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回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是不是烟淼的错觉,她从感觉自从那一日夜倾桓同她说完那些话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便变得有些微妙。

她从来没有与过多的人接触过,也不知正常的人际关系到底该是如何!

总之除了师傅和青冉之外,她从不曾与任何人如此亲近过,或者说她就没有与别人接触过。

是以忽然间面对夜倾桓这样的态度,她隐隐有些不知两人之间的相处究竟是否算得上是正常。

就比如眼下看着夜倾桓在不停的给她布菜,烟淼觉得,对面千澈他们的眼睛好像都要瞪出来了。

“不用这么麻烦”

“不麻烦!”说着,夜倾桓便又为她夹了一块肉。

虽说她自己做饭也极为美味,可是不知为何她身子却很是清瘦,好在还有武艺在身可以强身健体,否则的话,夜倾桓当真要以为她身子虚弱呢!

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却是眸中一片纯真的望着他,眼瞧着他又为她夹了一些菜,便实在是有些忍不住的说道,“这样不干净!”

他用他用过的筷子给她夹菜,按照师傅的话来说,这样的举动不仅太过亲密,而且不干净!

师傅曾经和她说起过,不要随意给陌生男子做饭,也不要轻易吃别人夹给她的菜,更加不要轻而易举的相信一个男人说的话,除非她对那个人爱到无法自拔!

可是夜倾桓听烟淼如此一说,却是整个人都震惊在了那里!

不干净

夜倾桓:“”

夜倾君:“”

千澈等人:“”

不知到底该说她是纯真无邪,还是天性真挚,这样的话,她如何敢说得出口!

只听闻有一个词叫做“童言无忌”,可烟淼毕竟不是小孩子,想来能形容她这般行为的,便也只有“勇气可嘉”这四个字了。

说起来,夜倾桓为她布菜是好心,而且能够一国的皇子亲自照顾着用膳,这是何等的殊荣,就算她内心不觉得如何特别,可也万万不该说出这样的话才对。

但是烟淼就是烟淼,永远都有着令人难以预料的行为和举措,事到如今,他们也该是习惯了才是。

千澈等人战战兢兢的偷偷扫了夜倾桓一眼,却是只见他静静的坐在那,半晌都没有说话。

见状,他们又悄悄的瞄了烟淼一眼,见她似乎是并未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对劲儿的话,一时间觉得想要提醒她都是无从下手。

“我吃好了!”说完,千澈便赶忙放下碗筷匆匆离开了。

这样无烟的战场,他可是不敢久留!

“我去洗衣服!”

“我去砍柴!”

“我我去监督他们!”

待到夜倾君和千澈等人都一哄而散之后,夜倾桓方才淡笑的望着烟淼说道,“这也是你师傅同你讲的?”

如此令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想法,夜倾桓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她是从何处听闻的。

“自然!”

除了师傅以外,青冉也不会同她说这些。

闻言,夜倾桓便了然的一笑,随后极其自然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我再去取一双干净的筷子来!”

说完,他便直接起身离开,也不给烟淼拒绝的机会。

活了这么多年,夜倾桓倒是第一次体会到一番好心被人嫌弃的感觉,分明是令人感到气愤的事情,可是偏偏他心中未有丝毫的不悦,甚至只觉得她无比的天真可爱。

他还能温润的朝着她笑,可是这种笑,却是与面对别人的并不一样,比起曾经近乎是带着面具一般虚假的笑意,面对她时倒皆是真的!

虽然她眼下嫌弃他,可是却并不代表以后也是如此,他相信天长地久,她总会适应和习惯他的存在。

夜倾桓的目的很是明确,眼下并不需要烟淼答应或是回应他什么,他只要这样默默的陪在她身边,待到她的生活中充满了他,想来那个时候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

有些习惯一旦养成便是一辈子的瘾,再也难以戒掉了!

而他如今正在做的,就是慢慢将自己变成烟淼生活中难以割舍的一部分!

重新拿了干净的筷子回来之后,夜倾桓方才准备再为烟淼布菜,却是忽然听见她的声音清冷的响起,“你自己吃吧我吃不下了。”

夜倾桓:“”

有一种被耍的感觉!

可烟淼的话虽是如此说,但她却并没有如以往一般直接起身离开,反而是依旧静静的坐在那,眸光澄净的望着他。

毕竟夜倾桓是为了照顾她用膳方才特意又去折腾了一番,方才因着他忽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是以才害的她一时神色微愣,否则刚刚就拦着他了。

倘或是换成从前的话,烟淼必然是在自己用膳之后就直接离开的,可是想到夜倾桓刚刚一直在忙着照顾她用膳,自己倒是不曾吃什么,一时也不好直接走开。

夜倾桓是什么样的人,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烟淼心中所想,可他也不过就是淡淡的一笑,却并不说破。

若是她心中当真能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倒是还好些,至少说明自己做的这些没有白费,反而真的是无动于衷的话,那却着实是有些麻烦了。

直到夜倾桓慢条斯理的用完了膳,烟淼方才终于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并没有夜倾桓那么多、那么深的心机,是以也不得而知他心中的打算和谋划。

只一心以为一切都与从前一样,他们偶然相遇,淡然相识。

却是根本没有想到,某位腹黑的皇子却是早就准备好了温水煮青蛙,一点点的吞噬掉她所有的清冷!

原本以为日子就会这般有条不紊的过去,却是没有料到几日之后,夜倾桓忽然收到了一封从丰鄰城中传来消息,瞬间便打破了这般平静的生活。

接连几日烟淼都发现,夜倾桓每每用膳之后便会直接回了他自己的房间去,甚至是连同千澈等人也是比不得往日活泼,时间一长,即便烟淼再是不注意也发现了一丝不对劲儿。

他们最近是怎么了?!

“可是发生了何事吗?”这一日早膳之后,烟淼看着活泼不再的夜倾君,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孩子以往总是开开心心,极为喜悦的样子,怎地今日显得如此无精打采?

谁知烟淼不问还好,这一问却是令夜倾君的眸光更加的黯淡无光。

“烟淼姐姐我们恐怕就要下山了”说着话,夜倾君的眼中满是失落之意,连声音都低低的,打不起一丝精神似的。

闻言,烟淼的心中却是下意识的一紧!

下山?!

她倒是不曾听闻夜倾桓提起,不想竟是要下山去了,仔细想想倒也是,他们来到烟霞山中也已经许久了,想必也是时候要回去了。

毕竟就算在这里生活的再是悠闲,也并非是长久之计。

“几时离开?”

“明日!”

看着夜倾君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烟淼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觉得疑惑。

怎地瞧着他竟是快要哭出来了一般?!

“烟淼姐姐我不想回丰鄰城去”一边说着,夜倾君的手不禁拉住了烟淼的衣袖,似是有些难过一般的轻轻揪着。

“为何?”那里不是他的家嘛怎会不愿回去呢?

“回去之后就要重新戴上面具生活,不仅是我,便是三哥、千澈他们也是一样。”夜倾君的声音颇为失落的响起,往日明亮的大眼此刻显得暗沉了许多。

整日的装疯卖傻,夜倾君甚至已经有些分辨不清,究竟真正的自己是如何模样?!

一张面具戴的太久,便不会那么容易摘下来了,而好不容易褪去,想要再次重新戴上,也是难上加难!

',

~~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