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似曾相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却是不禁一愣!

师叔?!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她竟然还有师叔?

“你师傅居然也有师傅?!”他一直以为她们是无门无派,未想到竟然也有师门传承!

闻言,烟淼眼眉微挑,似是有些不懂夜倾桓为何会如此惊讶一般。

有师傅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嘛!

为何他要表现的如此震惊?

“自然有!”

只不过,她从来没有见过师祖她老人家罢了!

听师傅说,师祖多年前就已经离世了,还说是被她给气死的。

后一句话,烟淼想了多年,最后方才明白,师傅大抵是同她玩笑的。

“那你师祖是何人?”

“不知道!”她从来没有见过师祖,听闻师傅说起的时候也是有限,是以对她老人家的了解并不是很多。

此话若是换成旁人来说,夜倾桓定然是不会轻易相信的,必定认为此人是在搪塞敷衍他。

可既是烟淼的话,他倒是不会多想,因为她从不说谎!

但心中虽是如此想,夜倾桓却仍旧是不免有些奇怪,她怎地会不知自己的师祖是谁?

那到底是师从何派呢也是一无所知吗?!

“你与你师傅究竟是什么门派?”从他上了烟霞山结识烟淼之后,夜倾桓便一直觉得她是一个谜!

明明她是活的那么纯粹简单的一个人,轻易相信所有人说的话,也从来不用假话去欺骗搪塞别人,可就是令人觉得她异常的神秘。

从两人相识开始至如今,夜倾桓便发现,不管他问什么,只要是能说的,烟淼定然都不会遮遮掩掩。

而倘或真的不能同他讲起,便也定然会言简意赅的拒绝,绝不拖泥带水。

谁知烟淼听他如此一问,却是不禁微微摇了摇头。

门派?

她从未听师傅说起过,也不知自己究竟是何门何派。

仔细想想,虽然她与师傅师徒相称,但是事实上,却情同母女,她从小被师傅捡回了烟霞山,便一直带在她的身边。

只是随着她渐渐长大开始说话,师傅便因为这称呼犯了难,是以方才最终定了师徒的关系。

何况她也的确教了自己许多武艺,这一声师傅倒是也没错!

“也不知道?”虽然觉得有些惊讶,但是夜倾桓觉得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

凭着烟淼那个个性跳脱的师傅,也不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不知道!”

果然!

说不清楚为什么,夜倾桓心中就是有这种感觉,觉得依照着烟淼她师傅的性格,想来会做出什么皆是不算意外了。

“师傅从未说起过我们的门派是什么,只言她当年寻死之际被师祖救了下来带上了山,后来师祖驾鹤之后,她又在山下捡到了尚在襁褓中的我。”

这般想来的话,她们倒的确不算是一个门派,反而像是人贩子?!

闻言,夜倾桓不禁神色了然的点了点头,心中也算是大致明白了这些情况。

看来并非全然是她们足够神秘,而是她们本就无门无派,是以江湖中的人对她们知之甚少。

如此说来的话,或许一开始烟淼的师祖就并非是打算要将自己的武学发扬光大,而是想要随意找一座荒山隐世而居。

至于后来会收留烟淼的师傅,也许只是一场意外而已。

“那你师叔呢?”

她师傅是寻死之际被救,那她师叔又是如何投到她师祖门下的?

“听师傅说,当年是她无意间在山下偶遇了晕倒的师叔,因着瞧她容貌不凡,便将她带回了烟霞山。”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一瞬间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

难道是因为容貌不凡方才被带回山上的那若是长相其貌不扬的话,是不是她师傅就要置之不理了?!

不知为何,这个念头一出来,夜倾桓觉得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那你是为何被带上山的?”

之前听她说起,是尚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她师傅带回了烟霞山,那么小的孩子,难道也是根据她的容貌长相吗?

“师傅说,当日捡到我的时候,包裹里有许多的金银珠宝,她不好直接拿了我的东西又对我置之不理,这才一并将我救走的!”

夜倾桓:“”

怎么说呢觉得有些在意料之中!

方才听她说她师祖是被她师傅气死的,夜倾桓还以为是玩笑话,眼下一想,却是有忽然觉得像是真的了。

有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徒弟,看来她师祖也定然不是人间凡品!

“那你师叔是一个怎样的人?”

说不好心中是怎样的想法,可是看着墓碑旁的那一棵桃花树,夜倾桓的心中便觉得无比亲切。

曾几何时,云华宫外也是种着成片的桃花林,每到暮春三月的时候,宫中遍地皆是翩飞的桃花瓣。

有时见宫女们会唯恐主子怪罪而将满地的花瓣扫去,可是母妃每每见到,却都会出言制止。

如此花瓣纷飞的季节,便是要满地残红才可见春之将尽,倘或均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却哪里还有一丝人气儿呢!

何况即便是要清扫,也该一并倒在桃林中,花与树同在,虽已飘落,但仍能相伴,日久不过随土化了,依旧干净。

所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想来大抵如此。

闻言,烟淼皱眉想了想,随后方才说道,“听师傅说,那是一位极为完美的女子。”

“听说?”怎地她竟是没有见过她师叔吗?!

“师傅捡我上山的时候,师叔便已经不在烟霞山了。”是以她从未见过她,再后来便是听闻了她离世的消息。

那年师傅抱着师叔的尸身回到烟霞山,烟淼方才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对她而言一直活在师傅口中的女子。

第一眼看过去,她便觉得仿若是春日开的正艳的桃花化成了人形,美不胜收!

“那她去了何处?”

“嫁人了!”

可是听闻烟淼如此说,夜倾桓的心中却是更加的疑惑,照理来讲,即便是嫁了人,那尸身也不该是葬于此地才对!

而且这墓碑之上没有名字,分明就是不想被人知晓她的身份。

“那为何死后会葬在这里?”

“师傅说师叔遇人不淑,既是生前不幸,死后便更加不可随着他受苦,是以便将她的尸身带回了烟霞山安葬。”

“她夫君竟是会同意?!”

这天下少有男子会做到这一点吧!

不管心中喜爱与否,想来都是不会轻易答应自己的妻被人带走的,不管是尸身亦或是活人!

“师叔的夫君是个负心汉!师傅说过,这个负心汉的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是以方才会通晓一些事理。”

闻言,夜倾桓却是觉得不置可否,想来这又是她师傅随意诓骗她的说辞,亏她倒是毫不怀疑的相信!

既是身为负心汉,又怎会在最后良心发现的答应这样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要求!

“倒是与我娘亲极像”

“嗯?”

“遇人不淑,深情空被负”

听着夜倾桓近乎是低声的呢喃,烟淼不禁眸光疑惑的转头望向他,却是只见他眸色深远的走到了那棵桃花树边,随手折了一枝桃花插在了那墓碑之上,朝着那里拜了三拜,口中轻轻的吟着烟淼此前从未听过的诗。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题外话------

最后一首诗,出自红楼梦的葬花魂!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