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假想敌/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的眉头却是不禁微微蹙起。

那人……是何人?!

为何她感觉自己有些听不懂他说的话?

可是夜倾桓却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烟淼的疑惑似的,他的手慢慢扣在了烟淼的肩膀上,力道较之方才微微大了一些,让她下意识的转头扫了一眼。

“你事事都听从你师傅的,她似是你心目中最为重要的人,可是那个人也同样得到了你的另眼相待,那我呢?!”

他到底算是什么呢?

看着夜倾桓眼底近乎是有些幽暗的眸色,烟淼的心中不禁一紧!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夜倾桓,令她觉得心中很是不舒服。

好像心中有个想法,觉得他原不该是这个样子,但又不知是什么将他逼成了眼下的这般模样。

“那人……是谁?”

烟淼的声音满含疑惑的响起,她的眼中满是疑虑,像是一直在冥思苦想,究竟从方才开始,夜倾桓一直在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闻言,夜倾桓却是微微苦笑,随后慢慢俯身直视她的眼睛说道,“你为他留了一个房间,收下了他赠予你的书籍,言辞之间皆是对他的称赞,你竟然问我他是谁!”

生活在烟霞山中的那段时日,夜倾桓不止一次的从烟淼的口中听到此人的事迹。

知道他惊艳绝绝,文采斐然,也知道他为人谦和有礼,温雅淡然。

每每见到烟淼说起他时的那种神色,夜倾桓都会怀疑,她当日会救下自己,是不是因为自己与那人的感觉很像,是以她方才会一时动了恻隐之心!

倘或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他的心中好像忽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卸掉自己所有的面具,完完全全的将真实的自己展现在她的面前,将她全然的将他们区分开。

而此刻烟淼听闻夜倾桓如此一说,倒是忽然明白了他话中的人指的是谁。

但是她心中却不禁有些奇怪,他为何要忽然提起青冉?

“难道不该是我来问你,他到底是谁吗?”

这样近乎是质问的话,若是换作平时的话,想来夜倾桓定然是不会说的。

因为他的理智不会容许他说出这样的话,可是如今……他已经全无理智可言。

似乎打从遇见烟淼开始,他的理智就渐渐开始瓦解,一点一点的消散。

待到今日这样的契机下,所有的矛盾都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而他一直以来掩藏的自己,也终于全然的展现在了烟淼的面前。

他本非是她见到的那般温润淡然,无欲无求。

相反的是,他的占有欲强烈到可怕!

之所以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是因为他一直没有遇到那个令他可以一直执着坚持下去的人而已。

便如同为容嘉贵妃报仇这件事,尽管知道前方艰险重重,可他既是决定了,便依然会坚持下去。

而如今,他将目光放在了烟淼的身上,那么他就势必想要得到她的全心全意。

之前虽然心中也顾忌着那人的存在,可他至少还能勉强说服自己去平静的看待这件事,想要一点一点的让烟淼主动告诉他。

但是经过方才的事情,他似是忽然之间就被她看穿了一切,想到她可能知道自己欺骗了她,夜倾桓便不禁觉得心中有一种名为恐惧的感受,令人感觉很不好。

所以为了扭转这样的局面,他只能选择主动出击,打乱她原来的步调,彻底的将原来的话题带离那个轨迹。

看着烟淼神色纠结的望着他,夜倾桓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对你而言,是不是比起信任我,要更加的信任他?”

虽然忽然提起那人只是权宜之计,但不可否认的却是,这个答案夜倾桓是真的想要知道。

究竟在烟淼的心中,对他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她可以接受他的亲近,会称赞他是美人,也会说喜欢他,可她口中说起的那种喜欢,到底是不是他理解的那种呢?

而烟淼听着夜倾桓说的话,却是不禁皱眉想了想,随后眸色澄净的望着他说道,“是!”

比起他而言,她自然是更加信任青冉!

可是夜倾桓听闻烟淼如此干脆的回答,心中却是猛地一紧!

尽管在问出那个问题之后,他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答案,可是眼下真的听到她如此回答,夜倾桓觉得,心里到底还是有些觉得难受的。

她竟是果然更信任那人!

但是想到自己曾经欺骗她的事情,却又忽然觉得,她防备自己也是对的。

“那你为何不同他一起?”

心中的疑惑和嫉妒一旦开始,那么接下来的一切质问都会显得那么的顺理成章。

既然那人如此重要的话,为何她仍旧会选择同自己下山?!

闻言,烟淼却是想也未想的就答道,“她说了日后会来烟霞山找我的!”

很早之前青冉就和她说起过,待到她外祖父辞官之后,便会与他归隐山林。

那时她们还商量了一番,觉得还是烟霞山中最好。

一来她们可以在一处,二来那里也较为安全一些,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发生。

但是烟淼心中所想,夜倾桓却是根本就不知道,此刻他的脑中全然都在回荡着那句,“他说了日后会来烟霞山找我的!”

原来……他们早就约定好了!

早前便感觉烟淼对那人的感觉不一般,未成想到竟是真的。

“那你为何还要随我下山?”

本以为她是真的喜欢与自己在一起才会和他下山的,之前他还特意与君儿假意演了一场戏,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想到这,夜倾桓的眼中忽然渐渐变得暗了下来,原本紧紧抓着烟淼的手也无力的垂下,袖管中的手却不知悄然的握着什么。

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如此对她,可倘或待会儿将所有的话都说开,再加上他如今的样子,怕是她定然就要离开了。

只是他绝无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出三皇子府,可凭着千澈等人的武功根本就拦她不住,是以他也直接使出这样下作的手段了。

对于夜倾桓而言,击败敌人的方法有很多种,他不会去管哪一种方法更加的君子亦或是小人,只要有效……便都可以!

正面对上烟淼的话,他没有把握能赢,但倘或是使出一些不入流的手段的话,想来即便是她,也定然是防不胜防!

“不是你让我随你下山的嘛!”听闻夜倾桓的话,烟淼似是极为奇怪一般的问道。

夜倾桓:“……”

如此说来,倒是成了他的不是!

难道有人要求她就会答应吗?

她几时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你既是这般听话,那我让你嫁给我,你为何不答应?”

像是在一瞬间放开了所有一般,此刻的夜倾桓完全没有丝毫的算计可言。

第一次如此肆无忌惮的说话,完全不用去瞻前顾后的考虑那么多。

“我几时没有答应你?”说完,烟淼似是还有些想不起来似的,仔细皱眉想了想,满眼的回忆之色。

可是夜倾桓听她如此一说,整个人却仿若是瞬间活了过来一般。

她这话的意思……难道是答应了吗?!

没有想到饶了这么一大圈,兜兜转转的说了许久,她竟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拒绝他!

这一点……倒是夜倾桓一直没有料到的!

“你既是答应了,便不可再反悔!”眸色精亮的抓着烟淼的手,夜倾桓的声音中都像是染上了一丝笑意。

看着方才还显得有些阴郁的人,此刻竟是忽然喜形于色的笑了起来,烟淼眸色清冷的望着他说道,“我从不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