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毁容/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所谓掌嘴这样的事情,多是用来惩处一些不懂事的小丫鬟,既能羞辱到她们,又能令她们感到真真切切的痛意。

但是对于她们而言,被掌嘴之后的感觉,脸上的痛意要比内心的难堪大得多!

可如今对于烟淼而言,却是完完全全的反了过来!

她自幼习武,师傅虽是平日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是对于这件事情上,她却是格外的认真。

按照她的话来讲,若是不学好武艺的话,将来有一日遇到一个自己极其憎恶的人,打不过人家便只能自己忍着,可倘或你身怀武艺,那就可以大手一挥,直接灭了他!

是以类似于掌嘴这样挠痒痒的疼痛,烟淼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可这一巴掌打下去之后收到的屈辱,却是要翻倍的。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打脸不是人!

因此当她看到那两名老嬷嬷朝着她伸出手时,原本拿着书卷的手却是微微抬起,眸中满是清冷之意。

师傅曾经告诉过她,倘或有人要欺负她的话,必须要千百倍的欺负回去,这样给旁人见了,他们才会不敢冒然的跟风效仿。

说这叫……杀鸡儆猴!

而且,师傅还说,她如此高的武功,若是还能被人欺负了去,日后便莫要与旁人提起自己是她的徒儿,委实觉得丢人!

因此秉持着她师傅的教育理念,烟淼的心中一直以来都是特别爱憎分明,旁人不可以欺负她,更加不可以骗她。

如今见那许侧妃一言不合上来就要开打,烟淼自然不会仁慈到打骂不还口。

虽说她方才下山,对这里的规矩知晓的不多,但是想来如此大张旗鼓的杀人也是不对的,可是就算不杀了她,让她生不如死的法子她还是有的。

那两个老嬷嬷本是打算一个按住烟淼,一个给她掌嘴,可谁料她们两人连她的衣服都没碰到,就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凄厉的哀嚎。

“侧妃!”初时朝着烟淼叫嚣的那个小丫鬟神色紧张的望着忽然倒在地上的许侧妃,满脸的惊慌之意。

方才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她似是只看到一闪而逝的白光,随后就听到了侧妃的惨叫声。

“您这是怎么了?”见状,那两名老嬷嬷一时间也顾不得烟淼,赶忙蹲下身子与那小丫鬟一起将许侧妃搀扶了起来。

而恰在此时,夜倾桓却是步履匆匆的走了进来,烟淼见他如此,不知为何心中竟是忽然有些不悦。

她与他虽是相识不久,但也素来知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几时见过他如此着紧的模样。

难道……他竟是如此关心这女子吗?!

原本那小丫鬟和那两个老婆子也是和烟淼一般想法,只当三皇子是来惩处这不懂礼数的野丫头呢!

可谁知夜倾桓却是几步走到烟淼的身边,上上下下的将她打量了个仔细,见她神色并无不悦,这才稍稍安了心。

随后回身望着瑟瑟发抖的许侧妃,夜倾桓的眸光渐渐变得添了一丝寒凉之意。

她的脸颊上,隐隐有些血迹,此刻正被她自己用手捂着,看着很是不真切。

但尽管如此,夜倾桓却依旧可以猜得到,想必这是烟淼的手笔!

除了她,也无人会如此做了!

“参见殿下!”

“殿下……你要为我做主啊!”原本见到夜倾桓进来,许侧妃的心中还是很开心的,她觉得无论如何,夜倾桓也不至于向着一个外人。

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却是,夜倾桓在进到房中的瞬间,竟然果真没有去注意她的情况,反而是直奔着那女子而去。

越是这样想,许侧妃的心中便只觉得愈发的气愤!

但心中越是生气,她脸上的表情便显得越是悲戚,忽然一下就跪倒在了夜倾桓的脚边,泪眼涟涟的向他哭诉着烟淼的罪行。

什么见到她不知道问安施礼、与她好言好语她还不领情、甚至如今还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法,竟然弄伤了她的脸!

听闻许侧妃的话,夜倾桓一时间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神色淡淡的看了烟淼一眼,见她依旧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书,他的唇边不觉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见此,许侧妃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强烈的恨意!

她如今已经被那疯女人伤了,可殿下竟然半点斥责都没有,依旧是朝着那人淡淡的微笑,叫她怎能不气!

“殿下……”

“回去吧!”夜倾桓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打断了许侧妃接下来要说的话。

原本女子后院的事情他是不会理会的,一来他府中的女人并不多,相对而言是非也就没有那么多,二来即便是有些什么是非,他也懒得去理会。

但是如今涉及到烟淼就不一样了!

本来在带烟淼回府的时候他就在想,要尽快解决掉府中的这群女人,可谁知还未等到他出手,她们竟是自己先急不可耐的冲了上来。

听闻夜倾桓的话,原本还打算接着哭诉一番的许侧妃却是不禁一愣,随后满眼震惊的望着夜倾桓,像是根本不敢相信他说了什么。

回去?!

他还未曾为她主持公道,让她如何回去?

难道她今日被毁了容貌的事情,竟是就这般算了不成?!

见许侧妃和她身边的下人依旧杵在那一动不动,夜倾桓的声音却是隐隐冷了下来,“本殿的话,你们没有听到是吗?”

闻言,许侧妃看着往日温润的夜倾桓如今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被身后的婢女搀扶着,匆匆忙忙的出了屋子。

如此落荒而逃的情况,是在她来这里之前,万万没有想到的!

就像是一开始嫁给三皇子的时候,她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落到这般田地。

从嫁进皇子府开始,许侧妃便已经知道,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前途可言的皇子,否则的话,家里不会安排她嫁进来。

毕竟当日三殿下还是太子的时候,所有为他议亲的人选,哪一个不是朝中一品大员家的嫡女,各个知书懂礼、才名远播。

可是后来他失了势,原本那些巴结他的朝臣也转投在了六皇子那边,至于原本属于他的婚事,也是无人再记起。

这府中如今虽是有一些女子,但大多是一些人为了监视三皇子方才送进来的。

而自从他被贬下太子之位后,莫要说是理会她们这些女子,便是朝中的政事他都极少去管。

整日的在府中参禅念经,活的倒是与世无争!

是以不仅仅是徐侧妃一人而已,而是整个皇子府中所有的女子,从进了这个门开始,便都好似守了活寡一般,日子平淡且冗长,毫无一丝趣味。

初时她们还会按照家中之人的吩咐,时时将三皇子府中的消息传递回去。

可是渐渐地,大家便都失去了监视他的打算!

这么多年过去,夜倾桓像是真的完全认命了一般,半点东山再起的准备都没有,完全就是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这样的一个夫君、这样的一个皇子,并不足以令任何人感到有任何的威胁!

出了烟淼所在的房间之后,许侧妃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最终伸手轻轻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尽量避开了脸上的伤口。

看着丝娟上鲜红的血迹,她的脸上并没有初时那般趾高气昂的样子,反而是更加沉稳和神秘了一些。

本来就是为了过来试探一下新进府的这名女子,看来果然是有些不简单,否则的话,想来夜倾桓也不会如此在意她。

就是不知,夜倾桓特意带她回到丰鄰城,究竟是为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