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契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子渐渐的过去,一切都和从前一样,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三皇子府中的女子依旧是在不断的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接连病逝,有一些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

但是对于一个长期不受皇帝重视的皇子来讲,就算他的府上发生再大的事情也是无人会去关注的。

当年夜倾桓刚刚被废黜太子之位时,尚且有很多的人在暗中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们似乎已经确定了陛下的心意,也基本上料定了夜倾桓未来的结局。

不管将来大皇子或是六皇子哪一个人继承皇位,怕是都不会有三皇子的好日子过,是以他们如今这般远着他就是最为明智的决定。

朝中有一些老臣是完全中立的态度,倒是全然一副清流之派的做法。

无论夜倾昱与夜倾瑄两人之间斗得如何风生水起,他们均是能够不动如山的观望着,不插手也不理会。

这当中有几人是曾经拥护夜倾桓的老臣,后来见他遭了事,虽是有些求情,但是无奈庆丰帝态度异常坚决,为求自保,他们也只好选择闭口不言。

至于其他的人,便是纷纷开始站队,心中瞧好了哪一位皇子,便不予余力的为其效力,恨不能直接将其推上皇位!

而当有一日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曾经风光无限的三皇子就会成为首当其冲遭难的对象!

是以就算当日选择眼线嫁到三皇子府中,也多是一些不受宠的庶女,即便是不幸丧了命,于整个大局却是毫无妨碍的。

直到如今,夜倾桓已经等同于是完全退出了众人的视野中,那么那些原本作为眼线存在的女子,便也就失去了她们的利用价值。

或死或伤……皆是不会有人再去在乎!

但是同情她们这样的事情,夜倾桓断或是不会做的。

因为倘或不是杀了她们的话,将来有一日被杀的就会是他!

从前一直没有料理她们,是因为他有足够的把握去控制身边的每一个人,她们身为眼线要演戏,可他与君儿就算是身为皇子,又何尝不是一直在外人面前伪装自己!

可如今却不一样了!

烟淼既是要长久的待在这府中,难保有一日不会被人察觉到什么端倪,是以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提早做好准备。

就算到时候有何人怀疑什么,他也有多余的时日想好应对之策。

再则,处理掉那些女子,也是为了让烟淼在这府上生活的更为舒坦。

她能心甘情愿的随他下山已经令他感到足够的意外,自然不愿再让她在这些小事上烦忧。

但是夜倾桓的这些良苦用心,烟淼却是并没有太过往心里去,她能想到的……只是他重诺守信而已。

既是之前答应了她不会有旁的女子,那么便要做到才是!

倘或夜倾桓知晓烟淼心中所想的话,不知道还会不会能依旧淡然的保持那份平常心!

……

自从三皇子府中少了一些人之后,千澈等人也是不禁觉得轻松了许多。

毕竟不需要再监视那么多的人,也等同于是减少了他们的任务,自然是求之不得的美事。

只不过……虽然殿下已经着手处理那些人,可到底无法眨眼之间就将所有人的都解决了。

事情还是要一步一步的来,是以如今的三皇子府中仍旧还有一些各府的眼线,但是比起从前的乌烟瘴气,已经是好了太多了。

说起来,千澈倒是觉得眼下并非是处置那些人的时候!

毕竟她们待在皇子府中也不是一日两日,留着一个知晓底细的眼线在,远比将来身边被人安插一个隐藏更深的人要好得多。

可是想来殿下那般聪明的人物,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可既是明白却仍旧选择如此,大抵便是为了不让烟淼姑娘受委屈吧!

只要有那群女子在府中,就算殿下没有宠幸她们,想必她心里也是不舒坦的。

若是别的女子的话,就算心中再是不愿,想来在外人的面前也会表现出一副温婉识大体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博得众人的好感。

但是千澈觉得,依照他对烟淼姑娘的了解,怕是她只会实话实说的告诉殿下,不愿府中有其他的人存在。

说她善妒也好、说她不贤惠也罢……偏偏她自己都是毫不在意的,而千澈反倒是觉得,如此才算得上是真性情。

虽然……他心中也觉得这样的要求很大胆!

便是连与烟淼相熟的千澈等人皆是如此内心震惊,可想而知三皇子府中的下人见到这般情况会是何种反应!

初时见到烟淼随着殿下回到皇子府的时候,他们只当这是一位会医术的女神医,被三殿下请回府中,是为了给十二殿下瞧病的。

可是谁知后来许侧妃去同这位姑娘为难,不料殿下竟是未曾责罚她,甚至几日之后许侧妃便病逝了!

这事虽是说起来有些令人觉得匪夷所思,可这满府上下也不都是傻子,难免有心思活络一些的人,只大概一想便也可猜出这其中的缘故。

是以从那次事情之后,三皇子府中的下人再是见到烟淼,态度倒是较之以往更加的小心翼翼,言辞也愈发的恭谨。

但是烟淼却并没有刻意去在意这样的事情,左右这府上她认识的人也不过就是夜倾桓兄弟俩和千澈他们几人,至于其他的人如何,她根本就不在乎!

而那群下人见她如此不骄不躁,永远清清冷冷的一副样子,心中却是不禁更加的恭敬,只当这位主子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必然心机极为深沉。

可是事实上,烟淼只不过是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罢了!

夜倾桓自然是将这般情况看的分明,却一直不言不语的观望着,也并不同烟淼说破。

有人惧怕她是好事,不需要动用武力就能够令人心生畏惧,这是她的本事!

丰鄰城不比烟霞山,让人摸不清她的底细才是最好!

……

原本夜倾桓之前从烟霞山匆匆赶回,便是为了夜倾昱在心中所言的事情。

庆丰帝有意并发临水,此举倒是有些要一举将其吞并的打算。

如此重要的事情不知夜倾昱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但是夜倾桓却是觉得,既是他们得到了信儿,想来夜倾瑄也是一样。

却不知父皇究竟是如何打算,为何选择在此时出兵?!

“这时机可是有何讲究吗?”夜倾昱神色魅惑的倚在椅子上,一只手慢慢地转着拇指上的白玉扳指,一双邪魅的眼睛微微眯起。

开始得到消息的时候,连他都觉得有些震惊!

三国和睦已久,虽然知晓父皇必不会满足于此,但是于此时发兵,并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出兵理由,难免会令天下百姓觉得丰延之人刻意挑起战乱。

是以他猜测,是不是这当中有何不为人知的原因?!

“前些时日听闻,北帝的身子似是有些不大安好……”夜倾桓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一双温润的眼眸静静的望着对面之人说道。

闻言,夜倾昱却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如此……

他原便有些奇怪为何父皇会选在此时,未成想到竟是因为北帝!

一旦丰延对临水出兵的话,且不论临水会不会求助于北朐,就是单单瞧着两国的军事实力,北朐必定会选择帮助临水一同对抗丰延。

父皇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可既是想到了却依旧如此做,却是令人觉得有些奇怪。

但是如今听闻三皇兄这般一说,他倒是忽然明白。

北帝身体抱恙,朝中群龙无首,眼下便是最好的时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