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皇室中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那一次在山中拜过了烟淼的师叔之后,夜倾桓的心中便似乎一直在装着这件事,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总是有些不可忘却的感觉,似是冥冥之中受到什么指引一般,脑海中总是不停的回想着那日的情景。

那一座孤坟、一树桃花葬了一位不知名姓的女子,孤寂的过完了这一世。

每每想到这些,夜倾桓的心中都觉得无比的凄凉,他自己也不知是什么缘故,总之就是对那日眼见之景念念不忘,一直萦绕心头挥之不散。

想来是因为那女子也同他母妃一般喜爱桃花,也同样的一腔深情被人辜负,是以方才令他如此心有所感。

一直以来,因为容嘉贵妃的事情,夜倾桓的心中都觉得,倘或他无法确定自己会给一个女子带去绝对的纵容和宠爱,那么他就不会轻易的令自己深陷情中。

也同样不会引她人入情,最终又害旁人伤情!

好在丰鄰城中的女子从未有人能够入得他眼,并非是她们不够好,只因皆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罢了。

尽管夜倾桓的心中一直皆是如此作想,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日,他会遇到一个人,打破他所有的认知,带给他无限的惊奇和诧异,将原本万事不过心的夜倾桓彻底拉下了神坛!

第一次,他似乎被一名女子吸引,不自觉的想要知道有关她的很多事情,原本的许多计划皆是因为她的出现而被打乱,可他并不觉得有丝毫的不悦。

在此之前,夜倾桓的心中想着的,便是只有复仇!

而他心中打算的,并不仅仅只是报复曾经伤害到母妃的人,还要将他们曾经泼到她身上的脏水也一并洗去,还她原本的清白之身。

这样的事情不管是对任何人说起,想必都会觉得他是疯了!

毕竟已经是那么多年前的一桩旧案,想要轻而易举的为容嘉贵妃洗雪冤屈哪里有那般容易!

再则,朝中有大皇子夜倾瑄在时时提防,后宫有皇后步步紧逼,哪一处皆是万分凶险,一旦事败的话,受难便不仅仅是他自己而已。

君儿身为一国皇子,本该是这丰延国中高贵的人,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却是一直在装疯卖傻、委曲求全,小小年纪便活的如此辛苦。

还有六弟,这许多年来,为了他和君儿的安危,不知在明挡了多少的刀锋剑雨,就算是为了他们,他也绝对不能任性妄为。

可是心里想的明白,但当他真的遇到了那个命中唯一的女子时,却又忽然觉得好像一切的计划都失了准头。

明明心中十分的清楚,一旦与烟淼牵扯上关系的话,那么势必会引来丰鄰城中各种人的注意,但是此刻的夜倾桓,心中却是再也无法想的那般多。

或许这便是执着一个人的表现,尽管知道爱上她会引来许多的麻烦,可你宁愿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应对这些,也不甘心什么都不做的就放弃心中所念。

原本他还有些担忧,恐烟淼的性子过不得丰鄰城中的生活,但是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护住她,想来也是不碍事的。

再加上她自己有武艺在身,断然是不会受别人欺负的!

如此一想,夜倾桓的心中便忽然拿定了主意,待到他下山之日,便定然要将烟淼也一道诓骗下山,想来她那般好骗,自己三言两语便可说服她的。

只是夜倾桓没有想到的却是,自己自以为很是简单的事情,却在烟淼那里碰了壁。

“不去!”方才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便毫不犹豫的冷声拒绝。

她从来没有设想过有朝一日要走出烟霞山,更何况是随他而去!

再则,山下的生活她虽未曾经历过,但是只看青冉一心想要归隐山林,烟淼便觉得她对那里无甚好感。

“你从未下山过,怎知不会喜欢那里?”说着话,夜倾桓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瞧着烟淼近乎是坚决的态度,他的心中忽然有一种名为担忧的心绪。

真可笑,没想到他也有这样的一刻!

“你在山下生活多年,可曾喜欢那里?”

烟淼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眸中透着清冷的光,整个人显得愈发的不食人间烟火。

闻言,夜倾桓的眸光倏然一凝!

喜欢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词呢?

丰鄰城中的生活,无所谓喜不喜欢,只是不得不如此生活而已。

似乎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注定了要如此生活,想要挣脱也挣脱不得。

身为皇子的命格,好像从落地的那日起就已经注定!

他们均是要在争夺皇位的这条路上走到底,要么辉煌、要么死亡别无他选!

仔细想了想,夜倾桓觉得烟淼是对的,连他自己都不喜欢的生活,究竟要如何说服她同他一起呢?

比起烟霞山这里一成不变的生活,丰鄰城中的日子也未见得就如何好过,若然真的要说有何变化的话,想来也就是那些令人防不胜防的尔虞我诈了。

“师傅同我说过,莫要与皇家的人有何牵扯,是以就算我要下山,也不会同你一起。”青冉已经许久未来过烟霞山,她原本的确是打算过些时日下山去瞧瞧的。

闻言,夜倾桓的心中却是不禁一紧!

皇家的人她怎会知晓他是皇家的人?!

“你如何得知?!”照理来讲,千澈他们应当从来不曾提起此事才对。

那烟淼究竟是如何得知的?

见夜倾桓眼中难掩的震惊之意,烟淼却是不禁有些疑惑,好像不解他为何露出如此神色。

“夜倾桓、夜倾君丰延皇室的三皇子与十二皇子,难道不是吗?!”

他们来烟霞山之后没有几日,便将自己的名姓报了出来,为何此刻还要露出如此惊讶的神色?!

听闻烟淼如此一说,夜倾桓却是不禁粲然一笑,随后微微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

他原就有些奇怪,并不曾有人告知烟淼他们的真实身份如何,她到底是如何发现的,此刻倒是忽然明了。

本来他们的确是打算掩饰身份,千澈他们在烟淼的面前也一直称呼他和君儿为公子,只是后来在得知烟淼的情况之后,夜倾桓倒是觉得没有必要隐瞒自己的名姓。

毕竟倘或是随意编造一个假的名字,难免在某一瞬间难以对号入座,左右她从来不问世事,想必也不清楚如此朝中是何情形。

但是夜倾桓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烟淼不关注朝中的事情,却不代表她师傅也同样不关注!

是以从夜倾桓报出自家名姓的那一刻,烟淼便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

“为何不可与皇家的人有牵扯?”压下心底的震惊之后,夜倾桓的心中却是极快的捕捉到了烟淼话中的重点,心中不禁觉得奇怪。

“不知道!”

干脆利落的拒绝,是烟淼一贯的说话方式,她的目光清冷的望着夜倾桓,眼中闪烁着清澈的光彩异常坚定。

师傅只是如此叮嘱过她,但却并未说明缘由,她本也不是如何好奇心重的人,是以便并未再仔细的询问原因。

左右师傅从来不会害她,她叮嘱了什么,她只细心记下就是!

烟淼说是不知道,那便是真的不知道,夜倾桓心中自是明白这一点,是以便也不再多问。

“倘或我不是皇家的人呢?”

如果他并非是丰延的三皇子,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寻常百姓,那对她而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可你就是!”

这样的假设对于别人而言或许能够说的通,但是对于烟淼这样的一根筋来讲,她根本难以想象,如果夜倾桓不是夜倾桓,那么事情究竟会如何?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