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手足之情/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起来,北朐的皇室也与丰延的现状有些相似,朝中不免有皇子夺嫡的现象发生。

其实仔细想想的话,如今三国之间皆是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并不能算得上是什么令人感到惊奇的事情。

可临水的朝中虽是也不安宁,但至少宣德帝仍旧稳稳的把持着朝政。

相比之下,北朐的情况就要更为糟糕一些,北帝病重的话,那便意味着诸位皇子不会再继续安分下去。

而庆丰帝之所以会选择兵发临水而非北朐,就是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不能给他们还击的余地。

依照眼下的情况来看,北朐的情况要比临水更为严重,若是丰延直接攻打北朐的话,那么暂时没有内乱的临水势必要相助于他们,反而是弄巧成拙。

不若如今这般,他们反其道而行,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临水的身上,就算对方有心求助于北朐也是无法。

因为对于如今的北朐国而言,已经是自顾不暇了!

“夜倾辰在何处?”夜倾桓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方才送至唇边的茶盏不禁一顿。

倘或即将出兵临水的话,想来夜倾辰此刻已经出城了吧!

闻言,夜倾昱却是不禁微微摇了摇头,眸色渐渐变深。

“想来是出城了……”说着话,夜倾昱的手一下一下的轻轻敲击着自己的膝盖,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靖安王府那里是守卫最为严密的地方,莫要说在王府中安插眼线,便是想要探听一些什么都极为困难。

再加上父皇向来习惯吩咐夜倾辰一些机密的要事去处理,便是他出城去了的话,想来旁人也是不会太过在意的。

他倒是有心派人跟着夜倾辰,只是怕中途被他发现反而麻烦,左右他也极少掺和朝中的事情,靖安王府素来也只是效忠帝王而已,他也没必要去招惹他!

“如果父皇真的决定了要出兵,带兵的人选势必只有夜倾辰!”说到这,夜倾桓的唇边却是忽然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如此倒是也好,只要虎符一日把持在夜倾辰的手中,夜倾瑄纵使再有谋划,想来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这倒是合了我们的心思!”

夜倾昱的心中也正是这般思量,倒是与夜倾桓不谋而合。

似是从他们幼年之时开始,父皇就无比的宠爱夜倾辰,甚至是堪比他们任何一个儿子!

就算三皇兄是母妃所生,父皇心中极为喜爱,可该严厉的时候,他还是会批评指点的。

但是在夜倾昱的记忆中,父皇似乎从未对夜倾辰发过火,甚至连大声呵斥都不曾。

一直以来他都是宫中最为特别的一个存在,明明不是皇子,却生活的比任何一位皇子都要滋润和肆意。

不管他想做什么、或者是做过什么……父皇都不会计较,好像只要是夜倾辰做的事情,再是惊骇世人,父皇都会为他周旋压下去。

而与此同时,父皇还会给他绝对至上的权利,绝无仅有的信任,那是他们几位皇子任何人都难以得到的。

以前夜倾昱不明白父皇为何要如此做,不过后来他渐渐长大,心机变得越来越重,看的事情也变得越来越透彻。

就像他曾经只能看到父皇赐死了母妃,却看不出他对她最为深沉浓烈的情意。

初时父皇那般宠爱夜倾辰,一则是因为他们之间血脉相连,是至亲之人,二则便是因为当年老王妃的事情,父皇一直觉得他对皇叔和夜倾辰有所亏欠,是以一直在尽力的去弥补。

三则……想到了什么,夜倾昱微微抬眼看向夜倾桓,邪魅的眼中忽然划过了一抹笑意。

父皇大抵是将他不能给皇兄的疼爱和呵护,都一并放到了夜倾辰的身上吧!

“吩咐下面的人收敛一些,近来勿要同夜倾瑄那边的人对上!”

既是马上要开战的话,不管结果如何,总是不能祸起萧墙,想来夜倾瑄心中也是明白这个道理。

尽管是他们主动兵发临水,可这世间之事最是难以预料,谁又能得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呢……是以小心些准是没错的!

“这是自然,想来他们那边近来也会安分许多。”

眼下这般敏感的时刻,即便是为了避免惹恼父皇,夜倾瑄那伙人也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你自己也万事小心些!”看着夜倾昱神色慵懒的坐在那,全然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夜倾桓不禁嘱咐道。

他素来知晓他的性子,便是火烧眉毛了也是这般雷打不动的样子,非是亲近之人无法看透他真实的想法。

这段时日他不在城中,想来他自己一人应付这么一大摊子事,必然不会轻松。

“皇兄有担心臣弟的时间,还莫不如好生顾好自己,照顾君儿,如此便算是帮了臣弟的大忙了!”

说完,夜倾昱朝着他邪魅的一笑,随后施施然的起身离开。

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皇兄和母妃,倘或到最后竟是仍然无法保护他的话,那这所有的谋划和算计便都是白费!

像是如今这样的生活,他都已经过得麻木了,倒是也感觉不到心累或是身累。

方至如今,夜倾昱心中唯一的念想便是,只要皇兄和君儿好好的,即便是他哪一日不幸遭了事儿,至少下去面见母妃的时候,他不会觉得满心羞愧无颜见她。

看着夜倾昱潇洒离开的背影,夜倾桓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当年那个满嘴奉承之语的小男孩儿,如今也成为独挡一面的男人了!

明明夜倾昱并不是他们兄弟三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可是当年发生容嘉贵妃那件事情的时候,他却是最快接受结果的那个。

并且是很快的就想出了应对之策,快到令夜倾桓觉得不可思议。

但凡是有血有肉的一个人,怎会那么快的抽身而退,如此冷静的理顺着整件事情,一点一点的计划着接下来要走的路!

他们两人算是自幼一起长大,夜倾桓再是了解夜倾昱的为人,也是打从心底里将他当成兄弟看待,是以知道他并不是那般冷血决情的一个人。

是以可想而知,当年母妃离世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乃至于他连悲伤的时间都不留给他自己,满心只想着要复仇,还要一并保护好他与君儿。

想到这,夜倾桓的眼中便不禁满是悲戚之色,当年倘或不是有六弟在的话,也许他并不会那么快的振作起来。

失去母妃、被废太子之位、遭到各人的冷眼和皇帝的憎恶……一夕之间的天翻地覆,将夜倾桓这位曾经的天之骄子,似是一下子打入了尘埃中。

原本那般骄傲的一个人,忽然之间失去了所有,换作是任何人都要受不了的!

但是对于夜倾昱来讲,他是可以承受的,甚至可以承受的比这还要多!

只因……他本身是低入尘埃中的一个人!

“臣弟与皇兄之间……本就是云泥之差!”

每每想到夜倾昱曾经对他说过的这句话,夜倾桓的心中都觉得极为难受。

初时将他带回云华宫,其实只是他一时兴起,觉得夜倾昱小小年纪,为人十分有趣罢了!

可是后来看着他全心全意的在讨好自己与母妃,夜倾桓觉得他似乎见到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之后……他逼着夜倾昱在他面前卸掉了虚伪的面具,做回了他真正的自己。

回想起曾经的种种,再想起方才看到夜倾昱的样子,夜倾桓忽然有些犹豫,自己当年将他带回云华宫,究竟是对是错?

会不会……也许按照他原本的生活方式活下去,会比如今更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