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回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发生了上一次许侧妃的事情之后,也不知是夜倾桓有意吩咐还是何人走漏了风声,倒是再不曾有何人随意的跑到烟淼眼前胡言乱语。

而也不知是从几时开始,烟淼便发现三皇子府中的女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虽然她并没有特别去注意过这府上的人,但是偶尔听到下人们在议论纷纷,她也是有所耳闻。

原本她还没有注意,后来听说这样的消息之后她特意留意了一下,却是果然发现这府上的人在逐渐的消失,一时间心中也是不免有些好奇。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会令一个皇子府中的人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凭空消失?

烟淼仔细想了许久,最后方才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些人……应当是被采花大盗抓走的!

否则的话,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为何失踪的皆是一些女子!

而当她将心中的想法说与夜倾桓的时候,却是只见他神色温润的笑了笑,并不多言。

既是她如此以为的话,倒是也不错,至少不会毁了他在她心中的形象。

将所有的事情都嫁祸给一个不知名的采花大盗,此事怕也只有夜倾桓做的出来了。

皇子府中丢失了一些人这样的事情,对于烟淼来讲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原本她就觉得她们吵闹的很,如今既是消失不见,倒是还了一处清净的地方给她。

不知是不是因为少了那些人的缘故,夜倾君近来也变得正常了许多,不似之前刚刚回到皇子府时,整个像是一个痴儿一般的样子。

初时烟淼还没有注意到,后来却是渐渐发现了规律。

每每有下人在的时候,他均是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而一旦只有他们两人,或是和千澈他们一起的时候,他便会恢复成在烟霞山时的模样。

烟淼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要这般做,但是却并没有戳穿他!

尽管她从来都不喜欢撒谎骗人的人,可是不知为何看着夜倾君的样子,烟淼的心中就是生不起厌烦之意。

或许是见到他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就是令她难以狠下心肠去说什么。

……

这几日都未曾见到夜倾桓,不知他在忙碌着什么,烟淼闲来无事的时候便会在皇子府中四处闲逛,偶尔也会同千古等人指点一番武艺。

而皇子府中的下人每每见到这样的情景,便都下意识的躲得远远地,深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就被波及到。

初时他们还不知道烟淼身负武艺,自从一次无意间见到过她将偷袭的千澈大人一招制服之后,他们再是见到她的时候,均是恨不得躲着走!

但是对于这样的情况,烟淼自己却是一无所知的,因为她的心思鲜少在这些事情上面。

近来夜倾桓时常不出现在她的面前,夜倾君倒是时不时的在她眼前晃一晃。

偶尔同她说起这丰鄰城中的情况,还有他们兄弟俩如今的境地。

“这般说来,你从未见过你的母妃?”听闻夜倾君说起多年前宫中发生的事情,烟淼的眼中不禁满是疑惑。

他不是皇子嘛……竟也会落到这样任人欺凌的地步?!

闻言,夜倾君缓缓的点了点头,脸上收敛了一贯甜甜的笑意,可却是未见丝毫的悲伤之色。

这世间有一种感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更加无法单纯的通过神色来判断。

有时放声大哭未必就表示心中如何难受,而脸上带笑也未必就是如何的欣喜若狂。

尽管烟淼猜不到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可是她却有最为直观的感觉。

不知为何,虽然眼下夜倾君的神色并没有如何的难过,可她就是能够感觉到,他的心中是哀伤的。

“你父皇曾经不是很喜爱你母妃的嘛……为何后来会对你们这样不闻不问?”

她虽然不懂男女之间这种情爱的感觉,但是那些话本子里面倒是写过一些,所谓的爱屋及乌,难道不就是指的他们的事情吗?

既然他父皇如此宠爱他母妃,那为何反而在她母妃死后对他们兄弟俩如此冷酷无情?!

听闻烟淼的话,夜倾君却是微微摇了摇头,“非是父皇他不念父子之情,而是不闻不问……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说着,夜倾君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眼中似有点点水光在闪动,显得整个人愈发的让人心疼。

从前他年纪小,根本看不到这一步,后来无意间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当年母妃的事情之后,他的心里是怨恨父皇的。

恨他没有相信母妃、恨他不能保护他和三哥……总之就是对他满心的恨意,浓浓的无法轻易化去。

可是后来三哥知道他的想法以后,同他说了许多,也告诉了他许多,慢慢的……他的心里方才终于想的分明。

有些事情,即便是身为帝王也无法随心所欲,不过皆是身不由己罢了!

已经有了母妃的前车之鉴,父皇为了保护他和三哥的安危,便也只有冷漠相对,唯有如此才能勉强护住他们。

这个道理夜倾君从来不懂,或者说他是不想懂,因为一旦连这件事情都想明白的话,那么母妃的死他到底该去恨谁呢?!

夜倾君的话,烟淼并不是很明白,只是看着他满眼的心酸之意,想也知道这位皇帝陛下怕是也不好过。

“我从未见过我母妃,听说她在生下我之后就饮鸩自尽了。”是以他对母妃所有的认知和了解,皆是通过三哥方才知晓的。

“这一点我们倒是极像,我也从未见过我的爹娘。”烟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倒是真的没有丝毫的难过亦或是伤心。

似是方才出生不久之后,她就被师傅捡上了烟霞山,是以对于爹娘的影响,根本就是完全没有!

打从她记事开始,她生活的全部就是她师傅!

“虽是从来没有见过母妃的模样,但只是听闻三哥说起,君儿便觉得她大抵像是烟淼姐姐这般模样!”

说着话,夜倾君忽然转头望着烟淼,方才还稍有沉郁的脸色却是忽然扬起了一抹大大的笑意。

“为何如此说?”听闻夜倾君的话,烟淼却是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

“三哥说……我母妃也是江湖女子,当年父皇与她初遇时,她便是一袭雪白纱裙,满身缤纷桃花,似是九天下凡的仙子一般。”

而他当日与三哥在烟霞山初见烟淼姐姐时,便也是这般感觉。

闻言,烟淼的心中不禁闪过了一抹熟悉的感觉,却是快的令人难以捕捉,再去细想时,却是已经记不起心中所想了。

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她的母妃竟然也是江湖女子!

想到这,烟淼倒是忽然在一瞬间明白,难怪师傅不让她同皇室中人有何牵扯,原是果真有这样的情况,只是他母妃遭受的,也着实惨了些。

“倘或母妃还在世的话,想来三哥也不会变的如此模样……”说到这,夜倾君的眉头不禁紧紧的皱起,似是愁绪万分的样子。

听他如此一说,烟淼却是不禁觉得有些疑惑。

如此模样……是什么模样?!

“夜倾桓他怎么了?”她并未觉得他有何不对劲儿啊!

“三哥他从前……不是这样的!”说着,夜倾君的眼中似是渐渐染上了回忆之色。

虽然当年他年纪尚幼,但是偶尔听六皇兄说起,他也可以想象当年的三哥是如何的惊才绝艳,令满朝文武交口称赞。

但就是因为后来发生的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不仅害的母妃香消玉殒,就连三哥也性情大变,从原来的天子骄子变成了后来的无欲无求。

可夜倾君知道,真实的三哥……并不是那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