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掌嘴/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烟淼随着夜倾桓回到三皇子府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丰鄰城中各人的耳中。

对于三皇子带着十二皇子外出寻医的消息他们是知道的,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在回城的时候会带着一名女子。

这名女子是谁他们不知道、是哪里人士他们也是不知道!

可就是这样一个对于外界而言是谜一样的女子,却被整个三皇子府奉为上宾,满府上下皆是礼遇有加。

因着烟淼自从来了三皇子府之后,便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以见过她的人并不多,即便有的话也只是三皇子府中的那群下人而已。

初见烟淼的时候,三皇子府中的人只当自己是见到了九天的仙女一般。

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般仙气飘飘的女子,一袭白色纱衣、眼角一滴泪痣,看似清冷无边,却又觉得倍感神秘。

有关这位女子的一切事宜皆是由殿下身边的护卫千澈亲自在打理,其他皇子府中的下人却是根本就插不上手,是以对她日常的了解更加是知之甚少。

只不过对于他们这群下人而言,也不过就是多了一个主子伺候而已,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可若是对于三皇子府中其他的人来讲,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而对烟淼的到来感到万分在意的人,也不外乎就是三黄府中的那些女子而已。

说起来,夜倾桓后院的女子倒的确算不得多,相较于其他几位皇子的府上,三皇子府着实显得太过冷清了些。

不仅仅是指后院的女子,便是连这府上的布置,也让烟淼有种依旧在山中的感觉,无比的清幽和宁静,倒是颇得她的心意。

但是偏偏……却被人不识趣的给打破了!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女子,烟淼的神色清冷的扫了她一眼之后,便依旧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经书,未有丝毫打算起身的意思。

见此,那女子却是眉目一瞪,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悦!

方才初到这府上,就已经如此没有眼色,看来不仅是没有教养,还半点礼数也不懂。

且不说她在府中没有半点名分,勉强也就只能算是在客中,见到她这位侧妃竟是不行礼问安,真不知是真的懵懂无知还是根本没有将她放在眼中。

“喂!你难道没有见到许侧妃吗?!”说话的女子,是许侧妃身边跟着的婢女,倒是与她主子一样的趾高气昂,知道的她是一名小丫鬟,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这府上的侧妃呢!

闻言,烟淼再次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人,随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么显眼儿的两个大活人,她自然是见到了的!

就是不知她们一直站在她面前要做什么,那边不是有空着的椅子吗?

见状,许侧妃却是更加的气愤,她只当烟淼点头的意思是说没有瞧见她在此处,故意气她没有将她放在眼中。

“你好大的胆子!”许侧妃的声音忽然响起,带着一丝尖锐的感觉,令烟淼不觉微微皱眉。

好吵……

难怪不管是夜倾桓还是夜倾君都不愿意回到这来,虽是足够繁华热闹,但是三皇子府中未免有些热闹过头了。

“侧妃在同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见烟淼依旧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书,旁边的小丫鬟又开始张牙舞爪的叫嚣着。

闻言,烟淼终是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话本子,眸色清冷的望着那个小丫鬟,一字一句的说道,“听到了!”

这里的人为何如此奇怪,明明就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却偏偏要问上个好几遍。

她们两个如此大的声音,她耳朵里又没有塞上塞子,怎会听不到呢!

“那你为何不回答?”

像是完全不屑与烟淼对话一般,许侧妃的神色显得极为高傲,一直任由身边的小丫鬟同烟淼语气不善的说着话。

“她说我胆子大,这本就是事实,我该回答什么?”虽然不喜欢那位所谓许侧妃说话的态度和语气,但是烟淼却觉得她说的没错。

自己的胆子的确是不小,否则的话,这么多年一人独自生活在烟霞山中,怕是早就被吓死了!

听闻烟淼如此一说,那小丫鬟却是不禁一时语塞。

正常来讲,烟淼不该是这样的反应,她或许会被她们吓得瑟瑟发抖,也可能会被她们激怒从而犯下错误,唯独不该是眼下这般,好像单纯的根本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似的。

虽然有些鸡同鸭讲的感觉,但是烟淼的话却令许侧妃觉得她是在挑衅,顿时便被勾起了满腔的怒气。

因为她嫁给的是三皇子,是以在外人看来,她即便是占着三皇子侧妃的名头,却丝毫没有什么值得人羡慕的地方。

别的府上或许有一些妻妾之争,盼望着能够得到殿下的宠爱,将来得到更加尊贵的身份。

但是在这府上却是完全相反,府中的女子本就不多,又没个正妃在,大家争夺的也不过就是府中中馈之权,至于殿下的宠爱……却是着实太过虚无缥缈了!

三殿下是如今丰延皇室中最为不受宠的皇子,或许也不尽然,毕竟还有一个十二皇子。

这兄弟俩均是不得陛下的喜爱,又一直都是大皇子和六皇子的眼中钉,倘或真的是哪一日得罪了那两家,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到了那个时候,谁与他的关系比较亲近,想来便会首当其冲的受害!

正是因此,是以这府中的几位女子均是不曾争夺过三殿下的宠爱,毕竟一个没有实权的皇子,便是得到了他的喜爱又如何!

想到这,许侧妃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强烈的恨意,从前三皇子还是太子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近他,谁知后来他失了势,家里反倒是送了她来这府上遭罪,叫她如何不恨!

连三皇子自己都不得别人的在意和敬重了,更何况她们这群后院的女子。

在外人眼中她便已经成为了笑话,难道在这府中她也做不得主嘛!

“即便没什么要说的,可见到侧妃在此,难道你不该问安行礼嘛!”那小丫鬟接受到许侧妃眼神的示意,于是便收敛了心神,赶忙语气刁钻的开口呵斥道。

“不该!”听闻那小丫鬟的话,烟淼却是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回道。

她凭什么要给那劳什子的侧妃行礼问安?!

师傅同她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于上可拜苍天大地,于下可拜祖宗父母,虽她是一名女子,但这其中的道理却是一样的。

眼前这人既不是皇天后土,也不是血脉之亲,她为何要拜!

听着烟淼如此干脆利落的一声回答,许侧妃险些没有被气的跳脚。

“你……你……好大的胆子!”

闻言,烟淼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疑惑。

这句话……她方才是不是说过了?

“你原是记性不好吗?”否则不过方才说过的话,怎地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又是忘了!

原本烟淼没有开口的时候,许侧妃和她身边的丫鬟还只当她终于是震慑住了她,可是谁知一听闻这话,只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竟然说她记性不好,难道是在嘲讽她已经老了吗?!

“来人!给我掌嘴!”

话音方落,便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两个膀大腰圆的老嬷嬷,一脸的凶神恶煞之相,倘或不是看着她们的穿着打扮,烟淼甚至都没有看出这两人竟是女的。

看着她们满脸不怀好意的走向自己,烟淼却是依旧纹丝不动的坐在椅子上,单单是架势上就已经赢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