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惊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听闻烟淼如此一说,夜倾桓方才终于释然的一笑,再次伸手将她搂进了怀中。

而就在烟淼看不到的地方,他唇边的笑意却是一点点的收起。

好险……

差一点就被烟淼知晓了!

还好最终他最终仍旧是将话题岔开了,否则的话,还真的不知道如今事情会发展到哪一步!

不过……如此也好,倒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的。

至少他已经知道了对方在烟淼心目中的位置,还得知了他打算要去烟霞山寻她的事情。

若是这样的话,那他便更要将烟淼牢牢的绑在自己身边了。

方才对烟淼说出的那些话,半真半假,的确是有意岔开话题,但他心中也的确是想要知晓她与那人的关系。

没想到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能够让烟淼如此交心信任的人,夜倾桓倒是一时间有些好奇起来。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够得到烟淼如此高的信任和赞誉呢?!

此事倘或是放在别人身上的话,夜倾桓倒是不会那般当真和担心,可若是烟淼的话,那便有些说不准了。

一则她自幼受她师傅的影响太大,对男女之间的界限似乎很是模糊,反倒是一些不需要注意的地方,她倒是极为在意。

二则她心思简单,旁人说什么她皆是会轻易的相信,只当这世间所有的人都如她一般真挚的行事,若是之前遇到的那人与他这般诓骗了她,那就大事不妙了!

这边夜倾桓的心中不停的想着烟淼与慕青冉之间的事情,却是全然不知,自己异常在意的一个人,会在几个月之后嫁到丰鄰城,艳冠京都。

而方至那时,夜倾桓才忽然发现自己究竟有多可笑!

他竟是与一个女子较劲了那么长的时日,一时间也不知该怪自己心思太重,还是该怨烟淼没有将话与他说清楚。

至于眼下……他对于她们两人之间的相交却是全然不知!

本身烟霞山就是一处较为不为人知的所在,烟淼从来没有下山过,旁人也并不知道她这号人物的存在。

就算有人能进到烟霞山见到烟淼,却也绝对没有性命能够活着走出去。

是以就算他想要派千澈等人去查一查那人的消息,想来也定然会一无所获。

“师傅曾与我说过,木齿与夫君不能与人共用,我大抵是想嫁给你的,但是你不仅不能再娶旁的女子,便是现在的那些也不可以再要!”

自幼师傅就是如此告诉她的,是以烟淼也不觉得自己的这番要求有何不妥。

而夜倾桓就算心知她这番话放在如今很是大逆不道,却并不打算提醒她。

左右她说的,他都可以做到,反倒是那人……未必见得就能答应她的要求!

但是夜倾桓有一点不懂的是,夫君……与木齿有何关系?!

这两者……难道还有什么鲜为人知的联系不成?

“我若是不答应呢?”

看着烟淼依旧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夜倾桓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抹想要捉弄她的念头。

倘或他不答应她的要求,那她会如何呢?

直接离开,还是……会去寻那个人?!

虽然前一种设想令他很不悦,但是明显后一种更加令他感到气愤!

而烟淼听闻他的话,却是想也未想的直接回道,“你不会答应吗?那为何你府上的那些女子都在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不见?”

“你知道她们为何不见了?”

“初时以为是采花大盗,可能在不惊动我的情况下将人带走,这江湖中的人屈指可数,但凡武功练到比我还厉害的,又怎会去做采花大盗呢!”

夜倾桓:“……”

他着实是没有想到,原来她竟一直以为是采花大盗将这府中的女子偷走了!

可她就不想想,先不说那盗贼的武艺如何,单单是与皇家沾边的事情,江湖中人一般皆是不会碰的,更遑论是如此蔑视皇威的事情!

不过按照她如此分析倒是也没错,但凡是厉害到那种程度的人,也不可能是追求成为一名名震江湖的采花大盗。

毕竟……这说法听起来很是有些诡异!

“那若是有朝一日,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如何做?”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连夜倾桓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内心究竟有多紧张。

“师傅说,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说到这的时候,烟淼的眉头不禁皱了皱,眼中似是有些纠结一般,“若不是很严重的事情的话,我会离你远远的,再也不会相见!”

“那若是很严重的呢?”

“我会杀了你!”

烟淼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响起,眸中带着一丝特有的清冷之意,倒映着夜倾桓一闪而逝的错愕之色。

“程度严不严重……是如何判定的?”

“看我心情!”

夜倾桓:“……”

所以这一切都是没个准儿,若然她哪日心情好了,便是知晓自己骗了她,说不定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可若是她心情不好的话,就算自己什么都没做,也极有可能惹到她。

烟淼她……是这个意思吗?!

“除了你之外……再也不会有旁人了!”夜倾桓的声音轻轻的在烟淼的耳边响起,修长的手指穿入她的指间,动作异常温柔的同她的手交握在一起。

这个世间只有一个烟淼,再也不会有如她一样的女子,如此的纯粹和自然,不会矫揉造作,亦不会自怜自艾。

她活的比任何人都真诚和用心,绝对算得上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

闻言,烟淼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了一下,随后她慢慢的踮起脚尖,轻轻的在夜倾桓的侧脸落下了一吻,然后便退开身子看着他神色微愣的样子。

“你……”

完全没有料到烟淼会如此做,夜倾桓整个人都不禁愣在了那里!

“师傅说当一个人心情格外好的事情,就要做一些事情来表达一下内心的喜悦,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这大抵算得上是锦上添花的一件事。”

原本心情就极好,亲完他之后……似乎变得更好了一些。

听她如此一说,夜倾桓方才终于回神,眼中满是柔柔的笑意。

他怎么忘了……她惯是会这般带给人惊喜的!

自从与烟淼在一起之后,夜倾桓明显发现自己临危不惧的能力越来越强。

面对她偶尔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话方式,也能够十分坦然的应对和接受。

寻常女子若是主动做这样的事情,难免会让人觉得举止有些轻浮之意。

可是不知为何,偏偏又烟淼做出来,夜倾桓不禁不会觉得心下厌烦,反而会认为这是她率性而为,心中着实喜爱的紧。

日后若是能与她日日如此的话,倒是美事一桩,无需去为了那些曾经虚假的话而烦忧愁思。

对于夜倾桓而言,倘或她当真是有些瞒住烟淼的话,那么就算是瞒她一辈子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他担心的是日后!

万一日后哪一日,他仍旧会有些身不由己的事情无法提前告知她,那么届时她只一心以为是自己欺骗了她,彼时却又如何是好呢!

一辈子有那么长的时间,即便英明如夜倾桓,也是无法确定他能永远都不会欺骗烟淼。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适合让她知道!

像是他如今在谋划的事情,那样阴暗不堪的心机谋算,他怎能揭开那些丑陋的真相摆在她的面前。

换作是旁人的话,夜倾桓自然是不会在意,可烟淼的性格被她师傅保护的如此纯粹,万万是不可在他这里毁了的。

这般一想,夜倾桓的渐渐变得有些幽暗,半晌之后方才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润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