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保护/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没多久的时日,丰延与临水果然爆发了战争!

而这一次的战役,令临水的宣德帝措手不及,更加令那里的百姓晕头转向。

好像莫名其妙的就爆发了这场战役,他们似乎一直都处在状况之外。

但是对于丰延的百姓而言,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足为奇。

毕竟靖安王时常外出征战,这几年来已经将丰延周边的一些边陲小国尽数收归丰延所有,是以如今他们脚下站着的这一方天地才会越来越辽阔。

也许对于唯一的不同就是,以前王爷出兵的皆是一些小国,而这一次……却是与丰延鼎足而立的临水!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的区别!

夜倾辰这一出兵,丰延的朝廷倒是忽然之间安分了不少。

因着夜倾瑄和夜倾昱两人都不再争斗,追随他们的那些朝臣自然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如今毕竟是战时,就算丰延占尽了先机,可只要是打仗,哪里会有不伤及人命的!

届时一旦惹恼了陛下,丢掉的可就不仅仅是官位那么简单!

再则,眼下国家众志成城抵御外敌,倘或他们再是内斗的话,难免不会让临水之人钻了空子,是以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他们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互相争斗不休的。

可相比于丰延这边的情况,临水却可谓是内忧外患!

当夜倾桓得知这般消息的时候,素来温润的眸色似是隐隐亮了一分。

原本还以为临水的几位皇子是个明白人,却不料竟如此糊涂!

眼下临水面对丰延的攻打,根本就是无力还击,这般情况下他们竟是还有心思去争夺皇位,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不过这样的情况,对于他们而言倒是极好!

听闻临水前去北朐求助的人无功而返,这便等于是断了宣德帝最后的一丝念头。

除了投降,再无他法!

只是……他此前听闻,北帝的身子似是本有些好转之意,谁知一夜之间又反复无常,倒是令北朐宫中的群医束手无策。

虽然听起来,依旧是北帝身体抱恙的事情,可夜倾桓却隐隐觉得这其中大有文章。

之前便传言北帝的身子有些病重之意,可是后来竟然会好转,如今又再次病倒,时间刚刚好是临水前去求助的时候,会有如此凑巧的事情吗?!

这件事情……夜倾桓总觉得和夜倾辰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虽然一直以来外人只道这位小王爷用兵如神,但是夜倾桓心中却十分清楚,夜倾辰素擅用兵这的确不假,可是他玩弄起一些阴谋诡计来,也是相当顺手呢!

反而倒是说夜倾辰与北帝之事全无关系,他却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不管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只要结果是对丰延有益的,如此便好。

倘或依旧按照眼下的势态发展下去的话,临水必败无疑!

而自古战败之国的结局都不会很好,宣德帝想要保住身下龙座的话,定然会选择割让城池、送人前来和亲……就是不知父皇会不会答应下来?!

站在夜倾桓的角度来看,这场战役既是已经拉开了帷幕,想必是不会如此轻轻松松的就收场,不管是父皇还是夜倾辰,想来他们最终的目的都是直逼临水的临安城!

但是令人没有料到的却是,最后的结果竟然连夜倾桓都猜错了。

这其中的原因,想来除非是当局之人,否则断或是猜测不到的。

夜倾桓也是在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本是一场决胜的战役,为何最后会如此简单的收场。

一则,当日临水不敌丰延,宣德帝便也就没有再拼死抵抗,反而是直接下旨投降。

如此情况下,若是丰延再继续进攻的话,难免会在百姓的心中落个好战的名声。

二则,烟淼来到三皇子府的时日也不算短了,丰鄰城中有许多人都已经知晓了她的存在,但是之前却一直无人注意。

因为老六是他的人,自然不会刻意将事情宣扬出去,从而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夜倾瑄一党的人就不一定了。

如今战事一起,两方的人马暂时不再争斗,一时间空闲下来,他们的目光便聚焦在了三皇府这里。

毕竟眼下的丰鄰城中,也没有什么值得大家去注意的事情,若真要说有,想来也只有烟淼的事情了!

说起来,此事夜倾瑄倒是不曾如何在意,但危险的是西宁侯!

有他注意到烟淼的话,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有其他的来历,西宁侯都一定会从她身上下手。

而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夜倾桓便唯有主动去吸引他的注意力,唯有如此才能避免烟淼成为西宁侯等人的目标。

他不是无法护住烟淼,可保护她的同时,便等同于是向那些人暴露了他的实力,是以倒莫不如他以身为饵。

可是夜倾桓这边计划的好,却难料庆丰帝并不知晓他的计划,只是看着他近来似是有些不大安分,心中便不禁有些担心。

恰逢宣德帝下旨投降,庆丰帝多方权衡之后,便最终下旨撤兵!

庆丰帝之所以会如此做,倒也并不完全是为了夜倾桓!

如今老王爷在外四处游玩,并不在丰鄰城中,想要联系到他倒是容易,可若让他赶去北境的话,倒是会费一些时日。

是以左右思虑了一番,庆丰帝才决定撤兵,这一场战役也终是画上了句点。

他想要一并吞下北朐和临水,眼下看来似乎并不是最佳的时机,好在这一次辰儿也有了不小的收获,姑且再让临水那边更乱一些,将来再出手的时候也会更为容易。

而随着临水国这一投降,新的问题便也随之而来!

临水送来的和亲公主……要嫁给丰延的哪一位皇子?!

自来和亲公主要嫁的人,要么是敌国的皇子,要么便是皇帝本人。

但是庆丰帝如今,却早已对其他女子失去了心思,平白的召一个和亲公主进宫,应付起来倒是更为麻烦。

更何况他将来势必要攻打下临水国,若是将那位公主养在宫中的话,届时难免不好处置。

最好的办法,便是如今就想好她将来的死法,将所有的退路都安排好,方才算得上是万无一失。

是以庆丰帝千思万想之后,觉得这个人选,也唯有夜倾辰方才最为合适。

只因他的暴戾之名可不仅仅是在丰延人人皆知,便是传到各国去,想来也是皆有耳闻。

如此一来的话,即便将来那公主有何三长两短,倒是也免得他们去费尽心机的想理由。

更重要的是,放眼望去整个丰延国,也只有夜倾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甚至是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和原因,任何人都没有胆量去质疑他的决定。

可就是不知……他会不会答应?!

对于庆丰帝心中的疑问,其实也恰恰好是朝中大部分人的疑问。

因着和亲的消息早已经传来,但陛下迟迟没有下旨,是以任何人都不知,到底会是谁迎娶那位公主?

想来想去,看着陛下这般模棱两可的态度,众人便不禁猜测,想来应当是靖安王!

毕竟关系到敌国的事情,想来也只有王爷才能领陛下如此放心。

但是他们却觉得,此事王爷未必会点头答应!

毕竟那样一个杀伐决断的人,令人很难想象他娶妻是何情景!

果不其然!

陛下派去传旨的小太监直接被王爷命人斩杀了,这还不算,他甚至是直接回绝了陛下的意思。

可峰回路转的是,当陛下再一次命人呈着那幅和亲公主的画像去见王爷时,他竟然答应了!

而当夜倾桓听闻此事之后,却是不禁玩味的一笑,眸中闪过了一抹华光。

此事……倒是颇为有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