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一夫一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桓……他从前是什么样?”听闻夜倾君的话之后,烟淼不禁觉得有些好奇。

从认识夜倾桓开始,烟淼对他的印象就是温润淡然,一时间倒是难以想象他不是如今这般模样会是如何。

闻言,夜倾君的眼中隐隐染上了一抹回忆之色,带着无尽的哀思和苦楚。

当年的事情他知道的并不多,有关三哥的一些事情,也都是六皇兄告诉他的。

据闻当年三哥方才出生之后,父皇便直接册立了他为太子,一并加封母妃为容嘉贵妃!

这本该是值得庆贺和高兴的事情,但是却不料一切悲剧的源头也是从此开始。

三哥一出生就顶着皇太子的身份,在享受着无限尊荣的同时,却也被朝中所有的人抱有不一样的期待。

幸好他也并未令人感到失望,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精通诗词歌赋……

一切的一切都是按照父皇设想的一般,三哥从未令他失望,也从不曾给人抓住他把柄的机会。

朝中不乏有一些人想要将他推下储君的位置,但是却一直寻不到最好的时机。

再加上,三哥一直以来的表现从来都没有给过那些人机会。

因此到后来,他们方才会将目标放在母妃的身上!

原本朝中有一些老臣认为过早的册立储君不好,再加上三哥当年被册立皇太子的时候还是一个被人抱在怀中的奶娃娃,那些大臣不赞同也是正常。

可是后来随着三哥渐渐长大,反对的声音便也就越来越少。

而正是在那种前景大好的情况,却是不料突然发生了母妃的事情,甚至三哥也被牵连在其中!

从那之后,本来追随三哥的一些朝臣纷纷转投到六皇兄那边,甚至有一些投奔了大皇兄。

也不是没有人帮着三哥求情,可最后仍旧没能改变父皇的心意,依旧是毅然决然的夺回了他的太子之位,也更加冷心绝情的处置了母妃!

想到这,夜倾君便不禁紧紧的闭上了双眼,似是难以再回忆下去。

“三哥当年是一个很骄傲的人,满腹才华,流溢周身,从不会去刻意掩饰自己的能力和才气。”说着,夜倾君不禁想到如今的夜倾桓,眸中满是心疼之色。

再想想如今的三哥,变得如此的谦和温润,好像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不管是朝中的大事亦或是江山社稷,一切的一切他都不再去过问。

听闻他如此一说,烟淼却是不禁回想着如今夜倾桓的样子,倒是觉得有些难以想象他曾经的风华。

因为在她的认知里,似乎夜倾桓就该是如今这般模样。

她曾在那些话本子中见到过,大多形容一些才子多是有言,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从前烟淼并不是很明白这句话到底是形容人什么模样,可是认识夜倾桓之后,她好像忽然就觉得眼前活化出这句诗来了一般。

“可我觉得他如今这般模样也极好!”仔细想了想,烟淼觉得她还是比较喜欢和适应夜倾桓眼下的样子。

闻言,夜倾君忽然一改方才愁丝满面的样子,竟然扬起了一抹大大的笑意。

“烟淼姐姐喜欢我三哥如今的样子?”

喜欢……

听夜倾君如此一说,烟淼不禁皱眉想了想,随后干脆的点了点头。

她大抵是喜欢的吧!

如此温润淡然的一个人,很难令人心生厌烦!

而且她觉得,夜倾桓如今这个样子,或许活的会更为轻松一些,倘或事事都要算计的话,那不是要将人活活累死!

见烟淼如此直接的就承认了对夜倾桓的心意,夜倾君简直就是笑的合不拢嘴,赶忙接着追问道,“那你可愿嫁给我哥成为君儿的皇嫂吗?”

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可能,夜倾君便觉得内心无比的激动。

一直以来他都希望能有一个人陪在三哥的身边,分享他心中不为人知的秘密,陪伴他度过最为难熬的日日夜夜。

可是这样的一个人选,想起来倒是容易,真的选起来,却是令人觉得无比的困难。

且不说三哥心中没有这样的一个人选,便是有中意的人,他们恐还要担心此人信不信得过呢!

但是烟淼姐姐就不一样了,她身在江湖,心思单纯简单,武功又高,不管怎么看都是成为他皇嫂最为合适的人选。

更重要的一点便是,似乎三哥对她的态度也很是不一般,倘或他们两人当真能够走到一起的话,夜倾君觉得他倒是了却了心中的一桩事。

烟淼听闻夜倾君的话,不禁一时沉默的思考着,眼中带着澄净的水光,不含一丝杂质。

成为他的皇嫂……嫁给夜倾桓?!

“他不是已经娶妻了吗?”

三皇子府中的女子虽是不多,但是她也见到了几个,为何君儿今日仍是如此说。

“娶妻?!”夜倾君的眼睛微微瞪大,似是对烟淼说的话感到极为震惊。

他怎地从未听说过,三哥几时娶过妻?!

“这府上那些女子,难道是你的女人?”话虽如此说,但烟淼却知道并不是。

夜倾君:“……”

他才多大的年纪,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女人!

“这倒不是……”

“所以他不是已经有妻室了吗?”

“可那些都不能算作是他的妻,最多就算是妾室而已!”如今三哥的正妃之位还空着,这府上也依旧没有一个正经的女主子,那些女人哪里算得上是三哥的妻呢!

但是烟淼听闻夜倾君的话,却是一时间并不能够轻易的接受,就算是妾室……可那也是夜倾桓自己点头答应娶过门的,怎么可以如今他们说不算就是不算了呢!

“那也是他的女人啊!”

他已经娶了那么多的女子了,想来也是不差她一个,是以若是问她愿不愿意嫁给夜倾桓,烟淼仔细想了想,觉得她心中大抵是不愿意的。

因为很早以前师傅就同她说起过,说她曾经做过一个梦,梦到她身处在一个与此处全然不同的环境,那里的一切均是与如今这个世间不一样。

那里的男子一生只会娶一个女人,倘或违背了誓约的话,就会受到惩罚。

而女子也与男子一样拥有权力的去选择和离,过着真正属于自己的缤纷人生。

她从小就没有想过,究竟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是怎样一回事,但是师傅却经常会对她说,这一生定然是要经历一场别样的爱恋,不管是受伤也好、幸福也罢,总之是要自己亲身经历。

很多时候烟淼都在想,倘或一定要将此事作为人生必不可少的一段经历的话,那么她倒是希望能够去到师傅所言梦中的那个地方。

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不会被任何人和任何事所左右。

再加上她从小就生活在烟霞山,对于很多事情都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一直以来活的都是以自己为中心,那么感情的事情自然也是一样。

是她的……那便只能是她的!

若然是有何人要与她分享的话,那么她宁愿不要!

诸如夜倾桓如今这般,虽然身为皇子,但却不得已娶了那么多的女子,在烟淼的眼中,他便已经不属于她一个人了。

除非……他从今往后都只能守着她自己一个人,否则的话,她心里会不舒服的。

“嫁给他之后,他便不会再娶别的女子了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烟淼的眼中满是清澈的水光,倒映着夜倾君略显纠结的神色。

这样的话,他究竟该如何作答呢?

倘或回答“是”,可这却是最为不可能的情况,莫要说三哥如今只是皇子,将来一旦登基为帝,怕是要娶的数不胜数。

可倘或回答“不是”,却又唯恐伤了烟淼的心,当真是极为为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