了。

是以这几日伤口渐好之后,烟淼便会时常带着他在山中走走逛逛,日子倒是过得极为悠闲惬意。

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方才回道,“一日两日自然是清幽的,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

就像师傅一样,总是在这山中待不住,定要四处游玩才行。

可她不是,她只觉得守着烟霞山才是最好的生活,山下的生活她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也并不好奇,因为并没有什么足以吸引她的事物令她前去。

更何况青冉也同她说起过,待到将来她的外祖父辞了官,她也想要来烟霞山这里居住。

如此看来,这山中倒是果然无甚趣味,否则的话,为何青冉也要来此处呢?!

“我很喜欢”

他是真的很喜欢!

只不过这一生当中有太多的不得已和无可奈何,就算再是喜欢,他也不可能真的就此居住下来。

不管是君儿还是六弟,都有需要他守护的原因和理由,他如今尚且不能完全随心所欲的生活。

而且母妃的事情至今还未完呢!

了空总是说他心结难解,其实并非难解,而是他本身就不想解!

那些人害了他母妃的性命,难道可以就此了结吗?

那样大的气量他是没有的,所有母妃曾经遭受的磨难和痛苦,他都要从他们的身上一点一滴的讨回来,半点不会手软!

“喜欢的话不该露出你这样的神情。”说着,烟淼的眉头下意识的微微蹙起,似乎有些不解,为何方才还温润谦和的一个人,会在忽然之间露出那样可怕的眼神。

闻言,夜倾桓先是一愣,随后淡笑着问道,“我的神情有何不对劲儿吗?”

这倒是奇了,他自小便善于伪装隐忍,可从未有何人能够轻易看透,她是如何感觉到的?!

“有点假!”

说完,烟淼便不再说什么,依旧眸光清冷的望着远处的苍山翠柏,觉得心中无限宁静。

师傅曾经说过,当一个人越是没有什么的时候,就越是会在人前彰显什么。

而当那个人一直表现某一种情绪的时候,就证明他在极力掩饰心中真正的喜怒哀乐。

第一次见到夜倾桓的时候,烟淼就是被他身上的气质所吸引的。

之所以会改变主意救下他,就是因为他与青冉给人的感觉很像!

都是一样的温淡有礼,眸色平润的好似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会令他感到惊慌失措。

正是因此,她方才一时动了恻隐之心。

只不过越是相处下去,她便越是觉得这人与青冉之间其实并不一样,或许某一些方面很像,但是更多的却是被他的温润掩藏之下的淡漠和疏离。

若说她是如何看出来的,烟淼自己也说不明白,只是隐约有这种感觉。

很早之前师傅就曾经对她说过,看一个人不能仅仅是从眼睛看,还要用心来看。

但是师傅她老人家说,这句话她明白,但是她却无法做到,可自己就不一样了,她的心是干净的!

无欲无求、毫无污点,想来是这世上最为纯净的一颗心。

师傅说她以前还认识一名女子,也是如自己这般,心思简单,无甚心机。

可是后来却不幸香消玉殒了!

是以很早之前烟淼就听师傅说起,这世上最为强大的就是人心,可有时偏偏又是这颗心最为脆弱。

烟淼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算不算强大,但是从小到大,她还未曾有过伤心欲绝的时候。

就算是当年师傅离世,她虽心中思念,但却并不十分悲伤。

因为师傅是不会骗她的!

对于她老人家而言,虽为赴死,却实则求活!

而夜倾桓听闻烟淼的话之后,却是一时语塞。

他自认在她的面前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可偏偏如今被她一语道破,看她的样子,想来也是无法说出到底是从何看出来的这一点,但正是因此,他的心中方才更加觉得惊奇。

一直以来,夜倾桓从不信命!

更加不信那些所谓的命中注定!

可是第一次,听着烟淼状似随意的一句话,夜倾桓的心中却不禁漾起一圈圈的涟漪。

多年以来异常平静的心湖忽然有了一丝动静,聪明如他,自然不会无视这样的感觉。

这世上能引起他兴趣的东西着实是太少了,原本以为这一生也不过就如此了,可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遇见一个人,打破他对现世所有的认知,看穿他针对外人所有的伪装!

心中忽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将之据为己有!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