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吃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到许侧妃等人离开之后,夜倾桓方才神色温润的走到烟淼的旁边坐下,眼中满是温柔的笑意。

“那女子可是你的妻?”

就在夜倾桓方才要开口的时候,却是不料烟淼的声音忽然响起,语气中似乎有着浓浓的疑惑和好奇。

闻言,夜倾桓倒是难得有些感到新奇,未曾想烟淼竟是也有如此好奇的时候。

只是她这问题嘛……

“不是!”三皇子府中并没有女主人,他的正妃之位也一直都是空着的。

更何况,那样的女子怎会是他的妻!

听闻夜倾桓毫不犹豫的否认,烟淼的目光却是不禁扫了一眼手中的话本子,随后又似有些犹豫的看了看他。

“是妾?”她看书中皆是如此写的,这天下男子多是三妻四妾的,更何况他又是一国皇子,想来后院的女人只会更多不会再少。

“算是!”只是比一般人家的妾室看起来地位高一些罢了,但因着他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和情况,想来也是没有什么特别了。

“你有几个妾室?”

不知是不是对于这件事感到十分的好奇,烟淼的问题竟是一个接着一个,倒是令夜倾桓有一瞬间后悔一开始回答她的问题。

可是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倘或是避重就轻不回答的话,反而显得他心虚一般。

但至于到底有几个妾室……这一点他还真的是没有留意过。

左右都是被人送到府中,他也拒绝不得,便都一并留在了府上,也不觉有何不方便。

夜倾桓如此做的原因,无非就是为了让朝中的那些人安心罢了!

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他们方才会安心,他也就才能有更大的空间和机会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是以就算明知道府中的女子皆是别人送到他身边的探子,可他却从未为难或是打算处死过她们。

只不过如今……倒是可以有这样的打算了。

一时间想的入神,夜倾桓便没有顾忌到烟淼的问题,见他一直沉默着没有回答,烟淼也就一直静静的等着。

心中却是不免在想,该不会是多到数不过来,一直在心中计算呢吧!

略想了想,烟淼的声音方才再次响起,“几十个?!”

虽然觉得数目多了些,但想来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听闻皇帝的后宫就有三千佳丽,那作为他的儿子,身为皇子的夜倾桓,想来便是有几十个妾室也是应当的。

闻言,夜倾桓的眼中不觉闪过了一抹错愕的神色。

几十个……什么几十个?!

待到他终于反应过来烟淼说的是什么时,却是不禁哑然失笑。

原是她以为他的妾室有几十个那般多吗?

“府上只有几位妾室,但是具体的数目我并不清楚。”这话夜倾桓倒是没有说谎,他整日忙着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却又哪里有精力去关注那些事情!

一直以来都是千鸣等人负责在暗中盯着她们,只要她们没有什么特别过分的行为,夜倾桓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去理会,是以对于她们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那你知道她们都是谁吗?”在烟淼看来,一个人要记住那么多的人,着实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闻言,夜倾桓却是不禁淡淡一笑,“不知道!”

从她们嫁进三皇子府中开始,他就从来没有宠幸过她们,平日见面的机会都不多,自然是记不住的,何况他也懒得去记!

“长得都一个模样,难怪你记不得!”在烟淼看来,这些女子长得倒的确是漂亮,可若说是绝世无双的美人却还差了些意思。

远没有那种令人见之难忘的姿容和气质!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桓却是从其中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如此说来,烟淼可曾见过令人见之忘俗的人?”

“自然!”

初见青冉之时,她的心中便是这种感觉!

“哦?不知是何人?”能够令烟淼这般赞誉有加,除了她师傅之外,夜倾桓倒是想不出还能有何人。

“是……赠予我书籍的那人!”说出口的话明显一顿,夜倾桓自然也是感觉到了。

他的眸光不觉一闪,却是什么话都没有问。

之前在烟霞山的时候便是如此,不知她心中忽然想到了谁,却是偏偏没有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夜倾桓自然不会觉得烟淼是与他耍了什么小心思,她只是单纯的在防备着他,不愿将心中的事情说与他知晓罢了。

“他名姓为何?”

这句话,在上一次在烟霞山的时候他就想要问了,只是当日时机不对,是以他方才什么都没有说。

今日……虽然时机未必就好到哪里去,可夜倾桓的心中却是忽然有种冲动,想要弄清楚烟淼口中说的人到底是谁。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她师傅是她生命的全部,可是后来却是在无意中发现,原来她的生活中竟然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在烟霞山的时候,在他们居住的房间旁边一直空置着一间房,原本夜倾桓并不知道那个房间是做什么的。

后来听闻她多次提到她师傅,便一直在心中误以为那是她师傅生前的居所。

可是后来一谈话中他方才终于知晓,那根本不是她师傅住的房间,而是她为那人特意留下的,甚至平日并不允许旁人随意进出。

是到那时夜倾桓才知道,原来烟淼的圈子中并不是仅仅只有她师傅!

方至如今,他再次从她的口中听闻了有关那人的事情,不得不承认,素来温润淡然的夜倾桓,此刻的心中也稍有不悦。

听到夜倾桓问起青冉的名姓,烟淼几乎是想也未想的便直接回道,“不能说!”

青冉曾经与她说起过,她们两人之间有交集的事情不可以和任何人说起,她当日既是答应了,如今便自然不会食言。

但是夜倾桓既是问到了这,她也不会随意编一个谎话来诓骗他,便只能实话实说。

闻言,夜倾桓却是并没有如以往一般的不再追问,反而面色含笑的接着问道,“为何?”

如此一来……倒是有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我答应过她,不能将此事告诉任何人!”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万万不可食言而肥!

谁知夜倾桓听烟淼如此一说,却是慢慢凑近她的身边,眼中满是无限柔情,“连我也不能说?”

“你不是人吗?”

夜倾桓:“……”

虽然知道烟淼有些时候说话并没有恶意,可夜倾桓偶尔就是觉得莫名扎心!

“我原以为我是特别的……”

说着话,夜倾桓的眼中似是忽然闪过了一抹哀伤,令人莫名觉得有些心疼。

她既是能够在当日亲手救下他,难道不足以说明些什么吗?!

“你自然是特别的!”

“是吗?”

“一国皇子,难道还不够特别!”

话落,烟淼便依旧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书,瞧着她这般,夜倾桓便也知晓,就算自己再是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了。

烟淼虽是从未出过烟霞山,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但是在对很多问题上,她都极其认死理儿。

一来是她师傅教导的缘故,二来便是她本身性格如此,不管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她。

看着她认认真真看书的侧脸,夜倾桓不禁颇为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明明自己是被她这般纯粹简单的样子吸引,可有时却又觉得自己早晚有一日会被她这样的性子给活活气死!

可就算是如此,他似乎还是觉得甘之如饴,这才是最令人感到头痛的!

一旦动了情,便意味着有了软肋和弱点,这对于如今的他而言是最危险的,可他宁愿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扭转这个局势,也不愿就此放弃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