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占便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明口中的话说的如此客气,但是夜倾桓的动作却是表现的如此亲昵,即便烟淼再是不谙世事,可也明白这样的事情必然是要极为亲近的人才可以做。

她与夜倾桓虽是相识,可不管怎么说,也是没有到了如今这样的程度!

心中虽是想的明白,但是当烟淼看着眼前那张温淡的笑颜时,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半点反应。

额间传来的轻柔的触感令烟淼的眸光不觉一闪,她只感觉到眼前忽然罩住了一抹暗影,随后额头上便有微凉的感觉传来。

原来他的唇……带着些微的凉意,恰如他平日给别人的感觉一般。

“我知道你不能违背师命,是以不会强求于你。”说着话,夜倾桓的目光中似是带着一点点的伤感之意,可若不仔细看的话,倒是并不十分明显。

夜倾桓的手从开始轻轻搭在烟淼的手臂上,此刻已经完全将她圈进了怀中,而烟淼却好像对这一切都毫无所觉一般,神色微愣的望着他。

闻言,烟淼的眉头却是下意识的皱起,眼中似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既是不会强求于她,便等于是不会带着她一同下山,那此刻却是又为何要抱着她?!

“师傅说男女之间授受不亲,你此刻这般抱着我,却又说不会强求于我,可是为了占我便宜?”

这是她能想到的,如今这般情况最合理的解释了!

夜倾桓:“……”

他如今的举动,竟是给了她这样的错觉吗?!

占她便宜……也不知她究竟是如何想出来的!

“不强求于你,是舍不得见你有半分的为难,至于抱着你……自是因为情难自禁。”尽管口中说着如此亲昵的话,可是夜倾桓的脸上,却是依旧温温淡淡的样子,除了较之往日更加明亮的眸光,倒是并未有何不同的地方。

反观烟淼则是同样神色清冷的样子,也不见一丝女儿家该有的羞怯和忸怩。

这两人的状态若是在外人看起来,只怕是有些诡异的,可反倒是两人自己却并不觉得如何。

听闻夜倾桓如此一说,烟淼眼中的疑惑却是愈发的明显,“情难自禁?”

“嗯……”

淡淡的应了一声之后,夜倾桓便好似要向她证明这一点一般,圈在她腰间的手微微收紧,随后缓缓的低下了头。

在唇瓣即将贴合在一起的时候,烟淼忽然听见夜倾桓的声音温润的响起,“便像是此刻的感觉……难以自持!”

话落,微凉的唇瓣便异常轻柔的落在了烟淼的朱唇之上,带着丝丝的凉意,莫名令人的心就跟着平静了下来。

他的吻像是与他的人一样,带着无限的温柔与耐心,一点点的引诱着她、蛊惑着她。

在烟淼有限的人生当中,莫要说是这般与人亲吻,便是连与男子接触都极少,是以忽然被夜倾桓如此对待,她并没有如同一般女子一般的含羞带怯,反而是抱着一种惊奇的态度和想法,动作微小的配合着。

不知为何,烟淼觉得她的心中似是忽然就变得明亮了起来,像是许久不曾突破的武功忽然有了一些进展,也好像是等待了许久的桃花树,忽然开了花!

“喜欢吗?”

慢慢退开了一些身子,夜倾桓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唇边带着晶莹的色泽,眸色愈发的温柔。

闻言,烟淼神色怔愣的看了他一会儿,随后方才略有些懵懵懂懂的说道,“喜欢……”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觉,心中好像有一根羽毛在微微拂动,撩动的整个人的心弦都有些微漾。

这样的话倘或是听在其他女子的耳中,必然是能够听出,这其中有些夜倾桓与她调情的成分在其中,但是对于烟淼而言,那不过就是在征询她的感受罢了。

是以他问了,她便也如实的回答,并未觉得如何害羞或是难为情。

而夜倾桓听闻她如此说,却不禁先是一愣,随后淡淡的一笑,伸手将她彻底的拥进了怀中。

第一次觉得心中如此满足,比当年被父皇封为太子的时候还要开心!

之前偶尔会觉得,烟淼这般直言不讳会令他觉得颇有些无奈,但是如今看来,却是忽然觉得这样极好。

至少在如这般情况之下,她的诚实会带给他无尽的喜悦和满足!

“真想学个仙法,将你变成如拇指那般大小的小仙灵,随时随地的带在身边,与我形影相随……”

闻言,烟淼仔细想了半晌方才明白了夜倾桓的意思,他大抵……也是不愿与她分开的吧!

“夜倾桓,我随你下山!”

清清冷冷的一道声音响起,烟淼的眼中与往日无异,可是说出的话,却是给人感觉无比的坚定,莫名就令听着的人感到心潮异常的澎湃。

方才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中猛然就闪现出了这个念头,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烟淼自己也是说不上为何,总之就是想到方才夜倾君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有刚刚夜倾桓说的几句话,她的心中便忽然动了这样的念头。

她要随他们一道下山!

“可是你师傅……”

虽然听到烟淼如此说,夜倾桓的心中也是极为喜悦,但是想到她此前说过的,她师傅不让她与皇室中人有何牵扯,他的眉头便不禁微微皱起。

依照他对烟淼的了解,她师傅在她心中的地位,简直就是无人能及!

甚至于她说过的话,也是宛若圣旨一般的不可违背!

如今她竟是会忽然如此说,倒是令夜倾桓感到十分的意外,高兴归高兴,却又不愿她心中有何为难的情绪在。

“师傅虽是说过不可与皇室有何牵扯,可她也同样说过,唯美色与美酒不可辜负,否则是要遭天谴的!”

“所以……”

即便聪明如夜倾桓,一时间也是没有明白烟淼的意思,这与她违背师命有何关系?!

“方才你朝我靠过来的时候,我便觉得你那般样子极美,一时竟是有些看呆了神思,是以倘或不随你下山而就此错过的话,是要遭天谴的!”

因此为了不遭天谴,她便也只能违背师命了!

而且……还有一点烟淼没有同夜倾桓说的是,她师傅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对她明令禁止的一个人,所言之事皆是以提点为主,却绝不会强制要求。

是以并不存在她绝对不可以去做的事情,只要她想、只要她敢……那么不管她去做什么,就算是师傅在世,也万万不会去阻止的。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的脸色一时间不禁稍显错愕。

极美……

她当真是在说他吗?!

夜倾桓虽然知道自己的容貌并不差,但是被人用“美”这个词来形容,倒还是第一次!

若是换成别的男子被人用这样的词来形容的话,想必定然会有些不悦,或是直接发脾气,但是对于夜倾桓来讲,没有任何一种情况是他无法应对。

只稍稍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惊诧,他便依旧笑笑的朝着烟淼问道,“是嘛……那你说说,觉得我哪里比较美?”

想是这样的话,便也只有夜倾桓这样的人才能好意思问得出了!

闻言,烟淼还当真仔细想了想,随后方才回道,“嗯……眼下倒是不觉得了,只是方才亲吻我的时候,令人感觉极为迷人!”

话音方落,便只见夜倾桓眸色豁然一亮!

这样的话,便也只有从烟淼的口中说出,夜倾桓方才真的相信,她并没有挑逗他的意思。

或者说……她根本就不理解挑逗为何意!

可是偏偏她如此不经意间说出的话,方才更加的令人感到遐想无限,带着无尽的旖旎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