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黑化/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

忽然!

门外响起了一道温润的声音,仔细听起来,似乎还带着丝丝笑意。

烟淼和夜倾君两人闻声望去,便只见夜倾桓眸色温润的站在门边,静静的望着她。

“三哥……你方才说什么?!”

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三哥方才是不是答应了烟淼姐姐的要求?

而夜倾桓却是没有理会夜倾君的话,他神色专注的走到烟淼的身边,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同她说道,“如果你嫁给了我为妻,我此后再不会娶别的女子!”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夜倾桓的心中忽然踏实了下来。

这样的话倘或是别的女子来要求他,他必然是不会答应的,反而会觉得感到匪夷所思。

可若是烟淼的话,他倒是能够轻易的理解她心中的想法。

她的性子本就是有些一根筋,再加上她师傅那样异于常人的教导,是以提出这般令人震惊的要求也不足为怪。

更何况就算她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夜倾桓自己也是打算将那群女人处置掉的,只是将时间提前了一些而已。

见状,夜倾君便也不再留在此处碍眼,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顺便颇有眼色的为他们关上了房门。

走出房间的那一瞬,千澈等人便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围前围后的询问着里面的情况。

“如何如何?殿下与烟淼姑娘说的可顺利?”

“小殿下的眼泪攻势是不是又发挥了作用?”

“这下烟淼姑娘怕就是跑不了了吧!”

听着他们几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夜倾君不禁捂着嘴“噗嗤”一笑,随后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完全与方才在房中的样子判若两人。

虽然与烟淼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夜倾君也算是大概了解了她所有的性格。

表面上看起来,烟淼的确是有些清冷,甚至偶尔是有些冷情的。

但是一旦与她的生活发生了交集,成为了她生命中重要的存在,那么她就会对这个人表现出无限的纵容和在意。

而对如今的烟淼来讲,很显然他和三哥就拥有这样的特权。

只要是事关他们俩,烟淼都不会置之不理的,正是因此,夜倾君才会刻意在她面前说那些,一来是为了博取她的同情,二来……也的确是为了透露一些他们的情况给她知晓。

看着夜倾君脸上露出那样天真纯粹的笑容,千澈等人顿时觉得背脊一阵寒凉。

说不上是从几时开始,千澈等人就发现,十二殿下小小年纪,便已经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机和谋算。

很多时候三殿下的原意是派他们保护他的安全,可是偶尔他们会觉得,其实就算没有他们,十二殿下也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因为只要他不去算计别人,就算是最安全的事情了!

此刻见他前一刻还泪光闪闪的样子,眼下却又开始笑逐颜开,下意识的便有些觉得心疼烟淼姑娘。

已经有了三殿下那么心机深沉的一个存在,如今竟是又来了一个十二殿下,真不知该为她感到幸运还是不幸!

而此刻被千澈等人万分担忧的人,却是神色略有些迷茫的望着夜倾桓,一时间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是在向她承诺什么吗?!

看着烟淼神色呆呆的样子,夜倾桓却是不禁朝着她走近了几步,随后伸出手去将她抱进了怀中。

“在想什么?”将烟淼揽入怀中的那一刻,夜倾桓连声音中都带上了丝丝笑意。

“你说的是真的吗?”

烟淼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她的目光微微望着门口的方向,耳边有夜倾桓呼吸间喷洒出的热气。

“自然是!”

唯独在此事上,他永远都不会骗她!

这一生,他骗过很多人,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可是唯有眼前这个女子,或许一开始接近她的确是有些动机不纯,但是如今……他是真心的!

想要同她一起,保护她心底的那份纯真,不会受到这世间的玷污和侵蚀。

既是为妻,便是此生唯一,他自然不会再去迎娶旁的女子。

“可是师傅同我说……”

“你师傅是你师傅,我是我,她说的是真的,可不代表我说的就是假的,明白吗?”

一听烟淼似是又要提起她的师傅,夜倾桓不禁赶忙将话接了过来。

仔细回想一下,一直以来,他都有些被烟淼牵着鼻子走,每一次都是听着她提到她师傅,然后便不自觉的被她的想法左右。

可是事实上,他本不必如此,只要按照他自己的心意去对待她,全心全意的对她好就是了。

不过有一个前提却是,她必须要一直待在他的身边,不能够离开他,否则的话,他的心里会受不了的。

但是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却是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可是师傅她老人家就是不会骗我呀!”

“那你觉得我就会欺骗你吗?”夜倾桓的话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可是话方才出口的那一瞬间便后了悔。

“那你骗过我吗?”

烟淼听闻他的话,却是并没有回答,反而是直接又朝着他丢出了一个问题。

骗过……

这是夜倾桓心中第一反应冒出来的答案,可却也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真相。

虽然欺骗她的初衷并不是要伤害她,可是依照烟淼死心眼儿的性子,一旦知道这个情况的话,怕是定然会与他决裂的。

她不会看事情的前因后果是怎样,只会看事情的发展,看事情的真相!

见烟淼依旧是静静的望着他等着回答,夜倾桓不禁更紧的将她搂进了怀里,下意识的避开了她澄净的目光。

对视着那样的一双眼,他根本无法说出欺骗的话。

“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不会再迎娶其他的女子了。”

直到最后,夜倾桓也没有直接回答烟淼的那个问题,就算避开了她的视线,他的心中也依旧没有办法再继续坦然的去欺骗她。

或许那些事情在别人看来都是微乎其微的一些小事,甚至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但是夜倾桓知道,对于烟淼来讲,那些事情是不分大小的,重要的只是他骗与不骗!

是以他宁愿就这样的瞒着她一辈子,也不愿意在此刻两人关系如履薄冰的时候说出真相!

“师傅曾经和我说,当一个人用其他的话来逃避你的问题时,就代表他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也就是他在刻意岔开话题!”

一边说着,烟淼一边慢慢伸手推开了夜倾桓的怀抱,眸色清冷的望着他。

她的确是心思简单了一些,但是师傅说的话,她都有牢牢的记在心上,如同眼下夜倾桓的这般行为,她觉得便是师傅所言的偷换概念。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除非就是他真的欺骗过她!

闻言,夜倾桓的眸光倏然一凝!

心中仿若擂鼓一般的跳个不停,他的眼睛直视着烟淼的明眸,脑海中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可话至嘴边却又不禁语塞。

他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烟淼的确是心机单纯一些,但是她并不傻!

方才那样的情况下,他真的是做了一个太错误的决定!

“你师傅那么重要的话,那那个人又算什么?”像是忽然之间爆发出了所有的情绪,夜倾桓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来。

站在烟淼的方向看着夜倾桓,恰好是逆光的角度,她忽然之间像是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隐隐能感觉到他身上森森的冷意。

如此近乎阴暗的模样并不适合夜倾桓,至少在烟淼的眼中,并不适合一直以来她所认识的那个夜倾桓。

可是偏偏,他就是好似在瞬间变了一个人一般,面目全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